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佛:台湾因台独而道德沦丧

更新时间:2018-10-28 11:08:40
作者: 胡佛  

  

   原编者按:今年春节期间(2月19日),我们与胡佛院士进行了一次访谈,主题是台独的前因后果。惜因人力所限,迟迟未能整理成文。在访谈中,胡老强调:对于台独,「我们应该深掘其痛处,讲出来,不要怕得罪人」;「台独是非常不道德的事。大陆要统一台湾,应就这方面予以谴责,站在道德的正当性上吊民伐罪,而不是用『台湾可以参加一带一路来改善经济』等等利益的要求促统。」言犹在耳,哲人已逝!

   谨以此文纪念这位终身爱国、俯仰无愧,无终食之间违仁的台湾最后一位大儒。

   *采访者分别为石佳音,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简皓瑜,致理科技大学通识中心讲师,记录整理,简皓瑜。本文刊载于《远望》(2018年10月号;总361期)。

  

   认同本身就是道德的基础

   远望:去(2017)年12月,您在接受《中评网》、《联合报》的采访时提到了台独的道德问题。可否请您进一步阐述?

   胡佛:今年1月,又有跨海行骗的电信诈骗集团被破获了,这次是在波兰华沙,里面有多达48名嫌犯属于台籍。赵少康在他主持的TVBS政论节目中就问:台湾为何会有这么多诈骗犯,一波又一波没完没了,而且里面很多是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来宾沈富雄直言:这种诈骗很符合台湾目前的价值性格。主持人请他进一步阐释,沈才忽然警觉此事不宜多谈。

  

   不仅宪法问题如此。历史上,从马关议和到乙未之役的过程中,清廷千方百计避免或推迟台湾割日,当时台湾在中国人──从中央朝廷到士大夫──眼中之重要,明明绝非所谓「螟蛉子」;二二八事件中,明明是先有大量无辜外省人遭到本省人施暴,并且,若非美国借机炒作台湾地位问题,蒋介石为打「内战」,其实根本不愿调兵回台。但这些都遭独派有意忽略或刻意曲解。在战后台湾地位问题上,独派亦配合美国利益,独重《旧金山和约》并武断地加以片面解释,抹去《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的共识。

   类此例子不胜枚举。但台独政客硬拗、说谎,即使被揭穿了仍硬不承认。诈骗就是这样,得手为强,谎说久了便成真,我就诈骗又怎样?!

   远望:台独派为何这么爱说谎呢?

   胡佛:很简单,就是没道德,不相信道德的存在!

   今天台独派标举着「自由」「民主」「人权」,从形式上看起来,似乎是用一个道德替代另一个原有的道德(中国统一、仁义礼智),实际上是对道德的破坏。

   首先,从学术上来讲,道德是社会性的。人形成道德的基础,第一步在于我们的家庭血缘;家庭是个生命共同体,也是一个道德的团体。往外扩,我们认同祖先的来源,认同原乡宗族;宗族也是一个道德的团体。再外推,有我们的族群,例如汉族。再上升到了政治的领域,就是国家。当然,中国随着国家的扩大,历史酝酿、涵化的结果,里面族群也越来越多。但同样地,国家本身也既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同时还是一个道德的团体,而非仅只是势力的结合。中国这个传统上以宗族为基层社会组织、以儒家仁义礼智这个普世价值为共同文化认同基础的文明型国家,尤其如此。

   如果一个人的父母在经济上没有钱,在社会上没有地位,身体也不好,甚至好赌,这个人是不是就不承认自己的父母了呢?如果父母贫穷,那么,基于道德,子女长大了就想办法挣钱给他;身体不好甚至残障,就送去就医;好赌,就劝诫、想方设法帮他戒赌。道德本来就有牺牲的意味在里面。家庭里,子女对父母做一些牺牲,父母对子女亦然;到了社会上,朋友之间也是互相帮助,诸如此类。

   但回顾历史可知,台湾割日后,社会的道德便遭到严重破坏。首先,日本据台之初即大规模诉诸残暴的武力镇压。台民蜂起抗日,最终不敌,而坚决抗日者一批批惨烈牺牲,几年下来,台民逐渐被迫畏服于暴力的殖民统治之下。对一个台湾人来说,否认自己是谁(按:指中国人)、否认传统道德的正当性,比较容易屈从于现实,于是在许多人心里「道德」就部分地崩塌了。此外,日本人在台湾从小学开始施行爱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不但在在强化了拳头的说服力,而且用爱日本来替代爱你原来的祖国。日本人一手拿包含鸦片在内的专卖权控制台湾利益分配的同时,一手不断把肺结核病、吸食鸦片、不卫生等等所有负面形象与中国紧紧关联起来,极尽所能地丑化中国、贬抑中国人,说你落后不文明是「二等国民」、「清国奴」,不是一个高尚、入流的人种。否定你的尊严,让你心里自卑得不得了,那你怎么办?好,做日本皇民,脱胎换骨,把祖宗(清国奴)的牌位集中起来烧掉,换上神宫大麻,把日本天照大神请回家,摆在原本摆放祖宗牌位的供桌上,免于做丑陋的「清国奴」!此即中国老话所说的「认贼作父」。日本人多管齐下,台民的认同与道德就这样遭到了严重破产。二战结束之际,台湾人、特别是上层的仕绅地主都已高度皇民化、回不来了,随着光复后日人的撤离,他们内心便开始矛盾。在他们眼里,中国人就是个落后不卫生、低劣不文明的民族,而我乃经过日本洗礼、比中国人要高尚的群种(虽是二等皇民),怎可被劣等的中国人统治?

   譬如像蔡英文家里修祖坟,就把大陆原乡的地名都刮掉了,改成屏东枫港。不认祖先,那她家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千方百计亲日、让台湾「再皇民化」,难道她是日本人吗?

   他们既流着中国人的血统又引以为耻,所以不认同中国而恨不得脱离中国,有些人甚至想当日本人而甘为日本二等国民;但殖民政府已撤离台湾,日本已是另一个国家,客观事实上你就不是日本人。客观事实与意愿冲突,这就让一个人陷入了道德的冲突与矛盾当中。怎么办?既然现在日本想利用台湾而对台湾「友好」,那就找一条出路,说我是「台湾人」好了!当然,虽说是台湾人,其实心里崇拜日本、想当日本人的阴影还在。所以,就算要当台湾人,也只能是亲日、跟日本合作的台湾人,不准当亲中国、赞同回归祖国的台湾人。

   远望:您是说,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破坏了原来台湾人的民族认同。而认同错乱之后,道德就失去了根基。所以,台独主张是台湾道德基础遭到破坏的结果;而台独当道又使得台湾全面道德解体。对吗?

   胡佛:对。认同本身就是道德,而其它的道德是在认同的这个基本道德之上建立起来的。日本统治台湾50年,断了台湾人的根,并把台湾引到了另一个方向,影响了整个台湾的是非观、羞耻观;台独派不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不认同中国为祖国,是道德破产的结果。道德破产,又一心反华,然后就说谎、硬拗出一堆似是实非的东西来。

   然而,尽管找到了一条不当中国人的出路,但人格道德上的矛盾冲突卡在那里,让内心摆荡不定、始终有压力。所以许多独派人士既高倡台独,硬拗自己是台湾人而非中国人,却又不时会发出莫名其妙的情绪来,譬如,动不动就炸开,认为不受尊重,总之既自卑又自大。何至于要爆怒?因为痛苦。但何须痛苦?你根本就是中国人嘛!如果中国人不够好,你加进来一起努力就是了嘛!所以,这是他们自己先不自尊不自重、先自惭形秽使然。他们就是这样一种人,我们应该深掘其痛处,讲出来,不要怕得罪人。

  

   台独的根本问题是没有道德

   胡佛:但台湾现在很糟糕的是,我们以前还学点中国史,勉强对此有些修补;今天为了台独,不但台独政客带头说假话也无所谓、不认祖宗也无所谓,而且课纲的修订早就超过了道德底限,使道德的结构从最基本的认同开始出了问题。台湾整个社会的问题就出在这里!

   不道德的说谎、诈欺,在台独夺权的过程中亦数不胜数。譬如,过去要求「政党退出媒体、校园、军队」的声浪一度很高,但自国民党势力于其中松动后,该呼声在独派里即消失不见,媒体、校园、军队摇身一变成为推动台独的打手、平台与工具。李登辉更是在他退出国民党后,直言不讳自己为推动台独而使过的种种奸巧手法。此外,民进党两度执政,不但未曾清算他们口中「白色恐怖」所倚仗的特务系统,更别说现在「转型正义」从未对日本殖民统治的大不义进行任何处理了。

   台独在道德上越走越偏,尤其独派已第二度执政、并且是全面执政,致使台湾长期在台独当道的社会氛围与教育下,基本道德全然丧失,许多人已经是毫不知耻了。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孟子.尽心(上)》)连羞耻心都阙如,是无耻之极。此所以诈骗集团一波一波的没完没了,里面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也并不觉得诈骗有什么不对,只觉得被抓了倒霉。

   最近两件事情有点意思。报载去(2017)年10月26日,台北市商业会理事长王应杰应邀出席台湾竞争力论坛时说:大陆经过30年翻天覆地的进步,今天有许多一、二线城市的发展都已超越台北;台湾很多没到过大陆的愚民、贱民,根本不知大陆有多进步。骂这些没到过大陆、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者为「贱民」,确实讲得太重。然而这么能吸引口水战与收视率的一件事次日虽有报导,接着的第二、第三天却都未再引起重大辩论。为什么?因为一旦辩论了,台湾人是不是因此沦为「贱民」就会成为一个议题。显然是绿营回避、闪躲掉了。

   第二件,是王尚智在去年12月4日《中时》言论版上写的一篇文章。他说,如果用天道、地道、人道等等六道轮回的概念来比拟的话,那么可以说,随着独派当政以来,当今台湾社会已快要跟着政坛畜生们,一起沦落到只剩下「无知与喧哗的本能,相互吞噬破坏,最终毫无真正创造幸福的能力」的「畜生道」了。「畜生道」,话骂得很重,我想应会引起一些争论,就注意了两三天,结果绿营亦未回应。因为一响应,高举「自由民主」口号来嘲弄大陆的独派是不是「畜生」、独派执政是不是「畜生道」就会变成一个议题。王应杰、王尚智真敢讲,而绿营闪躲不敢回应,可见真正能打到独派痛处的,就是这些道德问题。

   台独是非常不道德的事。大陆要统一台湾,应就这方面予以谴责,站在道德的正当性上吊民伐罪,而不是用「台湾可以参加一带一路来改善经济」等等利益的要求促统。一直以来,大陆花了很多时间、很多银子做这些利益要求(编按:就在本采访结束后没几天,大陆又推出了「惠台31条措施」),其实都未打到台独的根本。

  

   民主自由人权只是台独借口

   远望:就皇民化影响下成长的台湾老一辈以及皇民家庭而言,以上分析相当有解释力。同样地,对于习惯于反共教育而人口居于相对少数、某些甚至怀有原罪感的外省二三代,我们也不难理解其台独倾向及像陈师孟等的某些极端作法。这类独派年纪较长。但对现在台湾「天然独」的年轻世代而言,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历史意识,因此其国家认同与历史没有多少关系。他们直接认同独派当道的环境下所灌输的所谓「普世价值」──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天然独」的年轻世代当中,许多人不但自认有坚定的道德理想性,而且积极投身台独运动,主动分工,彼此分享捍卫「普世价值」的革命感情,动力惊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胡佛:是的,「统一」问题要能解决,除了认同之外,包括体制问题、西方价值等问题也应重新思考,建构完备理论。譬如,民主是不是普世价值?要怎样来保障谁的自由?民主、自由、人权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0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