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礼庭:从台湾反“服贸”群众运动再析台湾民主进程

更新时间:2014-06-02 14:31:55
作者: 丁礼庭  

   从台湾反“服贸”群众运动再析台湾民主进程

   2014年3月18日,台北部分学生为了抗议国民党马英九政府和大陆政府签订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冲进台湾立法院,使公共财物受到严重损坏,并占领立法院至今已经十多天了,期间于3月23日晚再次冲击行政院,损坏公共财物,但行政院当即行使合法的警察权,对学生实行非暴力驱散,但遭到学生的抗议。

  

   看到如此乱局,作为一个一直以来向往和崇尚台湾民主制度的大陆公民,确实感叹颇多,有必要再次深度分析台湾的民主化进程所存在的问题。

  

   一,“民主”,无论是从宪政原则、还是从法律制度来分析,“程序公正”是“第一要义”、或者说是“首要原则”。

  

   就民主政治来说,程序规范方面的正义相比于结果来说,重要得多!甚至可以这么来认识民主政治的本质,程序规范是民主政治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没有规范的程序正义,就完全不可能有正义的结果,当然即使有了规范的程序,还不一定有正义的结果,还需要其他的条件。但不管结果如何,只要有了民主规范的程序正义,就可以认定已经符合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的“辛普森案”,认为此案审判结果缺乏正义、不符合事实的大有人在,但是美国司法界、知识界的共识是:整个审判过程在规范程序方面无暇可击,所以我们只能接受这样的审判结果!因此,就民众运动的本质来说,规范的程序正义,将直接决定民众运动的效率和胜败成果!

  

   从台湾这次反服贸的民众运动来说,表达民意、集会游行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民众神圣的权利,但其中显而易见的破坏程序规范和正义的客观事实主要有:一是,损坏公共财物,这已经涉及到刑事违法。二是,冲击立法和行政机关,从根本上摧毁了二大政府机构的正常运作和正常的工作程序。显而易见的道理就是民意表达提出的意见,还必须相关的政府机构通过正常的运作程序,才能够解决问题。三是,学生运动本身的目标和要求多变,开始是要求马英九出来面谈,当马英九答应学生要求,同意不设前提条件下和学生面谈;但学生又提新要求,要求先退回服贸协议,逐条审议。当马政府同意服贸协议退回立法院逐条审议,学生又出花样,要求必须先建立两岸协议的监督机制,再具体商谈服贸协议。对此要求,行政院长江宜桦的立场软化,表示可以讨论。但学生还是不依不饶,提议发动30日在总统府门前在此发动更大规模的抗议运动。从一些过程来看,包括台湾民众在内的全世界人民都有理由怀疑学生缺乏解决问题的理性和诚意,只是在搞民进党式“逢中必反”、为反对而反对的“闹剧”!

  

   二、对于真正优秀的政治家来说,道义、责任、使命和理性远远比权力重要得多。

  

   人们都说,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权力好比生命,没有权力,政治家就没有表现的舞台。其实,这只是一般凡夫俗子的见解。对一个优秀的政治家来说,没有权力,照样可以为民呐喊、为民伸冤、为民争取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但是,政治家如果真的为了夺权而出卖道义和自己的责任、使命,即使真的夺权成功,也不可能正当地行使权力,也就必然会“遗臭万年”。这是因为权力虽然强大,甚至可以强大到“万马齐喑”的地步,但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历史是后人写的,政治家的权力再强大,也不可能长期地、无限制地延续,不可能改变后人对历史的公正评述。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1976年的毛泽东,确实强大到万民齐呼“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但死后不到一个月,就被“粉碎四人帮”,对文革全民共诛之、全党共讨之。

  

   作为大陆的普通公民,我希望能和台湾的蓝绿政治家共勉这一观点。也希望能够对台湾的政治家分别提出期望。

  

   对于民进党现任主席苏贞昌这样的政客,我无话可说。但我希望精通法律的民进党的蔡英文女士和谢长廷先生,能够明白上述规范的程序正义是民主的第一要义和首要原则的道理,而且不要回避本次学生运动中,已经有人违法,甚至是触犯刑法的事实,能够勇敢地为着台湾整体利益、民众利益站出来呐喊,把学生运动引导到合法表达自己诉求、理性地和政府及执政党对话的轨道上来。再也不要搞无谓的“逢中必反”、“为反对而反对”的闹剧了。为了台湾和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清醒地认识台湾必须,也只能理性地面对大陆、和大陆和平地互动、发展;不可能逃避大陆对台湾的客观存在和巨大影响!您们都是有前途的、有可能带领民进党理性地走出“台独”死路的政治人物,千万不要为了短期的、看似对夺取权力有利的蝇头小利而牺牲了自己政治家应有的责任、理性、使命和风范。

  

   对于国民党的王金平先生,我希望你作为立法院院长,为了台湾整体利益和人民利益,有责任让台湾的立法院尽快恢复正常的工作秩序,包括考虑采取非暴力的警察权。这是民主国家的惯例,和道义和人权并不冲突。在1968年的巴黎学潮,世纪之交西雅图、巴塞罗那等地的反全球化大示威,到前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发达国家都采用过非暴力的警察权来恢复秩序。台湾的立法院受到暴力干涉而的瘫痪,已经不仅仅是事关国民党的信誉和危及执政地位的大事,而且已经严重地妨碍、干扰了立法院的正常工作秩序,立法院长期以来不定期地瘫痪,已经严重危害到台湾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关于这一事实的严重性,你不应该不明白。对于政治家来说,“圆滑”,确切地说是“理性地妥协”是必备素质,但不能超越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伤害的底线,更不能超越维护法律秩序的底线。我不得提醒您的是,你应该考虑对于你面对立法院的瘫痪而不作为在民间的不满程度,是否已经危及您作为政治家的能力、道义、责任的声誉了!

  

   对于国民党元老连战和吴伯雄,希望你们出于维护国民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台湾整体利益和民众利益的大原则出发,站出来呐喊。重要的是必须给予王金平先生立即恢复立法院正常工作秩序一定的压力。相对于马英九宣布开除王金平党籍事件你们“立即”表态来说,(这种表态无可指责。)你们却迟迟不对王金平恢复立法院秩序的责任来施压,实在使我无法理解。国民党虽然是一个民主化的政党,党内必须允许和保护不同政见的存在,但同样不能超越危害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民众利益的底线。请你们扪心自问,王金平先生对于立法院瘫痪的不作为,是否已经超越了这条底线?如果你们承认当今国民党的两岸政策,不但是你们和马、王的共同的决策,也是事关国民党执政地位的立足之本,那么你们就有责任督促全党,包括督促王金平在内的立法院国民党党团来万众一心贯彻之。

  

   三、民主制度必须避免“民粹主义”的内部干扰,防止民主堡垒从内部被攻破。

  

   对民主的干扰和危害,除了专制极权的残害之外,就数“民粹主义”的危害最大了。什么是民粹主义,就是非理性的民意对民主原则,尤其是其对规范的程序正义的摧残;就是民主的堡垒被自己内部的错误所摧毁!这是因为“民主”不是目的,仅仅是一种争取和捍卫民众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工具”和“手段”。而行使这种工具和手段的恰恰必须是民众自己,任何人都无法越俎代庖。这就要求大多数民众不但要有程序公正的行为规范,而且必须具有清醒认识自己的“真正的”利益和权利的理性和智慧!而真要做到这一点是极其困难的。大多数民众容易被眼前的、短期的蝇头小利所诱惑,而看不清自己长远的、真正的利益所在。最普遍的例子就是“高福利”和“超福利”,明明是损害民众利益的“错误政策”,但全世界各国都政府和知识精英都无法说服民众来取缔和纠正这种“错误政策”!更不要说,在台湾有那么一批“唯恐天下不乱”、“逢中必反”、不分是非,为反对而反对的台独势力在故意“搅乱视听”呢。

  

   至于“服贸协议”对台湾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讨论起来篇幅会很长。我在这里仅仅针对学生提出观点来稍做分析。

  

   学生认为:“台湾市场的中小企,未必可以抵受大陆资金的低成本进攻;……”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在全球化的历史潮流中,台湾经济到底要不要向全世界开放?(当然是有条件的、有利的开放,这不用解释)如果学生的本意是贸易保护主义,根本不同意台湾经济向全世界开放,那么闭关自守的危害,已经被大陆和全世界人民的实践所证明,是一条自我毁灭,走向贫困的死路。我自认为这不是学生的本意。那么,台湾的经济要向全世界开放,台湾的中小企业能够承受全球化资本流动的竞争和挑战,为什么就一定经受不起大陆资本的竞争和挑战呢?一个客观事实是,大陆的服务业根本就是大陆经济的“短板”,不但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更不要说服务业是台湾的强项,远远地强于大陆。再来分析大陆的“资金的成本”到底低不低?所谓大陆的竞争成本低,当然最主要的是劳动力成本低,鉴于大陆的贷款利率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二大事实恰恰是有利于台湾的服务业以低利率的资金进入大陆雇佣大陆低工资的劳工;在取得利润后,再回台湾投资,就不但促进台湾经济发展,而且明白无误地能够提高台湾的就业水平。而大陆资金进入台湾的事实就是以高利率的资金来雇佣台湾高工资的劳工,并和成熟的台湾服务业竞争,结果如何、对谁有利,只要有经济常识的人都能够明白!

  

   台湾学生还说:“政治方面,一旦大陆资金进入医疗、运输、交通、电讯、出版等领域,则台湾的出版自由、国土安全等方方面面,均会被中国(共)控制。”

   这实在是一种对民主政治的无知!我们且不说台湾的言论自由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就媒体出版行业的市场原则来说,大陆国资即使真的具有妄想收买台湾媒体,控制台湾媒体的企图,只要大陆国资不可能收买全部的台湾媒体,台湾的媒体和出版界还存在市场竞争,那么二个简单的道理,一是大陆国资永远收买不了台湾人民的民心;二是在市场经济中,媒体发什么声音,归根结底,不是媒体的老板说了算,而是广大的读者说了算!哪个媒体老板坚持发“反民意”的论调,其业绩和销量一定萎缩,结果就是亏本倒闭!我们就拿香港来说,大陆国资即使真的如传说的那样,躲在背后隐形地收买香港媒体,即使收买成功,也是得不偿失的愚蠢行为,即使他们可以收买少数高层精英,但他们永远收买不了香港的民心!看看香港民众捍卫言论自由的言行和决心,就可以明白一个简单道理:“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者亡”!结论就是,只要服贸协议真的有利于台湾的经济发展,台湾的民主政治制度,就一定能够经受得起这种所谓的下三滥的政治挑战!更何况这种下三滥的政治挑战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传言,是否属实根本就不确定。

  

再来分析“台湾的学生提出了三项要求,第一项要求立法院王金平否决国民党强行通过服贸协议的正当性,就是30秒钟通过一个决议案。第二、总统马英九应该退回服贸协议。第三、尽速通过两岸协议鉴定条例,……”对于第一条,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早就同意“逐条审议”的原则,客观事实是,民进党根本就不想“逐条审议”,根本就是“一反了之”!这是因为民进党的政治家都明白事实和真理越辩越明,逐条审议根本无法阻挡“服贸协议”被通过。这就是为什么“服贸协议”在立法院拖了大半年都无法进入正常的“逐条审议”程序的客观事实和真正原因。我相信,只要学生和民进党真的有诚意来“逐条审议”,国民党一定不会不同意!如果真有什么有道理的、必须修改的条文,(当然不是无理取闹的)我更相信,大陆方面一定也有诚意配合复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517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