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祖六:如何看待疫情对中国及全球经济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0-04-07 19:13:17
作者: 胡祖六 (进入专栏)  

  

这是一场世界性的恐慌

  

   这次疫情在全球范围的传播远超过当年的SARS,波及了所有最重要的经济体——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及北半球的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引起了世界性的恐慌。疫情不仅冲击了国内经济,而且影响了全球供应链,并通过贸易、旅游等领域影响了世界经济。随着疫情的全球扩散,各国先后采取的行动又直接或间接对经济活动造成了危害。

   在疫情肆虐之际,全球经济前景迅速恶化,美国、日本和欧洲发生同步性衰退的风险急剧上升。投资者对央行减息等刺激政策的效果仍在观望。我想这便是近来全球股市、债市及以原油为代表的能源和大宗商品市场惨遭抛售压力的根本原因。


疫情爆发后 不容低估的破坏性影响

  

   这次突发的新冠疫情(Covid-19)是一场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直接对人民的健康安全造成了重大的威胁。随着病毒疫情的扩散演变,一般公众和投资者产生了严重的心理不安和恐慌情绪。疫情重灾区从中国(尤其是湖北省)蔓延至韩国和日本等东亚近邻,以及欧洲,中东和美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迄至目前,情势依然非常严峻,对于中国和全球经济在短期与中长期都有不容低估的破坏性影响。

   新冠疫情发生后,首当其冲的是餐饮,零售,娱乐,观光旅游,航空酒店等大部分服务业。大部分餐饮店铺被迫关门,航班纷纷取消,酒店空房率飙升,社会零售额一落千丈。祸不单行,对于许多餐饮零售企业来说,春节长假通常是全年生意的旺季,疫情及疫情发生的时间都是灾难性的。

   其次是加工制造业。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假期被迫延长,车辆人员交通旅行的严控管制,原材料、零部件等物流瓶颈堵塞,导致许多工业企业复工延迟,产能严重不足。

   除了生产与供应侧的负面影响,疫情造成了公众的不安全感,信心的下降和失业率的攀升,因而居民的私人消费与企业投资支出的意愿也相应降低。因此,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拖累也包含了对需求侧的负面影响。

   据Bloomberg(注: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全球商业、金融信息和财经资讯提供商)分析,新冠疫情的直接与间接经济成本预计为2.7万亿美元。

  

疫情之下 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冷思考


   1、大国地位:中国打喷嚏,世界经济就可能伤风

   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和影响举足轻重。中国打喷嚏,世界经济就可能伤风。

   中国是全球制造业一号大国,占全球制造业的27%,是美国、日本和韩国之和。新冠疫情至少在短期重创了中国制造业,财新PMI指数从一月份的51.8 跌到二月份的 26.5——历史最低纪录,对全球供应链影响很大。从全球经济看,美国也视新冠疫情为拖累经济的最大风险,美联储在没有召开FOMC(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之际就决然减息50基点。

   经合组织(OECD)把2020年世界GDP增长预测从2.9%减到了2.4%,为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并警告增长率还可能进一步掉到1.5%,高盛集团预计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负。

   2、直面压力:供应链外移风险不容低估

   在正常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下,如果新冠疫情能够像2003年爆发的非典疫情(SARS)或其它季节性流感一样,在未来气温趋升的五六月份,能够得到有效抑制,那么它对经济的影响將集中在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虽然对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在2020年度全年的增长有严重的负面影响,但影响主要是短期的,对于中长期的经济景气不会有持久的影响。

   然而,如果参照二战后公认的国际标准与通行惯例,当前的国际环境并不正常。近年来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势力在欧美日益高涨,相互交织,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反全球化逆流。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发动了旷日持久的贸易战和科技战,就是这个不正常时代的典型标志。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和科技战,给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的中长期经营造成了高昂的关税与投资成本,和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值得密切关注的是,全球供应链在过去一两年里已经开始出现了从中国逐渐外移的迹象,流向越南、印尼、印度、东欧、墨西哥等国家。

   从跨国公司董事会风险决策的角度出发,这场新冠疫情再次“证明”了供应链过于集中的风险。所以,新冠疫情将迫使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着手供应链布局的全球分散化。从就业、税收、技术升级和生产率提升等多维度衡量,新冠疫情导致的外资撤资与供应链外移的风险,在中长期对中国经济有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

   3、跨越挑战 不惧“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后,能否继续保持经济活力,避免“中等收入陷阱”,仍是一个尖锐的挑战。

   经济学前沿理论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都表明了劳动生产率的持续上升是迈入高收入国家的关键。归根结底,生产率取决于人力资本的数量与质量——劳动力队伍的年龄构成、教育程度、技能水平与健康素质等。同时,此次疫情危机应对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也体现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所面临的挑战。

   如同我之前曾反复强调的那样,实现真正的法治体系,建立透明的、公平竞争的市场化经济制度,提高人力资本(教育与健康)的素质,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创新,是确保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一揽子必有条件。

   4、危中有机:线下服务业受冲击 线上智能化逆势上扬

   中国经济转型的一个必经阶段是服务业附加值在GDP中的比例不断上升,服务业就业人数在劳动总人口中的比例不断上升。现在,服务业占中国经济的比重已经达到了56%, 但是大头还是传统的线下服务业,而新冠疫情对线下服务业的冲击最大。

   但同时,疫情客观上刺激了网上消费与服务的活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网上订餐,无接触送餐送货服务,数字传媒娱乐,远程教育等等。如同2003年的“非典”疫情,新冠疫情可能加速改变中国消费者的行为与生活方式,数字化更加深入人心,渗透到服务业的各个子产业。

   我预计,新冠疫情将加速新零售大趋势,越来越多的传统2C甚至2B的服务企业将积极拥抱数字化转型,通过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AI、区块链等为消费者打造无缝线上线下链接,高质量高效率的O2O服务模式。

   5、企业如何应对:保业务稳定、增客户信心、树品牌形象

   新冠疫情为中国进出口企业和有全球业务布局的中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今年1至2月,中国出口减少了17.2%,进口减少了4%,疫情让已经受到贸易战打击的外贸雪上加霜。

   首先,这些企业在疫情中必须展现强大的危机处置能力。当务之急是确保境内和全球员工的安全与健康。

   其次,确保业务的连续性与稳定性,从人员安排、运营流程、技术支持系统等方面尽量减少疫情对业务的干扰与冲击,提高抗风险能力与风险管理能力。

   第三,通过建设强大可靠的企业数据信息管理系统,对订单、现金流、产量、库存等实现更加精细化的快速监测和分析,增加企业信息灵敏度和决策灵活性。

   第四,最重要的一点是,在疫情阶段必须有长远眼光,高度重视维护客户关系,加强与全球客户和业务伙伴的沟通和信息分享,及时预见并减少客户的担心,化危为机,提升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增加全球客户的信任度,忠诚与粘性。

   6、创新+实干 中国从来不缺少动力源

   让我感到特别欣慰的是,这次疫情发生后,中国许多民营企业和创业者展现了责任感与公益爱心,自发利用各自的业务网络资源,积极支援武汉及全国抗疫,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总体而言,中国企业在这场严峻的疫情中经受住了考验,表现可嘉。

   继贸易战和科技战后,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了中美经济脱钩的风险。只有加大研发投入,提高自身IP拥有量,中国企业今后才能自主和可持续地发展。

   展望未来,无论是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中国企业的竞争与生存发展之道是技术创新。中国企业多年来凭借劳动力优势在国内外市场打价格战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Made in China将不再是廉价的代名词,而是质量、创新、服务与品牌的象征。

  

   注:文本整理自胡祖六博士在湖畔大学的访谈。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762.html
文章来源:湖畔大学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