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伯特·波曾:中国养老金体系亟待改革

更新时间:2013-08-22 21:39:51
作者: 罗伯特·波曾  

  

  中国社会最惹争议的方面之一可能将发生改变:据报道,中国政府正在考虑全面放开规定大多数城市家庭只能生一胎的“独生子女”政策。政策变化可能不会很快实现,中国将面临严重的人口问题。

  劳动适龄人口(19到59岁)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在三年前达到顶峰,然后就开始快速下降。根据目前的趋势,到本世纪30年代初,65岁或者以上的人口比例将翻一番。如果不实施重大改革,到2050年,中国劳动人口对退休人口的比例将低于1.6:1。

  执行二胎政策将提高劳动人口对退休人口的比例,并降低强制堕胎的数量。然而,这并不会自动将家庭平均生育率提高到2.1——这是维持中国人口水平的最低出生率。在不执行计划生育法律的亚洲工业化国家,随着人口从农村向城市迁移,更多妇女加入就业大军,家庭平均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5以下。

  如果女性退休年龄与男性一样,那么劳动人口对退休人口的比例可能会进一步改善。目前,女性退休年龄是50或者55岁,而男性则是60岁。此外,随着平均寿命的提高,正常退休年龄应该调整到60岁以后。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的退休年龄一直定为60岁,尽管人口平均寿命已经从当时的60岁以下提高到现在的近74岁。

  与此同时,中国也应该改革养老金体系,目前该体系由各座城市和地方政府的相应部门所把持,各地的规则各不相同。这种多头管理体制,再加上15年的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妨碍了劳动力的不断流动。如果劳务人员迁移到新城市或者省份,却没能获得新户口,他们就可能会损失以往累积的养老金中的一部分。

  多头管理也给腐败行为带来了空间。比如说,几年前,上海原市委书记陈良宇就因为挪用社保基金而被判刑。目前,大多数地方政府没有资源来支付毛泽东时代的“铁饭碗”时期所承诺的退休福利金。那段时期,虽然工人基本不用缴纳养老保险(即使交,也交得很少),但国有企业仍承诺支付福利金。

  为了支付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福利金,地方政府用掉了当前城市雇主所缴款额(雇员工资的20%)的绝大部分,甚至还要“借用”雇员缴纳至个人账户的款额(雇员工资的8%)。结果,当前体系主要就是“现收现付”模式,几乎没有预拨资金。

  由于政府的种种限制,养老金缴款的投资回报相当低。个人养老金账户的资产可能只有存入国内银行或者购买政府债券两种投资形式,二者的收益率都低于中国的通胀率。除此之外,养老金缴款通常不会投资于海外证券。

  那么未来十年养老金体系为什么不实施“大交换”策略呢?就是说,中央政府从地方政府手中接管历史遗留下来的福利金,然后创建一个集中的养老金体系。同时,地方政府则放弃征收和分发养老金的职能。

  “大交换”有几项至关重要的优势。中央政府拥有了足够资源,可以在不依靠当前养老金缴款的情况下,支付历史遗留下来的福利金。如果一个集中的养老金体系得以建立,那么务工人员就会不断地流向能提供最具有吸引力岗位的地区,同时也不会损失部分已累积的养老金。如果养老金体系更加合理,大部分缴款就可以投资于回报率更高的多元化投资组合。

  当然,二胎政策、“大交换”以及相关的变革需要很多年才能合理落实。但中国应该尽早启动养老金改革,因为人口问题定时炸弹已开始倒计时。

  

  本文作者是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高级讲师,其中国研究项目由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资助。译者/王慧玲(金融时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99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