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森: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

更新时间:2014-12-16 08:59:09
作者: 彭森  

  
【编者按】:2014年12月6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主办的“中国改革(2014)年会暨建设服务型政府高层研讨会”在江苏海门召开。下文是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彭森的演讲全文。题目为编者所加,未经演讲者审定。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同志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到江苏海门出席一年一度中国改革年会。今年的年会选择了非常好的时机,选择了非常好的主题,也选择了非常好的地方。时机好,正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全面深化改革决定的一周年,大家正在总结过去一年全面深化改革取得的进展和经验。过去历年年会都是在北京召开,这次在地方召开,显示我们改革要接地气,要进一步总结和推荐地方的经验。刚才听了海门情况的介绍,姜书记讲的比较宏观,杨市长还要做具体的介绍。比较好的地方经验,我们完全有必要,也应该有能力通过《改革内参》和新闻媒体进一步总结和推广。我在这里代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对这次年会的召开,对协办这次年会召开的海门市政府表示祝贺和感谢。

   中央政治局昨天刚刚开了全体会,对于过去一年改革和发展形势做了总结。下周还要开中央经济工作会,对明年经济工作做一个全面的部署。在这里,我就自己的一些看法讲几个问题。

   第一是关于过去一年的改革。过去的一年是中国改革奋力前行的一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是中国改革具有标志性的历史事件。三中全会重新吹响了新的历史时期的改革集结号,拉开了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序幕。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既是指导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也是全党全国团结一心推动改革的动员令。新一轮改革目标明确,方向坚定,坚持顶层设计,要求改革举措落地,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党中央直接部署,中央领导同志亲自挂帅,改革力度是空前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召开了6次会议,年初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向省干部动员。中央落实责任督促监督。从中央到地方,包括省市县层层建立了一整套有力的工作机制。

   第二改革坚持顶层设计,涵盖了经济、政府、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各个领域,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改革的广度也是空前的。中央制定了贯彻实施三中全会决定重要举措的方案,编制了2014-2020重要改革的实施规划。统筹部署改革的战略问题,审议通过了司法体制、货币制度、文化体制、党建制度等一系列改革的实施方案。

   第三改革坚持问题导向,立足解决经济发展中的重大体制障碍。关注改善民生,在全社会取得共识。重大的改革举措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

   第四根据中央和国务院的总体部署,重点领域改革步伐加快,取得一系列的进展。国务院各部门带头简政放权成为全面改革的先头兵,财税、金融体制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进程也迈出了新步伐。投资项目和备案管理制度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新能源领域做了80个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的项目。上海自贸区的改革发展良好,初步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但是,新一轮的改革进程并不平坦,面临许多考验。中央关于市场化改革要求是坚定的,旗帜是鲜明的。但是社会上总有噪音,封闭教条主义的东西进行指责干扰。中央关于深化改革的理论突破,充满了创新和与时俱进的精神,但确实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着求稳怕乱,或者维护既得利益,对一些政策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变通。中央关于改革任务的部署很全面很严格,但是在实践中也存在着等待观望,改革方案难落地的现象。

   日前中央再次重申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心。习总书记强调,今年是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要真刀真枪推进改革,为今后几年改革开好头。新一轮改革刚刚起步,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决心突破思想观念的束缚,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推动改革不断取得新进展。

   第二从发展情况看。过去的一年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标志的一年,国内经济运行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经济新常态最重要的表现是中国经济增速进入换档期。一方面从前三季度的统计指数来看,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各项主要的经济指标仍处在合理的区间。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实体经济经营困难,财政金融潜在风险增加,经济增长稳中趋缓、稳中有优、稳中有险。从2012年的第一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进入了7%时代,连续11季度增长7.3-7.9%之间徘徊。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7.3的增速是近年来最低的。

   马上全年的任务就要完成了。但是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投资、消费、外贸表现的是疲软乏力,离年度计划7.5%的增长,靠16.5%%投资增长,14.5%的消费增长和7的外贸增长来支撑的。但是从前三个季度来看,投资增长已经回落到了16.1%,全年可能要回落到16%以下,这也是多年来没有的。从消费来看,去年消费是增长13.4%,今年定了14.5%,是为了弥补投资的下降,增加了一个点,但是实际运行情况只有百分之十二多。外贸去年是7.5%增长,今年计划还是7.5%。但是一季度出现了负增长,这也是多年来没有的。

   外贸增长只有3.3%,当时说比较好的,从9月,10月出口增加比较快,达到了15%,但是过了两个月,我们来看增长出口加快的指标有比较大的水分。我们对香港9月、10月出口增长35%和24%,但是据香港的统计,从大陆进口的只有5.5%的增长,所以对出口加速的情况还要进行客观科学认真的核实。

   所以全年的经济增长可能7%多一点,也可能达到7.3%,符合年初7%左右的总指标。但是我们要看到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这是从中央和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的。

   近期中央深刻分析出,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处于增长速度晃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三期叠加是基本特征。中央要求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总基调,统筹处理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的关系,在不采取大规模涉及政策调整的同时,坚持区间调控,创新实施定向调控,先后出台了定向减税、小幅调期的措施,支持实体经济增强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活力。

   昨天结束的政治局会议也提出来,总体上中国经济运行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在更重要的位置,狠抓改革空间,突出创新驱动,强化风险防控,加强内升保障。

   中央领导强调,要适应经济发展的新常态,跨越三期叠加阶段的根本出路是改革创新,要以全面深化改革带动各项工作。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原因,表面上看是外需不振、内需萎靡。真正原因是长期以来中国高增长依赖的投资驱动、资源型驱动的增长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

   我们通过改革建立的改革创新驱动、新的增长模式的内生动力还没有起来。因此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还是继续改革。可以说,经济进入新常态意味着改革开放也应该进入全新的阶段。这个阶段改革的重点任务也要适应经济新常态的要求。未来的改革倒逼机制将发挥更大的作用,注重通过问题导向的改革,破除一切阻碍改革的机制。

   第三关于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建立服务型政府的问题。今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确实是一个重头戏,改革表面上看主要的任务是简政放权,实质的任务是政府的转型,转变政府职能。其中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是历史的理论突破。但是必须要看到近二十年来,我们实施的是政策主导的市场经济。

   新一届政府组建以来,把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当成当头炮,先手旗,要求政府自我革命,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回顾一年多以前,当时全国的行政许可1700多项,一年多以来已经分7批减少了632项,刚刚过去的11月又推出了第8批58项的行政审批取消。这8批一共是690项。这样的话,我们全国的行政许可可能就剩一千项,这和总理原来的要求差不多。

   今年夏天全国人大组织了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全面的调研和评估。总体来看,对于过去一年做的工作还是给予充分的肯定,包括有关部门。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国家发改委长期以来确实以位高权重著称,不单要负责宏观调控、总体的规划、产业政策、经济运行,还有很重要的就是投资项目的资源配置和审批。过去在发改委的投资项目核准目录上,核准目录一般是5年,甚至要更长时间才能调整一次。从去年(2013年)就做了一次比较大的核准目录的改革。当时整个的核准减少了60%,今年刚刚推出了一批带有真金白银性质的投资核准目录的核减。两年一共减少了76%的核准项目。今年取消的这38项投资项目核准中,说大家熟悉的钢铁、有色、水泥、化肥、造船都放给市场了。包括到境外投资,过去是有额度限制的,最高一千万美元必须由国家审批,后来到1亿、2亿、5亿。现在只要不是影响国家、不影响产业发展的项目,中国的企业走出国门到国外投资就不需要国家审批,只需要做一个备案,这是非常大的一个改革。

   同时还有很多项目下放给地方。比如说像火电、热电,大家回忆一下过去上个电厂多难啊?新建一个港口,像江苏南通,沿江要想搞一个港口都要经过国家一级的审批,现在下放到省里了。还有小型机场、炼油、乙烯(PX)都放给地方了,这是比较大的带有真金白银性质的行政审批下放。

   从地方来看也有很多很好的经验,包括海门,还有今天出席会议的其他地方的一些很好的经验。但是应该讲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还是改革存在部门化、碎片化的倾向。改革的主管部门下达指标、批复要求,主管部门自己改自己。从总体来看,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还是存在着政府手太长闲不住的问题。

   中国的政府在经济调控方面更多的还是越位,公共服务方面更多的是缺位,社会管理方面更多的还是错位。在公共服务方面更多的是不到位。我们现在讲政府转型,建立服务型政府,根本的还是要解决这些问题。政府到底做什么?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来看,我觉得下一步应该转换思路,探索由过去清理放权式的工作方式,转变为规范确权的方式。首先明确政府应该做什么,服务型的政府应该做什么?对有效的行政许可做全面的合法性审查。按照行政许可法和市场经济的本质要求,明确哪些许可是政府应该真正保留的,依法确定权力清单以后,其他的一概放开。不是哪个不做了放给市场,而是应该做的保留,其他的不要。国家的政策、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对企业来讲那就是法无禁止即可为。总之服务型政府不是政府主导,更好的发挥政府作用也不是强化政府作用,而是通过改革和政府转型,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把公权力真正关在笼子里运行。

   关于明年的改革。2015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也是落实四中全会依法治国开局之年。从改革的重点任务来看,当前国企改革、财税体制改革、价值改革、金融改革等等已经形成了一批需要出台实施落实的政策。但是总的来讲改革应该高度关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但是从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来看,改革的着力点和重点,应该从政府自身改革的开场戏逐步转移到市场体制、市场秩序、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和完善正戏上来,前面是开场戏,正戏就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

   三中全会讲加快市场体系单独设章。它是新一年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可以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市场体系建设的改革、垄断体制的改革、专项产品价格的改革、金融市场改革等等都可以包括在改革大的范围内。其中有几项重要的工作应该进一步的抓住时机加快推进。第一是尽快推出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当前各级政府陆续的清理和公布政府的权力清单,对企业和市场来说,更重要的是政府公布和制定负面清单。去年我们在上海的浦东授权开始实施改革,特别是对负面清单这方面进行探索,如果这个工作取得成效,带有普遍性,应该尽快在全国范围内全面的推开,允许企业依法平等的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

第二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4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