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邢广程:俄罗斯:政局保持稳定状态,外交收放自如

更新时间:2019-12-21 21:54:28
作者: 邢广程  

  

   2019年是俄罗斯看似平淡却蕴含转折的一年。俄政局稳定,经济出现回暖,外交依然收放自如,中俄关系取得新突破。

  

   (一) 俄国内政治形势波澜不惊

  

   普京总统依然从容地操控俄罗斯的“三套车”。尽管如此,俄罗斯政治还是出现了一些新情况,2019年俄罗斯反政府甚至反普京的集会不时出现,明显带有浓重的政治色彩,但这对普京政权不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俄罗斯官方将上述这些政治行动视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干预的结果,警告美国不要插手俄罗斯内部事务,更不要妄想搞“颜色革命”。

  

   2018年普京开启第四个总统任期,尽管出于各种考虑还没有明显的后续安排,但未来政治“布局”已悄然开始。俄媒体和学术界十分关注这个话题,媒体经常提出一些可供参考的方案,如俄罗斯应该考虑哈萨克斯坦“接班”的方案,等等。从目前俄各种民调情况看,普京总统依然高居榜首,现在俄罗斯媒体不时传出有关普京任期结束后还应继续执政的话题。2007年我曾提出“普京的政治方程式”问题,现在看来,这个方程式仍需新解。2019年一批将军被解除职务表明,普京总统对军队系统不太满意、不太放心。

  

   (二) 经济平稳中有忧患

  

   9月份俄GDP同比增长2%,外界预计俄今年全年GDP同比增长0.8%到1.3%。前不久,普京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俄罗斯不会出现负增长。2%的增长对于俄来说已是非常不错了。2019年俄罗斯经济状况比较好,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俄经济依靠石油,2019年国际石油价格有所回升,这对俄罗斯经济帮助很大;其次,西方制裁对俄经济起到负面作用,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美国和欧盟制裁俄罗斯,俄就只好实施进口替代政策,这使俄国内生产能力被激发出来,刺激了经济增长。但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俄贫困线以下人口有所增加,因此俄总体社会状况不容乐观。经济问题一直是俄罗斯崛起的制约性因素。没有持续快速的经济发展,俄就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兴。俄的安全、军事和外交最终会失去物质因素的战略支撑。从2019年情况来看,俄并没有出台有效和系统的改革措施,依然缺乏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

  

   (三) 外交不乏亮点

  

   从2007年普京总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向西方发出“怒吼”后,俄准备与西方“斗一斗”,不承认美国治下的国际秩序。俄美关系2019年越来越糟。2020年美国大选后不论是新的总统上任或者是特朗普继续执政,从俄外交精英的政治判断来看,俄罗斯不抱多大希望。2019年俄欧关系有所缓和,尤其是俄着力做了德国和法国的工作,这让俄欧关系有些进展。2019年俄在叙利亚继续保持优势状态,与土耳其实行相互的外交借重。原有的苏联空间事关俄核心战略利益。针对中亚地区的一系列变化,俄加强了对该地区的协调和整理,总体效果不错。

  

   但2019年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关系出现一些新问题,一些比较刺耳的声音甚至来自俄白两国高层。2019年俄加大了对亚洲的投入,这从俄罗斯东方经济论坛不难看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都受邀出席。2019年俄罗斯转向亚洲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瓦尔代年会专门讨论亚洲问题。我参加了第16届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会议主题是“东方黎明与世界政治秩序”。与以往瓦尔代年会只邀请离职政要不同,这次普京总统邀请了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菲律宾三个国家的现任总统和约旦国王参加会议,意义重大,释放出重要外交信号。普京的一个中心观点是,亚洲在蓬勃发展,没有亚洲参与,全世界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

  

   普京还认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对全球战略稳定构成了巨大威胁,同时对北约发出了警告,称在亚洲绝对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一个类似于北约的军事机制。从这个角度看,俄罗斯给自己的定位依然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搅局者”。

  

   (四) 中俄关系取得大的突破

  

   6月,习近平主席访俄,中俄关系提升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俄罗斯接受了中国“新时代”话语体系,说明中俄两国战略互信达到新高度。在这次访问中,中俄元首还签署了《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该声明非常重要——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把世界推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中俄签署联合声明,向美国“喊话”,这反映了中俄关系的进一步深化趋势。

  

   关于中俄关系,在2019年第16届瓦尔代年会上,普京总统在讲话时透露了一个中俄军事合作的“秘密”,其意图有:一是中俄正在实质性地加强军事合作,以应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战略不稳定局面;二是俄罗斯依然是中国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普京还明确表示,中国崛起已经不可逆转,其他国家不可能阻止住中国的发展。

  

   最后,从2019年看未来的俄罗斯走势。法理上普京总统正处于最后任期,俄罗斯宪法写得很明确。但从俄罗斯政治的实际情况看,事情并不这样简单。事实上从普京开启最后总统任期以来,所谓“后普京时代”的话题就接连不断。为不使自己陷入通常的“跛脚”境地,更为了能从容进行政治决断和选择,普京在2019年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政治变动和政治安排。2019年以后普京会尽可能地采取一系列看似平缓实则在运势的措施和积累,为今后俄更大的政治变局做准备。普京总统将俄罗斯政治炉火纯青地演义成一门“经典艺术”,这在俄罗斯历史乃至世界史上都是少见的。但俄最重要的任务是将经济搞上去,这也是普京总统面临的紧迫挑战。

  

   (作者:邢广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所长。摘自《世界知识》2019年第24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37.html
文章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