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林: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司法认定实证研究

更新时间:2013-11-19 16:52:39
作者: 李林(西南政法)  

    

   【摘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认定混乱主要是立法及司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规定模糊所致。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表现为利用经济利益支持犯罪组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控制一定区域或行业并从中获取垄断经济利益。为防止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被扩大化认识,应紧扣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非法控制特征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合法经济利益与非法经济利益,涉黑经济利益与普通违法犯罪所得。

   【关键词】经济特征;非法控制;非法经济利益

   立法将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规定为“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由于立法没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作界定,且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之间缺乏内在的逻辑联系,一些正常的经济交往行为、人际交往行为也被视为对犯罪组织活动的支持,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在实践中的认定存在混乱,有被扩大化认识的趋向。为更好地依法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厘清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及探寻正确的认定方法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混乱

   由于立法没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作界定,且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规定模糊,司法机关仅依据立法的文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进行认定,致使很多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的犯罪组织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利益认定简单化

   按照立法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须“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据此,黑社会性质组织既可通过合法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也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但立法没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获取经济利益的来源作更为精细的规定,犯罪组织获取了经济利益都被司法机关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利益,致使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利益的认定简单化。具体表现在:

   首先,混淆了合法财产与非法财产之间的界限。在笔者收集的67个黑社会性质组织中,有29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是公司的法人,7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是个体户。他们在正常经营的同时,均组织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涉黑。他们获取的经济利益并非都是非法经济利益,很大一部分也是合法经济利益。但立法笼统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可以通过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因此,实践中,只要在黑社会性质组织名义下获取的经济利益,即使是合法获取的经济利益也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利益。

   其次,混淆了涉黑经济利益与非涉黑经济利益之间的界限。犯罪组织获取经济利益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犯罪组织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直接获取经济利益,有的犯罪组织通过非法控制状态获取经济利益。在67个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中,判决书直接表明犯罪组织非法控制了一定区域或行业的案件有10个,占全部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的15%;其余57个案件皆因犯罪组织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形成了重大影响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占全部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的85%。任何多次实施违法犯罪的犯罪组织或实施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的犯罪组织都可能造成重大影响,并获取了一定的非法经济利益。立法仅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没有准确界定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的方式,只要犯罪组织获取了非法经济利益,不管获取该非法经济利益的方式,都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利益。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实力是通过黑社会性质组织占有的经济利益推定的,司法机关不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合法经济利益与非法经济利益、涉黑经济利益与非涉黑经济利益导致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实力的认定简单化,即使是流氓犯罪团伙也被认定为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利益认定的简单化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泛化的重要原因。

   (二)支持犯罪组织活动认定形式化

   犯罪组织利用经济利益支持违法犯罪活动使犯罪组织发展壮大并嬗变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但司法机关在认定支持犯罪组织活动时,借助于犯罪组织获取的经济利益及经济实力,将犯罪组织一些正常的业务管理行为,人际交往行为认定为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导致支持犯罪组织活动严重形式化。主要表现为:

   首先,依据犯罪组织的经济实力推定对犯罪组织的支持。立法没有规定支持犯罪组织活动是需要现实的支持还是只要具有支持的可能性即可,由于经济利益主要表现为资金,资金属于同类物,违法经济利益与合法经济利益混合于“黑社会性质组织”名下,因此,只要犯罪组织具有经济实力,不管该经济实力是否已被现实地用于支持犯罪组织的活动,全部经济利益都被视为是对犯罪组织的支持。对案发前是法人或个体户的36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案发后他们合法经营所得的所有资产被罚没或追缴,这表明犯罪组织的合法资产被视为对违法犯罪活动的支持。

   其次,片面地将犯罪组织对合法经营的公司的管理行为及人际交往行为认定为对犯罪组织的支持。支持犯罪组织活动是指利用经济利益扩大犯罪组织规模,笼络犯罪组织成员,创设违法犯罪条件等。对一些合法经营公司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是公司的员工,公司正当的业务管理行为、普通的人际交往行为与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具有高度的重合性。由于行为主体或行为相对人具有犯罪组织成员的身份,上述行为均被认定为支持犯罪组织活动。例如,67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判决认定的支持方式主要有:(1)为受伤的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2)发工资、统一食宿,请客吃饭;(3)行贿;(4)提供收益分红,工资入股;(5)发过年费、吃年夜饭;(6)帮助犯罪组织成员逃匿,逃避司法机关处罚;(7)为犯罪行为提供工具;(8)提供资金垫付;(9)给被关押的犯罪人员上账,为其家属支持生活费;(10)给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奖励;(11)替被违法犯罪行为侵犯的被害人提供医疗费。司法机关依据与犯罪组织往来的外在特征认定支持犯罪组织活动使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认定严重形式化。

   综上,由于立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规定模糊,犯罪组织获取经济利益认定简单化,利用经济实力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形式化,致使一些没有利用经济利益现实地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行为,或一些合法、正当的业务管理行为、人际交往行为被认定为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立法对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规定了没收财产刑或罚金刑,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认定后,相关违法犯罪人员将被处以没收财产或判处罚金。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组织者是公司法人或个体工商户,拥有大量的资金,一旦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被证成,犯罪组织成员的经济利益将被全部罚没。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混乱导致合法财产与非法财产、涉黑经济利益与非涉黑经济利益之间的界限无法清晰界定,公民的合法财产无法得到有效的保护。为此,揭示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存在的问题,探讨诱发上述问题的原因就显得尤为重要。

    

   二、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混乱的原因分析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认定混乱的立法原因

   概念是反映事物的特有属性(固有属性或本质属性)的思维形态。概念是思维的一个形态,人们必须先具有关于某事物的概念,然后才能作出关于某事物的判断、推理与论证。[1]特征是事物概念外延的表现方式,厘清事物的特征须先厘清事物的概念,概念不明确,特征当然模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是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的分析,在立法没有明确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的情况下,司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的判断不可能清晰。从形式逻辑的角度,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模糊,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的内涵和外延就缺少解释的目的性标准,黑社会性质组织获取经济利益与其他犯罪组织获取经济利益有何区别,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目的为何,怎样支持犯罪组织活动都不清楚,这就为司法机关恣意判断留下了巨大的空间。同时,立法规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但立法及司法没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规定内在的逻辑联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缺乏核心特征将各个特征统一起来,各特征具有孤立性,犯罪组织获取经济利益支持犯罪组织活动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暴力违法犯罪活动和犯罪组织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之间认定脱节。司法机关只需要简单地根据法律条文释义单独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2]

   (二)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济特征被扩大化认识的司法原因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规定为:“一定的经济实力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称霸一方的基础。由于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行业的利润空间均存在很大差异,加之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发展的事件也各有不同,因此,在办案时不能一般性地要求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具有的经济实力必须达到特定规模或特定数额。”尽管立法或者司法不可能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实力规定一个精确的数额,但司法解释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实力无须达到特定的规模或特定数额又有矫枉过正之嫌。如果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实力没有一定的判断标准,凡是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了经济利益的犯罪组织都可以被认定为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同时,该会议纪要也没有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获取经济利益的方式作进一步的限定,只要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利益,不管该经济利益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都是涉黑经济利益,这就为司法机关将合法的经济利益纳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利益提供了法律依据。

   上述座谈会纪要将“支持犯罪组织活动”规定为:“只要将其中部分或全部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即可。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一般是指购买作案工具、提供作案经费,为受伤死亡的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丧葬费,为组织成员及其家属提供工资、奖励、福利、生活费,为组织寻求非法保护以及其他与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有关的费用的支出等。”对一些专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将“利用违法犯罪所得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并使犯罪组织发展壮大”认定为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并无疑义。但对一些涉黑的公司,公司既组织合法生产经营,又有部分员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公司的经营管理结构具有双重性;公司员工既参与合法生产经营,又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公司员工的身份具有双重性;公司员工收入既可认为是正当的工资、分红,又可视为是公司对员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犒赏。管理人员在纠纷中受伤或者利益受到损害时,公司出面协调解决,这既可视为公司对员工的关照,也可视为犯罪组织对犯罪成员的笼络。由于公司员工身份和管理结构的双重性,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的经济利益与合法获取的利益混同,公司正当的经营管理行为与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行为在外观上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当公司员工涉黑时,一些正当的经营管理行为、人际交往行为被认定为支持犯罪组织活动。

实际上,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并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色,很多普通犯罪组织,特别是一般犯罪集团都存在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行为,如贩毒集团用毒资购买运输毒品的交通工具、枪械、招募运输毒品的人等。因此,利用违法犯罪所得的经济利益支持犯罪组织活动并不等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司法机关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利用经济利益支持犯罪组织活动时,除了判断外观的支持行为外,还须从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目的性角度进行考量,以期将普通犯罪组织中支持犯罪组织活动的行为排除在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697.html
文章来源:《中国刑事杂志》2013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