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高全喜 登录

文明何以立国?——一种政治宪法学的追问

本文系作者2013年12月21日,在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组织召开的第二届“知行思想年会”上的发言...

寻求儒家与自由主义的公约数

文章根据2016年11月12日 在邹城召开的“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学术研讨会的学者发言整理,经作者本人修订成文。 ...

为牛津共识一辩

今天坐在这里,很高兴,也很感慨,五年前我们这些人参与了牛津共识,现在一晃五年过去了,风雨如晦,岁月峥嵘,诚如前面几位...

自由政治传统的源与流

弗雷德里克·沃特金斯(Frederick Watkins)的《西方政治传统:近代自由主义之发展》谈不上是一本名著,在...

娱乐法、虚拟世界与未来生活

内容摘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蓬勃发展,娱乐产业正迅速进入一个与互联网、虚拟空间、互动游戏以及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领域。相较...

在正义与功效之间

2月27日傍晚,静下心来,在办公室细细品读了以法律经济学享誉汉语学界的熊秉元教授即将在大陆出版的大作《法的经济解释》,...

新制起于南国:政治宪法学视野下的“东南互保”

摘  要:如果我们把“东南互保”视为自成一体的重大历史主题,甚至把义和团运动视为“东南互保”的前奏而把“东南...

高全喜 田飞龙:归化、自由帝国与保守宪制

脱欧主义与特朗普主义不是英美政治的异数,而是其保守政治传统的合理结果。不过,公投文化进入英国宪法政治,还确实是英国保守政...

帝国与革命的双重变奏:保守的自由主义

英美社会不再是平等多元主义的大“熔炉”,事实上许多异教移民根本不可能在“熔炉”中熔化,反而成为社会福利的挤占者、社会秩序...

高全喜 李晶:依宪治国的“老树新芽”

访谈提要 本期访谈特遨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高全喜教授,访谈主题为“依宪治国”。访谈中,高教授首先从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

古德诺论中国宪制再思考

第1则 关于弗兰克·古德诺在民初时期来华顾问宪法事宜,学界(主要是史学界和法学界)亦有多篇论文讨论,民国初年的中国法...

高全喜 张绍欣:何为中国的政治宪法学?

张:高老师,您是国内政治宪法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今天很荣幸能与您对谈政治宪法学。在2013—2014学年,北京航空航天大...

虚拟时空里,人性界限和自由尺度在哪?(下篇)

文章来源:原文刊载于《南风窗》2017年第19期(出版日期2017年9月12日) 玩法是什么? 张元元:高老师,你...

法律如何去管一个虚拟时空里的“人”?(上篇)

原文刊载于《南风窗》2017年18期(出版日期2017年8月30日) 对于这样一个未来三重世界的前景,我们究竟如何接...

大哉,张季直——作为现代立国者的张謇

关于张謇这位历史人物,中国近代史学界谈论众多,几乎毫无争议地把他定位为一位杰出的实业家、中国现代工商经济的开拓者,以及...

当代中国民主政治的五种模式

中国正处在一个民主政治的大转型时期,这样的一个时代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也是一个充满着巨大风险的时代。所以,对于民...

说不尽的休谟

文学史上有句老话,叫“说不尽的莎士比亚”,其实在思想史中,休谟也是说不尽的。休谟在西方思想史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五年...

究竟什么是共和国?

摘要 历史地看,中国的两个共和国,从名义上看,它们应该是共和政体,因为它们诉求的都是人民的共和国。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

中国宪制史要旨

古代的政治与法律意义上的“中国”,或宪法意义上的古代中国,就不是中国了吗?为什么“中国宪制史” 讲的是现代中国,不是古...

政治宪法学的政治观

政治宪法学的政治观包括三大问题:首先是面对中国宪法学内部争论而应该持有的中道的宪法规范观,这种中道的宪法规范观必然包含宪...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