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发国情咨文:一些国家试图打造新铁幕

更新时间:2014-12-06 23:22:25
作者: 普京  

  

   在油价下跌、卢布贬值、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制裁等背景下,俄罗斯将往何处走倍受关注,作为未来一年俄罗斯内外政策走向的风向标,普京昨天(4日)发表的国情咨文发出了强硬的信号。此次是普京以总统身份发表的第十一次发表国情咨文。在这篇西方媒体看来极富挑衅意味、但被39次掌声打断的咨文中,普京表示,目前俄罗斯正面临困难问题,需要民族团结。他说,俄罗斯反对在乌克兰的武装冲突,西方国家在乌克兰问题上观点不正确,俄罗斯不接受制裁。普京直言,美国直接或者间接地影响了俄罗斯同邻国之间的关系。他说,关于和邻国的关系,有的时候还不如直接和美国政府沟通。

   普京表示,一些国家试图以南斯拉夫剧本解体俄罗斯,对俄分离主义的支持很明显来自境外;俄罗斯永远不会选择自我孤立和寻找敌人的道路,希望在西方和东方进行平等合作。 普京强调,莫斯科在乌克兰问题上不会盲目屈服于西方,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取得对俄罗斯的军事优势,但俄罗斯不打算卷入代价高昂的军备竞赛,俄国防能力将得到保障。

   普京强调,俄罗斯将维护世界的多样性,将向海外传播真相。积极推动实业和人文合作以及科研、教育、文化领域的联系。他还说:“甚至是在一些国家政府试图在俄罗斯周边打造一个新的铁幕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将这样做。”

   当地时间12月4日中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向联邦议会两院发表年度国情咨文。

   根据传统,该咨文在克里姆林宫圣乔治厅举行,听众超过1000人。受邀听众包括联邦委员会成员,国家杜马议员,政府内阁成员,宪法法院以及最高法院领导,各联邦主体(俄地方一级行政区)行政首长、各联邦主体立法机关代表,宗教界人士,社会活动家,其中也包括重要媒体人士。

   以下为普京2014年度俄罗斯总统国情咨文全文,观察者网独家翻译:

  

   普京:

   尊敬的联邦委员会成员!国家杜马议员!俄罗斯公民们!

   今天的国情咨文,正如你们所预测,要谈我们所处的时代,环境和那些我们正面临的任务。但是首先我想感谢你们所有人的支持,在这个对国家未来有决定性影响的命运攸关的时刻,我感谢大家展示的的团结一致。

   今年我们共同应对了严峻考验,只有明智、团结,拥有真正主权和强大国家的民族才能承担这种考验。事实证明,俄罗斯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同胞,俄罗斯骄傲的捍卫了真理和正义。

   感谢你们!俄罗斯公民!我们的国家能做到这一切全靠你们。依靠你们的劳动,依靠我们共同的努力,依靠你们对全民利益共同体的理解!我们用实践领悟了支撑祖国千年屹立的凝聚力。

   国际局势和外交部分(小标题为观察者网所加)

   当然,今天不能回避过去一年的历史性事件。就像大家所知,今年三月克里米亚举行了全民公投,半岛居民明确表达了与俄罗斯合并的意愿。之后是克里米亚议会的相关决议——这里我要强调,要记住这是2010年选举的合法议会(意为绝非俄军进占后的议会)——克里米亚最后做出独立的决定。最终,克里米亚与辛菲罗波尔历史性地回归俄罗斯。

   对国家,对我们的人民来说,这意义重大。因为克里米亚居民是我们俄罗斯自己人。克里米亚在战略上无可替代,原因正是这里的各个俄罗斯民族结合如磐石,这是俄国中央集权国家的发源地。在克里米亚(附近)的赫尔松,或者按照俄罗斯的古称:廓尔苏尼,伟大的弗拉基米尔大公受洗(带领罗斯人改变信仰,即著名的罗斯受洗——观察者网注),之后整个罗斯地区接受了东正教。(赫尔松不在克里米亚,是第聂伯河河口城市,在克里米亚北侧——观察者网注)

   血统、语言、共同的物质生活方式是俄罗斯民族存在的基础;除此之外,在那个国家版图还很模糊、大公和众多贵族共治古俄罗斯民族的时代,东正教成了强大的精神统一力量,促进了不同血统的部落结合为统一的俄罗斯民族,俄罗斯国家由此在东斯拉夫地域中崛起。在东正教这块精神土壤培育下,我们的祖先首次——也是永远地认识到作为统一民族的存在。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克里米亚,古廓尔苏尼,辛菲罗波尔是俄罗斯的文明圣地,正如耶路撒冷对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地位。从今天开始,直至永远,我们都要这样看待克里米亚。

   尊敬的朋友们!

   今天,我当然会对乌克兰事件发表看法,这个问题无可回避——我们要和全世界的伙伴进行交往,乌克兰事件会影响我们对外交成果的期望。

   众所周知,俄罗斯不仅支持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共和国的主权诉求,在1990年(苏联解体前夕)也在很大程度上协助了他们独立。几十年来,我们的立场没有发生过变化。

   每个民族选择自己发展道路的权利都不可剥夺,这包括选择盟友,选择政体,发展经济和保障自己的安全的权利。俄罗斯现在和将来都会对此表示尊重,对乌克兰(国家)和乌克兰兄弟民族来说也不例外。

   没错,我们谴责了今年二月份发生在基辅的政变和武力夺权。乌克兰当前的情况、那些发生在东南乌克兰的惨剧完全证实了我们的观点。

   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我今天必须再次回忆这些事件。事件的起因简直小的无法置信——乌克兰合法总统亚努科维奇做出了小小的技术性决定,推迟乌克兰与欧盟的合作协议。我同时必须强调:决定甚至不是否决这份文件,而仅仅是为了修订条款而推迟签约日期。这一做法完全符合一个全世界承认的、绝对合法的国家首脑的宪法职权。

   怎么能因此就支持武力夺权,暴力和杀戮呢?仅仅就一个敖德萨惨案(5月2日,反对派烧死40多名亲前政府人士,要求加入欧盟的法西斯组织杀害了反对“买单运动”的人)就已经够可怕了,多少人活活烧死!在这之后,为什么还有人支持武力镇压乌克兰东南地区的抗议?当地人只是不赞同(当时的反对派)那些无法无天的行为罢了。再重复一遍,怎么能做出支持这一切的决定呢?别再用伪善的口吻谈什么人权和国际法了,这是纯粹的厚颜无耻。我相信,乌克兰人民迟早将为这一切做出公正的评价。

   那时,我们和美欧国家谈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做了怎样的反应?

   我可不是随便把美国朋友扯到这个话题的。他们总是直接或间接地插手我们和邻居的关系。我有时甚至很迷茫,到底该和谁来谈邻国关系呢?是和这些国家的政府?还是他们的美国保护者?资助者?

   在乌克兰和欧盟的谈判中,我们没有任何发言的机会。我说过,当时他们告诉我们:“这事儿和你没关系”,通俗一点,就是让我们滚远点。没人考虑过乌克兰和俄罗斯是独联体内的邻国,没人考虑过我们历史上农业和工业的合作,没人考虑过我们共用一套基础设施,他们不仅是没考虑这些问题,甚至不愿听我们说句话。

   于是我们就表示:好吧,如果你们不想与我们谈话,那么我们就被迫以单方面行动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俄罗斯绝对不为我们认为的错误政策买单。

   从最终结果看:乌克兰新政府与欧盟合作协议已经签署,但是其中的商业贸易部分被迫推迟到明年年底。就是说,原来我们当初的建议才是正确的?

   那么我就要问了:乌克兰这场大乱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组织政变?为了什么向人群开枪至今不停?为什么要杀人?事实上,这已经毁掉了(乌克兰的)经济,金融,社保体系,导致了国家破产。

   当然,没必要把泛政治化批判进行到底,高调但是空洞的许诺是无用的。乌克兰问题的当务之急是进行实质性经济援助——当然,同时需要改革。但我既没看到西方同事有很高的热情做这事儿,也没有看到现在的基辅政权试图解决国民的问题。

   说起来,俄罗斯过去和现在都向乌克兰提供了巨大的支持。这里重新列举一下,我们的银行已经为乌克兰投资了250亿美元,俄罗斯财政部去年给了乌克兰30亿美元贷款。(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向乌克兰 “赊款”55亿——即便算上最初根本没有承诺过的折扣,也有44亿美元。大家自己算算,总数加起来有多少了,眼前这些就有325-335亿美元。

   所以我们有权利问一声:在乌克兰发生如此之多的惨剧,到底要达成什么目标?难道不能用对话,在法律框架内用合法的程序来解决问题,哪怕是有争议性的问题吗?

   有人现在竭尽全力,企图说服我们:这些事实是和谐的,是深思熟虑的政策。我们只需不加思考的盲从便是。

   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对部分欧洲国家来说,民族自豪感是已经被忘却的概念,而主权是个过分的奢侈品。但对俄罗斯来说,真正的国家主权是她存在的绝对必要前提。

   这个原则必须成为俄罗斯人明确的概念。我想强调:要么我们作为主权国家而存在——要么就融化,在这个世界上消亡。当然了,其他列强也应该明白这个原则,所有的国际生活的参与者都应该明白。明白之后,你们才会强化国际法的作用与地位,就像我们最近经常说的那样做,而不是根据某些(国家)的利益去修改规则,破坏国际法的原则,还认为周围都是一群不识字的文盲。

   必须尊重所有国际社会参与者的合法利益。只有这样才能让用大炮,导弹和战斗机下岗,只有这样才能用法律准则去保护世界、避免流血冲突。这样世界不需要用那些自欺欺人的隔离措施吓唬谁,或者是用制裁,这些制裁当然对俄罗斯有损害的,但是制裁同时也在损害那些发起支持的国家。

   说起来,美国和盟友对我们发起了制裁,这绝不是因为我们在乌克兰事件和政变中态度而产生的焦虑,甚至和所谓的“克里米亚之春”也无关。

   我想强调一下。

   尊敬的同事们!政治家们!今天在座的每一位先生!

   我相信,就算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美国也会编造出一些其他的借口发动制裁,目的是抑制日益强盛的俄罗斯,干涉我们的内政,最好还能用来满足美国的利益。

   抑制政策不是昨天才被发明的。针对我们国家的制裁进行了很多很多年——甚至可以说几十年来一贯如此,如果不是几百年来一贯如此的话。每当有人觉得俄罗斯过分强大和独立,就会用咒语启动这一工具。

   但是以暴力语言和俄罗斯谈判是无效的。就算在她内部问题重重的时候也不行,比如1990到2000年初。

   我们清楚的记得,是谁,用了哪些办法,在那时公开向我国分裂势力提供实质性支持,乃至直接发动恐怖袭击。我们记得是谁把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人称为“起义者”,给予他们最高规格的接待。现在这些“起义者”又在车臣露面了。我相信,当地的小伙子们,当地执法部门会很好的接待他们。今天就是这些小伙子干掉了跳出来的的恐怖分子(12月4日,10名恐怖分子攻击车臣格罗兹尼出版大楼,被击毙)。我们将支持他们。

   但是再说一次,我们记得,我们记得你们如何用最高规格接待恐怖分子,把他们称为自由民主斗士。那时,规则就很清楚了,我们越退让,越辩白,敌人就越蛮横无理,表现出更多的轻蔑和侵略性。

   当时(欧美国家)无视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开放态度,无视我们准备在所有尖锐问题上妥协的态度。当时我们——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和记得——把过去的对手视为亲密的朋友甚至差不多是盟友。但他们对俄罗斯内部的分裂分子的支持数不胜数:信息领域、政治领域、金融领域、他们通过谍报机构无孔不入。这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美国就是想愉快地在俄罗斯上演南斯拉夫剧本,把我们推向分裂和灭亡。即使对俄罗斯人民产生毁灭性的后果也在所不惜。

他们没有成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000.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