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全喜:虚拟世界的法律化问题

更新时间:2019-02-22 20:07:46
作者: 高全喜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当前需要从法学的视角对人类正在进入的虚拟世界给予一种前瞻性的理论分析。传统人类中心主义的法理学对于虚拟世界的理解和法律规制的方法论认为目前大量实施的对于虚拟网络世界的法律规制只具有有限的意义,并没有契合虚拟世界的本质特性。虚拟世界对于传统法律的全新挑战,揭示了虚拟世界的法律化问题之症结点,指出了传统法理学难以应对虚拟世界的理论困境和实践短板。应在去人类中心主义的多维复合的多中心主义的思维框架下,理解虚拟世界的自适与极化的法律化特征,探索一种从人类中心主义到去人类中心主义的法律机制之转型的可能性路径。

  

一、问题的提出: 人类走向虚拟世界


   人类社会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拐点。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早已不是传统的现实世界,新一轮的高新科技已经切实地改变了我们寓居的世界,一个基于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神经科学和生物工程等高新科技而形成的“虚拟世界”正真实而具体地嵌入我们的社会生活,深刻地影响着我们习以为常的现实世界。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可以分为四个部分,即日常生活世界、公共生活世界、组织生活世界以及虚拟生活世界。

  

   对于这个虚拟世界的性质、结构、机制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科技、文化、法制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展望,目前还没有令人信服的妥当应对,因为这个新世界图景才刚刚开始,其引发的诸多问题初现端倪,真正的挑战和冲击还在后面。它们是否也与现实社会生活一样具有法律自我生成与立法规制的属性,其性质、功能与结构以及运行机制究竟如何,两个世界(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法律关系是什么,它们相互之间本质性的差异何在,等等。这些问题总括起来,就是虚拟世界的法律化议题。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它与我们现时代的社会生活有关,因为虚拟世界不但是人创造出来的,而且很可能又是反制于人的世界,或者说,它不仅仅是一个被动地受制于人的工具,而且还是与人对峙的另外一个“人”(人造人)之世界,甚至在智力(将来可能到情感)方面超越于我们人的世界。因此有必要探究这个虚拟世界的本质。虚拟世界的本性之探究,呈现着一个思想史的演变过程。首先来自神学,神学家们关注的是虚拟世界中的人工智能及生物信息工程是否符合宗教道德的问题,但在“上帝已死”语境下的现代神学质疑,还仅局限于克隆人等生物工程领域,对于虚拟世界的整体性价值追问似乎有些力不从心。当今世界对于虚拟世界的质疑主要是来自科技哲学和伦理学,它们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和虚拟世界的心-物关系以及伦理责任问题。不过,仅有科技哲学和伦理学是远远不够的,在现实社会真正具有约束力的还是法律制度,即通过一套正义的法律原则和规则,规范人类现实世界的秩序,尤其是财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秩序以及提供公共产品的政府秩序,这个底线的法律规则被亚当·斯密称为“人类社会大厦的拱顶石”。正是由于法律秩序的塑造以及社会制度的演化变迁,人类的现实世界才维持了数千年的社会发展,才有了当今这样一个自由与繁荣的生活景观,并且抵御住了神权秩序的崩塌和道德礼仪的失序。一个基于法律规则的现实世界成为我们赖以生活的真实世界,且通过法律秩序又有限度地吸纳了神权的高级法以及天道的自然法等宗教神学乃至公序良俗等道德习俗的内涵,使得法律秩序在底座上具有着形而上的超验支撑,并能够在实证法的强制执行方面享有正当性依据。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世界就是法律世界。

  

   上述现实世界的法律化是在一个基于牛顿科学意义上的近代物理学时空延伸出来的社会化格局中产生的,人类社会是牛顿时空的一个社会性延伸,其突出的特征是人类中心主义,或者说是法律的人本主义,法律秩序的时空结构均属于牛顿科学的时空,在这个自然时空格局下以人的尺度来构建一套法律规则体系,并以此塑造一个现实世界。但这个运行了数千年之久的人类法律中心主义,在最新一轮高新科技的冲击下,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危机,一个不同于人类中心的虚拟世界在突飞猛进地崛起,而且这个“虚拟世界”并不是虚幻的和假想的,而是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并且深刻地影响并改造着现实世界。对此,基于法律化视角对虚拟世界提出规范,无疑是非常必要的:虚拟世界是否存在着法律规则?如果没有,它们如何有效地运行?如果有,这个新世界的法律规则是什么,其与既有的人类现实世界的行之有效的法律规则有何异同?虚拟世界的新机制是如何运行的,其结构、功能、价值预设以及未来指向是什么,并且与人类现实世界的法律关系是怎样的?

  

   从法律化层面审视虚拟世界,这完全不同于前述的神学乃至伦理学的审视,因为上述两个层次对于新的世界图景或许陈义过高,它们虽然至为根本,但只是一种目的价值论的整体诉求,并没有触及虚拟世界的细部结构以及功能和运行机制。法律化问题则有所不同,它并不直接追溯终极价值问题,而是从虚拟世界的内在机制方面,审视其结构、功能、运行,以及其中的诸如智人主体、算法规则、代码、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时空矩阵、信息黑洞、决策困境等一系列关键点,试图梳理其可能遭遇的法律化问题是什么,并对勘现实世界的法律化,以获得对于这个虚拟世界的某种可资借鉴的认知。

  

二、传统法理学的前提预设


   法律是什么?这是法学界历久弥新的问题,但关涉法律化的根本。按照一般教科书的观点,法律是具有一定约束力的社会行为规则,这个约束力来自传统道德礼仪,来自神法与自然法,但进入现代社会之后,主要还是来自国家立法的强制规范。但是,上述观点受到以哈耶克为代表的保守自由主义的挑战,哈耶克认为这种法律观只是描述了法律的外部特征,并没有理解法的本质,在他看来,法律从根本性上说是一种自由的规则,其约束力不在于外部组织体制的强制,而是促成人类利益得以实现的基本规则所自发生成的,强制性惩罚只是表面的现象,自由的扩展以及正义实施才是法律得以存续的根本。

  

   为此,他区分了两种法律,一种是基于立法的法律,一种是自我生成的法律,前者是国家主义的法律观,后者是自由主义的法律观,前者构成实证法学,后者构成普通法学。两种法律观在现实世界的历史运行中,确实曾经引发关于法律古今之变的分歧,以及普通法和罗马法两大法系、私法与公法两种形态之分野。但是,如果换一个维度来看的话,它们之间的对峙远非如此巨大,因为它们实际上共享着一些未曾触及的理论预设,至少包括如下四点:

  

   其一,它们都是法律上的人类中心主义,虽然这里的人类有一个个体性的人还是集体性的人之辨析,但无论如何,法律规范人的行为,而不是规范非人的物质实体。因此,人是法律的主体,或被法律赋予一种人格,人因为法律人格而成为法律世界的主体或自主性载体。固然,法律化过程还触及大量的非人的事物,例如所有物、自然物乃至劳动产品,乃至各种社会组织体,诸如公司、社团、国家等,但是这些看上去非人化的对象物,都被打上人格化的烙印,都是从属于人的,具有自己的法律地位和拟制出来的主体属性。

  

   其二,人的行为之有效性必须是在一个具体的时空结构里达成。人的行为以及抽象化的拟制法人的行为,脱离不了牛顿时空的结构。法律关系的基本因果链条必须是在一个牛顿的物理时空中得以呈现,现实世界的法律结构无疑是一个牛顿的自然时空结构。因此,脱离牛顿时空结构就成为与法律无涉的领域,例如人的心理世界以及梦幻世界乃至神灵世界等,就不属于法律规范的范围。

  

   其三,法律规范不同于其他规范系统的地方,是具有一种特别的赋权技艺,即通过把人和人的行为之法律赋权从而构造了一个法律的世界体系。一切人、物和人的行为以及制造物,因为这套赋权技艺而具有了权利—权力的法律属性,由此法律成为一个可以脱离具体的人的行为而抽象运行的自主性体系,或者说,法律是一套使人的行为得以抽象化的技艺,其中最主要的技艺是法律拟制。法律拟制是指为了某种法律目的,而人为地将不等同者等同视之,意图使不等同者发生相同法律效果的决断性虚构。

  

   其四,法律以及制度化的抽象权利形式使得人类在牛顿时空中达到了最大化的解放,或者说,达到了一种扩展性的自由发展,尽管这种自由解放是以人的自我规范或强制性规范为前提的。换言之,法律化的价值是一种消极意义上的价值,通过规范与约束自己的行为而获得自由、正义与平等以及和平、福祉等人类社会的诸价值。总之,法律作为一套贯穿着消极性价值的意义体系,它们最终是服务于人类自身的,是一种不同于自然规律的人本主义规范体系,由此法律便与道德伦理乃至宗教神学具有了价值意义上的相关性,但法律与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法律的消极本性,即通过合法与非法而不是道德与否乃至信仰价值,来判定人的权利义务边界,并通过外部组织的强制约束力即国家强制来维系法律的规范性之实施。

  

   应该指出,上述四点构成了传统法理学的前提,但它们均受到虚拟世界的强有力挑战。或者说,虚拟世界的法律化从一开始就超越了上述四点预设,其生成或存续来自完全迥异于上述预设的另外前提。从这个意义上看,很难得出虚拟世界存在一个法律化的规制问题。

  

三、虚拟世界的全新挑战


   什么是虚拟(virtual)世界?关于虚拟世界的构想可以追溯得很远,早在现代科学肇始之际,科学家们就有设想未来的知识图景,如果再朝前追的话,人类古典时代有关神灵世界的遐想以及神话传说等等,乃至各大宗教关于来世、天国等方面的信仰,都属于初始的关于虚拟世界的想象图谱。不过,这些神话和宗教性质的超验遐想与本文所涉及的虚拟世界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它们都是缺乏现代科学支持的文学或玄学(神话学或形而上学)。虚拟世界的到来应该是20世纪现代科学进入新阶段的产物,据人工智能史的研究来看,虚拟世界的产生是随着PC与AI两项技术的研发,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万维网的创生而开始真正地浮现于世。关于这个我们正在迈入的世界,最困难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假如人类意识本身的解释能力被人工智能超越,社会也无法再用对它们有意义的术语来解释它们所处的世界,人类意识将会变得如何?

  

虚拟世界与传统思想中的神灵世界、来世天国等幻想的最大不同,在于这个虚拟世界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人类制造了一个非人的甚至反制于人的世界。虚拟世界从一个崭新角度使人们重新认识人类创造世界的方式,它不仅使人们看到人类以往的“具象虚拟”的创造性本质,而且看到人类各种行为规范是如何“虚拟”合成的。从虚拟世界的发生学来看,随着认知能力和高新技术的发展,人类试图延伸自己的工具理性,创造出一个更高效率的工具系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184.html
文章来源:《现代法学》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