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埃里克·奥尔森:人工智能的形而上学

更新时间:2022-02-04 23:22:25
作者: 埃里克·奥尔森  

  

   内容提要:以恰当的方式对一台计算机进行编程能否生成真正的思维,这是围绕人工智能可能性的诸多争论所聚焦的问题。但是,若有思维,则必有在思维的存在者(thinking beings)。对一台计算机进行编程,究竟使得何种类型的存在有了智能呢?是作为物理对象的这台计算机,或者这台计算机的某个部分,抑或是在这台计算机上运行的程序,又或者是其他东西?当前几乎还没有对此问题的讨论。然而,如果人工智能是可能的,那么此问题就一定要有一个答案。然而,要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说明却并不容易。

   关 键 词:人工智能  思维者  形而上学

  

  

   什么是人工智能

   很多人都相信人工智能的可能性。他们认为,仅凭着以恰当的方式对一台计算机进行编程,就有可能产生智能。或者,单凭编程可能还不够,这台计算机的内部状态可能也需要以恰当的方式与它的环境联系起来,让这台计算机有类似知觉(perception)一样的东西。而且,这台计算机可能还需要引起一些可以感知的变化来显示它的智能,让这台计算机有类似行动(action)这样的东西。或许人工智能只能以一种机器人的形式出现。我们假定,所有这些附加的要求都可以满足。

   我用“计算机”来意指电子的数字计算机。“人工智能”通常指的是电子智能,而不是像科学怪人①那样由人工创造的生物智能。我用“智能”来意指信念、欲望、情绪、觉知(awareness)等统称为思维和意识的一般心理现象。有些心理现象可以通过计算机编程生成,但有些心理现象就不行,信念和欲望或许可以,但情绪和有意识的觉知就不行。这就是有关这些心理现象的一个重要的事实,但是我们先把这个重要的事实放在一边。当前我的兴趣在于这样一个观点:对计算机编程确实能够产生心理现象。

   “人工智能”这个术语还有别的意思。通常,它指的都是计算机中的那些我们可称作智能行为(intelligent behavior)的东西:就是要让机器去干这些人类只有运用心理能力才能干成的事,比如识别垃圾邮件、下棋、开车等。这个术语也能意指通过对计算机编程来模拟或者模仿心理现象。在本文中,人工智能是指在计算机中产生真正的思维或者意识,凡是承认这种可能性的观点,都被称作强人工智能(stro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人工思维与人工思维者

   一般认为,要知道人工智能是否可能,只需要考虑心理现象自身的本质。我们需要确定的是,心理现象的本质是否要求心理现象具有一种特殊的基质(substrate)。我们知道,生物有机体中能够产生思维和意识。那么思维和意识的本质中是否有什么东西,妨碍了计算机中产生思维和意识呢?有人相信,心理现象的特点完全就在于其因果作用,这就是所谓的“功能主义者”。他们还争论说,基质并不重要,只要它能做事就好。思维就像是计时——任何一种东西,只要它会按规则的时间间隙发生变化并记录下已经历经过多少次这样的变化,就都可以用来计时。至于这种东西由什么构成,或者这个过程中是否出现齿轮、沙子、水或电子器件,都是无关紧要的。另有一些人会说,心理现象不像计时,因为心理现象所需要的不只是让行为具有适当的因果作用。这些哲学家对人工智能常持怀疑态度。

   但是,即便表明了心理现象的本质中没有东西将心理现象束缚在生物基质当中,这也并不足以确定人工智能的可能性。要确定人工智能的可能性还需要更多东西。不但一定要有人工思维或者人工意识,而且一定得有什么东西作为思维或者意识的主体。有思维或者意识,就有在思维或者在意识的东西;正如有生命,就有活着的东西,有运动,就有处在运动中的东西。那么,有人工智能,就必有一个人工的智能存在者,即由于计算机的作用而且有智能的东西。

   所以,人工智能的可能性涉及两个不同的问题。一个问题是,思维自身的本质属性中是否有什么东西妨碍思维出现在计算机中。我们可称之为人工思维问题(the question of artificial thought)。另一个问题是,是否有什么东西能够成为人工思维者。我们可称之为人工思维者问题(the question of artificial thinker)。这第二个问题关系到人工思维者会成为何种实在。除了心理属性之外,人工思维者还会具有什么属性?它会是物质的东西吗?若是,它由什么物质构成?若不是,它又会是何种非物质(immaterial)的东西?如果不是物质,它会由什么构成?

   这问题必有一个答案。就像自然思维者那样,人工的智能存在者一定得有某种本质。它一定或者完全由物质构成,或者不由物质构成。若是前者,那么某些特殊原子(或许是计算机硬件或者机器人设备的某些小的部分)就会一次次构成它。哪些原子才是人工的智能存在者呢?答案不一定要精确。可以有一些原子,它们既不明确是又不明确不是人工思维者的组成部分,正如一个原子可以既非明确是又非明确不是你我的组成部分。但是,关于哪些原子(若有的话)是它的部分,哪些不是它的部分,哪些处于其间状态,总得有个说法。如果人工思维者不是由物质构成的,那就得说明其非物质的本质。

   要评估人工智能的可能性,我们不但要对思维和意识自身的本质有所了解,还要了解在思维的和有意识的存在者的本质。而且,正如有理由质疑是否一台计算机所做出的任何事都可以算作是真正的思维或者意识,同样也有理由质疑对人工思维者的形而上学本质的说明是否可以接受。

   近乎所有关于人工智能可能性的讨论都专注于人工思维问题。与之相反,人工思维者问题则乏人问津。哲学家们通过追问是否计算机能做任何事都可以算作思维,来追问人工智能是否可能,但对于这些“计算机”究竟是何种东西,哲学家们却几乎一言不发:人工思维者究竟是计算机,还是计算机程序?

   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常常在叙事方式上遮蔽人工思维者问题。对人工思维问题的一个典型陈述是问,“智能是否能够仅仅具身在系统之中,该系统的基本结构与大脑类似……或者它能否以别的方式来实现”。这就以两种方式让我们游离于人工思维者问题之外了。其一,它提到人工“系统”,“系统”是一个能够指代几乎所有东西的模糊术语(类似于“基质”和“媒介”)。问“这个系统”在某种情况下是否具有智能,不过是在问某个有理解力的对象是否具有智能,而没有进一步显示出它不属于任何特殊实在。这阻碍了我们对这个对象的更具体的追问。其二,它问智能是否“具身在”某物之中,或者在某物之中“被实现”。这并不是在问这东西是否事实上是智能的,而不过是在问它与智能的属性是否处在某种既密切相关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当中。即便知道了智能可以“具身在”计算机当中,也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个智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诸如此类的表述方式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既表述出人工思维问题,又不引发人工思维者问题。这并没有什么错,因为我们不可能一下子问出所有问题。但是,这确实妨碍我们看到人工思维者问题的存在。

   一定要有一个思维者吗

   我曾说过,如果人工智能是可能的,那么必然要有什么东西能够作为这个智能的主体,正如有思维就有在思维的存在者。多数承认人工智能的人都接受这个主张。②但是他们应该接受吗?难道说,生命需要有活着的东西,运动需要有在动的东西,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在思维,又怎么会有思维出现呢?如果是这样,人工智能就不需要有人工思维者,而其辩护者们就不需要为人工智能的本质操心了。人工思维者问题也就不会浮现。

   我认定人工思维要有一个主体,我也认定人的思维要有一个主体,两种认定理由完全相同。③我相信现在我正通过书写来传递的这些思想,都是属于某人的思想,它们是某人的状态,或者某人正在从事的活动,这篇文章有一个作者,如果有什么存在者正在思维这些思想并将其写下来,那便是我,如果这些思想没有思维者,这篇文章就没有作者,推出的结论就是:我不存在。那就不会有什么类似于我这样的东西,正如不会有像牙仙子这样的东西。而且,如果我不存在,你也同样不会存在。我相信我的确存在,也相信你存在。

   但是,如果有可能在一台计算机中产生了思维却没有任何东西在进行这个思维,那也就有可能在一个人中产生思维却没有任何东西在进行这个思维。你我现在正沉浸于其中的这个思想就不需要有人来思维。即便我们不存在,事物同样会如此这般显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事物不会向任何人这样显现。但是,如果有思维而无思维者,那就类似有现象而无任何存在者使得事物如此这般向其显现。而且,这样一种可能性,将会削弱我们相信自己存在的所有根据。

   质疑包括我们自身在内的思维存在者的存在并不一定是疯狂的,正如质疑物质世界的存在也不一定是疯狂的。但是由于这些质疑缺乏强有力的理由,因此我们就应该接受:我们存在,而且人工思维就像我们自己一样,拥有一个思维者。

   计算机硬件观

   假定在恰当的环境中以恰当的方式对一台计算机进行编程有可能产生真正的思维。这个思维的主体是何种事物?人工智能究竟让什么有了智能?

   人工思维是由计算机的状态和行为构成的,有鉴于此,最明显的答案就是:计算机本身是有智能的。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这是那些讨论人工智能的人最常见的说法,这些人通过追问计算机是否能思维来追问人工智能是否可能。他们认为这个主张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既不为其提供论证,也不考虑其他替代方案,甚至完全不打算弄清计算机是什么对象。但是,他们似乎认定,如果计算机被恰当地编程,这时变得有智能的就是一块计算机硬件,即由东亚制造,由金属、塑料和硅制成的物理对象。

   对自然智能的主体有一种富有魅力的描述与此类似:我们是生物有机体。生物有机体就是我们在镜子中看到的东西。我们看起来是物质事物,和有机体没什么两样。我们应该期望,人工思维者之于计算机,就如同我们自身之于人类动物(human animals)。这样,如果我们是人类动物,那么人工思维者就一定是计算机。

   人工思维者就是计算机或者计算机的一部分,这种观点被称之为计算机硬件观。我认为计算机硬件观是对人工思维者问题的最好回答,但却不是一种容易让人接受的观点。最明显的质疑就是,它违背了关于跨时间同一性(即思维存在者的持续性)的一些广为接纳的观点。

   如果人工思维者就是几块计算机硬件,那么对一台计算机进行智能编程,就是要让先前无智能的存在变得有智能。而当程序停止运行,这个智能的存在就会失去它的智能,重新变回一块普通的计算机硬件。人工智能程序在我的台式计算机上运行一小时,就会让这台机器(或者这台机器的一部分)有一小时的智能。在这段时间之外,它就和我的桌子一样没有智能。很明显,这肯定是错的。对计算机进行智能编程,不仅把智能的属性给予了先前没有智能的存在,而且还创造出一个智能的存在者,这是一个诱人的设定。而关闭程序,抹除数据,就毁掉了这个智能的存在者,而非仅仅是剥夺了它的智能。然而,不管是运行还是停止这个程序,却并不会创造或者毁灭任何一块计算机硬件。这样一来,从这个诱人的设定就可以推断出:人工思维者和运行于其上的计算机有着不同的历史,在人工思维者存在之前和终结之后,计算机都会存在。更一般地说,人工思维者和计算机的持续条件不一样:计算机关闭电源、删除数据也能存在下去,但是人工思维者就不行。这样看来,人工思维者就不可能是计算机。

另一种诱人的想法是,人工思维者能够从一块计算机硬件转移到另一块计算机硬件。这不需要在物理上把一台计算机的零件拿掉,接到另一台计算机上,一次电子数据迁移就足够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339.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 2021年第3期115-122,共8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