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陶征:对于十三大“党政分开”的理解

更新时间:2013-01-24 17:55:04
作者: 陶征  

  

  关于十三大,我党所提出的党政分开。党政分开不仅仅在理论上、提法上是一种创新同时在思想上更是一种创新,一种彻底的大解放。当时中国的国情,在20多年左倾错误的影响下,在10年文化大革命的促使下,个人崇拜主义被极大的放大化。领袖的威信高于一切,领袖的思想高于一切,社会主义法制处于崩溃边缘。甚至当时中国司法机关对于犯人的审判,都要依赖于对领袖的忠臣度。十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化大革命造成了一系列的冤假错案,同时对生产力造成极大地破坏,国民经济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痛苦并所谓“快乐”着。对于文革的反思,特别是十三大以来,意识到导致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原因就是权力过于集中,党权过于集中。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的第二代领导人反思专制制度弊端,在解放思想和拨乱反正的基础上进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邓小平指出:“权力过分集中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对于这个问题长期没有足够的认识,成为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使我们付出沉重的代价,现在再也不能不解决了。”所以在此背景下,我党开始寻求建立防止专制主义,防止文化大革命再次发生的国家机制。因此十三大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其中较为重要一项就是党政分开。

  党政分开,是最初的老一辈领导人从反思文革教训中提出一种政治改革思路。多年来,一直在不断向前发展,已经取得较大的成果。但是在实现党政分开的改革中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至。尤其是89年的政治事件,使我党的党政分开又陷入缓慢进步甚至停滞状态。我认为多年来我党进行党政分开进度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并没有触动原有国家层面的政治制度。我国的国情决定我们是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党的领导权是不能动摇的,但是又过于强调党政分开,不仅仅党政分不开,同时会产生很多以前没有的职位,没有的部门,造成官僚机构臃肿,受益的是新提拔的党员干部而不是广大人民群众。所以改革一直进展成果微弱。

  关于党政分开的几点思考:

  1 关于“分开的程度”的问题,能否“彻底分开”?

  实行“党政分开”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首要关键,那么到底能不能彻底分开呢?能不能彻底的实现党政职能分开呢?很多人,很多学者都将阻碍中国体制变革的首要因素归咎于党政不分,归咎于共产党的以党代政,因此有些人说要彻底实现党政分开才能彻底解除这种障碍,才能真正实现民主,才能适应新时期的人民诉求。他们所坚持的是让共产党彻底的退出行政系统,乃至包括军队在内的各个系统。

  我认为分开只能是相对的,而不能是绝对的。马克思主义矛盾论告诉我们,矛盾既是相对的又是绝对的。所以我们要按照马克思矛盾论的方法去处理我们的党政分开程度的问题。我认为如果党政彻底一刀切,彻底完全分开,甚至政和党相互不通气,不沟通,不仅仅会造成工作上的误判与麻烦更会引起更大的社会问题与政治问题。所以我们的党政分开要有一个逐步过渡的过程,而不能一下子彻底分开。因为

  从历史进程来看,中国是由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经由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的。我们没有西方的那种纯资本主义宪政国家的发展过程,我们也没有西方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我们更没有西方国民的高等素质。如果冒然完全的彻底的实现党政分开,使党和政完全脱离,党就会脱离对国家的控制,不仅仅会造成社会混乱,甚至会造成国家分裂。

  从基本国情来看,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多区域多种文化的文明古国。复杂的民族矛盾,文化冲突,长久以来一直存在。新疆,西藏分裂势力一直而且不断地进行各种形式的分裂活动。如果盲目的彻底分开党政关系,会给分裂势力营造一种良好的环境,会对国家安全,对国家统一都造成一种威胁。

  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党政分开要有一个逐步过渡的过程,要有一个维稳的度,在稳定国家发展前提下,逐步实现党政分开,提高行政效率,加强党的政治领导,这样才能促进国家长久的发展。

  2 关于“党政权力关系”问题。

  党政分开偏重于职能的分开,但是对党和国家权力机关的重视不够。十三大强调的党政分开主要针对于职能的分开即行政机构、立法机构、司法机构的组织关系问题。十三大报告中指出,但是我认为党和国家权力机关的关系才是党政分开的关键核心所在。在政治改革实践中,党政关系中的“政”应该包括整个国家的政权系统。但是由于各种主客观因素以及历史因素,党的系统一直侵蚀着政府的行政系统,尤其是侵蚀着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我国宪法规定,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人民代表大会和共产党领导机关的政治地位一直是模糊的。在长期的选举,议会,协商中,人民代表大会只是担任着一种很形式的职能。而我党的党代会却有着各种领导人的提名权,建议权,甚至任命权,而人民代表大会仅仅成为一种过场,政治地位关系极为模糊化。所以今后的改革重点就是要明确党,政府以及各种权力机构的关系。理顺关系,权责分明,才能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发展,促进社会的进步。

  3 关于“党政双肩挑”问题

  多年来,不论企业,事业单位或者政府,经常出现某个领导担任厂长但又是党委书记,在学校里不仅仅是校长同时兼任党委书记,各行各业都有这种情况。所以好多人都认为“双肩挑”的形式不是党政分开,而是党政合一,不是进步而是退步。比如近年来在地方党政机关,尤其是县级以下的党政机关大多出现乡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一肩挑”的改革,所以有些人就认为“党政合一”代替“党政分开”意味着始于上个世界80年代的“党政分开”改革已经终结,新一轮的集权已经上演。

  我认为这是不可等同的。因为就其职能方面,党政分开强调的是党政职能的分开而不是硬性规定同一领导人不能同时兼任两种职位。所以说职能的分开与人的分开是完全不同两个概念。如果职能与职责不分开,其实领导人职务由不同的人担任,那么也不能算是实现政党分开。那么党政是否能让同一个领导兼任的,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双肩挑的形式促进企业的生产发展,能够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活力,那么就要去贯彻,反之亦然。比如像青岛大学这种大型单位,由于领导面广,管理范围也大,党政双方承担的常规事务都很复杂与繁琐。如果硬性规定青岛大学的党务系统跟政务教学系统分开,不仅仅会造成机构臃肿,官僚主义作风兴起,更且会造成办事效率不高,出现相互扯皮现象。学校是一个处理事情特别多,特别繁琐的单位。硬性非得去分开“党政”。我想不仅仅会影响学校的发展,更会影响教学的质量。

  4 关于“党要管党”问题

  在党政分开的过程中,我们强调要党要管党,集中力量抓紧党的建设。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负责着管理国家和其他党派的职责。但是我党也要加强对自身的管理。党的十三大根据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提出在改革开放中加强党的建设,提出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加强党的建设,并又重申党要管党这一原则。

  但是很多人都将其理解为“党只管党”。这不仅仅在理论上是片面的,在实践上也会容易出现偏差和失误。真正做到党要管党,不能仅仅理解为党只管党。因为党中央就其经济,政治,文化,外交、国防等领域也需要作出重大决策,并举荐相关人员担任要职。如果存在党只管党的情况,党就会脱离对国家的控制,也会脱离对各行各业的联系。这首先在政治方向上就不能确保中国能沿着正确的方向上前进下去。十三大首次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并指出我们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要坚持改革开放,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要巩固和发展团结稳定的政治局面。其次是当今世界处于和平与发展的大好环境下,在相当一个时期内可以避免战争的发生。但是并不意味着绝对的和平,如今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正在而且不断的进行各种形式的和平演变,通过文化渗透,经济侵入等各种形式试图演变中国。因此在此情形下,更需要党的领导,需要党来保证国家政治方向的正确性。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9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