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车伟 蔡翼飞:中国迈向现代化的城镇化趋势分析与预测

更新时间:2022-03-03 22:21:47
作者: 张车伟   蔡翼飞  

  

   在迈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高质量推进城镇化对构建新发展格局、建设生态文明和促进共同富裕都具有重要意义。本报告在对中国城镇化进行国际比较、对城镇化历史进程进行回顾和对城镇化发展经验总结的基础上,对城镇化趋势进行了预测,并探讨了推进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的总体思路和改革重点。

   一、城镇化进程的国际比较

   放眼世界,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也无不完成了城镇化,参考借鉴世界各国城镇化过程的经验,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了解中国城镇化的历史方位,也在有助于明确城镇化存在的问题和政策导向。

   (一)城镇化水平变动趋势

   从主要发达国家城市化的历史经验来看,城市(镇)化率随着时间的变化呈现S型,诺瑟姆提出城市化率的 “S形曲线”假说,该假说认为,在城市化处于较低水平时,城市化进展比较缓慢,当超过30%后,城市化加速推进,当城市化率超过80%后,城市化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主要发达国家城市化率变化历史也显示,当城市化率达到60%-70%后,将出现明显减速迹象,特别是美国、日本、德国这样的大国,减速尤为明显。从中国的情况看,过去几十年城镇化率呈现昂首向上的态势,其他国家在与中国相似发展阶段呈现的类似状态,但其他国家都在此之后很快进入减速区间,从这一规律看,中国的城镇化也很可能即将步入减速区间。对比中国的城镇化的进程,2020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3.89%,根据发达国家的历史经验,超过60%意味着快速城镇化进入尾声,大概率将从高速推进转向中高速转变。

   (二)城镇化空间形态演变

   城镇体系由大大小小的城镇节点组成,城镇化的过程就是这些节点人口规模扩大的过程。但由于不同节点人口规模和增长速度不同,因而城镇人口在空间分布上呈现特定形态。城镇化空间形态是生产力布局的集中体现,对资源和要素配置效率、经济发展格局都有着重要影响。

   通过数据测算我们发现,各个国家大中小城市的人口占比并没有一定之规,这可能与各国的自然地理特征、文化传统、生产方式或者综合因素有关。比较而言,中国的大中小城市人口分布相对均衡,人口占比也大致在三分之一左右,与美国、印度这样的大国比较接近。但与美国日本相比,中国大城市还偏低,对区域辐射带动作用还不强。

   从城市人口占比变动来看,发达国家中等城市规模在提升,大城市先上升后下降,美国和日本大约在1970年前后出现人口占比从升到降的“拐点”,小城市人口占比呈不断下降趋势。发展中国家在快速工业化时期,大城市和中等城市人口明显扩张,而小城市人口相对规模在下降;当经济陷入停滞时,大城市人口占比会明显下降,小城市人口止跌回升,中等城市会明显提高。中国与这些国家相比,各类城市人口占比波动更为剧烈,大城市呈现先下降后上升趋势,小城市先上升后下降,拐点出现在1990年,中等城市则总体呈上升趋势。1990年以前中国与其他国家城市人口占比变化都不一样,之后开始出现与其他国家类似的趋势。这可能是因为,1990年以前中国市场经济未建立起来,计划经济占主导,要素集聚效应不强,1990年以后,市场经济主导地位逐步确立,要素集聚效应开始不断增强,并带动人口向大城市集聚。

   从大都市来看,发达国家大都市人口也呈现“S形”的发展轨迹,城市人口扩张最终会进入“平台期”。工业革命以前的漫长历史中,缓慢增长期占据了城市历史的大部分时间,这一时期,传统产业占据主导,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导致人口聚集程度较低。进入工业化阶段后,制造业开始向城市大规模集聚,并带动了人口集聚,城市进入人口快速扩张期。纽约在1890-1930年、东京在1900-1950年、首尔在1955-1985年都出现明显人口快速聚集过程,这一时期的时间跨度在30-40年,在这个时间中城市基本完成了人口聚集过程,一个城市成为国际大都市所要具备的规模基础,就是在这一时期奠定。工业化完成后,城市人口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很多城市甚至出现了人口下降的过程,即所谓的“逆城市化”现象。伦敦和巴黎在1920年、纽约在1950年、东京在1970年、首尔在1985年后,人口增长都有明显转折点出现。

   从中国的大都市来看,人口规模变化总体也呈现不断扩张的态势,但2010年后北京和上海与国际大都市区一样人口扩张显著放缓,2014年以来进入了平台期,2014-2020年间人口分别增长了18万人和20万人,年均增长率分别为0.82%和0.81%,而广州和深圳则依然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人口增长了411万人和537万人,增长率为27%和41.8%。

   从城镇化的国际比较中可以得到以下几点结论:一是无论是已实现工业化的发达国家还是未实现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人口都在向大城市聚集,其人口绝对规模在不断增加。二是从变动趋势来看,在工业化快速推进阶段,大城市增长更快一些,人口向大城市集中趋势更为明显;当经济增长减速时,大城市人口增长明显放缓,小城市人口占比会止跌企稳,甚至上升,这可能意味着人口从大城市中心向中小城市回流。三是多数国家中等城市人口占比相对稳定,这可能是因为中等城市比中小城市更具人口和要素聚集优势,而随着工业化的完成,大城市经济扩散效应明显增强,在要素和产业梯度扩散作用下,中等城市更多地承接要素和产业转移。四是人口不断向都市圈集聚,虽然中心城市人口扩张受空间限制最终会停止,但向都市圈集中的过程并未结束,说明空间集聚效应后工业化时代依然支配者人口的流动。

   二、中国城镇化的历程分析

   (一)探索起步阶段:1949-1964年

   1949-1964年,中国城镇化率从10.64%提高到17.98%,提高了7.34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提高0.49个百分点;城镇人口从5765万人提高至13045万人,增长了7280万人,年均增长率为5.54个百分点。从人口迁移来看,这一时期人口迁移呈现先提高后下降的过程,在1960年以前,迁入规模大于迁出,城镇中的非户籍人口规模不断扩大;1960年以后,迁入大幅下滑,净迁移率由正转负,进城人口大量返回到原籍。

   (二)发展停滞阶段:1966-1978年

   这一时期我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运动,城镇化几乎处于停滞状态。1966-1978年,城镇化率从17.86%略提高至17.92%,十多年间仅提高了0.06个百分点,城镇人口规模从1.33亿增加到1.72亿,仅增长3932万人。从人口迁移流动看,这一时期是中国人口迁移的低谷阶段,净迁移率在1967-1970年间为负,1971年提高到2.5‰,之后恢复到1‰的水平,这主要是1970年后大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和干部下放劳动使迁移量回升所致。

   70年代以后城镇人口增长主要是自然增长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资料汇编1949-1985》数据计算,1971-1978年城市人口自然增长为890万,由于1966-1970年数据缺失,参考1965年人口自然增长200万的规模,1966-1978年城市人口自然增长1500-1900万之间,也就是说这一时期城镇人口增加中有超过一半的来自人口自然增长。

   (三)较快发展阶段:1979-1995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经济建设重回全党全国工作的中心位置。随着各项改革的推进,经济增长速度不断加快,停滞的城镇化也开始重启。1979-1995年,城镇人口从1.85亿提高至3.52亿,增加1.67亿;城镇化率从18.96%提高到29.04%,提高10.08个百分点,年均提高0.63个百分点。

   人口流动的规模不断加快,从1982年的657万人提高到1995年的5058万人,年均增长率为17%;单从增速上看,这一时期是建国70多年来最快的时期。农民工也开始出现,1986年农民工人口规模约为900万,到1995年已达3000万。从自然增长率来看,1979-1995年城镇人口自然增长了3755万,仅相当于同期城镇人口增长总量的22%。城镇建成区面积迅速扩大,从1981年的7348平方公里扩大到1995年的19264平方公里,增长1.6倍。这一时期大量城市周边农村区域被城镇所覆盖,大量农村人口被囊括进城镇人口。由于缺乏相关统计数据,无法估计这部分人口规模,但逻辑上说,这一时期城镇空间扩张对城镇人口增长贡献比之前大。

   (四)高速推进阶段:1996-2020年

   1996-2020年是中国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城镇化推进速度最快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经济增长迅猛,GDP平均每年增长9.1个百分点,工业和服务业年均增长率分别为9.4%和9.9%。在快速经济增长带动下,城镇化率从30.48%提高到63.89%,年均提高1.39个百分点;城镇人口规模增加了5.3亿人,平均每年增加2204万人,较前一时期(1979-1990年)的1042万人,增加了一倍多。

   从城乡人口流动来看,流动的规模在不断加快,1995-2020年每年增加2108万人,比1982-1995年(每年增加657万人)大幅增加。外出农民工是流动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1995年后,其规模迅速增长,1995-2020年间外出农民工平均每年增加558万,是1986-1995年的2.4倍;但2010年后,外出农民工数量增长明显下降,2010-2020年年均增加162万人,比1995-2010年年均增加822万人的规模有大幅下降。

   从人口流动与农民工的增长趋势可以发现,2000年以前,流动人口与农民工增长是一致的,但在后期开始偏离,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是流动人口中包含了人口城乡和城城迁移,随着城镇人口规模日益庞大,城镇节点内部人口流动数量越来越;二是近年来农村剩余劳动力几近枯竭,人口城乡流动中因外出务工的比重增长潜力不大,而为追求更好生活质量和公共服务的流动人口,如学习培训、子女就业和随同迁移的比例有明显的提升。由此可见,这一时期城乡流动人口增长的来源更加多样化。

   从城镇空间扩张来看,1996-2019年城镇建成区面积从41046平方公里增加至123274平方公里,增长了2倍,其中城市建成区增长2.13倍,县城增长1.6倍,小城镇增长2.05倍。由此可知,这一时期城镇空间扩张速度进一步加快,因而有更多的乡村人口因城乡区划变动而成为城镇人口。从人口自然增长来看,1995-2015年城镇人口自然增长5623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24万人,与前一阶段(1978-1995年)相差不大,但占城镇人口增加的比重则下降为10.2%。

   整体来看,随着人口自然增长放缓以及城乡自然增长率差异不断缩小,其对城镇人口增加和城镇化的影响不断降低,这一时期城镇化提升主要动力来自是城乡人口流动与城镇空间扩张。

   三、城镇化的中国经验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城镇化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在70年时间里走过了发达国家用100-200年才能走完的城镇化历程。中国的城镇化在实现量的增长同时,也实现了质的提高,特别是在经济增长、就业与居民收入、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等领域都有很大提升。尽管中国城镇化率与多数发达国家相比还有约10个百分点左右的差距,从硬件设施看,很多中国城市已经与发达国家城市相差不大,部分领域甚至有所超越;与拉美、南亚等国城市普遍存在的大规模贫民窟、收入和公共服务两极分化、社会治安和城市管理混乱等问题相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8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