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登苗:“两个估计”的真实内容和“版本”归属

————基于史料层面的澄清与反思 

更新时间:2019-08-01 19:32:23
作者: 沈登苗  

  

   【内容摘要】 1977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教育战线的一场大论战——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等一组批判文章,为即将实施的恢复高考制度扫清了思想障碍。这也是粉碎“四人帮”后第一篇拨乱反正的檄文,成为解放思想、否定“文革”和冲破“两个凡是”的突破口,其巨大的积极意义应该充分肯定。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组批判稿在史料运用和行文上极不严谨。本文在已有的质疑、批评的基础上,从史料的层面做进一步的澄清和反思。

  

   【关键词】两个估计;真实内容;“版本”归属。

  

   【作者简介】沈登苗,独立学者,主要从事教育史和历史人文地理研究,著有《文化的薪火》一书。

  

   1977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同年第12期,同时刊登教育部大批判组撰写的《教育战线的一场大论战——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以下简称《论战》),同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署名该报记者的《“两个估计”是怎么炮制出来的?》(以下简称《炮制》,下文同时渉及两文时称此文为《批判稿》)。《批判稿》揭开了批判“两个估计”的序幕,以后数十篇批判“两个估计”的专论和上百篇涉及“两个估计”的文章,它们的主要材料和观点,皆出于此。

  

   《批判稿》首先提出,在1971年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以下简称“全教会”)及其会议纪要(推知,以下简称《纪要》)上,“四人帮”经过密谋策划,由黑干将迟群“挂帅”起草,张春桥、姚文元修改定稿,炮制了所谓的“两个估计”,旨在造成“两个估计”是“四人帮”的“私货”之事实。《批判稿》提炼的“两个估计”的核心内容是: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战线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教师队伍的大多数和解放后培养的大批学生,“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但笔者梳理史料后发现,“全教会”及其会议《纪要》,始终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关注。迟群“挂帅”是毛泽东指定的,张春桥、姚文元审查修改,是受周恩来委托的。二号字体的会议简报每期必报送毛泽东。周恩来应该通读过《纪要》讨论稿全文。《纪要》又经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并由毛泽东圈阅。其组织程序,可谓中规中矩,说“私货”讲不过去。更要澄清的是,《批判稿》归纳的“两个估计”的内容,与《纪要》有较大的出入,此“估计”非完全是彼“估计”。故本文拟从史料的角度,对会议的经过和内容做一陈述和澄清,分析《纪要》出台的历史背景和话语归属,讨论如何看待毛泽东和谢静宜之间的谈话;肯定《批判稿》在拨乱反正中的巨大作用,同时指出其史料运用不谨和文风粗暴的不足。希望本文有助于对“两个估计”的是是非非做出判断,并警醒我们吸取历史教训。


一、“全教会”及《纪要》产生的经过


   《批判稿》没有对“全教会”的产生做必要的介绍,《纪要》则连提也不提。此后的一系列批判文章,也大都语焉不详。

  

   现主要根据当时周总理的联络员、“全教会”会议领导小组主持人、后出任教育部长的刘西尧回忆录,对“全教会”召开和会议《纪要》产生的历史背景及经过陈述如下:继毛泽东1968年7月21日发出的“大学还是要办的”指示后,《红旗》杂志1970年第8期(原文误记1971年第1期),发表了《无产阶级教育革命专辑》,内载有驻清华大学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为创办社会主义理工科大学而奋斗》,以及毛泽东委托张春桥、姚文元召开的《上海理工科大学教育革命座谈会纪要》等文。召开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提上了党中央的议事日程。1971年2月14日,国务院起草了召开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通知,周恩来转呈给毛泽东,毛泽东批示:“照发”。4月12日,周恩来批示,同意刘西尧、迟群于前一天提交的会议具体开法与领导问题的请示,并指定李四光(会议召开当日生病,第二天逝世)任领导小组组长,徐景贤、刘西尧、严峻、迟群等任副组长。各省、市、自治区负责同志各一人参与领导小组。

  

   会议于1971年4月15日至7月31日,在北京前门饭店召开。出席会议的除了各省和军队主管教育的领导,还有198所高校的代表,共631人。

  

   由于会议实际由毛泽东指定迟群负责,故“全教会”纪要由迟群主持起草,经过18次讨论、修改。根据当时政治局分工,周恩来委托分管文教工作的张春桥、姚文元审查修改。7月26日,在周恩来主持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讨论通过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第二天,有15页的《纪要》油印本在内部发放。8月13日,毛泽东批示“同意”。16日,以中共中央文件的名义,下发全国1。

  

   会议期间,毛泽东给谢静宜打过对“17年的估计不要讲得过分”等招呼(详后)。又据披露,提交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我认为是上面提到的同一会议)的《纪要》讨论稿,没有毛泽东1961年7月30日《给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一封信》,即《七·三0指示》的内容,是周恩来在会上“明确指出必须把毛主席的《七·三0指示》和《五·七指示》《七·二一指示》都写进‘纪要’”2。这说明,周恩来应该通读过《纪要》讨论稿全文,而且也认可了当时的教育革命3,即办大学的形式。

  

   由此可见,“全教会”和《纪要》始终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关注。也正如李钢所说,毛泽东对此会“是非常关心的。为了便于毛泽东阅读,会议简报是用二号字体印刷的,每期皆报送毛泽东” 4。也正因为如此,即使在批判“四人帮 ”初期,人们仍盛赞“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亲自批准,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亲切关怀和具体指导下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5

  

   故《纪要》及其“两个估计”是怎样产生的,人们不难分辨吧!


二、“两个估计”的由来、真实内容及《批判稿》的文风

  

   先说一个有趣的现象。《批判稿》发表后,“两个估计”作为一个概括语,已广为人知,相关文章数以百计。可“两个估计”的最初出处,恐怕今天还没有弄明白。根据《批判稿》的理解,“两个估计”应出自《纪要》。可一万余字的《纪要》原文,是没有“估计”一词的。据刘西尧的回忆,至迟在“全教会”召开期间,毛泽东与谢静宜谈话时,已有“两个估计”一词。并指出,谈话内容既有对“17年的估计不要讲得过分”等招呼,又有毛泽东“讲了肯定‘两个估计’的话”。但刘西尧没有提供“两个估计”的具体内容6。这说明,在《纪要》形成前,已有“两个估计”一说。换句话说,“两个估计”的原始出处和最初内容,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笔者粗略地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发现1966—1976年期间的文献,较早出现“两个估计”一词的文章,是秦怀文1974年1月5日发表的《再论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一文。秦文归纳的“两个估计”是:“解放后17年在教育战线上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基本上没有得到贯彻执行,教育制度、教育方针和方法几乎全是旧的一套。原有教师队伍中,比较熟悉马克思主义,并且站稳无产阶级立场的,是少数;大多数是拥护社会主义,愿意为人民服务的,但是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对我们的国家抱着敌对情绪的知识分子是极少数。这‘两个估计’,是根据党的基本路线,对17年教育阵地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和知识分子在路线斗争中的表现,进行分析得出的科学结论;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以从文教阵地开刀,工人阶级所以开进学校的重要依据;是指定教育革命一系列方针、措施的重要前提。否认这‘两个估计’,就会否定文化大革命,就会从根本上取消教育革命。”7这个归纳,不仅是本人所见唯一保持了《纪要》原汁原味的“两个估计”,而且就“两个估计”出台的依据、与“文革”首先向文教开刀的因果,以及“两个估计”的作用,在当时的背景下,阐述堪称精当。

  

   为便利讨论,笔者认为,“两个估计”中的第一个估计,可简称为“资产阶级专政论”;第二个估计,可简称为“资产阶级世界观论”。

  

   从秦文发表至《批判稿》出现前,本人所见的十来处“两个估计”中,第一个估计都基本一致,第二个估计却无一不走样。那么,《批判稿》中“两个估计”的内容怎样呢?

  

   《炮制》8云:“‘四人帮’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战线的成就,胡说十七年来‘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基本上没有得到贯彻执行’,教育战线‘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他们还把十七年我们党领导下的学校污蔑为‘培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场所’,‘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把教师队伍的大多数和解放后培养的大批学生,说成‘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论战》还在“资产阶级专政论”后,加了一个“黑线专政”,在“资产阶级世界观论”后,加了一个“臭老九”。

  

   现笔者按先后顺序,对上述的“两个估计”,与《纪要》原文进行逐条逐句的比校。

  

   (一)“资产阶级专政论”

  

   1.“十七年来‘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基本上没有得到贯彻执行’”。与原文同。

  

   2.“教育战线‘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与原文同。

  

   3. “把十七年我们党领导下的学校污蔑为‘培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场所’,

  

   ‘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此条原文是:“文革”前17年,“由于无产阶级还没有自己的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而资产阶级在这方面还比较有力量,他们就竭力使学校成为培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场所,成为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9笔者理解,原文是对所谓把持教育的资产阶级的控诉,而可否直接说成是把“十七年我们党领导下的学校污蔑为‘培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场所’,‘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尚可商榷。

  

   (二)“资产阶级世界观论”

  

1.“把教师队伍的大多数和解放后培养的大批学生,说成‘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此条原文是:“对原有教师队伍要继续坚持团结、教育、改造的方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