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建国:初到陕北时周恩来没有直接跟随毛泽东南下原因探析

更新时间:2019-06-26 09:37:02
作者: 徐建国  

  

   提要:中共中央到达下寺湾后,对陕北苏区的情况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为了应对面临的严峻政治和军事危机,中央决定分两路行动:一路南下粉碎国民党“围剿”,一路北上进驻瓦窑堡。按照中央常委分工,负责中央组织局和后方军事工作的周恩来应该北上到后方的瓦窑堡,但由于毛泽东认为前方需要他,中央决定他暂时仍到前方。实际上周恩来没有直接跟随毛泽东南下到前方,而是暂时留在下寺湾等待朱理治到来,向他征询中央任命他为陕甘省委书记的意见,并布置为粉碎国民党“围剿”需要承担的后勤保障工作。

  

   关键词:周恩来;朱理治;下寺湾;瓦窑堡;反“围剿”

  

   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为应对面临的严峻局面,采取了一系列具体措施。1935年11月2日,中共中央到达陕甘苏区中心下寺湾,第二天即在此地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中央组织分工和对外名义等重要问题。《周恩来传》中说:“在党的工作方面,成立组织局,由周恩来负责;军事工作方面,成立军委,由毛泽东任主席,并兼第一方面军政委;后方军事工作,如扩充红军、动员粮食等,由组织局负责。由于毛泽东坚持认为前方需要周恩来,会议最后同意周恩来暂时仍和毛泽东一起到前线去。”【金冲及主编:《周恩来传》第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331-332页。】11月4日,毛泽东等率红一军团南下会合红十五军团粉碎国民党“围剿”,但周恩来没有直接跟随毛泽东南下,而是暂时留在下寺湾,目前尚未见到关于其中原因的明确解释。文章从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面临的形势、周恩来肩负的职责、朱理治任书记的陕甘省委承担的战勤工作等方面作出阐释,以求能深化对问题的认识。

  

一、中共中央在下寺湾对苏区情况的了解


   1934年10月,中共中央率领中央红军踏上长征路,开始战略转移,但对于落脚何处没有明确,尤其是12月1日的湘江之役后,改变了原来由中央“三人团”作出的向湘西进发的计划,更是一度失去前进方向,处于在黑暗中摸索的状态。1935年9月,中共中央在甘肃南部的宕昌县哈达铺得知红25军、26军在陕北活动,党在陕甘地区保存并发展了一块苏区的消息。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博古研究商议,决定改变俄界会议的战略方针,争取落脚陕北,实现毛儿盖会议作出的发展陕甘根据地的目标。【张培森主编:《张闻天年谱》上,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版,第189页。】9月20日,陕甘支队团以上干部会议在哈达铺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指出:“民族的危机在一天天加深,我们必须继续行动,完成北上抗日的原定计划。首先要到陕北去,那里有刘志丹的红军。从现地到刘志丹创建的陕北革命根据地不过七八百里的路程。大家要振奋精神,继续北上。”【逄先知主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75页。】9月22日,张闻天根据从搜集到的国民党报纸上得到的信息,写了一篇《发展着的陕甘苏维埃革命运动》的读报笔记,笔记摘录了报纸上登载的红军在陕甘地区活动和陕北革命根据地的情况。文章在对摘录的信息进行分析的基础上作出判断,“据我们所知道的徐海东同志所领导的二十五军以前曾占领甘南之两当、徽县,逼近天水,陷泰安,渡渭水,而至陕甘之交,取得许多伟大胜利,现在想来已与陕北之二十六军取得了联系”;还有,“从各种反动报纸上看来,红军与赤色游击队在陕甘两省内正在普遍的发展着。这种发展使所有反动统治的领袖张惶失措,拼着性命动员他们所有的力量来同苏维埃与红军做斗争”。【《发展着的陕甘苏维埃革命运动》(1935年9月22日),《张闻天文集》第1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年版,第390-392页。】这种分析和判断是比较准确的。

  

   不但张闻天对陕甘苏区的情况作出比较准确的分析和判断,博古根据从报纸上得到的消息,在他所写的《陕甘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与我们支队的任务》一文中,不但有预见性地指出“广大地发展着的陕甘苏维埃运动,虽然今天基本上还是在游击运动与游击区域的阶段上,但是由于所处战略地位之重要,在今天已经是苏维埃道路与殖民地道路斗争中之决定的地段之一”,要把陕甘游击运动“继续的发展与深入到巩固的苏区根据地之建立”,而且“应该把完成这个任务当做我们支队的战略目标”。【《陕甘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与我们支队的任务》(1935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325-326页。】张闻天和博古的文章都刊登在《前进报》上,这两篇文章基本上反映了中央的意向。9月27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到达通渭县榜罗镇,根据了解到的新情况,在此地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作出改变俄界会议决定的重大决策,不再到与苏联接近的地方建立根据地,“确定将中共中央和红军的落脚点放在陕北,保卫和扩大苏区,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张闻天年谱》上,第190页。有了明确方向指引,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向陕北进发。10月18日,陕甘支队到达陕西省保安县铁边城附近,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今后的方针。毛泽东发言指出:“我们需要了解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六军的情况,以及陕北苏区的情况。我们可以与他们联系见面,确定我们的方针。现在我们已到陕西,去保安尚有五天路程。到保安,如无特别敌情,把保安变为苏区。现决定在保安暂停,如敌情许可,可把部队放在吴起镇、靖边,派负责人到苏区去。”【《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第480页。】毛泽东的讲话说明中共中央到达吴起镇之前,对陕北苏区情况的了解仅限于从报纸上得到的有限信息。10月19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到达陕北吴起镇,至此完成了波澜壮阔的万里长征,当时只剩下7000余人。【程中原:《张闻天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第170页。】

  

   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对苏区的了解有一个逐步深化的过程。初到吴起镇时,为了不把尾追而来的国民党骑兵带进苏区,毛泽东命令要“砍尾巴”。10月21日,陕甘支队第一、二纵队在彭德怀指挥下,在吴起镇附近击溃国民党骑兵两千多人。为了尽快与陕北地方党和红军取得联系,10月22日,中共中央决定派原来曾经在陕西省委工作过的时任白区工作部部长的贾拓夫率领先遣队,带着电台,从吴起镇出发去寻找陕北红军和刘志丹,中央组织部部长李维汉与贾拓夫同行。【《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第480-481页。】所以,在吴起镇期间,中共中央还没有与陕北苏区党政军主要领导人会面,与陕北红军还没有会合,接触到的都是基层干部和群众。据王首道回忆:在吴起镇期间,毛泽东听取了当地乡党支部书记刘景瑞、乡政府主席刘景权、定边县苏维埃政府主席王玉海、保安游击队队长兼政委张明科,以及红二十六军骑兵团政委龚逢春等人的汇报。【《王首道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第166页。】1970年2月,龚逢春在写给吴旗县(注:现吴起县)革命委员会毛主席旧居纪念馆的信中说:“毛主席接见我们时,根据毛主席的询问,我向毛主席汇报了陕甘边区和陕北苏区根据地的一般情况与红军的现状,汇报了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后成立红十五军团的情况,汇报了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六军配合一起同敌人作战取得胜利的情况,汇报了我们游击队活动的情况,还汇报了苏区周围敌人的情况,如榆林高双成的兵力、绥德米脂一带高桂滋的兵力、三边一带的敌情,以及山西阎锡山、宁夏马鸿逵、马鸿宾等白匪军的兵力士气等情况。”【姚文琦主编:《西北革命根据地回忆录精编五》,陕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230页。】可以看出,通过这些基层干部群众,中共中央了解到的是表面上的情况。

  

   由于陕北地方党和红军领导人已经得知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的消息,中共陕甘晋省委副书记郭洪涛和红十五军团政委程子华从道佐铺出发去寻找中共中央。10月底,他们在陕甘苏区中心的甘泉县下寺湾与贾拓夫、李维汉率领的先遣队相遇,双方正式接上头,贾拓夫等人随即电告中共中央。10月30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从吴起镇出发,11月2日到达下寺湾后,与程子华、郭洪涛和西北军委主席聂洪钧等地方党政领导干部会面。第二天,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在下寺湾召开,听取郭、聂“关于陕北苏区、陕北红军及其作战情况的汇报”。【《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第483页。】听完汇报,张闻天说:“时间不早。尚有欢迎会,报告不讨论,以后再个别讨论,一般看来,在中央代表团方面,党的领导是正确的,现在问题是怎样去彻底粉碎敌人三次围剿。”【《张闻天年谱》上,第192页。】通过听取他们的汇报,中共中央对陕北苏区的历史和现状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为应对严峻形势并作出决策奠定了基础。

  

   中共中央紧接着参加了由地方党和政府组织的群众欢迎大会,然后继续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是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讨论的是关于中央对外名义、中央组织分工以及红军当前行动方针等问题,根据对苏区情况比较深入的了解,对许多重要问题作了决定和部署。张闻天讲话指出:如何彻底粉碎敌人的“围剿”,这是当前的紧迫任务。为此,他建议中央领导人分为两路行动,“一部分同志到前方去,一部分可在后方进行动员工作”。对于中央军事组织问题,张闻天提议成立名义称西北军委的中央军委,由毛泽东担任军委主席,他指出:“大的战略问题,军委向中央提出讨论,至于战斗指挥问题,由他们全权决定。”会议经过研究讨论同意张闻天提出的方案,最后作出决定:(一)中央对外公开用“西北中央局”称谓,对白区仍称“中央(秘密)”。(二)成立由毛泽东任主席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为周恩来、彭德怀,委员为王稼祥、林彪、徐海东、程子华、聂洪钧、郭洪涛。(三)中央分两路行动: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中央红军南下,会合红十五军团寻机歼灭敌人,粉碎国民党第三次“围剿”;张闻天、博古、王稼祥等率领中央机关北上到后方的瓦窑堡。【《张闻天年谱》上,第193页。】这次会议作出的关于周恩来的工作职责和去向,与《周恩来年谱》《周恩来传》的说法相一致,即“周恩来负责组织局和后方的军事工作,目前先到前方工作”。【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1898-1949)》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299页。】周恩来先到前方是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的决定,那么,周恩来是不是按照中央决定直接跟随毛泽东南下了呢?

  

二、周恩来没有直接跟随毛泽东南下


由于粉碎国民党“围剿”是当时中共中央面临的最紧迫任务,中央的一切工作都是围绕这个中心展开的。按照《张闻天年谱》记载:11月5日,中共中央在下寺湾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根据会议记录出席人员有张闻天、博古,参加人员有李维汉、刘少奇、凯丰、郭洪涛,听取陕甘特委范向真关于陕甘苏区情况的汇报。会议决定为配合前方打破敌人“围剿”,将原陕甘特委改为陕甘省委,任命朱理治为省委书记。张闻天讲话指出:现在陕甘地区是粉碎敌人“围剿”的作战区,因此,这一地区的工作“占据重要地位”。目前省委“最中心的任务是动员群众争取战争的胜利”,同时要扩大苏区,向关中及陇东地区发展。张闻天对如何巩固发展苏区,完成粉碎敌人“围剿”这一中心任务作了具体指示和部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74.html
文章来源:《苏区研究》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