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嘉宏:国民党两岸路线与“总统”候选人

更新时间:2015-05-19 10:44:36
作者: 苏嘉宏  

  
  一、国民党党政分离弱化两岸政策之执行力
  大陆国台办副主任李亚飞来台访问,陆委会主委夏立言主动约见李亚飞,4月22日在圆山饭店会面,针对各自关切的议题沟通,根据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新闻报道指出,夏立言和李亚飞会面大约1个小时左右,双方除了针对短期的“张夏会”、“两岸两会互设办事机构”和“货贸协议”等议题交换意见;李亚飞则关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的立法进度,夏立言则表达“立法院”朝野已经有共识。在长期方面,李亚飞认为“九二共识就是两岸授权海基海协两会,各自以口头表述,海峡两岸必须坚持一中原则的共识”,陆委会发言人则针对者一说法强调:“一中”就是“中华民国”,政府并没有认同大陆方面所表述的“一个中国”;“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是两岸制度化协商及往来的重要基础,充分彰显“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两岸应持续秉持“搁置争议、正视现实”的政治智慧,以两岸人民利益福祉为优先,共同维护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李亚飞副主任所代表的大陆方面始终一贯地坚定立场来看,双方事实上存在着长期与短期凸显的争点。在国民党目前尚在执政的位置上,双方对于“九二共识”作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共同基础虽然是一致的,但是其具体内涵双方始终在认知上存在歧异,各有坚持的立场与置重点;将来台湾果若再次发生政党轮替,可以预见双方的歧异只会更加扩大。
  根据中评社台北2015年4月23日电,当天“立法院”内政委员会“立委”就即将召开的国共论坛质询陆委会主委夏立言时,他答覆说,如果朱立伦跟对方只是交换意见,陆委会没有意见;但是,朱立伦“没有资格”代表去谈这件事情,所以亚投行的议题暂时没有任何变化。国共论坛谈到哪些事务,因为是“商业文化论坛”,不会涉及公权力,“没有得到授权”,所以不会受到约束。“‘如果’朱立伦 …… ”、“没有授权”的公开说法,显然夏立言不觉得在“立法院”对质询的答覆应该与自己所属的执政党党主席沟通过,或是至少留些余地;相对于这种令人感到意外的公开谈话,不免让他的对手感到“自己刚说完 A,一会儿自己又说 B,闹不清那是什么意思!”在台湾内部方面,先不说国民党与民进党的严重分殊,即便是国民党与马英九执政团队之间的“党政分离”也是令人极其诧异的,马英九素持“以政领党”、“以党辅政”的思路,陆委会主委这个从政党员同志对外公开反覆说“没有授权”给党主席、党主席“没有资格”谈这谈那,不仅不给面子,也在言语上丝毫不留余地。完全不是党主席树立党先进的政治路线、擘画新的政治目标,从政党员同志在其后跟随党主席的领导,成为一个厚实的执政团队。所以,国民党现在在台湾的政党政治现实是“党是党、政是政”,朱立伦这个打江山、挣选票的,反过来要服从坐享其成的类似夏立言这帮子大内高手,保守消极的“循吏政治”凌驾一切,尤其是在当时朱立伦即将要出访前的稍早,由夏立言先亲自重挫其于国共论坛与朱习会上的锐气,让对岸看尽台湾的笑话而不自知。类似的这种人充斥于马英九的“北台都会地区门宦士族集团”执政团队之中,除了厚颜骄矜于自己的所谓专业之外,欠缺政治合法性基础(选票),媒体经营既无心,也无力,“内阁”成员社会知名度之低,难以想像。没有知名度,就没有认同感;没有认同感,就没有满意度,低知名度、低满意度的“内阁”造就了今日的败选,目前还正在继续累加负面能量为国民党再一次的败选铺路。与其说“九合一选举”的失败是国民党的失败,还不如说是“马英九士族循吏政治”的失败、“连吴世家家族政治”的失败,而失败颓势无人挽回,基层党员或泛蓝支持者痛恨葬送国民党的就是这群循吏士族、世家派系而丧志不去投票,眼看台湾政党再次轮替就在眼前!

  
  二、 朱立伦在“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与“朱习会”只能二择一
  朱立伦在“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与“朱习会”只能二择一,简单讲就是说,朱立伦一直不宣布参加国民党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就是想让自己是以“非“总统”候选人”的身分,去上海之后会见习近平。但是,他不想以“总统”候选人的身分去见习近平,如果会见之前“不是”,见了之后“却是”,“被玩摸头后就宣布参选”那岂不是更糟糕?必定会惨遭民进党阵营和亲绿媒体、名嘴一路修理到底。因此,这个“朱习会”跟他是否成为“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成为一种只能“二择一”的“零和关系”;也就是说,你当候选人就别见了,那见了以后也别当候选人。所以,基于这种政判断,现在朱立伦基本上他说他不选,应该是基于审慎政治判断而来的事实,并不是重演他到底选不选新北市长之前那段时间保持不表态的“惯性扭捏”,截至目前为止,如果没有更新的变化,朱立伦应该没有改变意向 。大陆政学界可能也认为,百分之九成九是这样,因为他之前又在新北市议会讲得更确定了、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最初,有人说他有点情绪化地于行进间回应记者说不选,但是他在新北市议会的说法,就让人感到“这次是很认真的,我看他在议会说的很认真。”
  朱立伦是党主席,如果他不选,当这个党主席的人把所有的党务资源全部都抱在自己的怀中何用?也就是当基层党员质问:你这一个不选的人,你出来当党主席干什么?马英九当选党主席之际,号称百万党员;朱立伦当选党主席,有投票资格的党员萎缩到剩下三十万,这三十万合格党员的内在属性主要是由“军公教退休资深(高龄)免缴党费党员”、“高度忠诚一次性缴交或缴交多年分党费之深蓝党员”组成,这种党员成分结构令人感慨不已,党魂何处招唤?党的规模几乎萎缩、窄化到仅约略大于黄复兴党部,而只能在双北市与亲民党、新党竞逐选票,在整个中南部变成没有选票基础。加上外省籍的朱立伦不能运用省籍平衡、世代平衡的用人哲学在政治上做一些象征性铺排,台面上的副主席郝龙斌也是同一世代的外省人,国民党从马英九的“北台都会门宦士族集团”转变成朱立伦的“双北外省小党”,正副主席在南部“立委”选举补选的时候被视为票房毒药,候选人对于请他们南下来辅选,通通敬谢不敏!而台湾选举的投票行为研究告诉我们,其实至今仍很难摆脱“族群政治”,那闽南人比例越多的中南部越不会投给国民党,正副主席都是外省人,那“总统”候选人就变成说不找一个闽南人出来选还是没有丝毫胜算的。
  对此,朱立伦不管是从多元来源的民调或长期基层的接触,应该知道中南部的支持度的高或低,他毕竟是个杰出菁英学者、有智慧的政治人物,不会不去审时度势,忍一时看将来!这一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应该是朱立伦不选而说不出口的真正原因?明年一月十六日,“总统”捆绑“立委”选举的投票率预估大约七成一二,国民党的党魂招唤艰难,军心涣散,大概只能得到三成多一点点的投票率,而蔡英文的选票其实已经开完了,大约能有四成铁打的江山选票,她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住这些选票,她做什么都不会增加选票,反而只会打乱票盘,只要天天维持没事(柯文哲每天挑战正当法律程序的法治极限、修理财团,吸引媒体焦点,有助于她隐身保持“没事冷度”。),不去刺激蓝军最后的一成选票非得跑出来投票不可,不让投票率攀升到八成多,半年多以后她就是女“总统”。至于各个大学下学年纷纷提前于九月初开学,投票日北台都会地区就学的首投族、青年在学学生应该可以脱离期末考的羁绊而得以返回中南部投票,但是喊归喊、叫归叫,这一类群的选票还是不会因为提前到来的寒假而一定回家投票的,坚定回家头的应该还是绿多于蓝。另外,朱立伦还必须在仍然扮演一定的角色的马英九和王金平两大势力之间维持平衡,马英九的认同者绝对不会投王金平,反之亦然,那双方都能接受的吴敦义就成了一个等着被征召的选项。
  政治本来就一种妥协,吴敦义到最后应该是国民党这一届“总统”选举候选人最佳的折衷结果;吴敦义长年勤走中南部基层,过目不忘的本事让他一见面就能叫出基层的大名,地方人士感到相当亲切,地方宫庙民俗宗教活动中,不断看到他被民众簇拥的身影,习惯从台北看天下的台湾媒体,很难察觉。国民党目前拥有投票资格的基层党员虽然同意洪秀柱、杨志良的许多见解,他们没有什么不好,但对于胜选的评估还是比较有自己坚定的看法;尤其是经过当年花莲县长党内初选民调的教训后,傅昆萁支持者集中支持国民党最无望当选的杜丽华在党内初选民调阶段就干掉威胁性最大的叶金川,这种经验教训,不能不让国民党基层对于所谓初选的泛绿或对手支持者干扰有着很大的疑虑。但是,吴敦义不会去领表、连署,看得出来这是他的一贯态度,毕竟他是“副总统”,“副总统”的工作依“宪法”规定就是“总统”缺位继任、不能视事代行职权,非常消极,除非马英九放给他空间,否则他做什么都并不恰当。
  所以,妥协的结果正在往征召吴敦义的方向迈进,党内初选也没有什么道理不能在任何一个阶段中止,边进行、边协调无何不可,目前登记者也不是那种只有内斗的私心,看不到一致对外公战力求胜选的人。目前国民党正是危急存亡之秋,现在看来是输的,起步太慢,整合的步调不对,国民党这些头面人物要勇敢面对。

  
  (中评社特约作者苏嘉宏,台湾辅英科技大学教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0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