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韬:民众对立加剧:和平奖难救欧盟危机

更新时间:2012-10-17 13:58:52
作者: 王韬  

  

  和平奖诺贝尔奖欧盟危机拯救德国在急救上,有一个黄金时间的概念,指的是在情况发生后的头一段时间,施行急救措施,就有很大的成功率。而如果错过这个黄金时间,急救就困难重重,投入大量急救资源也只有低得多的成功希望。

  在今年六月初,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曾指:欧盟拯救危机的黄金时间只剩三个月。这个时间表大约是截至到9月。或许是因为九月有一系列的政治上的标志性阻碍。

  乔治索罗斯的判断自有其道理。而他提出的拯救建议也颇有其高明之处,就连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也表示赞同。

  欧盟拯救危机的黄金时间或许不只是三个月,但无论有多少,显然不可能超过六个月。这不意味着之后就完全没救了,但超出黄金时间之后,拯救措施的功效,从事半功倍变成事倍功半,却是一定的。由于应对乏力,行动缓慢,分歧严重。欧盟,特别是欧元区南部国家,正在发生一系列的经济-政治危机,进而把整个欧盟都拖入一场经济和政治危机中去了。

  随着危机的不断恶化,欧盟各国本来就有的民族、宗教、语言等等各方面差异的弱点已不断放大这些矛盾。在全世界其他大国,地域发展不平衡而产生的转移支付问题并不大,在美国,纽约人、洛杉矶人,就算会抱怨,也不太可能激烈反对由自己负担国内贫困地区的拯救支出。在中国,上海人广东人,同样也不太可能拒绝资助西部山区之类贫困地区。然而要欧盟内的一个区域无休止的财政转移给另一个地区,处理不当就会产生问题。

  目前在欧盟这已经是一个大问题了:

  厌倦了无休止的不断救助,而要求把希腊开除出欧元区的德国人,已经从今年上半年的49%大幅上升到如今的68%,接连跨过了过半简单多数和三分之二绝对多数的门槛。在党派众多的议会民主制下,即便德国总理默克尔尚能坚持德国历代政治家捍卫大欧盟梦想的信念,但也严重削弱了她的政策范围和行动力。

  而南欧国家呢,对无休止的紧缩要求,月复一月的削减社保福利和退休金,同样愤恨难忍。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月9日刚刚对希腊进行了欧债危机爆发以来的首次访问。但这次“友好之行”却遭到希腊民众强烈抗议,抗议其到来的游行者甚至将默克尔女士画上希特勒的小胡子,视其为纳粹。

  而最近爆发出来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和意大利威尼斯市出现了“独立”和“抗税”呼声。本质上也是同样的问题,但国内各地区之间的财政转移,毕竟尚有历史惯性,早已有之。

  而欧盟的国与国之间的拯救和转移支付则是从未有过的新东西,是需要维护的!谁也不能忘记,当初欧元区成立的时候,在德国的要求下,欧盟是明确的把“不拯救原则”写进欧盟宪法的。

  对立和隔阂一旦产生,就很不容易消解;却很容易出现相互憎恨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那时候,要靠什么去对抗“回归不拯救原则”的呼声呢?

  在欧盟陷入如此危急关头,急需相互团结,相互让步的时期,这种相互憎恨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开始浮现,表明了应对危机的黄金时间正在耗尽。

  更糟糕的是,当重债国的中央政府面临严重的抗税和地方独立运动形势,它将不得不更加依赖欧盟的救助。但这并不意味着,目前欧盟所推进的加速欧元区一体化进程,特别是建立财政联盟和银行业联盟,就能够继续推进了。不要忘了,虽然领导人将会做出更大的让步,进行更多的紧缩。但同时也会在国内产生更低的支持率,更大的反对浪潮。

  首先,欧洲各国普遍是在党派众多的议会民主制,大众的不满极易传导到国会,进而引起政府垮台、内阁更迭。重债国的领导人即便想要披荆斩棘、死中求活,那也得要国会中的众多反对党都大公无私才行。

  建立财政联盟和银行业联盟,都需要欧元区各国出让许多主权,甚至修改一系列法律。重债国的领导人目前尚且已经焦头烂额,要如何顶着数以万计国民游行堵门的压力,去凑齐国会中的充分多数票,来批准这些让步呢?

  此外,持续惨跌的内阁支持率重压下,重债国的中央政府出现内阁难产、政府瘫痪的局面,可能性是极大的。

  其次,重债国的削减工资福利的行为,公务员群体首当其冲,重债国出现政府公务员大面积罢工抗议,亦非少数。目前这些国家警察、外交等关键部门还勉强在惯性下维持职责,罢工还主要集中在医疗卫生教育等社会保障部门。但愈演愈烈之下,出现全面罢工而招致完全的无政府瘫痪状态,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几个光杆司令是没办法执行什么欧元区一体化进程的。

  那么当一众南欧国家在欧盟委员会里既不能反对也不能支持,只能看德国演独角戏没有回应的情况下,欧盟也不再会有步调一致,欧盟领导机构只能瘫痪或者分裂,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欧盟的大失败,大崩溃。

  更糟糕的是,目前重债国的政府实际上缺乏哪怕是起码的摆脱困境的运作能力,不要说披荆斩棘的踏步前进了,就算想要主动后退——退出欧元区,也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西班牙和意大利虽然尚未走到希腊那样的完全山穷水尽,瘫痪等死的地步,但其实也一样进退不得。只能坐看本国民众与德国之间对立和隔阂日渐增长。

  我们不得不沉痛的承认,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希腊的友好访问中,所受到的希腊民众强烈抗议和称其为纳粹的遭遇,在德国进一步激起了憎恶援救希腊的声音。

  德国民众中“停止拯救希腊、回归不拯救原则”的呼声又进一步增大了。现在是希腊,接下来就是西班牙和意大利民众与德国的对立升级。

  这种相互憎恨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背景下,欧盟分崩离析的可能性,甚至可能比有日常使用惯性维持的欧元还容易发生。

  若不趁着黄金时间尚未完全过去,赶快行动,拯救危机。欧盟发生分崩离析的危险绝非危言耸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1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