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向晨:不可或缺的上帝与上帝的缺席——论莱维纳斯哲学中被悬置的上帝

更新时间:2014-12-15 23:08:26
作者: 孙向晨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上帝问题是莱维纳斯哲学中不可或缺的论题。莱维纳斯批判西方哲学传统的上帝观以本体论方式理解上帝,认为在存在的层面上上帝是缺席的,并从柏拉图的"善"和笛卡尔的"无限性"寻找到这一思想资源。同时他另辟蹊径,指出应从"踪迹"、从"他人"体会上帝,只有在与"他人"的伦理关系中才能走向上帝,从而使上帝问题在康德之后与伦理问题再次结为一体。

   【关键词】上帝 本体论 柏拉图 笛卡尔 他人 "脸" 伦理

   现代社会的价值体系似乎已经被后现代主义解构得支离破碎。如何在后现代的氛围中 重塑道德,成了现代哲学家的职责。法国现象学家莱维纳斯对此表现出一种独到的哲学 见解,其特点在于,一方面解构传统,强调他者,似与后现代主义合流;另一方面坚持 伦理,坚持终极价值,与古典精神应和。这之成为可能,关键在于莱维纳斯哲学中被悬 置的上帝。上帝无疑是康德实践伦理内在预设的理据。在康德之后,莱维纳斯的哲学提 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谈论上帝而又不沦为神学,上帝再度成为伦理道德的依据,却又 无需显身。

   西方哲学谈论上帝往往会遇到一种两难境地:上帝之神圣性代表了超越的向度,一旦 谈论它,上帝无疑成了某种对象,从而丧失其超越性。哲学究竟应以怎样的一种方式阐 述上帝的超越性?借助于对本体论的批判以及对柏拉图和笛卡尔的重新解读,莱维纳斯 拨开了后现代道德失衡的迷雾,重新确立了道德的超验基础。在这一点上,他深得教皇 保罗二世的赞扬和敬意,尽管他是一位"犹太"哲学家。

   一、上帝问题在莱维纳斯哲学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莱维纳斯的哲学以反思和批判整个西方哲学传统为己任。尤其是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 战以及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之后,莱维纳斯更觉得有必要揭示出欧洲危机的思想传统根源 。这个根源在他看来就是西方哲学的本体论传统。西方哲学史有着悠久的本体论哲学传 统,从柏拉图的理念论一直到海德格尔的"基础本体论",尽管本体论传统的演进有着 诸多变革,但莱维纳斯认为它们都有共同的特征,就是"把他者还原为同一以保证存在 的包融性"(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 y Press,1969,p.43、304、43、87.)。古希腊以来,这种把他者还原为同一的本体论一 直代表了西方哲学的努力方向。莱维纳斯认为,西方哲学在这种"总体性"的观点下, 只有对实在采取全景式的观点才算是真理,否则精神将得不到满足而继续摄取一切。于 是有了谢林式的"同一"、黑格尔式的"绝对",甚至现代哲学中雅斯贝尔斯依旧以" 大全"作为哲学的目标。莱维纳斯颇带戏谑地说:"对总体性的乡愁在西方哲学无处不 在"(注:E.Levinas,Ethics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85,p.76、86、89、87.)。但问题是,西方文化在这种追求总体的本体论传统中出现 了危机,导致现代社会面临种种恶果,其原因在于"总体性"和"同一性"漠视"他者 "的存在。

   莱维纳斯强调"他者",旨在批判并超越西方本体论传统。从亚里斯多德以来,本体 论之为第一哲学已两千多年,无人异议。莱维纳斯则对本体论的首要性提出了质疑:" 在知识的分支中本体论的首要性难道是最明显确证的吗?"(注:E.Levinas,Emmanuel L evinas:Basic Philosophical Writings,Bloomington,Indiana,Indiana University P ress,1996,p.2.)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要以伦理的首要性代替本体论的首要性。在莱 维纳斯那里,伦理决不是哲学的某种分支、某种特殊的视野,伦理是第一哲学的视野, 是超自然、超历史、超世界的视野:"道德不是哲学的分支,而是第一哲学"(注:E.L 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1969,p.43 、304、43、87.),这是莱维纳斯哲学的一个纲领性命题。他对于这种伦理的界定是: "我们把这种由他人的在场而对我的自主性提出质疑称之为伦理学。"(注:E.Levinas ,Totality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1969,p.43、304、 43、87.)传统伦理学以自我的自主性为出发点,并以此界定自己的行为准则和与他人的 关系。莱维纳斯把他人置于首位,并认为他人对于自我的限制才是伦理的真正起源。那 么,何以与他者的关系是伦理的?何以在这种关系中上帝是不可或缺的?

   在莱维纳斯看来,要理解与他者的关系本质上是伦理的,必须理解他人之"脸"," 脸"是解开问题的关键。在他的现象学中,"脸"不是一个一般的意向对象,"脸不能 被还原为鼻、眼、额、颏等"(注:E.Levinas,Ethics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 esne University Press,1985,p.76、86、89、87.)。他注重的是"脸"的非认知意义 :"脸的意义……逃离作为认知的对应物"(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P 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1969,p.43、304、43、87.)。那么,当"脸" 逃离了被当作认知对象的单一界定之后,它还向我们显现了什么呢?莱维纳斯指出,从 "我"的角度来看,我看他人之"脸"不单纯是一种"注视",同时也是一种"回应" 、"应答":"你对脸的反应就是一种回应,不仅仅是回应,而且是一种责任,这两个 词密切相关。"(注:Robert Bernasconi and David Wood eds,The Provocation of L evinas,London,Routledge,1988,p.169.)那么,这是一种什么责任呢?莱维纳斯认为, "我"生存的基本特性是占有性、统摄性,一如霍布斯所说的,每个人生来都有占有一 切东西的权利,世间万物皆可以成为"我"的东西。莱维纳斯认为,这是人存在的"经 济性",而非"伦理性"。在人所占有的万物中,有一样东西是例外的,这就是"他人 "所具有的不可被占有的"他性"。这点通过他人之"脸"反映出来:"脸的第一句话 就是'不可杀人'。这是一个命令,是显现在脸上的命令,就像主人对我说"(注:E.L evinas,Ethics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1985,p.76、8 6、89、87.)。在他人"脸"的面前,代表我的占有性的暴力总是失败的。当你一旦转 变本性,"欢迎他人"时,这意味着扭转了我的自然本性而进入了伦理性,这便是一种 责任。由此莱维纳斯揭示"脸"引发的原初伦理性:"与脸的关系直接就是伦理的"( 注:E.Levinas,Ethics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1985, p.76、86、89、87.)。"脸"显示出现象与伦理两个层面的交汇点。

   在莱维纳斯那里,伦理与存在是完全对立的概念。在莱维纳斯看来,通常功利的伦理 观点只是存在关系的引申,而非真正的伦理关系。透过词义的分析,莱维纳斯指出功利 伦理观的"利益"(interest)概念其实表示的是"存在间"(inter-est)的关系;而透 过对"脸"的现象学分析,莱维纳斯指出其伦理意义是在认知意义之外、也是在世界之 外的,面对他人之"脸",我们走出了自然状态;并且他人之"脸"的出现使"我"的 存在世界、"我"的权力发生了疑问。这表明,"伦理学并非是从自然本体论中推导出 来,恰恰是与之对立的东西。"(注:Richard A.Cohen,Face to Face with Levinas,A lban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6,p.25、32、18.)这种分析奠定了" 伦理之为第一哲学"的学理基础。"脸"的这种伦理性是本体论所不能解释的,是超出 本体论之外的,于是这种伦理性就需要另外寻找其根源。莱维纳斯把伦理的依据指向了 超越层面:"在他人之脸中闪烁着外在性或超越的微光"(注:E.Levinas,Totality an d Infinity,p.24、78.);"从人的脸上打开了神圣的向度"(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p.24、78.)。在这里,上帝呼之欲出,但还隐而未发。可以说,上帝正 是莱维纳斯伦理思想背后不可或缺的支撑,重视莱维纳斯哲学,必须正视其思想中的" 上帝"问题。

   二、对西方传统上帝观的批判

   莱维纳斯不满意传统的上帝观,认为首先要区分亚伯拉罕、伊萨卡和雅各的上帝与哲 学家的上帝,区分《圣经》的上帝与哲学家的上帝。这一点当然不是莱维纳斯独有的见 解。从帕斯卡、克尔凯戈尔到马丁·布伯,这类呼吁并不鲜见。《圣经》中的上帝是一 种没有哲学的信仰,而哲学家关注上帝的种种性质,却往往遗忘了其超越性。莱维纳斯 认为,"《圣经》中的上帝是无法用合乎逻辑的预见或属性来解释或证明的。即使是中 世纪的本体论所提出的至高无上的智慧、权力和原因,对于上帝的绝对他性来说也是不 充分的。"(注:Richard A.Cohen,Face to Face with Levinas,Albany,State Univer 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6,p.25、32、18.)显然,在莱维纳斯看来,西方哲学家传 统解释中的上帝不是《圣经》中的上帝。

莱维纳斯对传统上帝观批判的着眼点在于,他认为西方哲学传统中对上帝的理解本质 上都是在本体论框架下进行的,无论是证明上帝的存在还是研究上帝的属性莫不如此; 但是上帝问题远非本体论能够解决。传统的上帝存在证明也是无法成立的:"没有人真 的能说我相信,或我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上帝的存在并不是一个由个人使用逻辑三段论 能解决的问题。它是无法证明的。"(注:Richard A.Cohen,Face to Face with Levin as,Albany,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6,p.25、32、18.)此外,如果哲 学把上帝作为一个对象来谈论,即便把上帝视作一个至上的存在,那么其与世间其他的 存在又有什么根本的区别?何以体现上帝的至上性?再者,这种本体论思维把一切都赋予 了同一,它不承认有什么东西超出自身之外,在存在之外的一切毫无意义,没有给绝对 的他性留下任何空间,从而否定了超越。所以,西方哲学发展到斯宾诺莎提出自然即上 帝是必然之举,自然神论在西方哲学传统中的出现是应有之义,而黑格尔逻辑学对存在 的研究也必然是对上帝的研究,本体论与上帝研究是合一的。《圣经》的上帝消失在本 体论的框架之中,这是本体论思维的必然结果。与中世纪认为哲学是神学的婢女不同, 莱维纳斯认为,在上述意义上,神学"为哲学的权威保留了空间"(注:E.Levinas,Col lected Philosophical Paper,The Hague,Martinus Nijhoff,1987,p.153.)。神学屈就 于传统西方哲学的内在逻辑,排除了自我超越自身趋向上帝的可能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4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