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奇:大学带小城 校城共崛起——中国城镇化的新路径(上)

更新时间:2013-10-15 21:07:27
作者: 刘奇 (进入专栏)  

    

   古今中外城镇化发展的经验表明,大学对小城镇发展具有显著的拉动作用。创建于1209年的剑桥大学和创建于1168年的牛津大学都坐落于乡间城镇,其所在地的城镇在大学带动下,人口都在10万以上。美国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所在的坎布里奇镇,也位于乡间小镇,在它们的带动下,人口也达到10万左右;爱因斯坦在那里度过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22年时光的普林斯顿大学也位于一座别具特色的乡村都市;我国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就坐落在陕西咸阳市杨凌镇,目前仅教职员工就有3.5万人,杨凌在这所大学带动下城市户籍人口已达8万多,从一个西北小镇迅速发展成为一个中国的“农科城”。

   目前,美国人口3亿,大学有3500所,即平均不到10万人就有一所大学。51个州中,只有18个州的城市大学数量超过城镇大学数量,且最高超不过2倍,33个州的大学多分布于城镇中,其中城镇大学数量高于城市2倍以上的占21个州,有的州高达10倍以上。日本每个县都有多所大学,爱知县人口710万,有73所大学,北海道570万人口,有62所大学,枥木县人口200多万,拥有18所大学。按照美国大学与人口的比例,我国应该创办13000多所大学,而现在只有2300多所,也就是说还应创办1万多所大学,才能赶上美国现在的大学拥有水平。如果把这些大学按照世界许多国家的布局办到小城镇去,每所大学招生5000名,有较高知识层次的教职员工则需500人左右,同时,可直接带动或吸引周围一大批人员到小城镇创业就业。按每个城镇新增2万人计算,城镇人口将新增2亿人,我国城镇化率会因此提高15%。

   最近,有一部分中国大学正跃跃欲试,准备到海外开分校。据《国际先驱导报》2013年6月7日报道,浙江大学要在英国开分校。事实上,浙江大学并非第一个打算走出国门开办分校的中国大学,早在2013年初,厦门大学马来西亚校区的建设就已提上日程。有专家担心中国大学海外办分校将是一宗赔本的买卖:国家花费巨款到海外办校,却不能改变国内高校的质量。与其把钱拿到国外去花,倒不如先把国内的事情办好,先把国内的资源用足。我们完全可鼓励支持各类大学的二级学院,选择区位交通优越、基础设施完善、人文底蕴深厚、经济社会繁荣的小城镇,到那里去创办分校或独立学院。创办于1868年的美国加州大学先后在加州不同地区设立了9个分校,每个分校都带起一座城镇,每个分校都是该地城区的核心部分。我国借鉴这条路子,农业大学和高职院校应先行一步,探索路径,积累经验,再逐步向其他院校推开。这样既可消解大城市里大学越办越大,无限膨胀的现实,又可解决在大城市办大学成本过高,不堪重负的问题,还可改变大学里大量资源闲置,不能发挥效用的状况。大学创办可以采取学校自办、校镇共办、企业联办等多种方式。国家和省一级应出台相关政策,在资源配置上给予倾斜,在土地供给上按公益事业批给计划,地方政府做好道路、通讯、供水、供电、供气、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动员那些乐于捐资助学的企业家,出资建设教学楼、科技楼、图书馆等设施,给予其冠名权;大学主要谋划大学院系,组织教学科研人才、设备进驻,力所能及筹措资金投入建设;中央和省级也可设立专项资金,专门用于支持大学到小城镇创办分校或独立学院。

   长期以来,我国的城乡二元结构使大城市集聚资源的能力越来越强,从而导致城乡差距越拉越大。这当然有利于经济建设,但却不利于社会建设,因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遵循的是不同的规律,经济建设追求集聚资源、提高效率,而社会建设则要求资源均衡、公平配置。我国城乡差距的根本表现就是资源配置的悬殊过大,如教育资源,高等教育过度集中于大城市,列入211和985的高校全部集中在大城市,全国2000多个县一级办有大学的只有几所。一个地方建一所大学产生的是立体式带动效应,一个学者可能带动一个产业,一批学者可能带动一个产业集群,大学潜移默化的渗透、长期持久的影响,必然使所在城镇成为一个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制高点、辐射源和加速器。

   大学带城,校城相长;城因校名,校因城活;校城带市,市旺城张,互为促进,协同发展。一是可以低成本带动小城镇扩张。大学在小城镇创办,小城镇可为大学提供各种生活服务及公共交通等,不需要政府大规模投资,就可带动当地二、三产业快速发展,进而吸引相关企业入驻投资,加快产业和人口的集聚,增强小城镇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和能力。二是能够高档次带动小城镇发展。一个城镇有一所大学,对城镇周边会产生全方位辐射效应,将大大提高人口素质,一批专家、学者可为社区提供各项服务,如开展成人教育和继续教育乃至终身教育;开展技术推广和培训服务;向社会开放 图书馆、博物馆、实验室,实现教育资源共享等等,这既可以对我国多年来农村教育欠账,人口文化素质不高予以补课,又能够充分发挥这些在大城市几乎处于闲置状态的资源效用,大大增强城镇可持续发展能力。比如美国大学从殖民地时期就一直是社区的中心,由于大学多在乡村小镇,政府对大学和科研的资助是从农业机械开始的。到20世纪时,大学更成为当地社会的轴心,紧密地服务于社区的各种需求,大学与社区、民众、企业紧密交往互动,融为一体,不仅是知识技术的高地,还是文化道德的高地。三是大幅度、全方位提升小城镇的知名度、美誉度。小城镇拥有一所大学,就拥有靓丽的名片,对外招商引资、洽谈项目就有了支撑,能够吸引各类人才来小城镇创业就业,从而打造出有自己产业特色和地域特点的新城镇。杨凌镇依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目前已吸引了81个民营性质的研究机构,56个省部级以上科学研究平台,中高级职称科教人员5000多人,院士13人。成为我国唯一的国家级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

   大学落户小城镇,对大学发展也有很强的促进作用。一是有利于学术研究。由于远离喧嚣的大城市,专家学者有了一个相对安静思考的环境,更能够心无旁骛潜心学问。英国的牛津、剑桥都是沉潜于乡间市镇上的哲人库、思想库,数百年来产生出无数影响世界的思想和世界级名人。美国的麻省理工和哈佛,在小镇上造就出全球700多名诺贝尔奖得主中的130多位。二是有利于产学研结合。大学能及时了解所在地企业、农民及社会的实际需求,专家、学者才能真正做到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科研人员、学生有了稳定的实验、实习基地,科技成果才能得以迅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三是有利于培育学生健康成长。学生不需到大城市读书,不仅节省交通及生活成本开支,免受大城市高消费的干扰,养成良好的节俭习惯,而且学生身处乡村社会,了解草根生活,绝少大城市好高骛远的浮躁,不会产生不切实际的就业动机,使人才资源的合理配置难度大大减缓。四是有利于形成人才集群和快出成果。我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由于贴近实际,在旱作农业、水土保持、小麦杂交育种、生物制药、细胞克隆、人体干细胞研究等众多领域相继产生了一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成果,成长出一大批这些领域里的拔尖人才。

   总之,大学带城,政府只须花极少的投资,就能够以“四两拨千斤”,迅速带来成千上万个新城镇的崛起、成千上万个新大学的诞生。这不仅能从根本上提高小城镇的竞争能力和资源集聚能力,更重要的是能从源头上扭转城乡资源配置不公的格局,是缩小城乡差距,彻底改变城乡二元结构的釜底抽薪之举。人们参与市场经济活动,起点是参与能力。参与者的能力是通过消费形成的,消费包括公共消费和私人消费,公共消费即政府向民众提供的教育、医疗、社保及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消费。私人消费包括食品、娱乐、高等教育等。要避免经济活动中的能力陷阱,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私人消费十分有限,政府的公共消费是关键。一个穷人,可以通过政府提供的公共消费获取基本能力,而这个基本能力的获取最重要的就是靠教育。有了这个基础,穷人就可以在市场竞争中找到脱贫致富的机会,从而使社会的阶层流动得以实现。大学落户小城镇为乡村社会获取教育资源、提升能力带来了极大方便,是破除阶层固化、推进社会阶层流动不断加快流速、加大流量的根本举措、治本之策。

   作者单位:安徽省人民政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533.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