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新旧动能转换”经济学思考

更新时间:2017-07-01 18:41:07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中国经济导报编者按:应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省社科联和山东大学等单位的联合邀请,2017年5月21日,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修泽教授在第137期齐鲁大讲坛上结合山东经济与自己的著作《人本型结构论》,做了《从人本经济学角度推进结构转型与动能转换》的学术报告,并与现场观众进行了深入的互动交流。5月22日,常修泽教授应又应山东社会科学院邀请,出席了“山东省新旧动能转化重大问题研究课题咨询会”,做了重点发言。会前和会后,常修泽教授就“新旧动能转换和山东在新旧动能转换中的选择”等核心问题接受了有关媒体采访。

   日前,常修泽教授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提供了山东讲学的主要内容和有关观点论述,本报据此刊发报道。

   作为《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的入选者、山东籍国内著名学者,常修泽对于全国正在进行的新旧动能转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并直言“山东新旧动能转换,要率先杀出一条血路”。

  

结构转型和动能转换:必须以人的发展为核心

  

   常修泽从理论、现实、国际和未来四个维度分析了结构转型和动能转换必须以人的发展为核心及其重要性。

   ●理论维度:“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常修泽指出,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了一个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思想,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习近平在《之江新语》中特别讲到关于“人”的问题。他说:“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是能动的、全面的人,而不是僵化的、‘单向度’的人。”

   常修泽强调,他的《人本经济学》著作,主张“人本”,针对什么?针对物本,针对官本。他引用了西方马克思主义领袖人物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阐述,“发达工业文明的奴隶,是地位提高了奴隶,但仍然是奴隶。因为决定奴役的‘既不是顺从,也不是艰苦劳动,而是处于纯粹工具的地位,人退化到物的境地’”。习近平《之江新语》中“‘物化’的人”与马尔库塞“‘物化’的人”有某种契合之处,即:“人退化到物的境地”。

   常修泽说,根据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的阐释,“单向度的人,即是丧失否定、批判和超越能力的人”。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明“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人不应是计划经济体制下那种执行上级意志的“工具”,应该把过去传统体制下,人是被动的工具的状况转化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能动的“马达”,——这才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但这个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人们理解了吗?把握了吗?

   ●现实维度

   常修泽认为,“权本位”和“物本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并且是惯性运作,难以遏制。第一,“人本型”针对的是“官本型”,即权力本位,或者叫“权本型”;第二,“人本型”针对的是“物本型”,要摆脱“权本位”和“物本位”必须抛弃传统的“物本”和“官本”思维,用“人本”思想推进中国的改革开放。只有克服“物本位”和“官本位”,人的发展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国际维度:联合国避免“五个无”增长

   常修泽说,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1996)指出:人类应避免五种“有增长而无发展”的情况,即:(1)无工作的增长,指经济增长未能制造足够多的工作岗位,甚至恶化了就业形势;(2)无声的增长,指经济增长未能带来民众参与和管理公共事务、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观点的可能性;(3)无情的增长,指经济增长导致了收入分配格局的恶化,财富的扩大带来了新的贫困阶级;(4)无根的增长,指经济增长对文化多样性造成破坏;(5)无未来的增长,指经济增长对生态、资源和环境造成的破坏,影响了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

   ●未来维度

   常修泽从总体上估计,到2020年,我国已经完成“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在新的阶段,人民群众将会提出与以往不同的需求,这类需求越来越具有多样性、升级性、公平性和可持续性的特点。所以,考虑到中国发展阶段正在发生的新变化,必须要“以人的发展为核心”,设法适应并尽量满足人民群众过上更有尊严生活的新期待,切实如中央所倡导的——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以人本为核心推进经济结构转型

  

   常修泽根据他的新著《人本型结构论》观点,指出:要把人本思想贯穿到“六大结构”(即需求结构、供给结构、要素投入结构、资源环境结构、城乡结构和区域结构)中去,具体而言:需求结构要瞄准提高“居民消费率”及相应的“民富支撑”;供给结构(产业结构)要瞄准与人直接相关的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要素投入结构要瞄准人的“心灵放飞”和万众创新;资源环境要瞄准生态福祉和“环境人权”;城乡结构要瞄准填平城乡之间人的制度鸿沟;区域结构要瞄准区域人际协调,以避免“板块群体碰撞”。

   常修泽突出阐述了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两个结构的转型。

   关于需求结构。常修泽教授认为,在需求结构中,投资、消费、净出口这三者中重点应该抓“居民消费率”。需求结构转型需要抓住居民消费率。目前我国居民消费率过低,他重点分析了“为什么居民消费率过低”问题:过低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投资率过高压制消费率,但也不光是投资率过高压制消费率,还受消费能力、社会保障、消费安全、消费质量的影响,消费本身存在的问题如消费能力低、社会保障不完善、消费安全问题、消费质量问题等。针对这种现状,为解决居民消费率低的问题,首先必须刺激需求,相关举措主要有:提高城乡劳动者收入——能消费,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敢消费,加强消费安全监管——放心消费,商品与服务的质量和价格——实惠消费。解决办法,除解决收入社保问题外,同时必须释放新需求,着力扩大居民消费,如服务消费、信息消费等。

   关于供给结构。常修泽说,供给结构既存在供给过剩(包括产能过剩、房地产的积压与控制、企业和产业的成本高、杠杆率过高、债务风险)等问题,也存在供给不足问题。他重点分析了“部分产能过剩,房地产积压与控制,企业和产业的成本高,杠杆率过高、债务风险和成本”五大问题,他认为应该“消解旧供给”,如:减产能,减库存,减杠杆,减成本,主张“该砍掉的坚决砍掉”。同时,供给结构也存在供给不足问题,特别是公共性、创新性供给不足。

   常修泽阐述了他的“创造新供给”思想,即“要创新竞争——烙新饼”。他引用了美国的著名管理学家托马斯《乱中取胜》中的一段话,“不要总想分享市场,而要考虑创造市场,要设法烙出一份大馅饼,最好是烘烤出一块新馅饼。”在常修泽看来:第一叠“新饼”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第二叠饼是生产型服务业,包括金融服务业、现代物流业(物流\提升供应链管理)、交通运输业(21世纪海丝路、航空、海港)、技术和外包服务业、商务服务业、设计咨询服务业、人力资源服务、节能和环境服务业八大产业。第三叠饼是生活型服务业,包括健康服务业、商贸服务业(电商,传统店)、旅游业( 关注休闲度假游 )、居民服务业、文化产业(演艺、网络文化产品、影视、出版)、体育健身休闲竞赛表演、房地产业、市场化培训教育服务业八大产业。

   新旧动能转换,山东该如何选择?

   在山东讲学期间,常修泽重点分析了山东该如何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归纳常修泽讲话,他的观点主要有六大看点:

   看点一:全国新旧动能转,山东应该走在前面。

   今年4月,中央在白洋淀画了个圈,雄安新区破空而出。这个千年大计,对山东制定本区域的国家战略规划有什么影响?常修泽在有关报告中直面这个问题:“山东搞新旧动能转换,主题抓得准”。

   常修泽由南到北,高屋建瓴,指点周边发展态势,纵论全国几大区域战略:“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过去把它们叫中国经济发展的三大引擎。现在,我们的南面,珠三角已发展到泛珠三角,囊括了南方九省;长三角,包括江浙沪再加安徽一部分,气势不凡;我们所在的这一大片齐鲁大地,原有个‘环渤海地区战略’,但十八大后提出京津冀发展,这意味着环渤海的‘核心部位’已单独列出,特别是今年4月京津冀这个圈里又画出来个雄安新区,更为全国所瞩目;我们的北面,渤海对面的辽宁,去年中央发布7号文件,出台新一轮振兴东北计划,甚至内蒙东五盟都能搭上这班车。

   “从整个国家战略布局看,山东南靠不上长三角,西靠不上京津冀特别是雄安新区,北靠不上新一轮振兴东北计划。我的家乡——山东正处在一个中国的战略洼地,战略地位十分尴尬”。说到此处,常修泽饱含深情:“作为一个从山东走出的学子,我为自己的家乡焦虑:在未来新阶段,咱们山东的位置在哪里?15.7万平方公里的齐鲁大地,咱们要画什么新图?在当今天下群雄并起之中,9800万乡亲,咱们要举什么新牌?”

   2010年,常修泽曾主持了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划的《关于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体制创新研究》课题,担任课题组组长。他带领课题组深入青岛烟台威海日照潍坊等地调查,撰写了3万字战略研究报告,提交国家决策层。2011年1月4日山东半岛兰色经济区获国务院批复,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与此前获批的“黄三角”,形成山东“黄蓝战略”两大国家级规划。

   常修泽说,蓝色经济区是一张好牌,但实施并未达预期;黄三角也是一张牌,但比起珠三角、长三角,黄三角实在太小,不可比拟。“当前、在十九大召开前,国家正在谋划新的战略布局,区域战略要举新旗、要高屋建瓴。山东要抓住时机,研究并制定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规划。这个战略,对山东很有意义。”

   常修泽长期从事制度经济学和国家战略问题研究。他说,“新旧动能转这张牌具有战略意义。改革开放已经38年多了,整个国家的新旧动能转换虽取的一些进展,但是还没有完全‘破题’,旧的动能仍然在惯性运作。这不光是‘山东的问题’,也全国性的问题。所以,山东人要开风气之先,给整个国家的新旧动能转换趟出一条新路;同时,也着重解决‘山东在国家战略的定位问题’。”

   常修泽说,“站在全国看动能转换,山东可以搞试验;但站在山东看,建议一定要突出重点。如果整个山东15.7万平方公里都搞成试验区,这个面是否有点过宽?对于‘泛济青烟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范围要适中,重点要突出。总之,两个层次:中央可确定山东是重点,山东可确定重点几个市。重点地区要率先杀出一条血路来,以带动全省全面转换。”

   看点二:新旧动能转换重在“寻求新机制”。

常修泽认为,促进新旧动能转换,必须跳出传统思维模式。他提出新旧动能转换的四大要义,其中的第一条就是“寻求新机制“。他强调,新旧动能转换,最深层的是体制的转换。无论是产能过剩,还是杠杆率过高等,这些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体制问题,解决的出路寻求新机制,特别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发展民营经济。他建议山东省委、省政府从“寻求新机制”入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9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