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玉烨 张惠瑶:3D数字模型的复制权保护探析

更新时间:2016-01-09 22:17:37
作者: 黄玉烨   张惠瑶  

   【中文摘要】3D数字模型是3D打印中最为核心的要素,用户主要通过CAD软件设计或3D扫描获得3D数字模型。具有独创性的3D数字模型可以作为美术作品或图形作品受到著作权的保护。对3D数字模型的复制表现为不改变作品载体表现方式的复制和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其中,对构成美术作品的3D数字模型进行打印属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而对构成产品设计图的3D数字模型的打印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在现行著作权法框架内,建议通过成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采用著作权技术保护措施和限制私人复制范围等方式对3D数字模型的复制权进行保护。

   【中文关键字】打印;数字模型;复制权;保护对策

   【全文】

   3D打印技术自20世纪80年代诞生以来,一直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着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随着3D打印设备价格降低和更易获取,3D打印的作用范围从工业应用延伸到个人消费领域。如同计算机的发展历程,我们有理由预见3D打印机终将成为个人消费品,普通消费者可以自己创作或复制他人的3D数字模型进行3D打印,“个性化生产”成为可能。3D数字模型是在计算机虚拟三维空间中由线条、三角、曲面等几何图形和色彩设计组合而成的虚拟三维立体造型。作为3D打印的核心要素,3D数字模型既是打印物理实体的前提和蓝本,也是连接创意和现实的桥梁,其价值日益凸显。那么,未经权利人许可复制3D数字模型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如何界定3D数字模型的作品属性,当前可采取何种措施有效保护3D数字模型的复制权,均是著作权法亟需解决的问题。笔者不揣浅陋,对上述问题进行初步探讨,以求抛砖引玉,求教于同仁。

   一、3D数字模型的作品属性界定

   (一)3D数字模型的独创性考量

   3D数字模型属于智力劳动成果,它能够借助计算机显示屏幕供他人感知、阅读和欣赏并能以多种形式

   被有形复制。3D数字模型能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关键在于是否具有独创性,而3D数字模型的独创性又与其来源密切相关。

   1.运用CAD软件设计的3D数字模型

   在3D打印中,用户可以通过CAD[1]设计软件的交互技术、图形变换技术、曲面造型和实体造型等技术进行三维建模,并将设计完成的3D数字模型(CAD文件)转换为3D打印机能够读取的STL数据文件格式进行打印。如果3D数字模型是用户运用自己的智力和技巧借助CAD软件独立设计完成,体现了创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并以三维图形的形式表达出来而能被他人感知,那么该3D数字模型便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除了从无到有的制作和描绘,用户也可以将他人的3D数字模型作为基础进行改编创作,产生新的3D数字模型。如果用户在改编他人3D数字模型时通过独立劳动增加了体现自己思想的表达,使新的3D数字模型与他人3D数字模型相比产生了可以被客观识别的并非太过细微的差异,并且这种差异达到了“最低限度的创造性”,那么新的3D数字模型构成原3D数字模型的演绎作品。当然,用户的改编行为需要得到许可或是他人的3D数字模型已进入公有领域,否则可能成为“毒树之果”。但是,如果两个3D数字模型太过相似,差异过于细微而在视觉上难以识别,那么用户的这种改编行为由于缺乏独创性而只能被认为是对他人3D数字模型的复制而非演绎。

   还有一种情形是用户通过CAD软件,将平面美术作品中的以二维形式表现的人物、物品、背景等作品的构成元素进行创作加工,将其从只有单面视觉效果的二维图像塑造为具有正视、侧视、后视、俯视等立体视觉效果的3D数字模型。由此产生的3D数字模型是否达到作品独创性要求,需要进一步考量用户的智力劳动是否达到了一定的创作高度。例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是一幅人物正面肖像画,用户使用CAD软件将其构思的画中人物侧身、背影、头顶等原作没有描绘的画面通过线条色彩的设计细致入微地表达出来,将原本只有平面视觉效果的人物肖像丰富为生动立体的3D模拟造型。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用户以原画为基础进行创作,但原画只是对该人物形象的正面描绘,对于人物的侧身、背影、头顶等形态究竟如何给后人留下了很大的智力想象空间,用户创作3D模拟图像时必定融入了大量的创造性劳动,体现了其高度个性化的选择和判断。此时,创作的3D数字模型不仅仅是对原画内容的简单再现和重复,而是产生了实质性的改变,是符合独创性要求的演绎作品。又如,用户根据连环画《三毛流浪记》中三毛的平面图像,使用CAD软件制作出三毛的3D模拟图像。虽然这种转变也需要用户的技巧和智力劳动的投入,也涉及对构图和色彩的选择,但是在连环画中原作作者已经对三毛这一人物形象从各个角度进行了具体描绘,用户的行为只能被认为是对从各方位描绘该人物形象的系列平面图像的富有技巧的组合。这种组合难以形成源自于用户而不同于原作的新贡献,不能体现用户的个性选择和艺术品味。该3D数字模型由于欠缺独创性,只能被称为原美术作品的复制件。

   2.运用3D扫描仪扫描物品得到的3D数字模型

   消费者可以借助3D扫描仪和逆向建模软件将想要“打印”的实体对象快速、便捷地转化为3D数字模型。3D扫描仪可分为自动3D扫描仪和非自动3D扫描仪。对于自动3D扫描仪,用户只需使用激光设备或摄像头扫描物体的各个面,扫描完成后,软件将扫描出的数据自动合成全角度的3D数字模型。在此过程中,用户只用付出少量的体力劳动而基本不用投入任何创造性智力劳动,所得3D数字模型由于缺乏独创性而只能被当作是被扫描对象的复制件。非自动扫描仪则略有不同,用户首先要用扫描数码相机对扫描对象的各个角度进行拍照,然后将这些图片上传至绘图软件,最后通过复杂的对齐或点云处理形成3D数字模型。因为使用非自动扫描仪建模时需要用户手动选择和连接图形的合并标记点,所以业界对用户最终制作出的3D数字模型是否体现了用户的创造性存在争议。{1}

   笔者认为,使用3D扫描仪(不论是自动的还是非自动的)获得的3D数字模型,是以在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的三维图像为形式存在,对被扫描对象之精确的“数字化再现”。该3D数字模型所体现的是被扫描对象的独创性而非扫描人的智力创造成分,不能仅仅因为用户实施了简单劳动、额头上流下了汗水就认为扫描人对扫描而来的3D数字模型享有了著作权。正如Meshwerks v. Toyota Motor Sales案中,审理该案的美国联邦第十巡回上诉法院指出:Meshwerks公司制作的数字线框模型是对Toyota汽车造型设计的简单而未加修饰的描绘,该数字模型的设计全部来源于Toyota汽车本身的设计,并没有体现模型创作者对光线、角度、背景等元素的任何个性化选择;况且Meshwerks公司制作该数字模型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准确地再现特定Toyota汽车的形象,虽然在实物测量和数字建模时投入了大量的技巧性劳动,但是整个制作过程只是对Toyota汽车的数字化复制而没有创造出或添加任何独创性的表达。最终,法院认定Meshwerks公司制作的汽车数字模型因欠缺足够的独创性而不能获得版权保护。[2]由此,如果3D扫描的对象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雕塑作品、模型作品、建筑作品等),那么该扫描过程构成对上述作品从立体到平面的复制,产生的3D数字模型是被扫描对象的三维数字化复制件,其权利归属于被扫描对象的著作权人。

   (二)3D数字模型是美术作品或图形作品

   具有独创性的3D数字模型是著作权法的保护对象,但是需要明确其所属的作品类别。有学者认为3D数字模型是计算机程序{2},属于计算机软件作品,笔者认为此种说法欠妥。根据我国《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的规定,计算机软件是指计算机程序及其相关文档,其中计算机程序是指示计算机完成某一动作或工作的“代码化指令序列”,它必须能够使计算机执行特定任务。CAD软件作为三维制图软件,将其视为文字作品受著作权保护并无异议。但是,3D数字模型以CAD文件格式储存在计算机中,它本身并不能指使计算机执行特定任务也不能控制3D打印机的运作。{3}它经过计算机编译工具自动转换成3D打印机器能够识别并执行的STL格式文件{4},再由3D打印设备“打印”出实体物品,如同使用传统打印设备打印一张图片的过程,不能被认为是该图片操控了计算机或打印设备的运作。

   在3D打印环境中,创作3D数字模型的最终目的不是让人们观赏这些三维图形本身(虽然它们也可供人观赏),而多是服务于实用性功能,即应用它们制造具体的物品。所以,笔者认为将3D数字模型归类于著作权法规定的图形作品(设计图)较为适宜。但是,如果3D数字模型在形状构图、色彩搭配中融入了艺术性元素,构成具有审美意义的造型艺术而带给人们美的享受时,就应当将其视为美术作品。不论是作为美术作品还是作为图形作品,未经许可或法律允许私自复制、传播他人创作的3D数字模型都会侵犯著作权人的复制权。

   二、打印3D数字模型的复制行为性质判断

   复制是一种利用作品的行为和方法。要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首先要求被复制的对象是作品,即3D“打印”的数字模型应当属于作品。《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没有对复制的含义做出解释,而是将其高度概括为“以任何方式和采取任何形式复制”[3],《著作权法》将复制定义为“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4]。一般认为,复制行为应当具有作品内容的再现性、作品表达形式的重复性和作品复制行为的非创造性三个基本特点。{5}利用互联网传输、上传、下载或使用软盘、光盘、闪存驱动器等存储介质拷贝3D数字模型无疑构成对3D数字模型的复制。但是,通过3D打印机对3D数字模型进行打印是一种从二维到三维的转换,是否构成复制需要具体分析。实施3D打印时,3D打印机读取作为3D数字模型的STL格式文件,以其为蓝本将粉末状金属、塑料、陶瓷、树脂等原材料逐层打印叠加,最终形成一个固态三维立体物,从而将虚拟的3D数字模型实体化。在判别3D打印复制行为性质时,需要区分被“打印”的3D数字模型是属于美术作品还是图形作品,二者的“复制”在3D打印中呈现出迥然不同的样态,其行为性质也不尽相同。

   (一)“打印”构成美术作品的3D数字模型属于复制行为

   3D打印语境中的“打印”美术作品,就是将原本以3D数字模型形式表达的造型艺术作品复制固定在其他平面载体或立体载体上的过程,被打印的美术作品表现为借助平面二维的计算机屏幕显示出来的三维数字艺术品。

这种三维数字艺术品可以是用户运用CAD软件设计创作的,也可以是用户通过3D扫描仪扫描现有艺术品而得的。通过扫描平面美术作品形成的3D数字模型,除了可以最大程度地“活现”画作以外,还能复制原作的画框,甚至画作背面的信息也能得到保留。例如,通过扫描现有油画作品得到3D数字模型并进行打印,[5]不仅可以在图画的内容、色彩、亮度上更加贴近原作,甚至在油画的笔触痕迹、质地和纹理上都能达到惊人的相似。3D打印美术作品可能构成平面到立体的复制。世界各国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普遍承认将平面美术作品转换为立体表现形式是一种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行为。例如,《英国版权法》第17条第2、3款明确规定:“关系到文学、戏剧、音乐或艺术作品,复制系指以任何物质形式再现作品,此种复制包括利用电子手段将作品存贮于任何介质中;关系到艺术作品,复制包括对平面作品所进行的立体复制以及对立体作品所进行的平面复制”;《俄罗斯联邦著作权与邻接权法》第1270条规定“复制作品,即以任何物质形式制作一部作品或者该作品一部分的一份或更多份复制件,其中包括录音、录像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076.html
文章来源:《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