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思灵:“一带一路”:印度的回应及对策

更新时间:2016-01-19 16:41:49
作者: 杨思灵  

   【内容提要】 “一带一路”的提出无疑符合我国新时期对外开放的需要,是促进我国与欧亚非国家进一步合作的重要举措。鉴于印度在我国丝路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尤其值得关注。尽管印度在回应中国所提“一带一路”上有所保留,但通过合理的路径选择,比如探讨如何实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计划与印度“跨印度洋海上航路与文化景观”计划的对接、推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以及加大文化交流,舒缓和软化双方民意对立面等,实现中印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是可能而且可行的。

   【关 键 词】一带一路/中国/印度

  

   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9月和10月出访中亚及东南亚国家时分别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提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总体来看,“一带一路”是新形势下我国寻找对外开放新突破点的尝试,既继承了历史发展的脉络,也蕴含了中国与周边国家进一步加强关系与合作的愿景。从历史视角来看,印度在古代北方丝绸之路及南方丝绸之路中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新时期的“一带一路”战略,印度的地位同样重要。但客观来看,囿于地缘政治及双边关系的影响,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回应似乎仍有所保留。因此,如何选择有效的路径推进中印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就成为我们必须解决的紧迫课题。

   一、印度:古代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

   在古代丝绸之路中,印度占据着突出地位。按走向来分,大致可以把中印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分为如下几条:

   一是北方丝绸之路。①北方丝绸之路主要从中国新疆出境,经中亚、西亚到达南亚及欧洲的路线。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元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尽管张骞使命并没有获得成功,但其不仅开启了此后北方丝绸之路文化与贸易交流繁盛的纪元,而且也揭示了南方丝绸之路的存在。张骞到达大夏后,惊奇地发现来自中国西南地区的竹子和棉花在当地市场售卖,这些货物是由途经印度北部和阿富汗地区的印度商队带来的。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情况受到西汉王朝的重视,大汉王朝派遣军队驱逐了中国西部边境地区的匈奴,中国经由中亚通往西方的道路被打通了,包括印度在内的四面八方的贸易商向中国蜂拥而至。公元65年,来自印度的佛教传教士竺法护和迦叶摩腾携一白马到达中国,建立了世人皆知的白马寺,开启了中印宗教文化交流的巅峰时代。中印之间的这条丝绸之路大致从长安出发,出玉门关,经塔里木沙漠的北部和南部,再至喀什葛尔、塔什库尔干,下行至吉尔吉特和亚新山谷,到达印度河上游。另一条丝绸之路分支则从喀什葛尔平原,越过帕米尔高原,跨吐火罗邦国,至大夏,再穿越兴都库什山脉,到达巴米扬,再经过醯罗城②和贾拉拉巴德,沿着喀布尔河谷,到达印度西北部地区。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条古老的北方丝绸之路上,形成了若干非常重要的文化区域和重镇,比如“中印国”、敦煌、和阗、巴米扬等。

   二是西南丝绸之路,又称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从张骞出使西域的情况来看,早在公元前2世纪,印度商人就从印度北部甚至大夏运来中国西南部的货物。公元1世纪中国商人取道印度东部直达恒河进行海上出口。在此前后,印度佛教僧侣取道阿萨姆及缅甸,到达中国。该丝绸之路又分为两条,一条从四川出发,途径云南,穿过缅甸北部,到达印度阿萨姆,再到中亚地区。此条丝绸之路的具体走向是从云南昆明至缅甸八莫,在此分为三条走向:其一,从缅甸北部进入帕特卡伊山脉,经过雅鲁藏布江;其二,从钦敦江到曼尼普尔;其三,从伊洛瓦底江到阿拉干。三条分支至印度阿萨姆的高哈蒂汇合,经过北孟加拉、拉杰玛哈和帕戈尔布尔,到达印度古代首府巴特那。另一条南方丝绸之路从中国西藏出境,经过尼泊尔,到达印度,通往中亚,此条丝绸之路又可以称之为茶马古道。此条通道的出现主要源于公元627年一个叫玄超的香客从该条道路达到印度,其出中国境后,经过吐火罗,继而到达旁遮普的加兰陀罗。公元10世纪末,另一名中国香客吉野再次走了该条道路。③

   三是海上丝绸之路。④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特别是随着航海技术的不断发展,海上通道的优越性日益得以体现,尤其是海上不受地形所限,容易到达,极大地促成了中印之间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与发展。从印度的视角来看,印度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传播影响至深至远,这些从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或民族的形成就可见一斑。中印之间也正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实现了频繁的贸易往来与文化交往。公元7世纪半叶后,随着北方丝绸之路被纷乱所困扰,海上丝绸之路成为中印交往的唯一路线。

   从上述丝绸之路的情况来看,如果以印度为核心进行考察,会发现北方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及海上丝绸之路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呈现环状结构,其中印度就是最重要的汇聚点。印度既是丝路的重要目的地,也是所有丝路汇聚的中心。北方丝绸之路从中亚通往印度,南方丝绸之路经缅甸到印度,最终到达克什米尔与中亚相接,与北方丝绸之路重叠交汇;海上丝绸之路从中国经东海、南海进入印度洋,至印度西海岸港口。这种丝绸之路的结构与特点在法显的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其从北方丝绸之路出发到印度,从印度经海上丝绸之路回到中国。法显在恒河南岸的昌巴登上商船,历时14天,到达锡兰,在经历90天到达爪哇,再经历12天后到达山东。正是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带动下,从公元7世纪起,广东成为重要的目的港。从这个角度看,印度在古丝绸之路中的地位无可取代,在中西文化交往中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

   二、“一带一路”对中印的意义

   丝路上的曾经辉煌启发了当今睿智的国家领导人,并据此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发展构想。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前夕,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印是多极世界中的两大重要力量,是两大市场,也是两大文明。两国当前最主要的任务都是加快发展,实现民族振兴,实现“中国梦”和“印度梦”。在这一进程中,中国愿与印度坚定地站在一起。中国希望与印度对接发展战略,实现共同繁荣;对接发展理念,推进两国治国理政经验的交流互鉴;对接两大文明,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新的贡献。⑤“一带一路”的提出对中印发展战略的对接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前驻印度大使魏苇表示,“‘一带一路’建设符合中印两国的共同利益,与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并行不悖、相辅相成,完全可以成为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新的增长点。”⑥

   综合来看,“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对中印的意义包括如下:

   首先,实现两国发展任务。从发展现实来看,中印两国均是发展中国家,两国经济发展的人均水平仍然偏低,贫困等问题依然严重困扰两国发展。要实现改革和解决国内问题,仍然需要解决发展的问题。在中国,贫困人口为1.28亿,占总人口的近10%。印度贫困人口更多,拥有3.55亿,占其全国总人口的29.8%。为了实现经济发展任务,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阶段,确定了15个领域、330多项重要改革举措;印度莫迪总理领导的新政府确立了改革官僚体制、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等十大优先事项,致力于建设一个团结、强大、现代的“杰出印度”。毋庸置疑,中国和印度要实现上述改革目标,均需要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合作,而“一带一路”可以满足中印国内的发展需要,尤其是在中印对外经济发展依赖度越来越高(尤其表现在对外贸易及能源进口方面)的情况之下,“一带一路”对实现中印经济发展目标更具重要的现实意义。换言之,“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不仅可以实现中印经济合作的优势互补,而且双方的合作可以辐射到更广阔的远东和欧亚非地区,将对拉动两国国内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

   其次,深化两国战略互信。“一带一路”的本质主要是推进经济与人文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在经济领域,主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交通的互联互通、贸易投资便利化等。其主旨在于“合作共赢,打造利益共同体,为亚洲的整体振兴插上两支强劲的翅膀”。从国家定位来看,“一带一路”与国际社会所担心中国借此扩大自身地区影响力,追求大国目标的担心不同,主要限于经济与人文发展领域。而经济与人文对深化国家间的战略互信具有基础性作用。从经济角度来看,国家间的密切的经济联系对加深国家间的互信有直接作用,根据波拉切克(Polachek)的研究,贸易翻倍增长可以减少两国17%的冲突风险。⑦就中印经济合作而言,尚有巨大潜力可挖,两国人口合计25亿,但双边贸易额还不到700亿美元。“一带一路”提供的经济合作机会对推进双边之间的经贸合作具有重要作用,而一旦中印两国贸易得到较大幅度增长,比如增长到2000亿或3000亿美元,双方之间的相互依赖度必将大幅度提升,相应地彼此间的战略互信也会不断加强。人文交流无疑是建构国家间关系的一项长期而基础性的工作,其本身也是“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主要内容之一。从中印之间的人文交流情况来看,现状不容乐观。2013年中印之间人员往来不足100万人次,与两国经贸合作及关系发展状况并不匹配。由于双方人文交流的严重不足,导致对彼此的误解根深蒂固,极大地限制了中印关系发展的步伐。也正是认识到了这一问题,中印之间决定加强青年交流、语言教学等方面的合作。⑧可以预见,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通过中印之间全面的人文交流,对塑造两国关系友好气氛,推动两国战略互信改善,实现紧密合作将产生极大推动作用。

   再次,维护海洋通道及地区环境的安全。虽然“一带一路”的主旨在于发展经济合作,但是“一带一路”上的安全问题却不容忽视。在“一带”上,地区安全问题深受恐怖主义问题困扰,尤其中亚、西亚及南亚,恐怖主义袭击及反恐战争此起彼伏,对地区安全与合作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与挑战;在“一路”上,海盗问题较为严峻。据统计,1994年到2004年期间,海盗活动最猖獗的地区在印度洋的东部,即马六甲海峡和印尼海域,一共发生了1050起海盗袭击案件,索马里海域发生75起;2005年之后,印度洋西部的索马里海域和亚丁湾海域海盗案件急剧上升,2005年到2009年共发生了416起案件,其中包括多起劫持中国船员和船只的案件。⑨因此,为保障“一带一路”的合作环境,作为亚洲两个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印对维护地区安全与和平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实现中印之间在维护海洋通道及地区环境的安全可以为两国的发展塑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

   三、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及回应

   鉴于南亚国家在“一带一路”构想中的重要地位,中国非常重视南亚国家,尤其是印度的参与及合作。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参赞高振廷表示: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印度是海上丝绸之路及陆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在两千多年前,中印之间就通过南方丝绸之路有了很好的交流。因此,我们相信中印将从“一带一路”中获益。中国相信印度是中国建设“一带一路”的“天然伙伴”。⑩

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及印度三个南亚国家,寻求这些国家在“一带一路”上的合作是其重要任务之一。在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同建设和发展“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获得了两个国家的积极响应。习近平在访问马尔代夫时撰文表示,马尔代夫地处印度洋要道,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中方欢迎马方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方愿意同马方一道努力,推动这一合作倡议愿景早日转化为现实,带动各国发展繁荣和亚洲整体振兴。(11)对此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在会谈中回应称,习近平主席的倡议富有远见,马方完全支持并愿抓住机遇,积极参与。(12)在中马联合声明中,双方再次强调加强海上丝绸之路合作,马方欢迎并愿积极参与中方提出的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13)在访问斯里兰卡时,习近平也提出,中斯应共同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复兴,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50.html
文章来源:《亚非纵横》(京)2014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