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文龙:中国社会的不稳定自尊、强攻击性与调适路径

更新时间:2012-04-08 12:11:51
作者: 王文龙  

  

  【摘要】自尊既具有个体性也具有群体性,不稳定自尊中的高自尊向低自尊的转化会导致个体严重的挫折感,可能会引发强社会攻击行为,如果这种挫折感集中于凝聚力较强的特定群体,就可能严重威胁到社会稳定。造成社会整体自尊感降低的主要因素有价值观的过度一元化和物质化,文化的过度世俗化,以及社会贫富差距过大、机会严重不均等造成的挫折感与相对剥夺感的增强。当前中国片面的现代化导致国民的整体挫折感不断增强,特别是中产阶级与大学生群体的挫折感尤为强烈,严重影响到社会稳定。只有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全面发展观,把公民幸福感的提高放在第一位,兼顾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不断减轻人的异化,壮大中产阶级,我们才能提高国民总体自尊感,实现可持续发展。

  

  世界著名的盖普洛调查显示,中国国民幸福感排在世界第125位,世界倒数第30名,表明居民的不幸福感或挫折感十分强烈。与居民幸福感相近的一个概念是自尊感,自尊感的特定变化会影响到个体或特定群体的幸福感及社会攻击性,因此,本文就从自尊角度来探讨中国社会的强攻击性及调适问题。

  

  一、自尊及其维度

  

  自尊作为西方社会心理学与个性心理学的一个概念,是个体的一种自我评价,属于个体自我意识的一部分,它是个体对于自我价值、自我能力的一种情感体验。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很有价值,有别人没有的一些长处,对自己总体感觉满意,那么这个人就具有高自尊,否则,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价值,这个人的自尊就比较低。因此,自尊的主观性比较大,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为自尊创建了一个简单的公式:自尊心=成功/抱负。虽然,从自尊概念来看,它主要是一种个体性评价,但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个体自尊也必然受社会因素的影响,就像迪尔凯姆论述自杀事件一样,我们不能仅仅把自尊看作个体的一种主观感受,更要从社会大背景、社会变迁角度来理解社会成员整体自尊水平的变动状况,并比较不同阶层、文化群体自尊变化对社会稳定的影响,才能采取有效措施来提高社会的整体自尊水平,维护社会稳定。因此,与个体心理学主要讨论如何提高个人的自尊感不同,本文主要从社会学角度这个宏观背景来探讨影响社会整体自尊水平下降的原因,并探究这种自尊水平下降是否具有群体性特征,这些群体是否具有较大的同质性、内聚力与影响力,以及他们的挫折归因模式对社会攻击性的影响,从而为缓解日益加剧的社会冲突提供一些可操作性的建议。

  在讨论自尊的变化与影响之前,我们首先必须对中国自尊与西方自尊的差别、影响自尊的主要因素做一个比较,从而减少认知偏差。在汉语中,自尊主要用于描述一种防御方式或防御机制,说某人有很强的自尊意味着他将无法忍受任何可能羞辱他的言行,这种言行必然会伤害他的自尊,说某人自尊心很低意味着他不在乎别人羞辱性的言行,或者对外界的评价无动于衷。西方的自尊并非指一种防御机制,而是一种由自我评价引起的自我情感,说某人有很高的自尊意味着他对自己有良好的评价和积极的自我情感体验,这种状态未必会受外在事物的影响。相比较而言,中国的自尊更重视外在的评价,西方的自尊更重视内在的体验,自尊的评价标准,评价主体也不一样。此外,这都导致中国与西方自尊意义的差别。在很大意义上,中国日常生活中所说的自尊心很强在西方语境中恰恰是低自尊的表现,而中国人所说的低自尊也可能是西方高自尊的表现。

  与中国把个人自尊简单地建立在个人对外部刺激反应强度上不同,西方的自尊包含的内容丰富得多,也内在得多。由于自尊是个体对自我价值,自我能力的一种情感体验,因此,自尊应该包括个体的情感维度与认知维度两个方面,而认知维度又包括个体对自己的能力与价值的认知。这样,个体对自己的自尊感就建立在情感维度、能力维度与价值维度的评价与感知上[1]。而这三个维度又都可以分为抽象与具体感知两个方面,情感维度可以分为抽象的情感感知与具体的情感感知。抽象的情感感知是一种主观性、整体性的感受,如对于个人的体貌、形象,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的主观综合评价,可能与客观一致也可能相差较大;具体的情感感知比较具体、客观,如对于个体的体貌、形象、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的比较,特定他人的反馈而得出的对个人的情感评价。认知维度的抽象能力包括自己的综合能力、反应能力、逻辑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等比较难以具体衡量的能力,具体能力则包括各种具体的如写作能力、演讲能力、动手能力等。价值维度的抽象价值包括道德心、公德心、孝顺、诚实、勇敢等难以客观衡量的价值,具体价值则包括金钱、官位、甚至住房大小、消费品牌等可以客观衡量的地位物品。在对自尊构成内容全面分析的基础上,西方学者还根据不同的标准对自尊进行了分类,把个人自尊分为特质自尊与状态自尊,整体自尊与特殊自尊,内隐自尊与外显自尊等。但在自尊研究中,社会心理学家最关注的是不稳定高自尊造成的强攻击性所带来的社会危害及其防治。

  

  二、不稳定自尊形成的原因

  

  关于不稳定高自尊形成的原因,专家们进行了不同角度的分析,但远没有形成共识。有些社会心理学家从内隐自尊与外显自尊角度出发,认为低内隐一高外显自尊是不稳定高自尊的原因。然而,把这种基于文化差异而形成的自尊表现差异作为判断自尊稳定性的依据经不起推敲。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西方人内隐自尊与外显自尊更多地表现出一致性,大多呈现为高内隐—高外显自尊或低内隐—低外显自尊,表里如一;东方人由于文化抑制,经常出现人格分裂,造成双重人格,因此其自我呈现大多表现为高内隐—低外显自尊或低内隐一高外显自尊两种模式,表里不一。但从逻辑的角度看,低内隐—高外显自尊并不是一种高自尊,从本质上来讲恰恰是一种防御性很强的低自尊,因此认为它是一种不稳定高自尊,是错误的。另外,高内隐—高外显自尊模式,高内隐—低外显模式从本质上来看应该属于高自尊类型,但这只是一种静态分析,从动态角度来看,并不能保证这两种类型的自尊一直保持高水平,关键是内隐自尊锚定的基石是否稳固。如果自尊建立在比较稳定、抽象、超越性的理由之上,或者建立在总体评价而不是具体评价之上,这种高自尊就会比较稳定,否则,如果自尊建立在具体、易变的因素如考试分数、金钱、职位,美丽的容颜等基础上,这种高自尊就不稳定[2]。因此,内隐自尊与外显自尊不是不稳定高自尊的根本原因。

  其次,不稳定高自尊这个概念从逻辑上分析也存在着问题,高自尊就是高自尊,低自尊就是低自尊,低自尊变为高自尊或者说高自尊变为低自尊,如果这种变化在长时间段还多次交替出现的话,这种情况就叫做不稳定自尊。当然,不稳定自尊存在着三种趋势,一种是低自尊向高自尊的不断提高趋势,另一种是由高自尊向低自尊不断降低的趋势,还有一种就是自尊水平在低与高之间不断波动,从个体心理学角度理解,不稳定自尊应该主要指自尊水平在高与低之间较大幅度波动这种情况。不稳定高自尊可能指尽管自尊水平有较大幅度的波动,但一直处于高自尊象限或者尽管有少部分时间个体自尊水平降到低自尊象限,但这种情况处于极少数时间,绝大部分时间个体的自尊水平处于高自尊范围,因此从平均角度看,个体的自尊是一种高自尊。对于不稳定高自尊的第一种情况,由于个体自尊一直处于高自尊范围,只不过是高自尊范围内的波动,符合不稳定高自尊概念,不会产生强攻击性副作用,不是关注的重点;对于不稳定高自尊的第二种情况,由于个体自尊有时处于低自尊范围,不再属于高自尊状况,因此,把这种状况称作不稳定高自尊存在逻辑问题,称为不稳定自尊更好。同样,个体自尊从低自尊向高自尊的转化只能带来正面影响,也不会对社会稳定产生负面冲击,因此也没有讨论的重要性。这样,研究不稳定自尊的重点就集中在个体自尊水平由高到低的变化和个体自尊水平在高与低之间不断波动这两种情况及其可能造成的强攻击性上。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尊水平的不稳定呢?社会心理学家和个性心理学家分别从特质自尊与状态自尊,整体自尊与特殊自尊角度进行了探讨。整体自尊是个人在整合一切对自我的评价与感受之后,所产生的整体性的“对自己赞许或否定的态度”,由于整体性自尊是一种比较全面的个体评价,个人具体能力或价值评价的变化很难从根本上动摇整体自尊,因此,如果个人把自尊建立在对自己的整体性评价上,这种自尊就会比较稳定。特殊自尊是指个体对自己在特殊领域能力与表现有特殊评价,由于这种评价的基础面比较窄,如果还比较具体的话,则这种自尊就会非常不稳定。比如,如果个人把自尊建立在个人学习成绩良好上,那么成绩的波动和成绩价值的变化都会直接影响个人自尊的稳定。因此,相较于整体自尊,特殊自尊的稳定性比较差。特质自尊是将自尊视为一种人格向度,是由个体长期发展而成的一种稳定的特质,一般指比较抽象的性格、能力或价值,其稳定性比较强。状态自尊视自尊为个体在特殊情景下暂时的心理表现,是个人在成功或失败的情境中引起心理的暂时波动,它主要由各种具体的情感体验、具体能力的比较变化,具体价值的变化引起,很不稳定。

  这样,通过对自尊内容的全面分析,我们基本可以得出结论。把个体自尊建立在整体评价和特质评价基础上的自尊较为稳定,而把个体自尊建立在特殊评价和状态评价基础上的自尊则不太稳定。把个体自尊建立在自足、抽象、总括性、有弹性的认知因素基础上的自尊比较稳定,而把个体自尊建立在具体的、特定的因素基础上的自尊一般不太稳定[3]。由前面两个结论我们可以进一步推出两个结论,价值观与文化的开放、多元有利于提高社会普遍的自尊水平,维持自尊的稳定,而价值与文化的过度物质化、一元化会降低社会整体的自尊水平,并使自尊不稳定;超越性文化有利于自尊的稳定,提高民众的自足感,过于世俗化的文化不利于自尊的稳定,也降低了社会整体满足感。

  

  三、片面的发展观降低了总体社会自尊

  

  上文提到,社会心理学家重点关注不稳定自尊中个体自尊由高到低降低和自尊感在高与低之间频繁波动这两种情况,因为只有这两种情况可能引发个体强攻击性,破坏社会稳定。但个体自尊在成年后一般比较稳定,西方社会心理学家通过调查后认为,个体从18岁到45岁之间的自尊水平基本稳定,一直到退休后个体自尊感才会发生较大变化。尽管西方大多数国家已经进入后工业社会,社会变化缓慢,而中国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社会变化剧烈,国情差异很大,西方的结论可能不适用于中国,但即使如此,个体自尊水平在高与低之间频繁波动的情况除在一些特定精神疾病人群中大量存在之外,正常人群中比较少见。因此,除作为病理学案例研究外,社会心理学家也可以忽略这种不稳定自尊问题,把研究精力集中到不稳定自尊中个体自尊由高到低这种变化可能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上。

  那么,是哪些因素导致个体自尊水平的下降呢?依据上文对自尊涵义的归纳,我们可以发现,导致个体自尊水平下降的主要因素有:(1)个体形象与自我感觉评价的下降;(2)个体社会关系与人际关系的恶化;(3)个人能力的下降;(4)社会价值观的紊乱与价值观的一元化、世俗化、物质化导致个体价值感的丧失;(5)具体价值的绝对与相对下降;(6)个体期望值的急剧上升,导致成就感下降。在这六大因素中,(1)(2)和(3)因素具有个体性质,一般变化比较平稳,不具有群体性特征,不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4)(5)和(6)因素主要受社会因素影响,容易造成群体性的自尊水平下降,严重影响社会稳定。西方国家已经进入后工业化社会,社会变化缓慢,价值观比较稳定,分配比较合理,文化多元,阶层流动频繁,居民的自尊感相对稳定。而中国正处于工业化起飞阶段,经济社会变化剧烈,片面的发展观更使各种问题恶化,严重地降低了国民整体自尊感。

  总起来看,降低中国国民整体自尊感的主要因素有:第一,唯GDP崇拜的经济发展,文化与思想的严格控制,长期的教条主义思想教育,导致传统价值观的崩溃与紊乱,政府的失灵与官德败坏进一步毒化社会风气,使社会风气日益浅薄化,物质化,拜金主义与官本位日益严重。价值观的一元化与功利化,个体价值过于锚定于特殊自尊和具体能力、具体价值上,使越来越多的群体丧失价值感,教师不再以教书育人、医生不再以治病救人、法官不再以维护公正而自豪,一切都以金钱、待遇来衡量。这种一元化,过度物质化的价值衡量标准由于其零和特点、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及其相对性,在一个财富分配日益两级分化的社会,注定将会导致越来越多的群体丧失或降低其价值感与满足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9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