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兰:印太战略的走向及其对美日同盟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07-05 23:27:44
作者: 高兰  

   内容提要:近年来,美国自奥巴马政府以来关于印太地区的政策讨论从概念设计逐步走向战略层面,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确立了印太战略。其中日本起到了极大的引导作用。印太战略在美日共同推进的过程中,形成了双重模糊、双重确保与双重牵制等三个特征,对日美同盟产生了复合影响,显示出张力与合力的互动。与亚太战略相比,打造庞大的印太战略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与代价,印太国家正在密切关注其发展动向。

   关 键 词:印太战略  美日同盟  印度洋  Indo-Pacific strategy  US-Japan alliance  Indian Ocean

  

   自2018年以来,美国连续推出针对印太战略的各项具体措施,对“印太”以及印太战略的讨论也随之从概念界定转向战略设计的种种分析。种种迹象表明,亚洲似乎进入了“印太时代”。

   印太国家十分关注印太战略。印太战略出现了日本版、美国版、澳大利亚版、印度版以及东盟版等诸多不同版本的演绎,尤其基于日本版与美国版印太战略而形成的日美版印太战略的推出,对印太地区的经济安全局势产生了重大影响,给美日同盟本身也带来了新的深刻影响。

  

   日美版印太战略的形成与发展

  

   “印太”,最初是跨越印度洋和太平洋两个地区的地理概念。作为地缘政治概念的“印太”,一种比较客观的说法是,2007年,由印度海洋战略家Gurpreet S.Khurana在《海上通道安全:印度—日本合作的前景》(发表在《战略分析》杂志)一文中提出①。

   美国总统特朗普使用的印太战略,主张美国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一起,结成连接美国和印太地区的国家利益共同体。2017年11月6日,特朗普在访问日本期间,与日本共同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标志着日美版印太战略正式形成。

   美国版印太战略的形成过程。长久以来,美国十分重视印太地区的战略利益。印太地区从印度西海岸一直延伸到美国西部海岸,包括美国7个条约盟国中的5个,即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此外,在全球16条海上通道中,印度洋地区拥有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和望加锡海峡等5条重要通道。对于美国来说,控制印度洋对执行其全球战略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美国对印太地区的关注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1966年,英国与美国达成协议,允许美国国防部以军事用途租赁英属迪戈加西亚岛50年,并可延期20年。次年,英国陆续从苏伊士运河以东撤军,美国确立了其在印度洋的地位,印度洋的霸权地位从英国转移到美国。美国进入了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保持霸权的时代。

   美国版印太战略在形成过程中,出现了从概念界定到战略定位的转变。

   第一阶段,提出印太概念。早在2007年,美国小布什政府就在其《21世纪海上合作战略》中宣称,美国的战略重心将由大西洋和太平洋转向太平洋和印度洋。2010年以来,奥巴马政府强调要从印太战略框架看待和处理其亚太政策,期待在西太平洋上日本的参与,期待印度的参与。

   2010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提出,印度已经成为印度洋以及更广阔地区的“安全净提供方(Net Security Provider)”②。2011年7月20日,国务卿希拉里在印度访问时表示,“美国鼓励印度不仅仅是看东方,而且要在东方有所行动”③。2011年11月,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三国的智库联合发表题为《共同的目标与趋同的利益:美澳印在印太地区的合作计划》的报告,通过该报告,美国将“印太”作为一个新的地缘经济、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的概念正式推出。

   此后,美国加强了对“印太”概念的阐释与运用。例如,2013年4月9日,时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塞缪尔·洛克利尔海军上将提出“印太亚洲为什么如此重要”④,首次提出了“印太亚洲”的概念。2015年1月,美国和印度共同发布了《美印亚太和印度洋联合战略愿景》。

   从“亚太”概念扩展为“印太”概念之后,美国开始着力强化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部署,加强与日本的同盟关系,提升印度为新兴合作伙伴,改善和缅甸的关系,并开始在澳大利亚驻军。

   第二阶段,确立印太战略。2017年以来,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逐步成型固化。特朗普上台之后,强调“印太地区”对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意义,把在亚太的战略部署扩大到整个“印太区域”,将以往的两洋战略(太平洋和大西洋)扩展为“印太”和大西洋。

   2017年10月18日,时任国务卿的蒂勒森发表题为《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的演讲⑤,首先提出“自由而开放的印太”这一概念,预演了特朗普总统关于印太战略的基本构想,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发挥美印经济的比较优势,促进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尤其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和经济增长;第二,美印联手推动实现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第三,构筑“印太再平衡”的同盟架构,将日本、澳大利亚都纳入这一体系。

   2017年11月5日至14日,特朗普在亚洲访问期间正式推广“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新构想,从而正式确立了“印太”作为战略的定位。在访问日本期间,在东京横田基地的演讲中,特朗普指出,“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许多国家的繁荣,得益于美国现役军人和我们的盟友所做出的牺牲”⑥。此后,特朗普总统11月10日在越南参加APEC峰会时强调,“美国将与印度太平洋地区各国加强联系和友谊,以建立我们新的贸易关系”。

   此后,美国官员在各种场合具体介绍关于印太战略的设想。例如,2018年6月1日,在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马蒂斯介绍了美国的印太战略⑦,指出美国印太战略基于“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目的是构建“平安、安全、繁荣、自由的印太地区”,有三项基本原则:优先加强联盟和伙伴关系;东盟的中心性至关重要;在可能的情况下,欢迎与中国的合作,同时探讨新的有意义的多边合作机会。美国印太战略有四个实现手段:帮助伙伴国提升海军和海上执法能力,加强对海上公域的监控和保护;向盟友提供先进防务装备以及加强安全合作,增强必要时操作对方装备的能力;强化法治、公民社会以及透明治理;由私营部门引领的经济发展。

   由上所述,美国版的印太战略仍然处于顶层设计的阶段,其内涵、目标、远景等具体内容仍在不断完善中。

   日本版印太战略的形成与发展。与美国相似,日本也十分重视印度洋的地缘战略作用。日本对印度洋的关注,首先是重视保护海上运输生命线的安全,其次是重视印度洋重要的战略价值。

   自2007年始,日本不断推出“印太”概念,推进印太战略。例如,2007年8月22日,安倍晋三首相访问印度时提出“两洋交汇”主张,声称“太平洋和印度洋正作为自由与繁荣之海带来富有活力的结合……通过日本与印度的联合,‘扩大的亚洲’将美国和澳大利亚包括其中,便可发展成为一个覆盖太平洋的宽广网络”。⑧安倍强调,“日本当前的外交政策追求建立一个‘自由与繁荣之弧’,而印日战略伙伴关系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在2013年发表了《亚洲(尤其是南海和印度洋)的安全保障秩序》⑨,从地理、战略、经济、秩序和政治外交等方面全面研究印太问题。

   2016年8月27日,安倍首相在第六届非洲发展大会上正式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构想,即“日本对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亚洲与非洲之间的自由与法治支配,培育市场经济负有责任”⑩。2016年9月,安倍与莫迪会谈之后发布公报,首次使用“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这一表述。2017年9月,安倍晋三访问印度期间,日印发表《致力于自由开放繁荣的印太》联合声明,双方还提出要大力建设“亚非增长走廊”,扩展在肯尼亚等东非国家的经济影响力。

   根据安倍日本版印太战略的设想(11),日本和美国以及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四国共同努力,并联合其他亚洲国家一起进行区域合作,其关键是共享、拥护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市场经济,捍卫基本人权和法治的“普遍价值”。基于该设想,日本强化了从西太平洋到东南亚、印度洋直至非洲的地区安全保障关系。其印太战略(12)的具体实施手段:通过自卫队参加演习、访问各国港口等方式,呼吁建立“海洋亚洲”(13),开展各种支援事业加强伙伴国家的能力、强调航行自由、和平解决争端等。

   日美版印太战略的形成与发展。进入21世纪以来,出现了从亚太地区到印太地区观点的转变。(14)与美国相同,一方面,安倍称赞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另一方面,日本表示需要加强与印度的合作。

   但是,2010年以来,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依然着眼于亚太地区的战略推进。日本期待美国发挥主导力量,引导其倡导的“印太”概念落实到印太战略,以便推动印太战略的地区影响力。为此,2013年9月25日,安倍访问美国时指出,“为构建印度洋和太平洋世纪,日本和美国应该齐心协力”(15),但奥巴马政府依然坚持“亚太”战略。出于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需要,2013年12月,日本首个《国家安全战略》依然多处使用“亚太”一词,而没有使用印太概念。

   自2017年1月以来,新成立的特朗普政权多次抨击奥巴马此前的政策,急需提出与奥巴马不同的亚洲政策主张,但苦于难以确定适当的提法。2017年11月,特朗普决定访问亚洲。日本政府提议特朗普利用这次访问机会启动亚洲政策,推出印太战略,为此日本进行了大量的说服工作。

   受到日本政府提案的影响,在特朗普总统访问亚洲之前的10月中旬,国务卿蒂勒森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进行演讲,舍弃传统的“亚太”概念,反复使用“印太”一词,强调其重要性。2017年11月6日,安倍首相与特朗普总统终于达成一致,提出日美主导、共同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16)特朗普指出:“我将与日本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安倍在峰会后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同意加强合作,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基于上述倡议,日美版的印太战略随之出台。

   从上述日美版印太战略的形成发展过程来看,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战略构想阶段,“日主美从”。所谓印太战略,最初不是由美国而是由日本提出的。(17)如前所述,自2007年以来,在延续“自由与繁荣之弧”战略的基础上,安倍首相一直主张印太战略,并与美国反复进行政策沟通,但由于种种原因搁浅。直至2017年11月6日,特朗普与日本共同推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在此过程中,日本起到了极大的引导作用,使得美国自奥巴马政府以来关于印太地区的概念性政策讨论逐步走向战略层面,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得以落实。

   日本版印太战略基于“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安倍首相在2007年第一任期内发起了类似于印太战略的“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以自由、民主、市场经济等为口号,主张连接北欧到波罗的海三国、中亚、印度和东南亚等弧形地带。印太战略与“自由与繁荣之弧”战略的共同之处是“冷战思想”。(18)“自由与繁荣之弧”意图形成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包围网,而印太战略则意图围堵中国的“一带一路”。从本质上来看,“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更加偏重日本的自主要求;印太战略则淡化针对俄罗斯的色彩,撇开中亚问题,更加接近美国“再平衡战略”的要求。

第二阶段,战略实施阶段,“美主日从”。自特朗普正式宣布印太战略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043.html
文章来源:《学术前沿》2018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