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淼杰:中美大变局下的中国经济双循环

更新时间:2020-11-02 00:38:59
作者: 余淼杰  

   题记:2020年10月17日,北大国发院举办MBA讲坛。本文根据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青基金获得者、北京市卓越青年科学家余淼杰的演讲整理。

  

   2020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提出,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所以提出新发展格局,和我们现在所处的大环境有关。这次的政治局会议讲得很清楚,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正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及百年一遇的疫情。

   今天的分享主要有三块内容:

   双循环的背景:我们为什么要提出双循环?

   中国经济发展双循环的比较优势:中国经济的潜力何在?

   从政策的角度来讨论,如何落实经济“双循环”?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里的“百年”显然是虚指,强调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很多。在我看来,挑战主要有三块:一是中美关系复杂且多变;二是多边经贸合作相对停滞不前;三是以我国为中心的亚太价值链面临冲击,包括一些外资撤资和产业转移等。

   百年一遇的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有多大?10月,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四次调整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结果,认为2020年世界产出将下降4.4%,其中发达经济体将下降5.8%,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下降3.3%,而中国是所有经济体中唯一能实现正增长的大型经济体,且增幅有可能达到1.9%。我认为IMF对我们今年的增速还有些低估,最后我们或许能实现2.3-2.5%的增速。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这个疫情之年的表现会更突出。

   世界经济何时能够全面复苏?如果以2019年第一季度数据为基点,中国在2020年第二季度已经超过这个基点实现复苏,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要等到2021年第一季度,而美国、欧盟等发达经济体则要等到2021年第四季度。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具有异质性特征,体现在不同地区所受影响不一样。IMF在10月上调了6月对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结果,将发达国家的增速由-8.1%上调至-5.8%,中国的由1.0%上调至1.9%;同时,IMF下调了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预测,增速由-5.0%下调至-5.7%,其中印度经济由于近期疫情加剧,预计今年增速会下降至-10.3%。

   一、双循环背景:大变局中的新挑战

   大变局最重要的背景是中美关系,首先要梳理的是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自2018年3月至今一共进行了三轮五次加征关税,第六次因2019年12月13日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而最终未生效。

   (一)中美贸易战的几个特点

   从被加征关税的产品结构来看,美国对华加征关税清单产品主要分为消费品、中间品和资本品三大类。随着贸易战升级,消费品在其中所占比重不断攀升。从第一轮500亿美元产品中占1%,到第二轮2000亿美元产品中占24%,再到第三轮2670亿美元产品中占40%,一步步导致美国国内通胀压力加大。

   从加征关税的产品数量来看,中国出口产品逐步受到美国的不公平待遇。2017年,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中只有8.1%被征收高关税,且一般都是因为这些产品涉及到美国的反倾销、反补贴税法等。到2018年9月,被征收高关税的中国产品已达到50.6%,而如果没有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一数字在2019年12月13日以后还将上升至96.8%,即除了稀土、硅等特殊产品外,所有中国出口产品都将受到美国的高关税对待。

   从关税税率来看,美国对双边贸易的打击力度更大。截至2020年3月数据,美国对自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的关税从3.1%提升到19.3%,中国采取反制措施从8%提升到21.1%,显然美国的提升幅度更大,对中美贸易的打击力度也更大。

   2019年12月13日,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中美贸易战按下暂停键。

   回顾双方在过去两年的13轮经贸谈判可以看到,双方保持了“有来有往”,但每一轮都是我们先访美且牵头人一直是刘鹤副总理,美方则在不断地换帅,先后由偏向于鸽派的财长奴姆钦、鹰派的商务部长罗斯和贸易代表莱特西泽担任。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文本于2020年2月14日正式生效。从具体内容来看,首先,两国对拟在2019年12月15日就对方进口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税的不再加征,贸易战因此暂时休战。其次,中方同意未来两年内从美国扩大不低于2000亿美元(在2017年基础上)的进口。这里有几个关键点,一是“在2017年的基础上”,中美贸易战之前的2017年正值中美经贸往来高峰期,要在进口峰值的基础上继续扩大进口,对中国而言难度不小;二是“2000亿美元”并非在两年内平均分配,而是拟今年扩大进口767亿,明年扩大进口1233亿。

   如果中方在两年内没有完成上述进口目标,算不算中方违规呢?答案是不算,因为这是一个市场行为。假设美国的大豆没有巴西的具有市场竞争力,那么中国企业可以选择从巴西进口。只要中国政府没有禁止企业从美国进口,中国完不成进口目标也不会构成违规。

   (二)特朗普对中美贸易的错误认识

   特朗普关于中美贸易的核心观点有三个:第一,他认为在中美贸易中,中国占了便宜而美国吃亏。他的一个理由是中国存在大量贸易顺差,另一个理由是美国因进口中国产品使得美国减少了300万个工作岗位。第二,他认为美国吃亏的原因是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的关税较低,而中国的关税较高。第三,他认为上述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这些观点看似都有道理,但实际上没有一点能够站住脚。

   关于第一点,中国对美出口导致美国人丢掉工作岗位,这是事实,但这也是自由贸易的应有之义。自由贸易的终极意义是帮助参与贸易的国家变得更好。当一个国家变得更好时,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里每个人的生活都能变得更好,而是注定会有几家欢乐几家愁。中美贸易过程中,美国的受益者是资本所有者,受损者是劳工,而中国的受益者是劳工,受损者是资本所有者。

   以中国为例,在改革开放之前,资本比较稀缺,物以稀为贵,导致资本回报率较高。开放后,更多的外国资本进入中国市场,资本的回报率自然下降,所以资本所有者在中美贸易中受损。

   另一方面,自由贸易促使中国劳工生产的衣服、鞋帽等畅销到美国后,中国劳工因需求增加、收入上涨而成为自由贸易的受益者。所以,自由贸易必然会导致一个国家的部分群体的利益受损,但它保证了整个国家的利益增长。

   关于第二点,美国存在大量贸易逆差而中国存在大量贸易顺差,这也是事实,但贸易逆差不见得是坏事情,贸易顺差也不一定是好事。为什么?从贸易逆差的本质来看,中国生产衣服卖给美国,美国买下衣服并付给中国美元,但事实上中国拿到美元后还要拿去国外投资,而全球最好的投资地除了中国就是美国,所以我们大部分的美元收入会用来购买美国国债。

   中国每年有大约3000亿美元对美贸易顺差,其中35%-40%用于购买美国国债,占到美国总国债的8%左右,占海外投资者所持美国国债的20%-25%。毫无疑问,中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而美国的贸易逆差意味着美国向中国融资,利用美元的霸权地位,借别国的钱来发展本国经济,这就如同我们老百姓从银行贷款买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用别人的钱来发展经济,那么贸易逆差也并不一定是件坏事。

   同时,中国大量的贸易顺差也不见得是好事情,贸易还是要平衡一点更好。有外汇储备是好事,但现在我们已经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会引发输入型通货膨胀风险。2019年我们的输入型通货膨胀的压力是2.5%。输入型通货膨胀对市场的影响,就如同人身体的免疫力下降,不是容易感冒就是容易发烧。基于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的持久性,政府采取人民币升值的方式来对冲输入型通胀,但对冲措施也是要付出成本的,也是把双刃剑。因此就中国而言并不愿意有过多的外贸顺差。

   关于第三点,美国想降低外贸逆差,而中国想降低顺差,这本来是可以一拍即合的事,为什么会越弄越僵?主要问题是思路决定出路。特朗普的意思是,解决贸易逆差就一定要对中国征收高关税,但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会对此采取反制措施,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导致经贸这块大蛋糕被越做越小。而中国的意思是,双方不需要打关税战,中国扩大进口来降低美国贸易逆差,这样蛋糕就可以越做越大。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同意扩大2000亿美元进口。

   在协定中,中国还承诺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允许强制转让技术、放宽金融服务准入,这体现了我们对三个改革方向的决心。实际上中国领导人在2018年4月的博鳌论坛上,就强调了要坚决推进这三项改革。

   此外,美国还提出人民币要避免竞争性贬值,中国也答应了。因为中国原本也没有想让人民币贬值。如果人民币贬值的话,会更有利于中国产品出口,但我们的出口产品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品,所以竞争对手不是美国而是我们的兄弟国家——东盟十国。人民币贬值后会伤害到东盟国家的利益,这将阻碍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三)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落实情况

   中国上半年完成了进口采购目标的一半。按照协定,中国到2020年6月应该完成800亿美元进口,但由于疫情暴发,我们只完成了400亿,因为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我们即便从美国零进口也会受法律保护。8月底莱特西泽评估半年来中美经贸协定的落实情况,他比较公正地评价说中国做得挺好的。我们积极扩大进口,举办进口博览会,因为扩大进口能够让老百姓买到更便宜且更优质的产品,有利于老百姓的幸福感与获得感。

   自2018年以来,中美关系越来越复杂且越来越恶化。从最开始的301调查到最近的蓬佩奥污蔑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尼克松图书馆演说否定美对华战略和TikTok被美国禁用等,可以看到美国对中国实施了全面打压。

   所以当我们讲到中美贸易关系时,以前在贸易战期间我们将它形容为中美关系的“前线”,但现在我认为对它更恰当的比喻应该是中美关系的“后方”。换言之,中美贸易关系已成为阻止中美关系恶化的一个润滑剂,或者说是指引中美关系积极前进的一盏明灯。

   (四)对中美贸易战的几项预测

   过去两年,我对中美贸易战做过不少准确预测,包括我曾预测2019年12月15日之前一定会达成贸易协议,以及从2019年12月15日起3个月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上升到6.8。

   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走向,从几个月前开始,我就一直判断人民币在下半年会升值,但到11月初会开始贬值。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对中美双方都是利好消息,但是对中国的利好更大。这就如同中秋节吃月饼,一块月饼对大人来说可能分量不够,但对小孩来说就能吃饱。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相对美国也还是体量较小的那一方,所以受利好影响更大,这也意味着币值会上升。在美国大选出结果之前,人民币已保持升值态势,我预计到11月会开始贬值,即出现人民币在短期内贬值、长期(三年以上)升值的态势,且兑美元汇率在三年后会达到6.1-6.2左右。

同时,上半年大家对中国外贸的出口形势非常不乐观,我认为下半年中国的出口情况会有所改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