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三定:以学术研究积极关注时代

——编辑“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的回顾和体会

更新时间:2016-09-13 00:42:57
作者: 余三定 (进入专栏)  

  

   【摘要】本人十多年来担任《云梦学刊》主编,自觉适应时代和社会的需要,在《云梦学刊》开办“当代学术史研究”特色栏目,“当代学术史”由“学术史”和“当代”两个要素组成;发挥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实现研究方法的自觉,展开“以问题为中心”的当代学术史研究,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约稿,围绕栏目建设编辑出版专题论文集;作为高校学报的主编(编辑),努力将编辑工作与科研、教学工作有机结合起来,以使三者互相促进,良性互动,产生了较好地效果。

  

   【关键词】云梦学刊  当代学术史研究  特色栏目  以问题为中心  编辑科研教学互动

  

   从1986年起,我在湖南理工学院(当时校名为岳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1999年起校名为岳阳师范学院,2003年起至今校名为湖南理工学院)中文系任教文艺学的同时,开始以业余时间兼任《云梦学刊》的责任编辑,为《云梦学刊》编辑稿件,前期主要是负责编辑“美学文学艺术研究”、“当代学者研究”栏目。1998年至今,我一直担任《云梦学刊》主编,也一直同时兼任上述两个栏目(其中“当代学者研究”栏目从2003年第1期开始改版为“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的责任编辑。我在担任《云梦学刊》主编、并兼任“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责任编辑的十多年里,热情投入,积极探索,用功甚勤,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我觉得,现在很有必要作一初步的回顾和小结。在下文中,我将重点讲我们编辑《云梦学刊》2003年第1期以来“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的情况,但由于“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与“当代学者研究”栏目有着内在的紧密联系(前者是承接后者而来),所以在叙述时有时候可能会自然涉及到“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之前的“当代学者研究”栏目。

  

   自觉适应时代和社会的需要设置特色栏目

  

   高校设置特色栏目是许多高校学报努力去做的,但各自考虑的角度不一样(即不同的学报是从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从总体上看便是从多种角度考虑问题),据笔者观察,主要有如下一些考虑角度:或者是基于学校所在地的历史和地域文化特色,或者是基于学校的学科和人才优势,或者是基于学校所依托的行业特色和自身的专业特色,等等。《云梦学刊》开办“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与上述的种种出发点不尽相同,主要是考虑学术研究、学术刊物要自觉适应时代和社会的需要。笔者在《当代学术史研究:新兴的学科》(载《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中写道:“我们知道,十年‘文革’期间,学术受到政治的干扰和压抑,学者甚至丧失了自我,实际是中国学术的断裂期。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学术发展,从时序上来看是承接‘文革’而来,因此,从总体上可以说,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学术发展是中国学术发展由接续断裂、全面复苏到空前活跃、硕果累累的繁荣期。改革开放三十余年这一时期,学术研究的成果、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学术发展对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是巨大的;与此同时,其负面因素和教训(如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学风浮躁、学术不端乃至学术腐败行为)也是不可小看的。如果从整个‘当代’的角度出发,将视线从新时期再往前推移,当代前十七年的成果与问题、经验与教训,‘文革’十年的学术断裂,同样值得我们认真回顾和反思。因此可以说,为推进学术不断前进、健康发展,学术应该总结自身,学者应该回瞻自我。于是当代学术史研究引起了诸多学者不约而同的关注,带有必然性地成为了学术研究的重要主题和学术热点。从这样的角度看,可以说,当代学术史研究作为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是应运而生,顺时而出。”由此可见,我们在《云梦学刊》开办“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真正是时代和社会的需要,真正是适逢其时。

  

   我们在这里先对“当代学术史”概念做一个简要的辨析。“当代学术史”是由“学术史”和“当代”两个要素组成的。我们先看“学术史”这个要素。 “学术史”就是关于学术研究的学术研究,或者说是关于研究的研究,即研究过往学术发展的成就、历程和轨迹。我们知道,学者是作学术研究的,当学者作学术研究时,学者是主体,学术研究的对象是客体(如文艺学研究的对象是客观存在的文艺现象,历史学研究的对象是客观存在的历史现象等等);但是在学术史的视野之下,学者(如文艺学学者、历史学学者等等)也成为了学术研究的对象,即学者的研究背景、研究活动、研究成果、社会影响和研究经验等成为了研究对象,甚至学者的学习过程、治学经历和乃至整个生平也成为了研究对象,这个时候,学者就由研究主体(研究者)变成了研究客体(研究对象)。简言之,学术史就是学术对自身的发展历程进行回顾、反思、分析和研究,从而总结出学术发展的成就,描绘出学术发展的轨迹,寻找出学术发展的规律性的东西来。学术史与思想史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学术史往往离不开思想史,“学术”如果没有“思想” 就没有了内藴,就没有了灵魂,就无深度和魅力可言;反之,“思想”如果没有“学术”作支撑也就没有了根基,没有了力量,就会显得苍白、肤浅。但学术史与思想史又有区别,思想史与社会现实、与人生、与人的情感、与人的精神境界和价值追求联系得更紧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思想史人文精神更浓,学术史科学精神更重。笔者在《当代学术史研究:新兴的学科》(同上)中说:“如果要从学科定位的角度对学术史进行学科归类的话,可以从三个方面考虑(即从三个方面作出假设):一是将其归于‘历史学’(作为一级学科的‘历史学’其所属的学科门类亦称‘历史学’)内的‘专门史’这个二级学科,那就可以将其作为‘专门史’这个二级学科下属的一个三级学科来看待;二是在‘历史学’这个一级学科内将‘学术史’增设为一个独立的二级学科,假如这样设定的话,‘学术史’就成了和‘专门史’相并列的二级学科;三是考虑到其涉及的范围甚广,从经验的角度可以将其划归入‘社会科学总论’类,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主办的‘复印报刊资料’系列专题刊物中,有一种刊物名为《社会科学总论》,不少当代学术史研究方面的重要论文都被该刊选入。只是这‘社会科学总论’没有其能对应从属的一级学科,它似乎与人文社会科学的所有一级学科都相联系。总之,在这个问题上还可进一步探讨。”上面是笔者三年多前关于“学术史”的学科定位所作的初步分析,今天关于这一问题也仍然处在探索的过程当中。

  

   我们再看“当代”这个要素。 “当代”作为“学术史”前面的一个限制词,是一个时间概念,具体说是指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至今。当然1949年只是一个大致的时间界限,因为学术的发展往往表现出连贯性,“当代”与此前的“现代”、乃至更早的近代之间有着多方面的承续性。由上述简要分析可见,“当代学术史”有一个大致时间上的起点,但暂时还不能确定时间上的止点,其还是处在动态的、开放的发展过程中。

  

   当代学术史研究的主要内容也需要作出辨析和概括。笔者以为,大致说来,当代学术史研究主要包括如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关于宏观的学术史的研究。包括对当代某个时期、某个时段或整个当代阶段的重要学术活动、学术思潮、学术争鸣、学术流变、学术发展、学术成果、学术积累、学术影响、未来的学术走向等等的整体、系统的综合性研究。如关于20世纪50年代前期新的学术范式的确立的研究,关于20世纪50年代对各种学术思潮的批判与斗争的研究,关于“文革”期间政治对学术的干扰、遏抑甚至扼杀的研究,关于新时期改革开放、思想解放对新时期学术发展产生的巨大影响的研究,关于新时期西方学术思潮引进历程及影响的研究,关于新时期学术规范讨论与建设的整体研究,关于新时期反对学术腐败的综合研究,关于新时期学术评价问题的研究,关于新时期“科研项目制”及其对学术发展影响的研究;当然也包括“中国当代学术发展史”、“中国新时期学术发展史”这样更为宏观、宏大的研究题目;等等。二是关于学科史的研究。比如当代社会学学科史、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史、当代史学史、当代文艺学研究史、当代自然辩证法研究史、当代鲁迅学史、当代红学史等等。学科史研究既可以是关于当代某个一级学科发展的研究,也可以是关于当代某个二级学科发展的研究,还可以是关于当代某个三级学科(具体学科方向)的研究。三是关于学者个案的研究。学者个案研究是当代学术史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关于胡乔木、郭沫若、胡绳、冯友兰、朱光潜、杨晦、刘大杰、齐思和、周谷城、周扬、周一良、陈寅恪、钱钟书、季羡林、任继愈、李泽厚、汤一介、陈鼓应、叶朗、刘纲纪、陈平原、吴福辉、洪子诚等当代知名学者的研究。四是学术评论,或称学术批评。学术评论有点类似于文学评论,主要是针对当下的学术动态、学术现象展开分析、研究和评论,学术评论往往既有对正面现象的褒扬,更有对负面现象剖析和批评。基于上述的分析,我们认为,我们把"当代学术史研究"界定为研究当代学术的发展,即是关于当代学术研究的学术研究,是完全能够成立的。

  

   发挥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组稿

  

   笔者认为,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就是作为学术刊物编辑的自觉性,就是能自己把握自己、自己主宰自己,就是能独立思考、实事求是,一切为了客观真相、一切为了追求真理,绝对不会盲从、绝对不会迷信、绝对不会被流俗和时风牵着鼻子走。笔者在《“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研讨会”发言选登?引言》(载《长沙大学学报》2012年第3期)中说:“怎样做到具有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 我以为,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学术刊物的编辑一方面要对抗流俗、时髦;另一方面,要主动关注时代、社会和学界发展动态,要主动和作者、读者联系、沟通、互动。”具体来说,我认为如下几方面是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 首先,学术刊物编辑要坚持从学术立场、从学者立场出发办刊。作为学术刊物编辑应该在整个办刊过程中坚持学术的独立和尊严。真正的学术研究就是发现规律,追求真理。这种追求真理的学术立场是从根本上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是有利于社会发展和前进的。”“ 其次,学术刊物编辑要在栏目设置方面做出特色。现在的学术刊物以综合性期刊居多,刊物栏目往往按学科设置,容易出现‘千刊一面’的现象。一个学术刊物要形成自己的独特面貌和风格,在当前的情况下,设立特色栏目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再次,学术刊物编辑要在选题方面做出探索。学术刊物编发稿件不能‘望天收’,而要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创造性,根据社会和学术发展的需要,自主提出专题讨论的选题,主动约稿、组稿。”“其四,学术刊物编辑要在单篇论文的约稿方面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在编辑“当代学术史研究”栏目的过程中,如何发挥学术刊物编辑的自主性,我们注意从下面三个方面作出努力。

  

首先是研究方法的自觉。在开展"当代学术史研究"的过程中,我们从研究对象和我们研究力量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出发,自觉采用"以问题为中心"的研究方法。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当代学术正处在动态的发展、变化、行进中,目前情况下如果我们想要对整个当代学术发展作一全面、系统的研究,进而写出一部有关当代学术发展的"通史"性的著作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33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