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伟:平成时期日本的社会变迁——从瓦解走向重构

更新时间:2019-12-23 20:49:23
作者: 王伟  

  

   摘要:二战后日本形成的社会体系在平成时期出现重大变化,从瓦解走向重构。少子老龄化导致人口结构失衡,人口红利消失殆尽,人口负债成为日本经济发展的沉重负担,日本开始重新定义"老年人"。同时,结婚率下降、女性劳动参与率上升、单身家庭增多等因素带来的个体化和多样化,使战后日本家庭模式发生改变,面临加强维护或更加多样化发展的选择;雇佣的流动化使非正式员工增多,调转工作员工比例上升,日本型雇佣体系难以为继,劳动就业体系向灵活多样方向转变。日本长期忽视泡沫经济崩溃后出现的收入差距问题,导致差距扩大、贫富分化,中流社会演变为"格差社会"。工作方式改革或将在缓解社会不平等方面有所作为。

  

   关键词:平成时期; 个体化; 多样化; 流动化; 少子老龄化; 贫富分化

  

   作者简介: 王伟,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随着明仁天皇的退位,日本持续30年的“平成”时代落下帷幕,新年号为“令和”。二战后日本的天皇成为一种象征,天皇的退位或即位以及年号的更改都不会给日本内政外交及民众生活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年号不过是划分一个时期的符号,“平成”的落幕为我们回顾和总结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日本提供了一个契机。在这30年的时间里,世界发生了冷战结束、经济国际化及全球化、金融危机、反全球化等重大事件,日本国内也发生了泡沫经济崩溃、“1955年体制”终结、阪神大地震、东日本大地震等大事件。这些发生在平成时期的标志性事件,给“平成”打上时代的烙印。在此大背景下,平成时期的日本社会在很多方面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

  

   研究分析平成时代的日本社会有多种角度,社会变迁视角不过是其中之一。所谓“社会变迁”,就是社会结构的变迁1,指社会结构诸要素的运动、变化和发展2。由于篇幅的关系,本文在社会结构诸要素中选取人口、家庭、劳动就业及阶层收入等几个有代表性的社会领域,分别用“少子老龄化”“个体化和多样化”“雇佣的流动化”“贫富分化”等关键词,对平成时期的日本社会变迁进行分析探讨。“社会变迁是社会体系根据外部环境变化或内部因素变化而进行结构重建,在新的社会结构下实现更高层次的功能。”3标题中的“瓦解”和“重构”正是指二战后日本在上述几个领域形成的社会体系已发生重大改变,正在向新的体系转换。

  

一、人口少子老龄化——重新定义“老年人”

  

   人口是社会结构中的核心要素,人口及其变迁一直是被广泛关注的社会结构的基本问题。4平成时期日本社会经历的最大变化就是人口变化,具体说就是少子化带来的少儿人口(0~14岁)减少,老龄化带来的老年人口(65岁及以上)剧增,总人口规模缩小。日本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进入平成时期以后进一步加剧,成为日本社会的重大课题。

  

   (一)少子老龄化进展

  

   1. 人口老龄化程度严重

  

   1970年日本的老龄化率达到7.1%,日本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1994年老龄化率达到14.1%,日本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2007年老龄化率达到21.5%,日本进入了超老龄社会。日本不仅是最早迈入老龄化社会的亚洲国家,也是世界范围内率先进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家。截至2019年1月,日本老龄化率达28.2%,5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为严重的国家。另外,从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来看,1979年超过1000万人,1998年超过2000万人,2012年超过3000万人,6截至2019年1月达3562万人7,日本进入未曾有的超老龄时代。

  

   日本人口平均年龄8在二战后逐渐增长,进入平成时期后增长速度明显加快。在1947~1989年的42年里由26.6岁上升到37.2岁,平均每年上升0.25岁,而在1989~2016年的27年里由37.2岁上升到46.7岁,平均每年上升0.35岁。年龄中位数9在1947~1989年由22.1岁上升到37.0岁,年均上升0.35岁,在1989~2016年由37.0岁上升到47.1岁,年均上升0.37岁。老年抚养比在1947~1989年从8.0%上升到16.7%,上升8.7个百分点,在1989~2016年从16.7%上升到45.2%,上升28.5个百分点。老化指数(老少比)在1947~1989年由13.6%上升到61.7%,在1989~2016年由61.7%骤升到219.2%。10从这几个反映老龄化程度的指标来看,平成时期日本人口老龄化速度明显加快。

  

   2. 出生率持续下降,人口减少

  

   考察少子化情况有两项指标非常重要,一是总和生育率,二是少儿人口占比。总和生育率是衡量妇女生育水平的综合指标,它着眼于一定时期内(一年)的生育状况,是一年内妇女(15~49岁)生育率的总和。如果总和生育率长期且持续低于人口更替水平,那么该国家或地区就进入了少子化阶段。日本总和生育率在二战后初期高达4.54,20世纪50年代后大幅下跌,1960年跌至2.0,“丙午之年”的1966年下降到1.58。此后10年左右的时间,总和生育率基本维持在人口更替水平附近,在石油危机之后的1974年则下降到更替水平之下。从此日本总和生育率一蹶不振,1995年跌破1.5关口,落入“低生育率陷阱”;2003年下降到1.3以下的极低生育率水平,陷入超少子化困境;2005年低至1.26,成为日本战后最低水平;2006年后有所回升,2017年为1.43,仍处于超少子化水平。11生育率长期处于低位,导致另一少子化的指标,即少儿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下降。二战后初期的1947年,该指标为35.3%,1997年降低至15.3%,与老年人口比例(15.7%)发生逆转,至2018年12月已降至12.2%。12

  

   进入平成时期的少子老龄化的进展使日本人口发展由增加转为减少。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人口进入快速发展通道。从明治元年的1868年到二战结束的1945年,在近80年时间里,日本总人口从3400万人增长到7200余万人,13增长了1倍多。战后日本人口持续增长,1967年突破1亿大关。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日本人口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在平成20年即2008年达到峰值12808.4万人。2009年后日本进入人口减少时代,到2018年末日本人口为12632万人。14至此,日本总人口已连续10年减少,较人口高峰期减少了176万余人。在人口惯性的作用下,日本人口势头(population momentum)已由增长转为减少15,而且这种趋势难以在短期内扭转。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日本总人口今后将进入长期缩减过程,2053年将减少到1亿人以下,为9924万人,2065年将进一步减少到8800余万人。16

  

   3. 人口结构失衡

  

   在少儿人口减少和老年人口持续增长的同时,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开始减少,日本人口结构进入长期失衡状态。首先,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在2015年人口结构基础上进行的推算,日本少儿人口在50年后的2065年将减少到898万人左右,100年后的2115年将减少到520万人,其占总人口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12.5%下降到2065年的10.2%,2115年维持在10.3%水平。17其次,日本劳动年龄人口在二战后持续增长,1995年达到峰值的8726万人,此后转为减少,在2015年国势调查时为7728万人。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推算,日本劳动年龄人口将在2040年和2056年分别跌破6000万人和5000万人,2065年将减少到4529万人,2115年将减少到2592万人。相应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60.8%持续下跌,2065年降至51.4%,2115年后维持在51.3%。18相比之下,老年人口将在2015年3387万人的基础上继续增加,2030年达3716万人,2042年达到高峰的3935万人,此后进入减少阶段,2065年降到3381万人,2115年进一步降到1943万人。但由于同期少儿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老年人口比例仍将持续上升。老年人口比例2015年为26.6%,平均不到4个人中就有1位老年人,到2036年将上升到33.3%,即每3个人中就有1位老年人,2065年老年人口比例将进一步上升到38.4%,2115年仍然保持高比例。19人口结构失衡问题将长期困扰日本。

  

   (二)进入“第二次人口转变”阶段

  

   日本面临的少子老龄化和人口减少问题,不仅是人口规模和年龄结构的变化,本质上是涉及人口发展模式和人口发展规律的长期人口变动问题。经典人口转变理论(classic demographic transition theory)是人口学领域最重要的理论,是对人口长期变动中死亡率、出生率由高水平向低水平转变的过程、特点、主要阶段和演变规律进行的概括与总结。人口转变理论基于法国学者兰德里(Landry)对欧洲人口转变过程的描述,经美国学者汤普森(Warren Thompson)、诺特斯坦(Frank Notestein)等人进一步完善和系统化。人口转变是指人口发展从前现代社会的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自然增长率经过高出生率、低死亡率、高自然增长率向现代社会的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转变的过程,更替水平的生育率标志着人口转变过程的结束。20

  

   从人口长期变动来看,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前人口增长较为缓慢,江户时代后期出生率高,死亡率也高,人口曾一度停止增长。进入明治时代,出生率上升,死亡率平稳,平均寿命延长,人口发展进入增长通道。大正时代中后期,出生率、死亡率进一步下降,人口自然增长率保持较快发展趋势。二战后,日本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都经历了快速下降的过程,人口自然增长率在初期激增后,进入平稳增长期,总和生育率总体上维持在更替水平以上或更替水平附近。这种局面大致维持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此,日本完成了人口转变。

  

人口转变理论的基本假设是人口长期的大致平衡。也就是说,在死亡率下降打破高死亡率和高生育率的平衡以后,生育率会下降到另一个平衡点。维持人口平衡的生育率底线就是总和生育率约为2.1(人口更替水平)。但人口生育率在实现人口转变以后并没有停止在更替水平,而是继续下降。这种趋势继续保持下去,人口的数量和结构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人口数量会由增长转为负增长,人口结构将进一步老化。欧美等工业化国家的生育率在20世纪60年代末以后的十几年内几乎都降到了更替水平以下而进入低生育率时代。莱瑟吉(Lesthaeghe)和凡德卡(Van de kaa)把这种状况称为“第二次人口转变”(second demographic transition)2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55.html
文章来源:日本文论2019年第1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