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都爱:论美感的意义

更新时间:2015-12-06 17:45:15
作者: 张都爱  

   【内容提要】 人生在世,除了实“用”、求“真”、向“善”,重要的还有爱“美”。对“美”之所爱,即对事物的美的存在之爱,亦即爱中生成的美感。美感的意义在于,一是它决定着美学必然是关于美感之感的学科;一是它直接关涉着人回到人本身,物回到物本身,是其所是,如其所是,从而美感具体而微地呈现着自由感、生命感、陶醉感和美的本体同一感。

   【关 键 词】美/美感/自由感/陶醉感/生命感/美的存在/美的本体境界

  

  

   一

   人生在世,我们每个人都是过着日常生活的人,日常生活意识便成了我们人生在世最基本的意识。日常生活意识主要体现为实用意识、利害意识、功利意识,从而在日常生活中,为生活着想,我们和我们打交道的事物及世界之间的关系是实用性、功利性的关系。我们每个人的活动和行为以及所感所想皆以此为密切的背景。

   人生在世,我们每个人都在知识学的领域接受文化教育,学习文化知识,掌握知识技能,使自己成为一个有专门知识训练和专门知识技能的知识人,从而使自己因为拥有深厚知识积累和高超知识技能而获得一份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职业甚至事业。在知识学的活动中,为工作、职业着想,我们和我们打交道的事物及世界之间的关系是认识性的、科学性的。专业性的工作、职业甚至事业构成了我们人生在世最基本的内容。

   人生在世,我们每个人都在道德、法律、宗教甚至哲学的引导下建构着种种价值规则、价值理念,遵循和实践着种种伦理、律法、教义,从而为自己获取一份超越日常生活的精神生活。在此基础上,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有法律意识的人,有道德意识的人,有宗教信仰的人,有哲学思考的人。在此基础上,我们每个人都在自身的有限性中通过意志的实践,企图获得一种高层级的价值关系而使自己升华到高一级的精神活动之中。

   人生在世,除了实“用”、求“真”、向“善”,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是一个有内心生活的人,一个有情性、情趣、情调、情意的人,一个有生命本色、生命活力以及生命境界的人,从生命的存在、价值和意义以及精神上,试图获得一个更全面的、更饱满的、更感性的自我。同时,我们每个人也渴望用生命和心灵同周围的事物和世界打交道,渴望见到它们的形象、色彩、生命以及本质,以便我们能够建立起一个物我和谐、同情共感的关系,以便凭借这种关系使物我构成的世界成为一个和谐亲睦的家园。在生命一体的情感联结中,我们和我们打交道的事物及世界之间的关系便可是美感的关系,我们便可从打交道的事物感受到美,事物的美的形象的一面、具有美的价值的一面便得以呈现。因而,我们拥有了一个美的世界,我们的生存和生活便有了一个审美维度,我们便有了一种活动即审美活动。美的存在和美的经验使我们获得一份超越的精神自由。

   美感是对事物的美的存在的经验,这份经验是心理和意识里生发和经验的事实,它涉及我们感官和心灵的全部感知、感受、感动、感情以及感怀,因此美感内在地指向我们生命的感受和心性的体验。人生在世,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感受着、体验着,而美感经验是一切感受、体验中最本真、最人性、最纯粹、最有情意的内容。美感让我们与事物的美的存在同在,也就是说,美感让我们真实地体验美,我们爱美的心性正是美感经验给予的。

   美感的生成和存在基于审美态度、心理距离、直觉、内模仿和移情等各种因素的作用,我们拿出纯粹的态度、全部的身心、全然的感知、丰富的情感投入对对象的美的存在的感受和体察中。我们已经懂得,美感同实际人生间有一种距离,美感不带利害欲念,有异于实用态度;不带抽象思考,有异于科学态度;不带道德意志,有异于道德态度,由此美感与一切别的快感相区别。我们已经懂得,美感的世界是一个凝神观照的形象世界,是一个从物我两忘到物我同一的交感共鸣的情感世界,是一个从有利害关系到无利害关系的自由的创造世界。

   美感是怎样生成的?美感是怎样存在的?美感的性质是什么?美感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是美感问题的首要问题。在这里,我们要探讨的是美感的意义问题。那么,美感的意义何在呢?

   二

   首先,我们要知道,美感在人生中处于怎样的地位。我们知道,对象激起我们的美感活动,既构成了我们对周围事物和世界的审美把握,又构成了我们自身存在中一种与日常存在不同的存在和经验,即美感的存在和美感的经验。美感活动也好,美感经验也好,美感存在也好,美感是我们生命和生活中最本真、最人性、最自由、最柔软、最高尚的部分,是我们心灵和思想中最内在、最自为的需要。因为我们拥有了对对象的美的存在的实在经验,人生在世的意义便具有了一种升华了的圆满。比如一个富有美感经验的人去看一朵小花,这朵微小的花朵可以唤起其内心不能用眼泪表达出的情感,在人生忘我的一刻,不仅生理感觉,而且精神面貌,都会鲜活而宏阔起来,仿佛拥有了一种高洁而超脱的胸襟。而对于一个无美感经验的人,这朵小花无非就是一朵与人无关的植物而已。又比如一幅字,在一个无美感经验的人眼前,笔画只是墨痕;可是在一个富有美感经验的人眼前,一笔一画的墨痕里透显着骨力、姿态、神韵、气魄,观者能够心领神会它的劲拔或是秀媚或是空灵,一幅字就是一个鲜活的有神采的生命。可以说,美感经验给予我们胸襟的真与诚、深与阔、虚与实等便是我们性情和人格中最富有感性的、情趣的和领悟的部分。从整个人生来看我们的美感活动和美感经验,其意义正如叔本华所说:“在不折不扣的意义上,艺术可以称为人生的花朵……是更纯洁地显出事物。”[1]369也如尼采所说:“只是作为审美现象,人世的生存才有充足理由。”[2]275也如朱光潜所说:“美是事物最有价值的一面,美感的经验是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一面。”[3]12当我们从审美活动中懂得什么样的感受是美感,并且自觉地把美感的态度和美感的经验推及我们的存在中去,推及我们的生活中去,使美感成为我们存在的一部分,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人生美化,美及其价值便会真正成为美好生活的基本要素。

   其次,我们要知道,美感在美学中处于怎样的地位。美学从其原初的词义上是感性学,是指向感性认识的完善的学问,因而美学的核心问题就是我们感受对象之美时所感所受是怎样的一种特别情感。总括地说,对对象之美的感受即是对对象的审美,而审美之感即美感,美感经验就是对对象之美的存在的经验。对象之美得以感受和经验时,美就是美感。美之为学即美学真正成为对美之感的感觉之学、感性之学。因而,可以说,美学之重要,就在于美感之重要。基于美感的重要性之上的美学的重要性,正是要给出有效且正当的根据和理由:我们面对一个对象,尤其是在面对一个被公认的审美对象时,如何能够去欣赏它?凭借什么可以让欣赏走向深入的审美活动而对象的美能够被感知、被经验、被享受?什么样的经验是美感经验?如何把对对象的实用的、伦理的、宗教的、科学的感受和对对象的美感感受相区别?如何从美感自身揭示出人的身心、生命、情感直接给予的陶醉、快乐和创造?美感如何通向一种物我同一的境界?美感从根本上如何是一种自由感?最终,美感内蕴着怎样的意义深度而通向对美的本体或者宇宙之大美的体悟?如果对这些问题给予认真的研究,便会明确地肯认:美学的功用就在于教育我们以审美之眼观物、以审美之耳听物、以审美之心体物,教育我们运用全部身心的生命力量感知物,教育我们用直觉、内模仿、移情于物交手去建立物我同一的应感模式。审美永远是审美就在于我们对物的美感,永远不同于对对象的功利性占有、概念性认识和道德性评判。美感的真正精神在于生成着、培育着我们感官的敏锐力量、心灵的丰富情感,即审美的心理情感结构。

   三

   最终,我们要从美感自身的本质意义衡量美感的价值。

   (一)美感是一种自由感

   美感经验中的审美态度和心理距离所起的根本功能实质上是一种解构、消解的心理能力。它们悬隔我们的利害计较、现成化的理性知识、习惯性的实用目的以及主客二分的思维方式,以便创造一种消解了一切限制和束缚的纯粹的意识。纯粹意识给予的感知,也便是纯粹的感知,意识是纯粹的意识,对象是纯粹的对象,人与对象皆同限制性的、片面性的关系斩断联系。一旦人恢复为纯粹的自己,人便会不带任何限制地是其自身;同样,对象恢复为纯粹的对象自己,对象便会不带任何限制地是其自身,人和对象直接、全然地照面,即“心与物冥”。纯粹的知觉能够洞察对象的生命,直观对象的本质,见到对象与万物同一的根源,同时也能够体察人自身的生命、本心和性情。正是意识的纯粹性使得人和对象皆不再被分割,也不再仅仅被当成某个部分而存在,人和对象的生命、本质、共属一体的同一性本源皆得以全般显现,一切片面性、限制性、割裂性皆隐退。人和对象皆如其所是、是其所是地存在,回到人的存在本身,回到事物的存在本身。因为去掉束缚和局限,就是自由地生发,自由地交通,就是解放,就是自由地存在。尼采如此说:“万物最高程度地显现了,这是不由自主的,却又好像是一种自由情感、绝对、强力、神性的狂飙突起……最奇特的形象和譬喻不期而至;人不再明白孰为形象,孰为譬喻,一切都以最迅捷、最正确、最单纯的表达方式呈现自己。”[2]347

   叔本华则用“纯粹直观”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人们由于精神之力而被提高了,放弃了对事物的习惯看法,不再按根据律诸形态的线索去追究事物的相互关系——这些事物的最后目的总是对自己意志的关系——即是说人们在事物上考察的已不再是‘何处’‘何时’‘何以’‘何用’,而仅仅只是‘什么’;也不是让抽象的思维、理性的概念盘踞着意识,而代替这一切的却是把人的全副精神能力献给直观,浸沉于直观,并使全部意识为宁静地观审恰在眼前的自然对象所充满,不管这对象是风景,是树木,是岩石,是建筑物或其他什么。人在这时,就是人们自失于对象之中了,也即是说人们忘记了他的个体,忘记了他的意志;他已仅仅只是作为纯粹的主体,作为客体的镜子而存在,好像仅仅只有对象的存在而没有知觉这对象的人了,所以人们也不能再把直观者其人和直观本身分开来了,而是两者已经合一了,这同时即是整个意识完全为一个单一的直观景象所充满,所占据。”[1]250美感经验中的直觉、内模仿和移情给出的均是对对象的美的存在的自由感受,美感经验本身揭示的就是人和对象之存在的自由境界。

   (二)美感是一种生命感

   美感首要地呈现了我们感官和心灵的敏锐能力和感发力量,正是基于视、听、味、嗅、肤和心一起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生成的一种综合的感觉能力,美感才能够真正地激发和蕴含创造。而视、听、味、嗅、肤觉之感知能力又通向心的通感作用,感官的感发进入心灵的感动,感官的生理应激升华为心灵的情感共鸣。在美感中,感官和心灵是融合、统一的。美感呈现了我们感官和心灵的全部感受。

我们要强调的是,美感让我们埋伏着的原始的生命感知力和生命体验力和盘托出。正是在美感中,我们的感觉、感性、感知和感动的能力得以释放。因此美感即是关于生命的感受和感动。在对事物的色彩、声音、线条、节奏、形态、品相的感知中,我们的感官和心灵活跃着、感发着、升华着。比如,我们经验听觉,感受音高、音低、旋律、和声、调子的情绪变化,享受乐音和谐共鸣的喜悦,也正是听觉感受力的全部释放;我们经验视觉,享受色彩的明暗、冷暖、稀释和饱和、呼应和冲荡,正是视觉感受力从粗糙到精细,更具有鲜活创造力的明证。我们在对象上感知到的美,正是用我们的感官及其感知体验到的对象的美的存在。我们可以用悦耳悦目、悦心悦意、悦志悦神三个层级的感受来指认美感。可以说,美感得以生成和存在的事实落实在感官和心灵的感受力之上,美感保持和扩大着我们生命感受力的疆域。美感本身就是生命的潜能和生命的创造力量得以觉醒和苏醒的最好方式。只有生命投入非常深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734.html
文章来源:《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郑州)2015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