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保信:要成为美好社会的一部分

更新时间:2015-01-03 13:23:46
作者: 蒋保信  

   作者按:

   前些天参加朋友的读书会(“xixi和她的朋友们”书店的北京书友会),主题是幸福,我做了一个分享。根据本人当日发言内容,写成此文,以飨读者。

   有关幸福,我想讲三个故事。前两个故事有关我很喜欢的两个人,一个是野夫,一个是朱嬴椿,他们分别过着两种我非常向往的生活。

   野夫是个性情中人,写出来的文字非常感人。他年轻时曾走很远的山路,去看自己的朋友,一起喝酒、读《离骚》。这简直是《世说新语》里的故事,令我着迷。

   他在“一席”上有个演讲,题目叫《在路上》。他说有个法国学者把生活分为两种:“有所在”和“无所在”。“有所在”的生活,指的是一个人生活在固定的程序里,每天从家庭走向单位,再从单位走到菜市场,然后回到家里的厨房,一生都在重复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偶尔才会有一点点小意外。“无所在”的生活则要刺激得多,当你踏出家门,就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在哪里,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在火车站,在码头,甚至在街头转角的地方,你都可能会因为踩到一个少女的衣裙,而产生一场意外的爱情。

   野夫喜欢的生活,是“无所在”的。所以,他身上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从小县城来到大都市,当过警察,入过狱,做过出版商,离过婚,最后走上了写作和公益的道路。他曾写过一首很好玩的诗,叫《猪跑了》,赞美一只逃离猪圈奔向自由的猪。他还有句豪言,要把天下的道路都走成拖鞋,意思是要让所有的路都在自己的拖鞋下。

   但“有所在”的生活是否一定很无趣?那也未见得。

   朱嬴椿是个设计师,也是一个绘本作家,他有好几本书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他安静、内敛,每次看到他的文字、照片或视频,我的心很快就会静下来。

   他在“一席”上也有个演讲,题目叫《慢慢慢下来》,讲的是他自己的“慢生活”。他以前做设计,非常拼命,吃住都在办公室,整个人长期处于焦虑之中。后来,他进医院了,医生说,你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出问题的。于是,他停止了商业设计,在南京师范大学的校园里租了一间破旧的厂房,将其改造成工作室,并在周围种上油菜花、丝瓜、茄子、扁豆,还养鸡。他开始过一种“慢生活”,不接那些时间很急的单子,对客户的要求是没有时间限制。在相对闲适的状态下生活和创作,他发现世界变得美好了,找他做设计的人反而也越来越多。

   在演讲中,他展示了一张照片,里面的场景随处可见:一小段水泥路,两边植了一点小树丛,因为下过雨,低洼之处积有一滩水。朱嬴椿说,如果我们提着包,看着手机,匆匆地走过这段路,那肯定什么也发现不了。但如果我们慢下来,就会发现水边有一只小蜗牛。而如果我们停下来,蹲下去看,还会有新发现:那个小水洼突然变成了一个湖,有只蜗牛在湖边悠闲地散步。他把这只蜗牛捡了回去,当宠物养,摘嫩叶喂它,观察它的生活,最后出了一本书叫《蜗牛慢吞吞》。假如蜗牛代表着生活中的美好事物,又假如我们的生活就跟匆忙赶路一样,那我们不但发现不了它,还会把这个美好的东西踩死在地,然后抱怨生活真他妈没意思。只有慢下来,才能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现美。

   第三个故事有关不幸,很悲伤。

   2000年4月1日,在南京,有一家德国人惨遭灭门。男主人叫普方,是扬州亚星奔驰合资公司的德方代表,他的妻子是位全职太太,15岁的女儿和13岁的儿子都是南京国际学校的学生。凶手是四个来自苏北农村的无业青年,他们深夜潜入普方家行窃,被发觉后,选择了杀人灭口。

   四个凶手被判处了死刑,因为德国早就废除了死刑,死者的家属还专门写信给中国法官,请求免凶手一死。后来,普方一家在南京的外国朋友们,专门设立了一个基金,用于改变苏北贫困地区儿童上不起学的状况。他们认为那四个青年之所以走上犯罪的道路,是因为他们都没受过很好的教育,也没有正式的工作。如果能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接受好的教育,很可能就会减少这类悲剧。

   我认为幸福是参差多态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但不幸基本上都差不多,我把它分为两类:一是“自作孽不可活”,no zuo no die;二是“被作孽不可活”,bu zuo ye die,一个无辜而善良的人,一旦被命运捉弄,也会身陷不幸。在社会中,既然有作孽的一方,那就必有被作孽的一方。作孽的一方,可能是恶贯满盈的坏蛋,也可能是一项不合理的制度,还可能是一个糟糕的社会文化。

   对我而言,最高层次的幸福是自由而诗意地生活,具体来说是把野夫和朱嬴椿的生活结合起来过。最低层次的幸福,是远离不幸,是远离“被作孽”。但有时候,远离不幸,也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尽管普方一家所遭遇的不幸是小概率事件,但我想说明的是我们的幸福和别人也可能是息息相关的。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应该不是难事,但若局限于此,那我们就是钱理群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已。只要我们不是独自一人生活在荒岛上或深山老林里,只要我们还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我们就不能无视他人的不幸和不自由,我们就有责任为这个社会做一点事情。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不能把世界让给你鄙视的人》。现在我想说另一句话,要让自己成为美好社会的一部分,要为我们想要在其中生活的美好社会尽一点力。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112.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