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尚希:城镇化最大风险是人的对立

更新时间:2014-05-23 23:32:24
作者: 刘尚希  

  
“城镇化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有人说它是一个引擎,特别是在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情况下,推进新型城镇化对经济增长有重要的拉动作用。也有人认为城镇化是工业化结果。我认为,城镇化是路径,是机会,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文明进步之路。但在新时期,城镇化正面临诸多风险与挑战,其中最大的风险是人与人的对立。”财政部财政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刘尚希日前在参加由北大民建举办的第二届 “城市发展论坛”上这样表示。

   刘尚希认为,城镇化不是单纯的经济发展问题,而是复杂的转型问题。城乡一体化的过程不是农村从此消失,也不是农村的城市化,而是城乡发展机会的平等化,不能把它当做经济发展短期内的一个引擎,其最终落脚点应该在人身上,而不是社会和经济发展,是人要发展。人到底如何发展?这包括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

   刘尚希就此作进一步分析认为,从“工业化—城镇化”到“城镇化—工业化”,面临的不确定性扩大。过去以工业化为中心,工业化带动了城镇化,现在以城镇化为核心,进一步带动工业化,其风险与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

   这犹如爬山,过去从山脚往上爬好爬,现在到了半山腰,越往上爬,越费劲,风险就越大,每走一步都在喘气,面临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在扩大,压力也更大。

   这就像螃蟹是互相咬着的,抓出一个,带出一串,通过存量解决不了,靠增量解决,贫富差距问题,各个方面相互影响,相互叠加。

   刘尚希还强调,在各种叠加的风险中,城镇化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人与人的对立,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对立,社会两极化的风险,是大家最担心的。

   他说,城镇化的核心是农民,城镇化有可能让农民变为无产者。农民没有集聚财富的途径,是以土地为生存根本,离开集体、离开土地就无法生存。农民的财富是放在没有底的桶里,那个桶无法提走,一旦要提走,桶里的东西就会漏掉,就没有了。因此,近年一些地方让农民进城,解决他们的城市户口,农民却不愿意。因为农民出村可能成为无产者,农民进城又无法融入当地,可能沦为二等公民,与当地市民成了两张皮。

   另从政府作为角度来看,城镇化如果仅以经济增长为指标,可能落入GDP陷阱,会进一步加剧风险。

   诸多风险叠加,产生的最终后果,是经济效率与社会公平同时丧失,国家发展停滞不前。

   与此同时,刘尚希认为,城镇化风险与机会并非并存。发展的机会取决于如何迎接风险挑战,取决于如何去有效防范与化解。因为现在发展与改革的风险所面临的条件不一样,需要整体性的突破。但难也难在整体性的改革和突破上。整体改革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要有耐心,要有韧劲,不能太急于求成,否则面临的风险更大。

   “回顾以往,我们工业化造成的是人与自然的风险。我们工业化犯的一些错误,是西方工业化曾经的教训,我们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以致走上了以牺牲环境和消耗资源为代价的西方工业化老路。正如我国的工业化发展之路,城镇化不能沿着老路走。”刘尚希表示。

   就如何有效化解风险,刘尚希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进一步明晰城镇化目标。我国有2.6亿农民工,解决农民工落户问题,涉及住房、就业、孩子入学等社会方方面面,并不能简单地用城市化率数字来衡量,并非落户多少就是体现了城镇化的水平。要真正实现人的城镇化,人的融合,最终达到和谐。

   第二,应当编制城镇化风险规划,揭示风险,对冲风险,定期评估城镇化风险。

   第三,通过改革来明晰各方面主体的风险责任。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风险分担,分清主体责任,不能一锅煮。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49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