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也扬:学习胡耀邦《在全国统战会议上的讲话》

更新时间:2017-11-14 11:44:16
作者: 王也扬 (进入专栏)  

  

   学习耀邦讲话,先要探讨“统战”这个命题。

  

   统一战线,与党的建设、武装斗争,是中共成功的“三大法宝”。这种说法,见毛泽东1939年10月写的《<共产党人>发刊词》。此前四年,1935年7月,共产国际转变政策,提出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中共发表“八一宣言”,经过努力,终于达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局面。短短几年,中共武装从三万余人发展到近五十万。可以说,中共从统一战线中尝到了巨大的甜头,才把它视为法宝。

  

   统一战线思想,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和实践的一个组成部分,属于阶级斗争政策和策略范畴。主要是列宁的思想。说到统战,它又与一个词相联系,这个词叫做“同路人”。作为布尔什维克的语言,列宁、托洛茨基等人都使用这个词。统战,就是联合革命道路上的“同路人”一起走。

  

   革命为什么要联合“同路人”?这就要讲到列宁的“两步走”策略,并且要追溯到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推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工人阶级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整个社会的阶级对立会简单化,最后发生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决——社会主义革命爆发,而且在多国同时胜利。但是这种设想在现实中没有发生。革命仍然按照它的一般规律,发生在生产力不发达的穷国。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工人阶级很少,如何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呢?列宁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提出革命可以分作两步走,并联合“同路人”一起走,这样革命就能够在一国首先胜利。

  

   列宁的上述思想,集中在他于1905年撰写的《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一文中。列宁说:“无产阶级应当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这就要把农民群众联合到自己方面来,以便用强力打破专制制度的反抗,并麻痹资产阶级的不稳定性。无产阶级应当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这就要把居民中的半无产阶级群众联合到自己方面来,以便用强力打破资产阶级的反抗,并麻痹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不稳定性。”(《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19页,这段话列宁原著为黑体字)

  

   据彭德怀回忆,1932年在打漳州中学时,毛泽东得到了列宁《两种策略》这本小册子,读后茅塞顿开,他把书送给彭读,还在书上写道,如果我们早一点读到此书,就不会犯错误了。毛说的犯错误,应该是指十年内战期间,放弃统一战线,“拿不住中间阶级”,所导致的不断失败。可见,中共对统一战线问题的认识,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到1939年底、1940年初,这一认识终于成熟,其标志是竖起了新民主主义这面大旗,它不仅是中共革命的纲领,也是中共统战的政策。1949年的胜利就是这么来的。

  

   夺取了政权并且获得巩固之后,毛泽东惦记着列宁交待的革命第二步,即向社会主义革命迈进。可是他的战友们有些跟不上,彭德怀说他对《两个策略》看不大懂,刘少奇等人也主张新民主主义还应该再搞一段时间,更有许多同志觉得《共同纲领》写着的东西,没几年就不承认了,会使党丧失信用。毛泽东则说:“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很没有良心哩!马克思主义是那么凶哩,良心是不多哩,就是要使帝国主义绝种,封建主义绝种,资本主义绝种,小生产也绝种。在这方面,良心少一点好。我们有些同志太仁慈,不厉害,就是说,不那么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在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1955年10月11日),《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98页)毛泽东这时对老同志们还比较客气,用了“不那么马克思主义”这样的话来批评,四年后庐山会议批彭德怀,就直指他根本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家,而是小资产阶级“同路人”。须知小资产阶级“同路人”已经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在“文革”中,林彪说这次革命是“革那些革过命的人的命”,说得也是“同路人”。

  

   纵观中共历史,我们会发现,每当统一战线成功的时候,党的事业就发展就红火就胜利,而放弃了统一战线,党的事业就挫折就失败甚至濒临被消灭(用毛泽东的话说,“那时我们比较孤立”)。

  

   1982年胡耀邦同志在全国统战会议上讲话的时候,正是“拨乱反正”时期,我党从1956年开始到1976年“文革”结束,已经整整二十年不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讲统战了,社会主义革命革到了“党内资产阶级”,毛泽东临终前与毛远新谈话,他感到他的老战友们几乎都是小资产阶级“同路人”,而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文革”的结果,全国至少超过一亿多人挨整,可谓冤狱遍于国中;经济则到了崩溃的边缘,老百姓没吃没喝。

  

   耀邦的讲话,是为了恢复党的统战工作,所进行的一次动员。看得出,他心里很着急。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十分繁重,阻力不小,他呼吁、敦促抓紧这项工作;他要求真正平等地尊重对待党外人士,信任他们,给他们安排工作,给他们应有的职权;他强调不能让那些有“左”的思想的人干扰统战工作;他特别缅怀周恩来在统战工作中的杰出贡献,号召大家学习周总理,为此他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讲了好几点,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周恩来的确是中共统战的第一功臣,如果没有周,第二次国共合作能否成功是很难说的。这其中,周恩来与国民党谈判代表张冲之间的个人友谊,很值得研究。张冲,中统出身,曾制造过陷害周的“武豪启事”事件,但周不计前嫌,与他相处共事五年,结下很深的个人友谊。1941年张得急病去世,周写“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的挽词,并把张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建国后为张子安排工作,后来又为张子的女儿安排工作。从周张的友谊中,显露出的是真诚相待,这已经超越了所谓“麻痹利用”的阶级斗争策略。

  

   推而论之,我们看到,在现实生活中,党的统战工作的成功,每每都是真诚相待的成功,而非麻痹利用的成功;是讲良心的成功,而非不讲良心的成功。也正因为如此,在周恩来的心里,乃至在耀邦同志的心里,想必是矛盾的斗争的痛苦的。后来,周被指“离右派只有五十米”,耀邦更是挨那些不讲仁慈讲“厉害”的人的整,早早结束了他本来不该结束的生命,这使我们这些爱戴他们的人感到莫大的遗憾与悲哀!每当想起,就心里难过。

  

   那么,今天的统战工作究竟应该怎样做?这就涉及到了党的转型问题。何为“转型”?就是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道路上转型。很可惜,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今,时间过去了快四十年,转型仍然没有完成。以后还有没有转型的时间和机会了呢?我不知道。

  

   (2017年6月28日)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8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