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仇朝兵: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及其对中国地区安全环境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12-15 16:16:12
作者: 仇朝兵  

   一、国内学术界关于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研究

  

   国内学术界在过去两年中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研究主要涉及特朗普政 府"印太战略"的性质及意图、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实施及所面临的局限、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影响等问题。

   (一)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性质及意图

   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性质或状态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对其影响的有不同,但大多认为它不是一个已经成型的战略。复旦大学张家栋教授认为,特朗普人主白宫后,印太战略"已完成了从地理概念、地缘政治概念向政策倡议的转变,但尚未达到战略高度,目前只是一个"倡议"。上海师范大学刘子奎教授等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目前只是一种概念性的政策框架,尚未制定具体的战略举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孟庆龙认为印太战略"目前还是一个正在发展的概念。"印太战略"也远非凝聚美、印、日、澳四国共识的基本定型的"战略"。复旦大学韦宗友教授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构想还处于摸索、落实阶段。云南财经大学朱翠萍教授认为,美国的"印太战略"目前还处于构想阶段,更多是一种"战略威慑",未来是否或能在多大程度上实施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关于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意图,国内学者的解读有高度共识。刘子奎等认为,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主要目的是在更广阔的区域联合亚太盟国,在战略上牵制中国的崛起,尤其是对冲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之实施。上海外国语大学刘胜湘教授等认为,特朗普政府提出和实施"印太战略",目的是扭转印太地区的失衡态势,继续维系美国在印太地区离岸平衡手的角色和世界霸权地位。韦宗友认为,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构想,目的是从经济与安全两个层面对中国进行牵制与防范,强化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与安全存在,维护其地区霸权,重塑地区秩序。中国人民大学王鹏研究员把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理解为"对冲"和"楔子"两种战| 略的混合体,认为特朗普对华采取"对冲"战略,制衡中国,避免直接战争,阻遏中国产业升级;通过"楔子"战略,离间、强化中国与其他印太大国之间的矛盾,使美国以较低成本护持霸权,同时巩固特朗普政权。

   (二)特朗普政府实施"印太战略"所面临的局限

   基于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状态和性质的认知以及对美国与印太地区相关国家之互动的考察,国内学者普遍认为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实施将面临一些局限。朱翠萍认为,大国战略博弈之下双边与多边关系走向存在不确定性印太战略"下美、印、日、澳追求各自利益导致相互依赖具有松散性;印度对"印太战略"的考量存在可变性和可塑性等都是当前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存在的局限。山东大学刘昌明教授等认为,受制于美国国内可供动员的战略资源不足以及地缘政治格局和伙伴国战略利益内在结构性矛盾的影响,"印太战略"的实施尚面临诸多局限。中共中央党校陈积敏副教授认为,由于美国国内政治的纠缠、地区力量的复杂心态、特朗普政府外交战线过长以及中国发展态势与中美关系等因素的制约,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影响与前景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不少学者认为,正是由于存在这些局限,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实施将不如预期。刘胜湘认为,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实行起来可能不会像设计者所希望的那么有效,甚至潜藏着巨大的战略安全风险。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赵青海研究员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虽得到日、澳、印等国的认同,但仍面临大战略指导思想缺失、政策投入不确定及地区伙伴配合不力等挑战,恐难以实现美国的战略预期。

   (三)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影响

   尽管国内学者大都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还处于观念阶段,尚未定型,而且其实施也将面临很多局限,但同时也认为它将产生各种战略影响。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陈方明研究员认为,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将刺激各方加速建造亚太安全架构的博弈;进一步增加中美关系复杂性和竞争性,使两国关系经历新一轮竞争与合作并存、遏制与反遏制凸显的时期;亚太贸易体制将受到冲击,自由贸易难度加大,对印太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韦宗友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构想已对中美关系及地区秩序造成了显著的负面影响:激化了中美矛盾,加剧中美战略竞争;扰乱地区经济秩序;恶化地区安全环境;加剧地区国家"选边站"压力。

   关于"印太战略"对中国的影响,朱翠萍认为,中国在印太地区将面临来自"霸权的威胁"所带来的更大压力;对中国促进地区经济融合产生"撕裂性"影响,对中国经济安全构成威胁;对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共同安全理念造成"割裂性"影响,威胁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安全秩序。美国持续炒作"印太"概念,将加剧该地区地缘政治紧张态势并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印太海上安全秩序与地区安全格局,为"一带一路"在印度洋方向的推进增添阻力。张家栋认为,"印太"倡议对中国造成了复杂影响,既有负 面、消极影响,也有正面、积极意义,至少可以增强中国在印度洋地区存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云南财经大学杨怡爽副教授认为,美国"印太战略"目标是将中国排除在外,而澳、日、印三国要想完成自己在印太地区的经济议程,就不能把中国彻底排除在外。因而,没有必要过分忌惮"印太"或过分恐惧其未来可能形成的威胁。

   总体来说,国内学术界对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意图、具体实施及其所面临局限进行了较为客观、准确、全面的分析。但对于如何认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及如何认识它对中国的影响,笔者看法略有不同,故不揣浅陋,对该问题再做进一步探讨。本文将重点探讨: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出台的过程、"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意涵、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推进,以及如何认识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对中国地区安全环境的影响等问题。

  

   二、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出台

   认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首先需要考察其出台的过程,探究哪些因素在其中发挥了作用,需要把握国际和国内两个背景。2018年4月,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黄之瀚(Alex N.Wong)解释"印太战略"时把特朗普政府第一任期第一年称为介绍这一战略观念的一年,把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称为这一战略的制订和实施之年。

   从国际背景来看,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出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澳大利亚、 印度,特别是日本推动"印太战略"之实践的影响。2009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和2011年日本《国防政策指针》都提升了印度洋的地位。2013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正式把"印太"描述成"通过东南亚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战略弧"。这份白皮书指出,这一新的战略构建是由一系列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印度正在崛起为一个重要的战略、外交和经济行为体,实施"东向政策",并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地区框架之中。

   跨越这一更广泛地区日益增长的贸易、投资和能源流,正在强化着经济和安全上的相互依赖。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也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对印度洋的注意,世界上最 繁忙和最具战略重要性的贸易通道都要穿越这里。近年来,印度战略界和政策界 对"印太"概念及相关问题的讨论也比较多。2014年第2期《印度外交事务杂志》(Indian Foreign Affairs Journal)刊登了桑杰·辛格( Sanjay Singh)等共七位印度前外交官和学者讨论"印太"问题的文章。在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形成过程中,日本对其产生了较大影响。实际上,塑造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最初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想法,安倍的设想是把日本的战略与印度、澳大利亚、美国三个所谓"海洋民主国家"捆绑在一起:

   2016年8月,安倍晋三在第六届非洲发展东京国际会议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说,只有通过两个自由和开放的海洋和两个大陆的联合所带来的巨大活力才会给世界带来稳定和繁荣。日本有责任促进太平洋和印度洋以及亚洲和非洲汇合成为一个珍视自由、法治和市场经济、免于压力或胁迫并使之繁荣的地方。由此,安倍晋三初步提出了"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的思想。日本外务省发布的《2017年发展合作白皮书:日本的国际合作》表示,日本一直在推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目的是在印太地区维持和加强基于法治的自由和开放的海洋秩序,使该地区成为"国际公共产品",公平地为该地区所有国家带来稳定和繁荣。

   2017年3月,时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llrson)访问日本。日本外相 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向其解释说,日本有意把眼光从亚太地区扩大到印度洋,再| 到中东和非洲,并通过确保印太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海洋秩序,支持该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在2017年8月举行的美日两国外长和防长"2+2"会谈中,日方向美国阐释了其"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的倡议,双方都强调了合作推动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重要性。2017年9月,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并与纳伦德拉· 莫迪(Narendra Modi)总理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确认坚定地致力于基于价值观的伙伴关系,以建立"一个自由、开放和繁荣的印太地区"。两国承诺加强努力,把日本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与印度的"东向政策"(Act East Policy)紧密联系起来,并反复强调了致力于合作维护和推动印太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的愿望和决心。2017年10月18日,蒂勒森国务卿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udies,CSIS)就美国与印度关系发表演讲时指出"世界需要美国和印度坚定地捍卫基于规则的秩序。美国和印度必须促进更大的繁荣和安全,以塑造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确保该地区逐步成为一个和平、稳定和日益繁荣的而不是失序、冲突和掠夺性经济的地2017年11月5日,蒂勒森国务卿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Taro Kono)就"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概念交换看法。2017年11月6日,特朗普访问日本并与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双方确认"自由、开放和基于法治的海洋秩序是国际社会和平与繁荣的基石",确定通过塑造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合作推进该地区和平繁荣,并指示相关部长和机构制订在"基本价值观的推动和确立(法治和航行自由等"经济繁荣的追求(促进互联互通等)",以及"对和平与稳定的承诺(关于海上执法能力建设"等领域合作的详细计划。

   2017年11月10日,特朗普总统在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 tion,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演说,详细阐述了其推动建立"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愿景。他说"在这里,主权独立的国家,拥有多元文化和许多不同的梦想,都能够携手共同实现繁荣,并在自由与和平中茁壮成长"。

   从美国国内方面看,国会在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形成和制订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2017年和2018年,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东亚、太平洋和国际网络安全政策小组委员会举行了一系列关于"美国在亚太地区之领导地位"的听证会。

2017年3月29日的听证会主要关注安全议题。2017年5月24日听证会主要关注经济议题。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院长罗伯特·奥尔(RobertOm)在作证时指出,如果在亚太地区不进行广泛的接触、竞争、合作并发挥领导作用,美国很可能会浪费其在过去数十年中精心设计的、经济和地缘战略方面独一无二的领导地位。如果没有长远眼光并相应地投入其资源,美国将很可能面临把领导权让予该地区其他国家的境况。2017年7月12日听证会关注的主要议题是"促进民主、人权和法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4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