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晨:论知识精英的“有机性研究”

更新时间:2016-11-14 14:36:35
作者: 刘晨  

  

   在研究中,有一种研究被叫做对策性研究,也就是分析某个问题,进而提出对策,以化解当前中国面临的种种重大问题。

  

   对策性研究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文章结构:第一,问题意识;第二,方法和理论框架;第三,分析;第四,对策;第五,总结。这样的结构看起来非常有条理,可以让决策者清晰的认识,从而知道问题为什么存在?又该如何治理?

  

   其实,我们也可以把这样的研究方式称为有机性研究。所谓有机性,在我们的定义中就是帮助政府做决定,帮助政府分析问题地研究。或者是,你的研究往往偏向于为政府出谋划策,那么,这种针对性也就决定了研究的有机性。

  

   为此,有机性研究与对策性研究的相似性也就一目了然了。而他们最大的不同在于,可能对策性研究还是面向大众的,尤其是同行之间相互阅读和借鉴,从而推动某个问题的创新可能。换句话说,有机性研究针对的是“政府”,对策性研究针对的是“学界”和“政府”。有机性比较有隐蔽性,往往在内参等刊物上发表,对策性研究比较有开放性,往往在一些期刊、媒体上发表。

  

   进一步说,我们现在阅读和接触到的多半都是对策性研究,例如“二次开放”等提法就是对策性研究,它不仅仅是要求政府注意这个问题,还要社会来一同关注如何进行再开放。

  

   现在整个学术界和知识界之所以在有机性研究和对策性研究做的文章比较多的原因,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政府的偏好。对于政府而言,他们更喜欢建设性的东西,即便是批评,也需要建设性的批评,而不喜欢否定性批评,故而有建设性就会有有机性。同样,有建设,就会有对策,对策往往是帮助决定者作决定时的参考,例如一些人口结构地调整研究、供给侧的研究等。

  

   第二,期刊的偏好。在李连江教授所说的“不发表,就出局”的文章中(此文后来进行了扩充和完善,后来成为了一本书,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在2016年9月份出版了),虽然所说的事情不是如内地评职称的那种,但是,这句话也折射出当前知识界的一个困境。没有成果、没有作品等,则意味着学界不会承认。同时,我们从一些期刊的栏目设置就可以看到,他们往往在每年都会设置一些选题偏好,尤其是希望有重大问题的研究创新,这样会提高他们的文章引用率。这也就改变了一些学人的研究方向和兴趣,往往不得不屈服于当前的这套游戏规则。否则,论文发表就比较困难。例如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梦”等议题的研究就容易发表。

  

   第三,课题支持。我们在申请课题的时候,往往那种排忧解难的课题,比较与时代挂钩并且非常主流的课题申请就容易获得支持。进而,课题又需要结项,不可能所写的文章不是与课题相关的内容,这就意味着文章也是如此。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资源意味着权力,权力改变学界的格局和文章的偏向。

  

   第四,知识精英自身。有时候,选择什么样的研究,并非个人没有主观能动性,但是有的知识精英为了利益而放弃一些原则,在风骨与名利(XX学者的称谓、XX委员会的主席等)之间选择放弃前者。当然,有的人也乐于做一些事情,这和性格、品行等有很大的关系。在我看来,实质是投机主义和道德缺陷。

  

   正是这四个方面的原因,所以知识精英作为社会意见的引领者,作为提供参考意见的主要群体,他们至少应该做到以下几点:第一,真正的是基于国家立场和民族立场来做研究;第二,有一定的社会道德和底线意识;第三,不可投机,更不能出卖弱势群体的利益,选择阿谀奉承,假话连篇。否则,就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见萨义德:《知识分子论》)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有机性和对策性研究并不是错误的,但是应该禀赋着上述三点来做研究,这样的出来的“对策”,才不会掺和太多的杂质。毕竟,知识分子要讲良心。

  

   2016年11月12日

  

   作者系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