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志超:走出中世纪——伊拉克式的民主示范

更新时间:2005-03-03 22:18:05
作者: 唐志超  

  

  1月30日,在恐怖与暴力不断、国际社会的普遍怀疑之中,伊拉克大选终于得以如期举行。伊拉克大选不仅是伊拉克政治重建进程中的一件大事,也直接关系到美国在伊拉克以及中东推行民主战略的前途与命运。伊拉克战争虽然推动了中东的改革,但伊拉克民主能否成功以及能否成为中东民主改革的样板却是未定之数。

  

  大选顺利,民主崛起第一步

  

  2004年3月,伊拉克临时宪法正式颁布,为伊拉克接管权力以及在今明两年过渡期内权力重组提供了法律依据。根据临时宪法,伊在2005年1月15日开始举行全国选举产生临时国民议会,并于2005年底之前进行永久宪法的全民公决和国民议会的再选举。去年6月,伊拉克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IECI)成立,具体负责筹备此次大选。根据规划,本次选举除产生一个由275人组成的临时国民议会外,同时还将选举18个省委员会和库尔德斯坦国民议会,其中库尔德斯坦地方国民议会111席,巴格达为51席,其他各省分别为41席。选举产生的国民议会主要有两项任务:一是成立新的过渡政府,取代目前的阿拉维临时政府。具体程序是首先选举产生一个由3人组成的总统委员会(一名总统、两名副总统),然后再由其指定内阁,但内阁需经过国民议会2/3多数票通过;二是负责起草永久性宪法,今年8月15日前完成制定,10月15日前付诸全民公决。若获通过,年底前将按照永久宪法举行新的选举,产生正式议会和政府。

  

  根据独立选举委员会对外公布的统计数字,伊拉克人口约2700万,其中年满18岁的合格选民1420万。选举委员会在全国各地共设立5578个投票站。海外伊拉克人为235万,其中合格选民为125万,参加选民登记的有28万。在海外14个伊拉克移民集中的国家(伊朗、约旦、叙利亚、阿联酋、土耳其、德国、法国、荷兰、丹麦、瑞典、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设立了75个投票站。独立选举委员会将海外选举组织工作委托给了国际移民组织具体实施。此次共有223个政治实体、35个政治联盟以及48名独立候选人通过了资格审核,候选人共计1.7万多人,其中参加国民议会选举的候选人为7761人。参选党派主要来自什叶派、库尔德政党,如临时政府总理阿拉维领导的“伊拉克民族和谐组织”与其他党派成员组成的竞选联盟、以什叶派政党“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委员会”和以伊拉克“达瓦党”为主体而组成的“伊拉克团结联盟”、库尔德民主党和库尔德爱国联盟等。

  

  总体而言,虽然这次大选备受非议,但选举过程基本顺利。选后,选举委员会称投票率达72%,但随后又更正为约60%。最终结果仍需进一步确认。本次大选是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举行的首次多党自由选举,具有里程碑意义,是伊拉克迈向民主和政治重建进程的第一步。美国则称之为“伊拉克50年来首次民主选举”。伊拉克临时政府总理阿拉维在选后表示,伊拉克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结束了独裁统治,开始走向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国际社会也普遍予以赞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称“大选十分成功”,是伊拉克“走向民主的第一步”。美国总统布什称,伊拉克选举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反映了伊拉克人民争取自由的心声,“是民主伊拉克崛起的一系列重要步骤中的第一步”。德国政府称伊拉克在朝向民主制道路上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

  

  改造中东,美国野心勃勃

  

  “9·11”事件后,恐怖主义以及伊斯兰极端主义上升为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由于大中东是这一威胁的主要来源地,因此布什政府开始对美传统中东政策进行深刻反思。布什认为,过去60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宽恕和迁就中东地区缺乏自由的状况。结果造成中东成为一个“自由凋零之地,停滞不前、充满仇恨并且随时有可能对外输出暴力”。因此布什决心放弃历届美国政府采取的以稳定换安全的中东政策,转而采取“一项崭新的政策,即促进中东地区的自由”。“只有中东实现了自由,才能改善并改变大中东地区人民的生活……当中东地区重现希望之光时,美国及世界的安全将得到巩固。”关于民主改造中东的重要性,布什将其与二战和冷战相提并论,宣称向中东地区传播民主“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挑战”,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并将决定反恐战争的命运。在具体政策措施上,布什软硬兼施,除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动武,逼迫其他国家配合反恐外,还先后推出了“中东伙伴关系计划”(2002年)、美-阿自由贸易区倡议(2003年)、“大中东计划”(2004年)。据介绍,目前美国正在大中东地区实施的民主改革项目共计87个,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教育、文化、新闻等各个领域。2005年1月,布什在其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空前强调了推广民主和自由的重要意义,称“自由能否在我们的国家继续存在下去,越来越多地取决于自由能否在其他国家取得成功。在全世界传播自由是我们的世界实现和平的最大希望所在,也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提出的迫切要求。”这实际上意味着布什在第二任期内对外战略将发生重大转变,反恐将让位于推广自由与民主,而大中东则是推进民主战略的重中之重,伊拉克又是其中的第一步,也是突破口。

  

  布什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最终目标并非如其最初宣传的反恐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而是扩展民主。在布什心中,伊拉克是“中东的心脏”,一个民主的伊拉克将成为中东各国的样板,向整个地区推广民主的前沿基地。因此,伊拉克民主试验布什推进自由大战略的第一步。伊拉克民主试验的成功,“将向从大马士革到德黑兰的各国宣告,一切国家都可实现自由。在中东地区的核心位置建立一个自由的伊拉克将是全球民主革命的一道分水岭。”

  

  确实,伊拉克战争后,中东国家在美强大压力下,纷纷主动或被动地走上改革之途,改革已成大势所趋。2004年3月,“阿拉伯改革会议”在埃及亚历山大举行,阿拉伯世界近百名学者参加,会议强调阿拉伯世界的改革已势在必行,并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改革建议。5月,阿盟突尼斯首脑会议核心议题是改革,并通过了一份旨在促进阿拉伯国家改革的计划。12月,第三届阿拉伯思想大会举行,会议主题是“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改革与发展”,大多数与会者赞成阿拉伯国家进行改革。与此同时,各国自身也纷纷推出改革措施。2004年5月,科威特通过了一项准许妇女拥有选举和竞选权利的法案;卡塔尔于2004年6月颁布了第一部成文宪法,规定不分性别、种族和宗教都享有同等权利,并计划于2005年首次直选全国协商委员会。还颁布新的工会法,允许组建工会和罢工;巴林成为阿拉伯国家的“民主实验室”,拥有了“一个自由选举的国民议会、自由的媒体、一个和平稳定的社会”;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总统提出了一系列“发展和现代化”的改革方案和措施。40年来,首次允许设立私人和合资银行并准备建立证券交易市场,正式提出了加入WTO的申请;沙特成立了“改革咨询会议”和第一个全国人权委员会,政府连续三次举行由各阶层人士参加的“全国对话会议”。今年将举办其历史上首次市政选举;埃及决定取消国家安全法庭,并成立了首个人权事务委员会。7月,穆巴拉克总统改组内阁,任命以纳齐夫为总理的改革内阁;土耳其采取了一系列大胆改革措施:废除死刑、取消国家安全法庭、改革国家安全委员会,限制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允许使用库尔德语教学和广播、通过符合欧洲人权标准的新刑法等;阿拉法特去世后,巴勒斯坦成功举行了地方选举和总统选举,并计划今年举行立法委员会选举。

  

  动荡未息,道路漫长艰难

  

  布什希望,伊拉克大选将为“整个中东地区的改革者树立一个强有力的榜样”。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也称,“民主的伊拉克未来可以帮助阿拉伯世界走出中世纪。”确实,尚在被占领之下的巴勒斯坦和伊拉克还能举行自由选举,自然会给其他国家造成一定冲击。“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人,现在都要开始思考他们自己的国家的民主改革了。”如果一旦伊拉克真的实现了民主与繁荣,其榜样作用将更加突出。但是,伊拉克最终能否真正成为样板目前还很难预料。首先,此次伊拉克大选并不完美,合法性受到一定质疑。毕竟这一大选是在美军占领下实现的。俄罗斯媒体称它更像是一次自由选举,而非民主选举。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次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正,更谈不上民主。地区各国并不认为伊拉克举行大选就是实现了民主,很难想象这样的民主对中东国家有多大的吸引力。其次,伊拉克距离实现真正的民主还早。就如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指出的,大选只是伊拉克民主进程的第一步,仅仅是开始,并非结束。《华盛顿邮报》指出,大选中暴力不断,说明伊拉克民主进程肯定充满艰险,极端分子还会继续杀害参与民主进程的人。阿拉伯国家更担心的不是自己所受到的扩大民主压力,而是伊拉克的前途以及可能威胁地区稳定。他们担忧,如目前状况得不到改善,伊可能成为该地区陷入长期动荡和恐怖主义滋生的策源地。约旦的政治研究机构“圣城中心”负责人兰塔维表示:“如果伊拉克仍然处于混乱、暴力和分裂中,如果伊拉克各派系之间的冲突不断,如果各派之间的分裂加剧,那将是整个中东地区民主的坏兆头。”

  

  (作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本文摘自《看世界》2005年第3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3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