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论题:民国时期国民党政治演变的特点与历史轨迹

更新时间:2013-08-30 13:51:52
作者: 张皓  

  

  主讲人:张皓

  参与讨论者: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曾凡云、陈芸、黎德黄(越南)、魏少辉、梁忠翠、刘文决(越南);硕士生叶冉娜、宋健、董莹、叶维维、程形、陈萌、刘瑶

  张皓:民国时期国民党政治演变的历史轨迹,可以从各个方面与角度来总结,今天我们讨论四个问题。

  

  一、在派系权力之争下,国民党三次丧失历史性机遇

  

  曾凡云:人们常说,20世纪中国经历了三次历史性巨变,老师如何看此问题?三次巨变与国民党政治演变有何关系?

  张皓:19世纪以来,中国人民面临着“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及“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的两大历史性任务。为完成这两大任务,20世纪的中华民族在前进道路上经历了三次历史性巨变,那就是辛亥革命、新中国的成立和改革开放。第一次巨变“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为中国的进步打开了闸门,使反动统治秋序再也无法稳定下来。”第二次巨变标志着“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并且从新民主主义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取得建设社会主义的巨大成就”,第三次巨变使中国开始民族复兴和人民富起来,标志着“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道路”。这三次巨变有一个中心,那就是“实现民族振兴、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如果要用一词语来概括这一进程,20世纪之初革命党人喊出的“建设新中国”一词最恰当不过。辛亥革命开启了建设新中国运动的大门,新中国的成立和改革开放“都是辛亥革命所开创的‘新中国运动’的发展和继续”。这三次历史性巨变,可以说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完成的,毛泽东指出“我们完成了孙先生没有完成的民主革命,并且把这个革命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这就是20世纪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所在,中国共产党牢牢地把握住了历史赋予的机遇!这三次历史性巨变得到学术界广泛认可,只是各人看法略有差异,比如,黄仁宇以“中国长期革命”的字样来概括20世纪的中国历史发展规律。他虽然认为是蒋介石而非孙中山与毛泽东、邓小平代表了20世纪“中国长期革命之三个段落”,但是也认为这三个段落“既相联系也相冲突。分拆看来有更换朝代之色彩;接连看去却又完成了中国的长期革命”。

  国民党曾有三次历史性转变:第一次为联合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而成立中国同盟会,这对它“成为辛亥革命之中枢,实起了决定作用”;第二次为1924年的改组和与共产党的合作,如果“无此一举”,中国就“不可能结束辛亥后十余年之困顿,而下开北伐战争之局面”;第三次为1937年的与共产党再次合作,两党共同拯救民族危亡,有此一举,中华民族终于取得了“百余年来第一次抵御外国侵略之完全胜利,帝国主义加于中华民族之一切奇耻大辱从此得以渝雪,数代志士仁人所企望之民族独立亦从此得以实现”。

  蒋介石所说,含义虽有不同,时期划分则一。他说:国民党“建立三民主义的新中国”的经过步骤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为1894至1911年,“其目标在于推翻满清的帝制,建立主权在民的中华民国”。第二时期为1913至1928年,其目标“在于扫除军阀割据的局面,实现国家的统一”。第三时期为1931至1945年,“其目标在于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扫除建国的障碍,完成独立自由三民主义新中国的建设。”国民党学者陈威把国民党败退中国大陆的国内主因归结为“联俄容共”,并依此把国民党改组以后的历史分为三个时期:1924年至1927年7月为第一时期,1937年至1945年为第二时期,1945年至1949年为第三时期。

  国民党与此同时却又三次丧失了历史赋予它的机遇。南京临时政府基本上是按照西方民主原则建立起来的政府,但是很快就被北洋军阀专制政权所取代,中国陷入了旧军阀混战的境地!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1928年中国大陆形式上统一,从1894年兴中会成立算起,国民党历经30余年终于取得全国政权,许多人认为中国实现国强民富的机会到来,但是“不特国共两党内战不已,国民党各派系、各地方实力派互争雄长,甚至导致大规模混战”,招致强敌入侵!抗战期间,国民党的威望高涨,中国成为“五强”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被日本帝国主义割占的台湾、澎湖列岛即将回归祖国,因此在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之后,中国人民又以为建设机会到来了,但是和平民主建国的曙光瞬间消失,国民党随即也被历史淘汰而败退中国大陆!

  宋健:老师所言,指出国民党在中国三次历史巨变的大背景下三次丧失了历史机遇,难道国民党领袖对其丧失历史机遇的原因没有反省过吗?

  张皓:孙中山与蒋介石都曾作出过总结。对于第一次历史性机遇的丧失,孙中山在辛亥革命遭到顿挫之后曾以法国为例解释中国走民主共和之路非易,说法国在大革命后“大乱相寻,国体五更,两帝制而三共和;至八十年后,穷兵续武之帝为外敌所败,身为降虏,而共和之局乃定”。蒋介石认为“国父袄知有救国建国的责任,从没有自私自利的观念。所以辛亥革命一经成功,就让与政权于袁世凯,不意袁氏窃国,民国颠危”。学界则认为是资产阶级“在革命中表现的软弱性、妥协性和动摇性”;或是列强迫使革命党人屈服等等。对于第二次,蒋介石认为是:‘旧本帝国主义者嫉忌我们国家的统一,自始就匀结军阀,制造割据,欲以分裂中国者达成灭亡中国的目的;始则有九一八的侵略,制造伪满傀儡,继之以华北特殊化的要求。”对于第三次,蒋介石在败退台湾后的一次讲演中认为“经济、政治、军事之所以失败的最基本原因,乃是自抗战胜利之后,我们一般党员,尤其是文武干部,精神上与心理上乃至一切行动生活上都忘了革命,忘了主义,一言以蔽之,就是在精神上根本已解除了武装”。

  不过,孙中山和蒋介石又认为失败之因在于派系权力之争。辛亥革命遭到顿挫之后,孙中山认为失败原因在于革命党“尚未能获一有组织、有纪律、能了解本身之职任与目的之政党故也”。蒋介石也总结了各个时期失败的原因,对辛亥革命时期的情况也总结说:“辛亥年本党领导武昌起义,不到三个月就推倒满清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其时同盟会一般同志,就以为革命已经成功,于是做官的做官,发财的发财,只图个人的安富尊荣,而不顾本党革命的成败。不肯执行党的决议,不遵守党的纪律,更不知道拥护领袖,服从命令,完全忘记了革命的主义,形成自私自利的各种小集团,几乎使党的组织为之毁灭。于是到了民国二年的夏季,就为袁世凯所彻底的消灭。”在国民党败退中国大陆前夕,蒋介石又对其“党徒”:“老实说,在古今中外任何革命党都没有像我们今天这样颓唐腐败;也没有像我们今天这样的没有精神,没有纪律,更没有是非标准,这样的党早就应该被消灭被淘汰了!”

  梁忠翠:这就是说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内部问题,派系权力斗争左右了国民党政治的演变是其中重要因素。

  张皓:我认为是。毛泽东指出:“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事物内部的这种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则是事物发展的第二位的原因。”中国国民党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政党,其独特之处正在于“其派系之庞杂、斗争之激烈、性质之多重、影响之深远,在中外政治史上都是十分罕见的”!民国时期,有人指出:“了解中国的最容易的办法,是首先要决定所谓政府只是国民党的掩护体,国民党的政治和派别才是决策的主要因素。”

  魏少辉:既然派系权力斗争影响如此之大,老师可否详细谈谈国民党的派系情况。对此了解,有助于我们认识国民党政治的演变。

  张皓:辛亥革命时期,主要表现为革命党内部之争,可以不论。通常所说的国民党派系,指国民党执政时期。孙中山改组国民党,目的之一就是要把国民党建设成为一个组织严密、纪律性强的政党。但其目的未能达到。在他1925年3月12日去世前,以是否赞成国共合作为标准,国民党分成左右两派,廖仲凯等人为左派,胡汉民等为右派。孙中山去世后,左右派的划分明显地同权力争夺交叉在一起。汪精卫以“左派”领袖自居,孙科、谭延阁等也以“左派”面目出现。8月,右派制造了廖仲恺惨案。接着在11月,西山会议派产生。根据邹鲁本人的叙述,当时“西山会议的角色”有林森、居正、覃振、石青阳、石瑛、戴季陶、沈定一、邵元冲、叶楚伦、邹鲁、吴稚晖、邓泽如、茅祖权、傅汝霖等人,此外尚有谢持、张继、许崇智等人。这些人物从反对国共合作的立场上来说,统称为西山派,但从国民党内部关系来说则很难说,比如,林森与每个人的关系都较好,邓泽如、邹鲁等人与胡汉民关系较好,戴季陶、吴稚晖等人支持蒋介石,傅汝林等人支持汪精卫。胡汉民指责汪精卫集团说:“本党改组以来,党内派别如雨后春笋。比如为共产党所利用而又妄想利用共产党的,大呼‘革命的向左转’,便有所谓左派。此辈即以左派自居。在此辈心目中,当然有右派或中派,于是统一的中国国民党,至少分裂为二派以上。”在这复杂的斗争中,黄埔军校校长、粤军参谋长蒋介石挤进了国民党最高权力阶层。他首先利用廖仲恺惨案,赶走了粤军总司令许崇智,兼并了粤军。接着制造了中山舰事件,既打击了汪精卫,又打击了共产党。这样,蒋介石、胡汉民、汪精卫三大集团基本形成。

  1927年国民党“分共”后,派系更加林立。西山会议派、“左派”人士发生分化。戴季陶、邵元冲、叶楚伦、吴稚晖、张继、张静江等成为支持蒋介石的元老,谭延阁与各派保持良好关系,林森逐渐成为超然派,孙科、古应芬、萧佛成、邓泽如等人则站在胡汉民一边。蒋介石的传记作者、曾任行政院新闻局局长的董显光描述了当时的派系,除了右派(包括西山会议派和所谓元老政治派,以吴稚晖、张静江、许崇智、张继、胡汉民、孙科、戴季陶、林森、王宠惠等为代表)、左派(包括汪精卫、顾孟余、陈公博、宋庆龄、陈友仁)外,即为实力派桂系、冯系、阎系、张学良系。在新军阀混战中,先是蒋介石、胡汉民两大集团合作,打击汪精卫集团和桂系、冯玉祥系、阎锡山系等政治集团和军事集团。接着,蒋胡分裂,随着1931年2月胡汉民被蒋扣钾,孙科派从胡汉民集团中分出来独立成系,胡汉民集团基本瓦解。

  陈芸:这就是说,国民党派系是这样基本形成的。它有何特点?

  张皓:国民党曾经提出,要想能“以党治国”,必须做到“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党外无党”,自然是指除了国民党外,其他政党不能存在。“党内无派”,强调“不能容许任何小的派别之存在”,如果另行组织小团体或小派别,就会使国民党组织的权力分散,就“违背了党权集中的原则”。但是,国民党各派悍然违背这一“铁律”,国民党派系划分的特.氛可以概括为两点:

  其一,派系林立,国民党明显形成了蒋介石、汪精卫和孙科等几大集团。

  在汪精卫集团中,蒋介石抨击说,“陈公博、郭春涛、顾孟余一班人是无耻的官僚政客,柏文蔚、张发奎是有名的军阀,朱雾青、白云梯、王乐平等是有名的无赖,陈树人、许德形、施存统是一班无行的文氓,萧淑宇等是一班惯于变节卖友的青年”。

  孙科派亦称“太子派”、再造派,西方称它为“自由主义派”,主要人物有马超俊、梁寒操、陈友仁、傅秉常、陈策、吴经熊、钟天心、王昆仑、周一志等。有人统计说,“在国民党中央委员中,所谓属于孙科系统的有一二十人。”

  1931年时之西山会议派,如果说还成派,其主要人物为居正、覃振、邹鲁、茅祖权、傅汝霖、许崇智等。不过,他们亦可称为元老派。另外,于右任、戴季陶等也为元老派的代表人物。

  国民党还有一些军事集团,一度或长期同蒋介石争夺中央政权的有冯玉祥系、阎锡山系、桂系、陈济棠集团等。在1930年中原大战后,冯玉祥系基本瓦解,阎锡山系无力再同蒋较量,1936年两广事变后,陈济棠集团也基本瓦解。只有桂系还有力量,一直同蒋介石进行较量。

  其二,派中有派。最为典型的是蒋介石集团,它大致可分为三大派系。

  一是以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二人为核心的CC系,骨干分子有张道藩、谷正纲、谷正鼎、萧铮、胡健中、余井塘、程天放、高信、洪兰友、黄少谷等。

  二是新政学系。它的成员复杂,有人认为“包括王宠惠、张君劝、蒋梦麟、蒋廷敲等知识分子,蒋百里、陈仪、黄郑、张群、熊式辉等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钱永铭、张嘉墩、陈光甫、吴鼎昌等江浙系实业家与银行家”,黄绍斌、沈鸿烈、王世杰等也应包括在内。一般认为,新政学系前期核心人物为杨永泰、黄郭,后期为张群。

  三是黄埔系。虽然它的划分非常复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162.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问题》2013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