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乃蓤:普京詭異棋局

更新时间:2020-01-23 19:35:22
作者: 周乃蓤 (进入专栏)  

  

  

   普京詭異棋局 掌控未來

  

   普京在兩年前年連任總統後,  就有各種猜測他將如何安排接班人及設計以何種形式繼續掌權, 一月十五日,  在聯邦議會做國情咨文報告時,  他宣布啟動修憲.  同日召開內閣會議,  梅德韋捷夫辭去總理職位,  內閣官員亦集體辭職.   普京任命前稅收局長米舒斯金為總理,  梅德韋捷夫轉任聯邦安全委員會副主席.

  

   這一連串大動作,  事先保密到一點風聲都沒有透出.  普京謀定而後動,  佈局詭異, 虛虛實實,  出人意料, 正是他一貫的作風.

  

   普京倡議修憲的要點有:

  

   1.  略為削減總統權力,  讓權給杜馬 (國會下議院) , 任命總理及閣員之權由總統轉移到議會.

  

   2.  加強國家會議的獨立憲法地位,   這是一個由地方省長及中央官員組成的諮詢機構, 目前沒有實權,  未來將成為協調中央地方的平台, 來促進政令統一及實踐的效率.  普京可能在總統任期屆滿後, 利用這個機構來影響政治.

  

   3.  新憲法中的總統任期限兩屆, 不得重新參選.  未來候選人必須居住在俄羅斯滿二十五年(目前十年),  不可持雙重國籍.  這些限制是排除那些流亡在海外富可敵國的寡頭們來覬覦總統位置.

  

   4.  在新憲法中,  俄羅斯法律將優先於國際法.  目標看似為了要凌駕歐洲人權法庭的判決.

  

   普京的修憲計畫將由全民投票來決定, 但是他沒有拿出時間表.

  

   俄羅斯一九九三年憲法權力集中在行政部門,  總統及內閣主導公共政策,  立法部門處於次要地位;  讓權給國會或許增加透明度和問責的可能,  從而增進政府有效性.  普京分權這一招, 看似朝向民主邁進.    然而,  部委領導並非從議員中產生,   總統仍握有免職總理、各部首長、憲法法院及最高法院法官的權力. 在權力結構層次上,  議會還是擺脫不了次要的地位.

  

   修憲後, 杜馬權力看似有所加強.   自由主義推崇分權制衡,   潛在的假設是代議制產生的議員天然傾向反壟斷, 排拒中央向地方插手, 認同自由派, 而行政官僚是保守派力量.  但這種分發過於簡單,   議員中不乏堅信強有力的中央政府才能推動改革;  而政府部門中, 尤其在經濟領域, 官員經常主張用競爭來激發經濟活力.  所以府院權力的此消彼長,  效果很難說是自由派的勝利. 有人猜測分權意味著削弱普京的繼任人權力,  預防來日向他發難,  是一個自我保護的措施.

  

   人事大換血中,  大家關注的是普京多年來的第二把手、前總理梅德韋捷夫.   一九九九年葉利欽提前離職, 讓位給擔任總理的普京, 次年大選, 普京當選, 任期為四年,  隨後連任, 由於憲法限制只能連任兩屆,  普京推出“二人轉”, 由梅德韋捷夫在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二年當總統,  自己當總理,  然後再次競選,  此時總統任期已延長到六年, 但兩屆為限的規定不改.  這次梅被推到一邊,  有分析人士認為,  民意對經濟社會問題不滿, 普京拿總理做為替罪羊開刀, 表示整頓內政的決心.  可是也有人士認為,  暫時把梅降職成為安全會議的副主席, 冷藏一陣,  是做為四年後總統接班人的預備.

  

   新晉首相米舒斯金外表看來是一位典型的技術官僚, 曾推動徵收增值稅的自動化,  卓有成效.  議會通過他的任命後,   民主派人士揭老底,  查出他的妻子無固定職業,  然而九年來收入高達八億盧布 (約一千二百萬美元),  而且夫婦擁有來路不明的豪宅.   他是否只是過度人物, 有待觀察.

  

   二零零八年的金融危機後,  俄羅斯經濟一直疲弱不振, 普京頭兩任的好日子透支了未來,  二零一一年莫斯科發生大規模抗議.  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 西方國家發動制裁, 盧布大幅貶值, 加上國際油價大跌,  嚴重打擊依靠石油輸出賺取外匯的財源, 老百性在束緊褲腰帶多年後, 共克時艱的犧牲很難再凝聚人心.  去年夏天在莫斯科大規模抗議市議會選舉不公,  外地的抗議活動也頻頻發生. 民調顯示普京的支持率直線下降,  只有百分之三十三點四的受訪人對他未來執政有信心.  普京深切感覺到國內問題威脅到他的執政,  這次拿修憲和人事調整來顯示他果斷採取行動要把經濟從停滯狀態拔出, 重新出發, 注入新活力.  普京深知俄羅斯要靠經濟實力,  有科技現代化,  吸引外商投資,  提高生活水平,  才能建設國防, 維持俄羅斯在國際上的強國地位.

  

   西方觀察人士解讀這次重申富國強兵的目標,  事實上是俄羅斯把羅盤針定位回歸西方,  因為只有西方才能滿足俄羅斯全面科技現代化的需求, 達到產業升級, 擺脫對能源出口的依賴.  否則,  俄羅斯將長期成為中國後院的原材料供應商,  形同墨西哥在經濟上依靠美國的格局.

  

   修憲最具革命性變革是把國內法的地位提高到國際法之上.  九三年憲法在蘇聯解體後倉促制定,  長期被視為是西方模式,  反映那個時代俄羅斯亟欲融入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    幾十年後,  領導層對西方的失望,  態度轉變,   在他們的眼裡, 西方的傳統不完全適用於俄羅斯,  回歸“俄羅斯第一”才是正道.  普京預料到西方國家最多只會在口頭上譴責, 不會有實質上的制裁.

  

   修憲如何進行?  目前為止, 討論不多.  莫斯科卡內基研究中心的憲法專家認為,  修改第一章第二章, 必需召開憲法會議, 重寫憲法.  普京已經表明修憲不是制定新憲法,  所以,  如何不去動這兩章,  而修改憲法內其他條款來達到他設計出的變革, 將是修憲上技術的問題.  明年是俄羅斯杜馬大選年,  普京很可能把選舉提前在今年舉行,  保住在慣性上聽話的議會,  順利如其所願地通過修憲.

  

   近年來,  國際上集權政治蔚然成風 .  中國的習近平與俄羅斯的普京,  經常在媒體上相提並論;  土耳其、匈牙利、巴西、菲律賓等國強人執政.  在這些人中,  普京的牌可能打得最精彩,  他敢於行動,  虛虛實實, 出人意料.  俄羅斯的國民生產總值只佔全球總量的百分之三, 人口只佔全世界百分之二,  在他的領導下, 用手邊有限的資源,  來開展空間,  儼然是國際舉足輕重的大國.

  

   一九九九年八月,  葉利欽總統任期未滿時辭職,  指定當時鮮為人知的總理普京為繼任人.   普京是個未知數, 觀察俄羅斯的專家們七嘴八舌地解讀這個謎一樣的人物.  情治系統出身的背景 一開始就給賦予他神秘莫測、捉摸不定的形象. 專業分析人士人說他務實,  沒有意識形態的羈絆,  他的目標是保持俄羅斯不崩潰, 不淪為三流國家;   等他集權傾向顯露出來後,  新的標籤說他反民主,  做帝國夢, 是個危險難纏的人物, 二十年後, 解讀普京還是不得要領.

  

   未來四年, 普京絕不會成為跛腳鴨總統.  任期屆滿後, 無論以任何形式,  他掌權的力度也絕不鬆懈. 長期關注俄羅斯的紐約客俄裔作家葛森認為, 普京人格上具有獨裁者的特徵,  他的楷模是史達林,  無論用任何形式,  必定全心全意掌控權力,  到死方休.

  

   金融時報的標題簡單地說:  “永恆的普京“.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9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