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延春:中国的贸易价值链正发生你想不到的变化

更新时间:2015-02-04 22:23:02
作者: 王延春  

   引言

   随着亚太各经济体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亚太经贸图谱也出现新一轮重构。由此带来的区域贸易链和价值链的重组,正在颠覆传统的内外贸的界限、进出口的估值和贸易量的统计。而方兴未艾的区域自贸协定所推动的投资贸易便利化、基础设施的互通互联和资本技术人员流动的加速,则更对各经济体的应变能力和企业角色再定位提出了新的挑战。

   对于中国而言,从贸易获得更多增长,更有利于新常态的实现。但相较于过去的出口补助和外商投资优惠,这种增长更多需要通过更加开放透明公正的贸易和投资规则来实现,因此保持改革开放的势头,构建内外资待遇一致的投资经营环境,提升企业境内外布局构建贸易、投资和价值链条的能力,加速推进国内市场的一体化和区域经贸一体化,共同做大亚太经贸总量,对于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基于资本、投资与贸易的融合,以及产能输出趋势,贸易的形态不再单纯是出口加工或代工出口,贸易的国内国外界限以及投资贸易边界也杂糅模糊,价值链升级也并非是单一的“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而是价值链纵横交织的全球网络化布局。

   正文

   3000公里长的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诸多周边合作的一条支线,山东如意集团在这条线上嵌下自己全球价值链上的一枚棋子。如意集团在巴基斯坦将建成纺织服装工业园,在这里,生产高档棉纱线、高档提花面料、印染面料。

   从收购日本服装企业RenownInc41%的股权,到收购澳大利亚棉花农场CubbieStation80%的股权,作为国内最大的纺织企业之一,如意集团近年来一直在海外攻城略地,布局自己的全球产业链和营销链。目前它的纺织服装产业已延伸到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中巴经济走廊以低廉的要素成本彰显其未来的产业潜质,这正是如意集团看中的优势。

   “这不仅给当地带来税收、就业,也有利于中国企业在参与现有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全球价值链。”山东商务厅厅长王华对《财经》记者表示。

   随着劳动力、融资等经营成本线的日益陡峭,中国传统的外贸竞争优势式微。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开始试探跨海布局。从康奈在意大利开店,到科尔集团美国建厂,从万向集团建立海外营运中心,到华立集团在美国设立研发公司,经过几年的匍匐与跌绊,私营企业主动布局全球价值链的势头渐现。

   与十年前基于对资源渴求的央企“走出去”不同,私营制造企业基于对技术、管理、品牌与市场的考量,编织全球配置资源的生产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对《财经》记者表示,正如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的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那样,成熟的优势产能必向价值洼地输出,中国仅仅是曙光乍现。

   商务部统计,2014年在非金融领域的对外直接投资中,民营企业占40%。跨境并购也彰显出民企产业链整合的野心。据投中集团数据统计,2014年共有219起跨境并购项目,其中民营企业参与的共有185例,占到总项目数的84%。随着资本的脚步,境外加工园区逐渐增多,从而带动中国出口产能的输出。

   对外经贸大学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关于“加快构建中国企业全球价值链”的研究报告阐述,中国企业主动布局全球有几个因素:部分“边际产业转移型”企业,主要为了寻求市场;部分企业希望靠近技术、设备、管理和标准,而构建要素和营销的全球网络;部分企业为了获取品牌、专利、设计、研发、信息、营销网络等稀缺要素。

   过去30年,依靠廉价劳动力、低地价等要素,中国制造嵌入了跨国公司布局的全球产业链,成为世界第一大“代工厂”,外贸出口持续20多年呈两位数增长,而现今,随着全球贸易趋于保守,跨国公司价值链的重塑以及中国制造业要素成本的持续攀升,中国制造企业被迫开始构筑自己的全球价值链。

   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曾在全球价值链国际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力求逐步完善全球价值链的体系,重构国际贸易图谱。“也许3年-5年,也许10年,中国的贸易新图谱将逐渐展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经部研究员胡江云对此充满期待。

   换挡叠加链条重组之痛

   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外贸增速看上去深陷低迷泥沼。

   2014年全年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3.4%,其中进口增长0.4%,出口增长6.1%,这已是外贸增速连续第三年未达既定目标。2014年进出口增速预期7.5%。

   表面看来,综合要素成本攀升,人民币被动升值、制造业PMI景气萧然以及外需不振是进出口持续下滑的原因。然而,近十年的进出口曲线已预示,依赖传统优势保持高增速的贸易拐点来临,步入换挡期。6%左右的外贸增长将是“新常态”。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价值链进入新一轮调整期。美国实施“先进制造业”战略,推动制造业回流和升级;德国推进“工业4.0战略”;英国和法国分别实施了“高价值制造”和“新工业法国”战略,酝酿新的产业技术革命并改变着全球产业链格局,同时,印度与东南亚依赖低廉的劳动力优势在挤压中国在世界贸易的份额。

   占出口半壁江山的外资出口引擎动力不足呈中长期趋势。2014年1月到11月,中国制造业吸引外资下滑严重,除韩国和英国对华投资同比增幅较高外,日本、美国对华投资同比分别下降40.8%和22.2%,欧盟28国对华投资同比下降9.8%,东盟对华投资同比下降23.6%。

   记者了解到,虽然制造业外资下滑,而从事服务业的外商投资却增加,这种引资结构的变化正在影响进出口数量。一些外资企业将研发、物流环节留在中国,将劳动密集型制造环节转移到东南亚。浙江、江苏、广东的商务系统的官员也反映,中国的部分制造企业也将研发、设计留在中国,而将部分组装环节迁移到东南亚。

   据商务部监测,中国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诸如纺织、鞋帽、箱包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出口占比六年来直线下降,而周边国家的出口却在攀升。2000年,40%的耐克运动鞋由中国制造,13%由越南制造,而到2013年,中国制造只占30%,而越南制造则增加到42%。

   一般贸易出口超过加工贸易,标志着中国对外贸易由外部拉动型向内生驱动型转变,对外贸易的质量有所提高,贸易结构正在发生深度调整。2014年1月-11月,中国一般贸易进出口占外贸总值的比重达到53.9%,较2005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

   而民营企业的出口超过外资和国企也预示着,中国本土企业的崛起。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速高于外资企业等其他类型企业,占外贸总值的45.8%。

   商务部外贸司司长张骥告诉《财经》记者,外贸进入新常态并不是赶时髦的说辞,而是规律性的必然,从贸易规律、中国贸易的国情以及产业规律三方面叠加看,早在七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外贸就开始了减速换挡。

   张骥分析,外贸高增势不再是因为几大因素:世界经济长周期的繁荣已转为震荡复苏;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大幅扩张因欧美“工业回归”,发达国家重振出口而收缩,30多年以贸易投资便利化、自由化为特征的全球化开始趋向保守,保护主义抬头;中国加入WTO的红利已近尾声,承接全球跨国公司产业转移的速度放慢,产业和订单向周边国家和地区流失。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孙继文近日在谈及中国外贸进出口现状时表示,外贸持续30多年的高速增长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一些市场人士由此感慨,外贸对GDP的贡献率式微甚至出现“负拉动”。但这种惯常的数量思维遭到学者的反驳。张骥表示,应多维度看待贸易,单纯用支出法计算,往往会低估贸易对国民经济和国民福利的贡献率。支出法看重数量,而目前国际流行的增值法则更能准确估算贸易价值。

   “2014年进口增长0.4%,12月仅为0.2%,并非进口拖累了经济,恰恰相反,在量增价跌的态势下,不仅节约了400亿美元外汇,而且进口了产业升级需要的资源、技术和关键零部件。消费也随着进口提升了档次。”张骥说。商务部组织的专家团队每年坚持用增值法计算外贸的数值。

   实际上,随着海外加工贸易园区的增多,境外营销中心的建立以及跨境代购等出口业态的扩张,这些外溢性出口并不纳入海关统计,但却增加了经济结构升级和国民福利,引导国内外投资更多地流入价值链中技术含量较高的区域。

   事实上,中国贸易额占全球份额已达12%,继续扩张的空间有限。而这恰恰是中国外贸换挡的资本与机会。

   外贸增速下降的背后,是大批企业的痛苦挣扎和自我救赎。张骥司长说,外贸换挡期,企业出现了分化:有实力的制造企业、营销型企业向高附加值转型升级,无核心竞争力的代工企业则生存惨淡。

   重拾新动能

   换挡承压下一些企业开始寻求新蓝海,外贸综合服务公司应运而生。

   东莞鸿禧商业大厦12层的汇富集团,每年要汇集上千家中小出口企业的订单。该公司企业发展部总监陈丹告诉《财经》记者,汇富原是一家外贸公司,根据新的贸易情势转身为一家外贸综合服务公司,目前为近3000家企业服务。这家囊括生产、研发、报关、物流等综合服务的平台被称为“汇富模式”。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到汇富考察时认为,这种模式值得推广。

   陈丹说,如今市场变化快、生产零库存化,订单分散化和小量化,综合服务企业通过整合融资、通关、退税、物流、保险等外贸环节,集中代办后统一投放给中小外贸企业,成为中小微外贸企业的全流程管家。目前深圳、东莞、杭州等地均涌现出这样的外贸服务企业。

   东莞大朗毛织城一些中小加工贸易企业负责人反映,加工贸易企业也希望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但自身对程序不熟,又无足够资金实力,难以负担转型成本,很需要汇富这样的合作者。据深圳海关统计,2013年深圳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出口达到177亿美元。

   2013年国务院发布外贸“国六条”,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了“外贸综合服务”的字眼,从而为涌现的这种新业态正名。

   采访的多位贸易专家表示,供应链的整合已经不再是原始的单个企业之间的交易契约关系,而是战略联盟的高度协同,供应链管理运营商与产业链上的其他生产、销售、消费企业,结成伙伴型合作关系,随着价值链的延伸,其获利方式不再局限于个别产品或一个节点的获利,而是整个价值链的利润。

   记者从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了解到,商务部等部委还将出台相关政策,解决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反映最多的退税、稽查以及异地货物属地报关等难题。

   另一火爆的业态则是跨境电子商务,这种新型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受到贸易企业的重视。电子商务平台也帮扶一些企业走出了外贸低谷。目前商务部、海关确定了六个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

   宁波就是试点城市之一,宁波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局长俞丹桦告诉《财经》记者,试点以来,宁波出口业务量显著激增。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已逐渐形成一条涵盖营销、支付、物流和金融服务的完整产业链。

   2013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额达到3.1万亿元。商务部预测,2016年跨境电商进出口额将增至6.5万亿元。在传统外贸年均增长不足10%的情况下,中国跨境电商却保持着年均30%以上的增长。

记者了解,针对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存在的难以快速通关、规范结汇以及退税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54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