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安庆:让中国伦理学术话语融入现代世界文明进程

更新时间:2020-07-13 12:25:45
作者: 邓安庆 (进入专栏)  

  

   当今世界最严重的危机是世界秩序的日渐瓦解。美国作为西方世界领头羊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之前把欧盟作为世界平衡力量之崛起的希冀也随着欧盟的自身难保而几乎陷入落空。中国作为新兴大国的崛起,却又因其缺乏可以引领世界精神的哲学,非但自身难以被世界接纳,反而正让世界感受着不安和焦虑。因此,今日之世界,说其危机四伏似乎并非危言耸听,文明进步的步履日渐艰难,野蛮化的趋向却如同国内暴力执法一样显而易见。

  

   所以,当今世界最为迫切的事情莫过于伦理学术,因为伦理学担负的第一使命,是以其爱智的哲思寻求人类的共生之道。哲学曾经许诺其思想即是对存在家园的守护,然而,当它把存在的意义问题当作最高的形而上学问题来把握和理解的时候,却活生生地把存在论与伦理学分离开来了,伦理学作为道德哲学,变成了对道德词语的概念分析和道德行为规范性理由的论证,从而使得伦理学最终遗忘了其“存在之家”。哪怕像海德格尔那样致力于存在之思的哲人,却又因不想或不愿涉及作为人生指南意义上的伦理学,而放任了存在论与伦理学的分离。但是,当代世界的危机,却不仅是在呼唤存在论意义上的哲学,而且更为紧迫的是呼唤“存在如何为自己的正当性辩护”,即呼唤着“关于存在之正义的伦理学”。“伦理学”于是真正成为被呼唤的“第一哲学”。

  

   不仅欧美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正在呼唤着对存在之正当性的辩护,中国在世界上作为新兴大国的崛起,中国民众在国内对于民主、自由和正义的合理诉求,都在呼唤着一种为其存在的正当性作出辩护的伦理学!

  

   然而,当今的伦理学却无力响应这一强烈的世界性呼声。西方伦理学之无能,是因为在近一个世纪的反形而上学声浪中,伦理学早已遗忘和远离了存在本身,它或者变成了对道德词语的语义分析和逻辑论证,或者变成了对道德规范的价值奠基以明了该做什么的义务,或者变成了对该成为什么样的人的美德的阐明,总而言之,被分门别类地碎片化为语言、行为和品德的互不相关的分类说明,岂能担负得起为存在的正当性辩护的第一哲学之使命!

  

   中国伦理学之无力担负这一使命,不仅仅表现在我们的伦理学缺乏哲学的学术性,更表现在我们的伦理学背负过于强烈的意识形态的教化功能,早已失去了学术的批判品格和原创性动力。但是,为存在的正当性辩护而重构有意义的生活世界之伦理秩序,发自中国的呼声甚至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为强烈地表达出来了。

  

   如果当今的伦理学不能响应这一呼声,那么哲学就不仅只是甘于自身的“终结”,而且也只能听凭科学家对其“已经死亡”的嘲笑。

  

   我们的《伦理学术》正是为了响应时代的这一呼声而诞生!我们期望着通过搭建这一世界性的哲学平台,不仅为中国伦理学术融入世界而做准备,而且也为世上的“仁心仁闻”纳入中国伦理话语之中而不懈努力。

  

   正如为了呼应这一呼声,德国法兰克福大学为来自不同学术领域的科学家联盟成立了国际性的“规范秩序研究中心”一样,我们也期待着《伦理学术》为世界各地的学者探究当今世界的伦理秩序之重建而提供一个自由对话和学术切磋的公共空间。中国古代先哲独立地创立了轴心时代的世界性伦理思想,随着我们一百多年来对西学的引进和吸纳,当今的中国伦理学也应该通过思想上的会通与创新,而为未来的“天下”贡献中国文明应有的智慧。

  

   所以,现在有意义的哲学探讨,决非要在意气上分出东西之高下,古今之文野,而是在于知己知彼,心意上相互理解,思想上相互激荡,以他山之石,攻乎异端,融通出“执两用中”的人类新型文明的伦理大道。唯如此,我们主张返本开新,通古今之巨变、融中西之道义,把适时性、特殊性的道德扎根于人类文明一以贯之的伦常大德之中,中国伦理学的学术话语才能真正融入世界历史潮流之中,生生不息。中国文化也只有超越其地方性的个殊特色,通过自身的世界化,方能“在-世界-中”实现其本有的“天下关怀”之大任。

  

   《伦理学术》得到了国内外研究德国哲学的各位朋友的大力支持,实际上从目前已经出版的八期属性上看,德国哲学的属性,占据了绝大部份。尼采、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和海德格尔都已出版专集。德国的研究专家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康德研究》主编Klemme教授专门给我们写文章,在《伦理学术》上首发,K.Vieweg,Walter Jaeschke等黑格尔专家同样如此,是我们最为重要的作者队伍。另外,德国莱布尼茨全集编辑部主任李文潮博士不断把他们最新的编辑出版的成果让我们第一时间使用,另外,像英国剑桥大学社会人类学系主任,三一学院院士Joel Robbins也是把他最新的研究成果让《伦理学术》首发,美国著名康德研究专家Robert B.Louden教授也是专门给我们新写关于康德道德人类学的论文。这也从另一方面反应出,由于国内各位学者的大力支持,我们的《伦理学术》的学术水准得到了这些世界一流学者的认可,他们才愿意将他们的最新的研究成果放在这里首发。所以,《伦理学术》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的一个愿望:将它打造成为一个哲学伦理学的高端国际学术研究和交流的平台。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89.html
文章来源:外国哲学研究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