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建国:中共中央撤离延安问题再研究

更新时间:2019-04-22 08:58:54
作者: 徐建国  

  

   摘要:中共中央撤离延安转战陕北, 成为解放战争时期战略转变的关键。中共中央在国民党孤注一掷的强势进攻面前, 没有能够粉碎敌人占领延安的计划, 因此变被动为主动而撤离延安。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从多方面综合考虑, 最终决定中共中央在陕北转战而不东渡黄河, 这一重大决定不仅鼓舞了陕甘宁边区的军心和民心, 而且把胡宗南的几十万精锐部队吸引在陕北, 为其他战场减轻了压力, 也为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保卫延安; 撤离延安; 转战陕北

  

   对解放战争初期, 中共中央作出撤离延安重大决策这个问题, 学界尚存在一些模糊的认识。如蒋介石为什么急于攻占延安、中共中央一开始是否准备保卫延安等, 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随着全面进攻被粉碎, 国民党实施了重点进攻, 于是中共中央主动撤离延安。这就把复杂的历史简单化了。如据《汪东兴日记》“引言”中的说法:“毛主席胸怀大局, 十分清楚地知道, 敌人表面上气势汹汹, 其实已是强弩之末, 战争已到了发生重大转折的历史关头。毛主席不失时机地做出了撤离延安的战略决策。”这是根据后来的战争结局得出的论断, 而不是当时真实情况的反映。无论中共中央保卫延安、撤离延安还是转战陕北, 都是根据时局和形势变化作出的决策, 而不是“进攻—撤离—转战”六个字所能简单概括的。

  

一、国民党进攻延安的背景


   (一) 胡宗南急于建立战功

  

   国民党对中共的政治中心延安觊觎已久, 这与胡宗南有很大关系。作为深受蒋介石信任和器重的高级将领, 胡宗南在抗战中后期一直处于后方, 担任防御日本西进和封锁陕甘宁边区的重任。在解放战争初期, 时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的胡宗南拥有45万军队, 装备精良, 他曾经两次计划突袭延安。原因正如担任其机要秘书的熊向晖所说:“胡在抗战期间没有多少战功, 想攻占延安, 提高声望。”第一次是1946年5月18日, 胡宗南向蒋介石提出《攻略陕北作战计划》, 要求采取“梨庭扫穴”, 计划直接攻取延安。胡宗南认为:此时陕北中共的武装力量大部分抽调东渡, 向山西、绥远、河北、东北挺进, 兵力处于劣势, 可以乘此机会实施行动。但蒋介石没有同意, 他认为国共内战尚未正式爆发, 目前进攻延安在军事上意义不大, 在政治上时机不成熟, 可能会引起国内外舆论的谴责, 所以, 蒋介石命令胡宗南“暂缓”。全面内战爆发后, 国民党不断增加进攻解放区的兵力, 从1946年7月至10月间, 国民党军队相继占领东北、华北、华中各解放区的105座城市, 取得了表面上的辉煌胜利。为此, 蒋介石被冲昏了头脑, 在占领晋察冀边区首府张家口后, 宣布于11月中旬召开“国民大会”。为配合蒋介石的需要, 胡宗南再次提出在11月初以突击方式占领延安。中共中央得到这个消息, 11月9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决定:“在延安的党政军民中公开动员保卫延安 (但暂不登报) , 一切笨重器材在一两个月内疏散完毕。”同一天, 杨尚昆在中央军委礼堂传达中央决定, 指出:应该告诉大家, 延安这一仗是一定要的, 不管是国民党打进来打不进来。中央的方针是“坚决保卫延安, 坚决保卫陕甘宁”。但因兵力调动等关系, 也要准备“延安保不住”。我们各机关应有准备, 更坚决保证与准备第一种前途。

  

   在胡宗南加紧准备进攻的情况下, 延安进行了第一次大疏散, 中直机关附属人员、家属、小孩共2000余人转移到瓦窑堡。在军事上, 根据边区守卫部队兵力薄弱的实际, 从11月1日至14日, 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连续发出十几份电报给贺龙等人, 命令陈 (赓) 谢 (富治) 纵队三个旅、杨 (勇) 苏 (振华) 纵队三个旅、张宗逊纵队两个旅从山西渡过黄河, “协同边区部队保卫延安”6。同时, 中央号召边区军民团结起来, 粉碎敌人进攻。最终, 在晋冀鲁豫、晋绥等地部队发动的吕梁战役和汾 (阳) 孝 (义) 战役的配合下, 迫使胡宗南把进攻部队调回。虽然胡宗南两次偷袭计划都没有成功, 但中共中央没有放松警惕。12月9日, 毛泽东会见西方记者, 在回答国民党是否仍然企图进攻延安时说:“进攻延安的计划是早已定了, 还要打, 但我们有很大可能把进犯的军队给打垮。”虽然如此, 不可否认的是, 国民党两次计划进攻延安被粉碎对中共中央后来作出决策有一定的影响。所以, 纵观毛泽东在对待国民党进攻延安问题上, 他一直强调采取各种措施保卫延安, 并对打败敌人进攻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

  

  

   (二) 国际环境的影响

  

   国民党第三次准备进攻延安与当时的国际环境有很大关系。过去对重点进攻陕甘宁和山东, 比较一致的看法是:由于国民党的有生力量被大量歼灭, 兵力不足和战线太长的矛盾更加尖锐, 被迫放弃全面进攻, 改取重点进攻。这当然是蒋介石采取重点进攻的主要原因, 同时, 国际环境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早在1945年12月, 美、苏、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举行会议, 在发表的公报中涉及中国问题, “三国外长曾就中国局势交换意见。他们一致认为:必须在国民政府之下建立一个团结而民主的中国, 必须由民主分子广泛参加国民政府的所有一切部门, 而且必须停止内争。他们重新确认:他们对于不干涉中国内政的政策信守不渝。”这个公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国民党的内战政策, 并促成了国共停战协定的签订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

  

   在全面内战爆发的情况下, 1947年3月, 美、苏、英、法四国外长计划在莫斯科召开会议, 其中议题之一就是讨论中国问题。蒋介石十分担心和平调停等事情再次发生, “为避免外长们又像1945年12月在莫斯科开会时那样, 再提出一个干涉中国内争的公报来, 蒋特意在外长会议开会的几乎同时, 发动了袭击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的作战。”他急于以进攻延安来完全关闭和谈大门, “此时行之, 对于政略与外交, 皆有最大意义也。”因为在蒋介石看来, “在政治上, 要拆延安之台, 三国外长会议可能干涉中国问题, 如能一举打垮, 则苏联亦爱莫能助之。对内, 目前政治指导方针, 实行宪政, 解放政权, 而共党破坏统一, 和平破裂, 只有打的一途。如将延安打垮, 国内政党即无所依附, 在内政、外交上, 必须打下延安。在政略检讨结果, 须要打延安;在战略上检讨, 更须要打延安。”可以说, 正是四国外长会议计划召开促成了蒋介石进攻延安的行动,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清晰地看到了这一点。3月23日, 他在发给国务卿马歇尔的报告中说:“值得注意的是, 政府显然是在这个月决定攻占延安的。因为, 委员长在2月16日的讲话中还表明, 政府打算巩固它目前的地位, 集中力量打通交通线。……还有迹象表明, 俄国对中国占领大连和旅顺的方针的改变, 以及莫洛托夫在莫斯科会议上的建议, 增加了中央政府对俄国人的疑惧, 担心他们可能正策划另一次行动, 甚至担心他们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承认延安。占领延安会挫败这个计划。”

  

   (三) 军事上振奋军心和民心

  

   全面内战爆发后, 由于国民党的倒行逆施激起全国民众的强烈不满, 国统区的政治、经济陷入危机, 在军事上也是如此。1947年2月1日, 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的党内指示, 指出:“去年七月至今年一月的七个月作战, 已歼灭蒋介石进犯解放区的正规军五十六个旅, 平均每月歼敌八个旅;……进攻解放区的二百一十八个旅中, 被我歼灭者已超过四分之一。”“蒋军兵力不敷分配, 征兵不足规定数额, 这同他的战线之广和兵力消耗之多, 发生了严重的矛盾。”3月20日, 中共中央在《关于我军撤出延安的解释工作的指示》中再次指出:“蒋胡急于进攻延安, 正表示国民党当前处于极端困难情况之下 (军事、经济、政治上极大困难) , 是为着振奋人心并借以团结内部所采取的一种行动。”

  

   对于国民党面临的一系列危机, 连其美国盟友也不得不承认, 并对国民党占领延安以振奋军心民心的决策作了高度评价。司徒雷登在给马歇尔的报告中就说:“政府军占领延安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政治事件, 并将满足政府的实质性需要。大使馆以前的报告提到, 政府为了维持其地位, 需要一个惊人的胜利。……事实上, 占领延安对于政府来说, 代表着一种有意义的精神和政治胜利, 政府现在正试图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对许多中国人来说, 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 认为延安是中共政府的首都, 占领延安会被许多人解释为中共末日的开始。实际上延安是中国共产党的指挥部。”国民党进攻延安的目的非常明确, “匪军在关内有三个重要的根据地, 即 (一) 以延安为政治根据地, (二)以沂蒙山区为军事根据地, (三)以胶东为交通供应根据地。”在兵力不敷使用的情况下, 重点进攻山东和陕北, 按照胡宗南的说法:“国军集中兵力攻陈毅, 我应乘时击破延安, 我攻下延安后, 可以抽调多数兵力, 使用于其他方面。”蒋介石妄图在三至六个月内把中共中央和其领导下的军队逐出西北地区, 以便东进击破中原和华北战场的中共军队。

  

   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 国民党开始部署进攻延安的计划。1947年2月9日, 胡宗南召开进攻延安的军事会议, 声称“两个月内解决陕甘宁边区的军事问题”。此时, 国民党可以用来进攻的军队共有39个旅, 包括南面胡宗南部15万人, 西南面马鸿逵、马步芳部7万人, 北面榆林邓宝珊部1万余人, 共计23万。而陕甘宁边区部队仅有1万余人, 敌我双方力量悬殊。为了研究和部署作战计划, 2月28日, 蒋介石召胡宗南到南京, 专门研究进攻事宜。据胡宗南讲, 蒋介石在下午和晚上两次召见他, 都问了同一个问题, “对陕北攻击有把握否?答:有把握”。胡宗南并“希望空军主力用于西安方面”。随后, 蒋介石又亲自飞到西安, 召集军政大员开会安排进攻部署。蒋介石的部署是:以胡宗南部为主力从南面实施正面突破, 迅速占领延安;马步芳部、马鸿逵部和邓宝珊部从西、北两面发动进攻, 辅助配合胡宗南部与西北野战军作战, 如不能消灭, 则驱赶中共中央和西北野战军东渡黄河。在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的情况下, 蒋介石采用分进合击策略, 确实是非常阴险的一招。

  

中共中央得到熊向晖送出的情报后, 3月6日, 中央军委向各地发出电报:胡宗南指挥17个旅正向宜川、洛川中部之线急进, 10日集中完毕, 15日可能开始攻击22。按照预定部署, 3月10日, 胡宗南由西安抵达洛川, 连夜召开旅以上军事主官会议, 成立前进指挥所, 并宣布进攻延安的作战计划和具体部署:陕北地形复杂, 严防共军伏击、夜袭, 要携带7天干粮, 拂晓进军, 薄暮露营, 采取“蛇蜕皮”、“方阵式”的进军方法, 派前卫占领阵地, 依次掩护本队前进, 首尾相顾, 左右相连, 走山不走川, 遇小股敌人即行歼灭, 遇大股敌人可先绕道, 吸引于延安附近围歼。由于熊向晖事先不知道具体的作战方法, 当时他已经随胡宗南到达洛川, 无法送出情报了。13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002.html
文章来源:《党史研究与教学》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