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冼岩:重建道德首须重建官德

更新时间:2011-10-27 00:31:11
作者: 冼岩  

  

  提要:在现行体制下,所有中国的问题,说到底都是官员的问题。官员管好了,一切都好;官员管不好,万事皆休。

  

  10月13日发生在广东佛山的女童遭车碾案,以一种令人揪心的方式,再次将人心惟危的道德现状呈现于国人眼前,让人无法回避。由此而引发的大讨论,或许将成为全民重建道德的一个契机。纵观古今中外,很多重要的社会进步,都是从某件扬起了舆论波澜、刺痛众人神经的“小事”开始的。

  事实上,对当下大陆道德沦落、人心冷漠的现实,国人早有共识。一些人士为此痛心疾首,大声疾呼重建道德或回归传统的道德伦理,官方也早在十几年前就提出“以德治国”的理念,后来又倡导“八荣八耻”。这些官方、民间的努力,不说是全无效果,但确实也未能挽回全社会道德下滑的颓势。为什么?

  道德的事说起来复杂,做起来却也简单,关键是要正本清源,弄清楚症结之所在。症结之一是,官方的目标自相冲突。在GDP挂帅时代,经济增长目标的实现,要求突破一切制肘,包括法制的、伦理的束缚。在这种大背景下,“以德治国”理念虽被提出来,却很难真正落到实处,只能屈居次要位置,甚至沦为口号和形式。

  更重要的是官德不彰。在道德规范领域,语言是苍白的,只有事实才有力量,所以身教胜于言传。当作为社会楷模、公众标杆,而且是“以德治国”口号倡导者和推行者的官员群体失德现象普遍,贪污腐败层出不穷,骄奢淫逸屡见不鲜时,又怎么可能要求治下之民成为道德的良民?

  正因为官场上的既得利益者将贪污受贿、荒淫腐败、以上凌下视作了自己做官的特权和福利,甚至成为一些人从政的奋斗目标,所以官德现状才成为重建全社会道德的最大障碍,官场才成了“以德治国”阳光难以照射的死角。当政者显然也有讳病忌医、避难就易,有意绕过既得利益者阻碍之嫌,无论是“八荣八耻”,还是“反三俗”,指向的都是民德,而非官德。在官德不昌的情况下苛求民德,不说是缘木求鱼,至少也是本末倒置,注定难建其功。

  民间努力与此类似。无论是忧心道德的仁人志士,还是矢志复兴的传统文化继承者,或富有责任心的媒体,都在用心推动社会伦理、道德规范的重建。但他们的十分努力,往往被抵消掉九分,因为负面示范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成功是人生的目标,当人们看到官场、商界、名利场的成败无关道德,甚至愈无德者愈成功时,当人们看到站在台上高喊反腐的官员不少都是腐败分子,愈无德愈升官时,任何关于道德伦理的说教,都难阻挡人们的效仿之心,很多人至少因此不再将道德的说理当真。此时,任道德之士舌绽莲花,也难使顽石点头。

  这就是这个有着数千年道德底蕴的民族,今日却陷入道德困境的根源。要解决问题其实很容易,反其向而行之即可;真正困难的,是要有克服既得利益阻碍的魄力与决心。既然官场是最大的阻碍所在,重建道德就必须从重建官德开始。“以德治国”首先必须“以德治官”。由于政治体制难以在短期内有所突破,中国所有现存问题的求解,只能以现行体制作为约束条件。在现行体制下,所有中国的问题,说到底都是官员的问题。官员管好了,一切都好;官员管不好,万事皆休。所以,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管好官员的问题。管官的办法有很多,但在现行体制下,最有力、最必不可少的,无非是“从严治官”。之所以强调官德,就是要给官员再套上一副约束的笼头,为“从严治官”添加筹码。

  官方考核官员,现在也开始强调德才兼备,但所谓德才兼备之德,首先讲的是立场坚定、顾全大局之类,与民间对官员的道德期盼,如廉洁、公正、勤政、爱民之类,相去甚远。以德治官,就必须将后者同样列入官员考核的重要位置。

  最关键的,还是要严厉处置官员的失德行为,不能视之若常,视若无睹。古人云:欲马之进则策其后,欲马之退则策其前——要想马儿朝前跑,最重要的不是在前面拉,而是应该在后面打。必须针对官员失德,制定惩处的法规条例。哪怕你工作没有犯错误,被证实有失德言行后,就要受到惩处,并且必须让官场内外的人都感到,这种惩处确实很严厉,这样才能起到警戒和示范的效应。像最近湖南省衡阳市司法局局长和副局长开会互殴一事,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影响恶劣,而当事人只是停职检查。这种处理,就没有起到正面警示的效果,反而易诱生侥幸与无视。

  每个社会都必然分化为精英与大众,精英代表了社会的主流价值,引导着社会的行为规范。官员是当下中国精英构成中最重要的部分。当官员们发现,自己的道德操守和自己对上级的效忠、对工作的贡献,有着相似的重要性时,官德很快就会建立起来。有了官德作为底气和理由,德治的倡导者才能顺理成章地推动工商界、企业界的道德重建,要求企业家也讲公德——赚钱可以,但不仅必须在法律的规范下赚钱,而且必须遵循道德的规范。对于那些失德的企业家,纵然没有违法,也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并承受随之而来的市场损失。然后,可以开展知识界包括承担着文化传播重任的教育界、舆论界、文娱界之道德重建,严厉惩处类似于论文抄袭、新闻“封口费”、演员“潜规则”等失德行为。

  如果政治、经济、文化的精英都讲道德了,并且得到民众的认可,其他人看到,要想在社会上地位上升、个人事业进步,守德是必不可缺的条件,那么,整个社会的道德振兴,还会远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6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