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西峰:胜定中原——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巡礼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更新时间:2015-02-18 00:14:48
作者: 方西峰  

  

   (一)抗日战争中的河南抗日将士

   据有关资料披露,抗日战争期间各省历年实征壮丁人数统计的总计:

   人数居首的为四川省:2578810人

   人数居第二的为河南省:1898356人

   人数居第三的为湖南省:1570172人

   当然,以上三省参战人数,并非实征壮丁人数可以涵盖的。

   在川军出川,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巨大贡献,载入中华民族抗战史册的同时,居实征壮丁人数第二位,起码有约190万出豫的豫籍抗日将士,同样为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建立了功勋,这是当前河南省要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之时,值得弘扬、继承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与艰苦卓绝的英雄气概。

   河南人应以在抗日战争中参战人数之多,付出的重大牺牲为荣。那么,豫籍抗日将士在中华民族危难之时,以血肉之躯抗击敌寇的行踪,在浴血奋战的抗日疆场上付出了多少马革裹尸、为国捐躯的代价,时不我待,已经到了进一步挖掘与研究的重要时刻。

   (二)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巡礼

   为什么要写:胜定中原——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巡礼?

   众所周知,抗日战争的八年中,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共进行了22次大会战(在何应钦所著《八年抗战之经过》一书中,称会战的战役共2l次。该书中所说的“荆江两岸战斗”在一些书中记载中被称为“鄂西会战”,就是现在公认的豫西鄂北会战)。豫西鄂北会战是八年抗战之中,22次大会战的最后一次会战,在这次大会战中,西峡口战役又是豫西鄂北会战中取得胜利的最激烈的最后一役。

   这就意味着,从1937年7月7日卢构桥事变,揭开了中华民族全民抗战的序幕,到18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各项条件无条件投降,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才落下了八年抗战最后胜利的帷幕。因此,笔者称:胜定中原。

   遗憾的是,以往出版的一些战史,有些以湘西会战作为八年抗战的最后一役,而对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或叙述不多,或记载得非常简略、凌乱。

   虽然,该战役交战双方都有史料记载,民间对战况的流传亦不绝于耳,西峡口之役的遗址,也留下了历史年轮中斑斑血染的遗迹。但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战期漫长、战事复杂、战争惨烈……笔者作为对抗日战争的研究的门外汉,只是借本人作为黄埔二代身份的便利,触及到一些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参战的当事人记载的部分历史资料,仅以此借花献佛、抛砖引玉,作一次走马观花的“巡礼”而已。

   那是2012年4月,笔者受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军分校,在台湾成立的王曲同学会(因当年七分校校址在西安王曲镇)秘书长孟兴华(1)及会长孔令晟(2)将军等邀请,赴台访问。在与孟兴华秘书长的交流中,笔者带去了原中央战干团上校教官连震东抗战时在《战干》杂志上撰写的“台湾与中国”、“宪政与预算”的文章,而孟秘书长赠我9本记载七分校(中央战干团)将士,以当事人身份撰写的抗战回忆录等战史的“王曲文献”,之后孟兴华秘书长又于2013年8月,寄来他多年来与参战的第一战区将士等切磋研究多年,所撰写战事实况的总结与分析,由台湾中华军史学会编印的“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致胜探讨”的资料。

   该资料的编写依据“王曲文献”中,参战的当事人回忆之外,还参考了原率淅川民团第六纵队参战的陈舜德先生,在台湾所著的“闲话宛西集”、徐枕著《胡宗南先生与国民革命》、李云汉著“中国近代史”、蒋纬国恭撰历史见证人实录等资料。其中“闲话宛西集”撰有西峡口之役六次战斗之经过,作为这次战役的历史见证,弥足珍贵。

   “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致胜探讨”,首先点明1945年:

   “自3月21日至4月4日,为敌我攻防激烈战斗之经过。重阳店、豆腐店、马头砦、北线反攻等,为西峡口4次歼灭战致胜过程。6月1日至7月18日,为我军全面反攻,扫荡战场之经过,直至抗日圣战终获得最后胜利。”

   因此,明确宣告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是八年抗战二十二次会战最晚结束的一役,此次战役历时约5个月,也是抗战的最后一次胜仗。

   据该资料在“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我军指挥系统”一节披露:

   “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属第一、五两个战区。实际作战的是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将军负责,指挥官是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将军……

   …………

   此战役初期我军参加的部队为:第85军及第78军两个军与新1师、暂编62师、砲兵、工兵、战车、战防砲等单位。另有内乡、淅川、镇平等地民间团队支援抗日作战。友军有:南阳守军为第五战区刘汝明将军之68军,镇平由本战区新八军高树勋所部设防;内乡为河南警备总司令刘茂恩所部地第15军设防。”

   日军第十二军进犯豫西鄂北之后,西峡口之役漫长而激战。譬如在该资料11页提供的初期战况中写道:

   1945年3月“30日拂晓,敌步骑3千余人、砲2门、战车10辆、向西峡口城砦围攻,激战至夜,另有敌一路1千余人,向我右地区第23师稻田沟,庞家营进攻。”

   “3月31日,西峡口防守战颇形危急,第23师曾派队夤夜前往援救,但在前进途中受敌阻止,救援部队终未能到达。”

   “凌晨我西峡口守军在营长刘昶率领下仅存30余人,乃与敌发生肉搏殊死战,至三时左右抢砲声逐渐沉寂,西峡口镇遂失陷,刘营长等壮烈成仁。”

   “敌此次集中其步战砲之优势兵力,猛攻我兵力仅一个连(其余为民团一营)之西峡口镇,达两昼夜之久,我在战术上实已达成消耗战之目的,虽败犹荣。”

   西峡口镇失陷,西峡口之役远未结束,之后还有四次歼灭日寇之战。

   第一次:4月4日至8日,重阳店间首歼敌寇(节录)

   4月9日军委会发表第3次战报:“我军对西峡口以西,重阳店以东约30华里地区,进行扫荡战,至7日午后1时,以全告肃清,仅极少数敌脱逃向西峡口溃竄……据初步统计,先后歼敌约五千余名……击毁战车总共21辆,山砲12门,虏获完整山砲2门,破损者2门,轻重机枪34挺,步枪858枝,战马123匹,企图战利品正清查中。”

   4月8日,当晚,据新43师黄师长报告:

   “在重阳店村内一带有数百具敌尸中,发现敌110师团139联队长下枝龙男、大队长国本正次、代理大队长小矶、大尉松本、岩崎、安威、城本、山崎、柳赖(均系中队长),砲兵中队长松崎、少尉小矶及野战医院院长长森崎等。”

   第二次:5月7日,豆腐店内第二次歼敌实况(节录)

   豆腐店歼敌之战,据日军在华作战记录记载:

   “5日起中国砲兵集中射击豆腐店,并杂以空军炸射,曾使日军163联队第1大队长稻垣少佐负重伤,两位中队长阵亡,其他官兵骡马死伤不计其数……”

   第三次:5月10日至15日,西峡口第三次歼灭战,再创战绩(从略)

   第四次:5月21日,马头砦歼敌,创造西峡口第四次歼灭战佳绩

   “5月15日,日军以增援的第117师团的第203、205两大队集中攻击马头砦,但仍遭我击退,敌人伤亡惨重。”

   指挥马头砦歼敌的47师是李奇亨师长,有资料评价:

   “因第47师在33年豫中会战时,曾死守临汝,部队官兵作战经验丰富者颇多,师长李奇亨个性耿直爽朗,视士兵如子弟,富智谋而沉着勇敢……”

   西峡口之役何时结束,正如参加指挥“豫西鄂北会战”的第31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将军所言:

   “本集团军自7月18日起,敌虽数度进犯,均被我军打得落花流水,遂行成对峙状态。直至日皇宣布投降,抗日圣战胜利。”

   (三)西峡口之役的战区民情

   历时约5个月西峡口之役,豫西民众做出了贡献。

   “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致胜探讨”中,首先在探究“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作战地区情况”时,将“战区民情”放在“我军指挥系统”与“敌我兵力部署图”之前,资料中写道:

   “本地区民情,朴实强悍,爱国情绪激昂,重道义、守信节。自民国18年起,镇平之彭镇田、内乡之别廷芳、淅川之陈舜德、创办地方自治,以村村无讼、家家有余、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悬为鹄的。并编组各县民团,在内乡成立惋惜民团指挥部,公推别廷芳为总指挥,订定公约,有利公举,有害共除,设立乡村师范学校,孕育自治干部人才;整编保甲,清丈地亩;剿匪,禁烟,修路造林;修水利,建工厂,而于农闲练兵,使全民皆兵。故豫西一带民众自卫队既普遍又精炼,对境内治安协助甚大。也因此奠定此役民间抗日战争武力之基础,为西峡口战役唯一特色。此次战役陈舜德及刘顾三与薛炳灵等均率各县民团参加抗日战争,其对国军之策应,功绩颇大。

   陈舜德所率淅川民团第六纵队,其战绩尤为显著。”

   对于这段历史,抗日战争时期在“宛西自治”的背景下,豫西一带民众自卫队在西峡口之役参战的情况,以及对“宛西自治”的研究,已有多位学者涉足,而且波及境外。为了纪念宛西自治,内乡县建立了宛西地方自治馆。

   最后,不能不说的是,2012年4月笔者应邀访台湾时,当年西峡口第三次歼灭战,在“大横岭反斜面防御战斗”中缠斗日军139联队,建立奇功的第28师第83团的孔令晟副营长,在孟秘书长带领下在其台北的官邸接待了笔者,在晤谈中孔令晟中将以96岁的高龄在笔者的笔记本上留下: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民族战争。

   ——孔令晟2012年4月12日”。

   成为笔者这次台北之行最难忘的一幕。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笔者相信,在学者、专家、志愿者从各个方面研究下,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会更加完整、准确地载入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的光辉史册。

   …………

   (1)孟兴华少将,原军委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第四团学员、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19期砲科、砲校高级班。赴台后,曾赴美工业大学深造,曾任驻美采购团军资组陆军代表,陆军防化训练部指挥官兼陆军防化学校校长,内政部警政署简任技正,沙特阿拉伯民防顾问等职。

   (2)孔令晟中将,海军陆战队司令,江苏常熟人。1918年6月出生。祖籍山东曲阜,是孔子76代孙

   曾就读于国立北京大学化学系,对日抗战爆发,毅然投笔从戎,进入中央军官学校十五期接受训练,毕业于陆军大学二十二期、三军大学将官班及美国海军陆战队指挥参谋学校。

   1945年5月参与豫西西峡口之役,在迷信寨前方大横岭,重创日军,因功由副营长直升营长。国民党来台之后,孔令晟曾出任台湾海军陆战队参谋处长、旅参谋长,累升至师长,1968年担任总统府副侍卫长与侍卫长,驻高棉代表。1975年任海军陆战队司令,翌年调任行政院内政部警政署署长。1982年出使马来西亚。1985年获聘为淡江大学战研所教授迄今。2014年9月13日逝世于台北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17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