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思郁:思想家需要导读吗?

更新时间:2014-09-24 17:58:28
作者: 思郁  

   前不久读刘东的一篇访谈《绘制西方学术界的知识地图》,回忆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界的许多活动,提到了那个时期颇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丛书,相信许多那个年代的读者会有印象。刘东在采访中提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时,知识分子对西方理论有一种极度的饥渴,而到了九十年代之后,知识分子变成了对理论的眩晕。

   当时,一本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可以卖到三十万册,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当然,读不读是一回事,但是以知识为荣耀,以读哲学为资本的心态是有的,现在一本普通的学术著作印刷不过三千册,畅销点八千册,一万册已经是善莫大焉。说是理论的饱和也罢,理论的祛魅也罢,中国知识界对西方学术理论的阅读热情已经逐渐消退。相对于这么多的“大牌”系列丛书,“思想家与思想导读丛书”似乎并无太大的影响力。首先这个系列的图书作者基本都是无名的学者——当然,这是相对于他们所介绍的思想家而言;这个系列的图书策划和翻译同样都是年轻学人,很多都是在读的博士和硕士,或者是大学讲师。但是,这种年轻化的学术姿态恰恰是我推荐的理由。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明一套新的关于西方知识界的丛书想要做成一个品牌不容易。过去可以凭借中青年知识分子对学术的一腔热情,现如今这样庞大的知识共同体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学术丛书出版,更多的是像刘小枫主持“经典与解释”丛书、刘东主持“人文与社会译丛”一样的个体行为。

   刘东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现代知识界有一种理论疲惫的状态,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很多理论在翻译之前,只是耳闻一些概念和名词,比如萨义德的东方主义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例,但是当萨义德众多文本被翻译之后,很多人发现原来自己理解的东方主义根本似是而非,脱离了萨义德的具体语境,他们根本不了解真正的萨义德的思想,原来的似是而非的概念又露了怯,于是就转而求其他,制造其他的概念。另外,国际学术新理论层出不穷,一味地追求理论,不注意与中国具体的文化语境相契合,所谓的理论只是一种概念的空壳,不具备强大的理论效力。所以说想了解真正的理论,就需要从理论与思想的导读开始。这就是我推荐这套“思想家与思想导读丛书”的缘故。

   在众多人推崇读经典和原典的今天,推荐导读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读原典有读原典的心得,读导读有读导读的好处。导读当然无法代替原典,但是导读却可以成为一种选择,一种通过解读原典文本,通过关键词的概括和总结,通过细读文本来理解思想家的一种方式。“思想家与思想导读丛书”第一辑中已出版的有《导读德勒兹》、《导读齐泽克》、《导读利奥塔》、《导读尼采》、《导读阿尔都塞》五本。后续即将出版问世的还有《导读波伏娃》、《导读拉康》、《导读布朗肖》、《导读葛兰西》、《导读列维纳斯》等。

   以其中一册的《导读齐泽克》为例做一个简单的文本分析。熟悉齐泽克的人都知道,他习惯性地杂糅各种主义和理论,虽然自称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激进的左翼,最擅长的却是拉康式的精神分析。他制造和利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理论术语,但当他陈述某种理论的时候,一定会从某种文本的细节和例证出发,力争用极其通俗的语言诠释清楚他的理论旨趣。《导读齐泽克》中,从一个“主体的传记”开始,来引出他的主体理论。为了理解他的那些杂乱的思想内容,主要分析了给他写作的三个源泉:哲学上的黑格尔、政治上的马克思和精神分析上的拉康。他们分别给齐泽克提供了基础的精神养分。而齐泽克通过制造各种概念比如想象界、象征界和实在界,以此种方式糅合理论的滋养,阐释自己的思想。

   同样,为了更好地理解齐泽克,我们需要把他搁置在一个后现代文化的语境之内去理解。但是齐泽克与其他佶屈聱牙的理论家不同,这也可能是他这些年最受争议之处,很多人看他不是哲学家,而把他看作了一个学术明星,一个可以通过严肃的精神分析和低级的黄色笑话巧妙融为一体的学术明星。一般来说,严肃的哲学家只对高深的理论感兴趣,对大众通俗文化会嗤之以鼻。而齐泽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需要“正视”的理论,他偏偏要“斜视”;需要严肃对待的分析,他偏偏要大加嘲讽,以解构的姿态面对理论。读他的文字很容易产生阅读的快感,那些高深的精神分析的术语在他的笔下一个个被肢解,变成了一个个形象的语词流动起来,仿佛被压抑的激情释放而出,产生一种理论和文本的狂欢,悖论和矛盾的狂欢,高雅文化和通俗文化的狂欢。《导读齐泽克》着重分析了他的这种剑走偏锋的影响力所在。

   所以借《导读齐泽克》推荐这个思想家导读系列丛书,总结起来有几个原因。这批源自“劳特利奇批判思想家”系列的小书,篇幅短小,一般都是将近二百页,这么简短的篇幅内,主要是采取的专门的作者带领我们解读文本,语言大都清晰易懂,而且书最后的文献也整理得很是清楚,有助于进一步的研读。他们采取的解读方式都很类似,即“通过解释一位重要思想家的核心观念,把这些观念置入语境,并且向你展示为什么这位思想家被认为是重要的,来帮助你进入她或他的原始文本”。具体的做法就是,开始提供每位思想家的生平和观念概论,其后的核心部分里,讨论思想家的核心观念,以及观念的语境、演化和接受情况。更贴心的地方在于,在每本书的书末,他们都附有一个建议和描述进阶的阅读书目。他们强调这个阅读书目的重要性,源于书目是本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在每本书都会附有简单的概括和点评,一目了然。

   换句话说,这些导读系列所起到的作用不是取代原文,“而是补充他或她的作品”。如果你读完每一册的导读,对后面的书目产生了极大的阅读兴趣,就说明这本书的写作是有意义的。没有导读可以代替原典告诉你一切,但是导读可以提供给你一条进入批判思考的道路,可以提供给你一种重新阅读原典的兴趣。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8252.html
文章来源:晶报·深港书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