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慧智:朝鲜半岛战略调整与东北亚大国关系互动

更新时间:2012-08-11 14:31:36
作者: 张慧智  

  

  摘要: 近两年,朝鲜半岛形势急剧变化,朝韩关系紧张,“天安舰事件”和 “延坪岛炮击事件”使双方再次处于战争的边缘; 韩美黄海联合军演严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导致中韩关系受损; “钓鱼岛撞船事件”导致中日关系急剧恶化; 美国借助这些突发事件实施 “重返亚洲”的战略布局。在中国与周边国家加强沟通、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略有缓和、朝美重新寻求对话、六方会谈有望重启之际,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突然病逝导致刚刚有所好转的东北亚局势再度骤然紧张。这主要是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处于战略调整的关键时期,对外政策出现较大变化; 东北亚大国对朝鲜半岛不同的利益诉求、大国之间的利益博弈以及朝鲜半岛南北双方与周边大国关系互动等因素影响的结果。文章将对上述问题作出理性分析,并试图寻求使朝鲜半岛融入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理想框架。

  关键词: 东北亚大国; 利益; 东北亚区域合作

  

  一、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战略调整

  

  朝鲜半岛形势变化关键取决于两个当事国——朝鲜和韩国。朝鲜尚未解决三大利益关切: 安全上得到保障,政治上得到承认,经济上解除困境。为实现上述目标,首先,朝鲜通过 “拥有核武器,增强核遏制力”,为其国家安全和体制稳定提供保障。认为拥核战略已取得明显成效,为自身提高了安全指数。其次,朝鲜努力寻求对美外交突破,获得国际社会对朝鲜政权的承认。与美国直接对话,改善朝美关系,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将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变为和平机制,有利于国际社会承认朝鲜政权的 “合法性”; 可以促进朝鲜与日、韩及其他国家关系的改善,创造稳定良好的国际环境; 在美国的许可下,朝鲜能够得到 IMF、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贷款,促进经济技术发展的同时,提高国际社会对朝鲜的信任,从而获得更多国家对朝鲜的双边官方发展援助。国际金融机构的援助意味着朝鲜正式成为国际社会的成员,是朝鲜融入世界的 “认证”,是引进外资发展经济的必要前提,具有重大的政治经济意义。因此,美国手中掌握着朝鲜生存与发展的关键因素,只有美国可以解除朝鲜深切的安全忧虑。尽管美国从未放弃瓦解或变革朝鲜政府的企图,交替采取 “接触”与 “遏制”的对朝政策,朝鲜也采取了以 “缓和”对 “接触”、以 “强硬”对 “遏制”的回应,反复强调将利用核遏制力应对美国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但朝鲜从未关闭与美国对话的大门。最后,朝鲜对内强调坚持自力更生的计划经济体制,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民族经济,对外继续扩大合作,希望借助外部力量发展本国经济,通过 “内收外扩”的政策措施,实现 “经济强国”的建设目标。

  作为中等发达国家,韩国认为国家战略体现为软实力与硬实力两方面。硬实力以军事力量为主;软实力为经济、文化等方面。体现国力的三大要素是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和文化力量。韩国认为本国在这三个要素上都表现为中等国家水平,韩国的目标是成为软实力强国。但是,朝鲜核试验、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事件等刺激韩国加快了战略调整步伐。

  为应对朝鲜半岛军事冲突和东北亚地区强国间的竞争,韩国政府把 “天安舰事件” 看做 “9·11”式的机会,利用其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加速调整国防战略,大幅增加军费预算,推迟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的交接时间,将 “面向 21 世纪的韩美全面战略同盟关系”作为国家安保战略的重点,突破自卫国防界限,大规模开发、研制、引进海空军事装备,打造 “蓝色海军”战略计划,实施 “战略空军建设规划”,提高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力量,建立面向未来的安全机制; 在外交战略上,坚持实利主义原则,以能源外交、援助外交、文化外交为核心,超越东北亚,扩展新亚洲,面向全世界,要努力成为 “东北亚的地区大国”,实现 “成熟的世界一流国家”目标; 在统一战略上,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韩国在半岛事务上的主导权,一直是韩国的重要目标。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实施“阳光政策”和 “包容政策”时期,韩国在南北关系缓和与改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说明其 “和平统一政策”可以发挥主导作用; 李明博政府的对朝强硬政策导致南北关系恶化,针对双方武力冲突,韩国提高军费预算,加强军备力量,提出对朝 “主动遏制”的作战概念,允许军队 “先打后报”,由原来的 “被动防御”转变为 “积极防御”,为应对朝鲜的 “挑衅” “不惜一战”的军事冒险主义抬头,是继续对抗甚至兵戎相见,还是逐渐缓和,让半岛重现阳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韩国的态度。

  然而,朝鲜和韩国的国家战略调整都遇到了较大的问题。朝鲜的利益关切至今不仅没有得到保障,反而因第二次核试验、天安号事件等问题导致其在国际社会严重孤立。朝鲜为顺利实现政权交接对内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动; 对外交往也出现了新变化,开始根据国际规范进行危机管理,软硬兼施,大胆利用外交手段和战争威胁与对手周旋,谋求战略目标的实现。但是,朝鲜仍处于严重的外交孤立状态,受到的国际制裁丝毫没有减轻; 韩国因天安号事件中断了朝韩贸易合作与交流; 美国明确支持韩国,举行一系列联合军演震慑朝鲜; 朝鲜国内经济困难依然没有得到缓解; 金正日突然病逝迫使金正恩匆忙接班。虽然表面上看金正恩掌握了朝鲜的党、政、军大权,成为朝鲜最高领导者,但对于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年轻领导人来说,今后如何处理内外矛盾、领导国家发展将是严峻考验。韩国面临的最大困境是如何缓解南北关系的紧张对峙局面。在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的处理过程中,韩国政府的应对举措引起国民强烈不满和批评。为了提高民间满意度,避免政权倒台,韩国不惜提高危险系数,利用一轮接一轮的大规模军演遏制朝鲜; 但是,韩国也不能不担心,一旦挑起战火,事态真的像朝鲜警告的那样 “难以预测”,韩国将会承担怎样的后果。所以,韩国安保战略研究所提议一方面警惕朝鲜再次发起武装挑衅,另一方面应做好对话的准备,缓和南北关系和半岛局势。不过,在多国向金正日病逝表示哀悼之际,李明博政府的 “吊唁决策”引发朝鲜的愤怒,表示 “将永远不再同李明博政府打交道”,从而使其错过了一个修复受到重创的朝韩关系的有利时机。因为,对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而言,只要不想引发第二次朝鲜战争,对话协商是唯一出路。

  

  二、东北亚大国对朝鲜半岛的利益诉求

  

  朝鲜半岛因其一端背靠大陆,另一端伸向海洋,地处亚欧大陆与太平洋之间的 “边缘地带”,历来是陆海两大权势较量和争夺的对象。冷战时期,朝鲜半岛作为美、日、苏、中四国利益的交汇处,是东西方之间对峙的缩影。冷战结束后,随着中国崛起,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日益提高,美国为巩固其在东亚地区的控制力,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的 C 型战略包围圈。朝鲜半岛是美国牵制和影响中国的关键要素之一,并成为大国进行战略博弈的重要战场。当前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一再升级,与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需求密切相关,体现了美日韩构建三角军事同盟,利用军演遏制朝鲜、围堵中国的动机。东北亚地区大国围绕着朝鲜半岛进行的利益博弈导致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更加复杂。

  朝鲜半岛是美国实施东北亚乃至亚太战略的关键环节,半岛发生变化必然极大地改变美国在东亚的作用。美国的东北亚战略目标体现为: 保持对朝鲜半岛局势的控制力; 加强韩美同盟,与日美同盟形成互动; 发挥 “包围中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作用,保持其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和作用。美国为实现在朝鲜半岛上的多种战略目标,继续强化与韩国的同盟关系; 离间和分化中朝关系; 拖垮或更换朝鲜政权,进一步巩固在东亚地区的主导地位。美国希望半岛保持 “适度紧张”,以保证驻韩美军的合法性。不过美国没有意愿再次卷入朝鲜半岛战争,没有意愿加速半岛统一,即使半岛统一,也不想撤离驻韩美军。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对朝鲜采取 “战略忍耐”,在朝鲜拒绝就核问题作出实质性让步的情况下,不会同朝鲜进行双边对话,也无兴趣重开六方会谈。“天安号事件”为美国提供良机,成功利用 “朝鲜威胁论”解除了美日关于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的争执,将出现松动的美日、美韩同盟关系重新回归到可控制状态; 利用国际舆论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制裁朝鲜; “延坪岛炮击事件”强化了美国在东亚军事存在的理由,推动了美韩日三边军事同盟关系。金正日逝世后,美国密切关注朝鲜半岛形势变化,主动表示支持朝鲜政权和平稳定过渡的同时,积极与韩日协商,寻求共同应对朝鲜问题的解决方案。美国正在以半岛为切入点,着手重新构建东北亚地缘政治秩序。

  从日本的视角看,历史上,朝鲜半岛是日本向亚洲大陆进军的桥头堡,是日本文化和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通道,曾被看做日本的 “生命线”; 现实中,朝鲜问题和朝核问题是日本发展军备、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增强自身防卫力量、实现 “普通国家”战略目标的绝佳借口。一个统一的、拥核的朝鲜半岛会给日本国家利益带来风险,因此,日本希望维护朝鲜半岛分裂现状,推进半岛无核化,充分利用自身经济优势提升其在半岛的地位和作用,谋求在东北亚的主导地位。但是,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历史导致朝韩两国人民至今仍对日本怀有较强的敌对情绪,限制了其在半岛事务上的发言权。因此,日本越来越大肆宣扬朝鲜核与导弹威胁,在对朝遏制和制裁方面态度坚决。对于朝韩冲突,日本与韩国保持立场一致; 为 “战略性地利用日韩关系”,日本政府在 “日韩合并”百年之际,就日本过去对韩国实行的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 不仅参加韩国针对朝鲜举行的 “防扩散安全倡议”( PSI) 海上演习; 还举行了大规模美日军演,甚至表示如果朝鲜半岛发生紧急事态,日本将出兵韩国,充分显示出其 “封锁朝鲜、加剧半岛紧张、遏制中国”的目的。

  俄罗斯对朝鲜半岛的政策体现为 “务实、经济效益至上”,即以朝鲜半岛为平台,在亚太诸多问题上发挥大国作用,实现亚洲政策的多样化,在东北亚实施 “多元制衡”战略,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有损俄安全利益的事态进行有效调控; 避免被挤出东北亚地区安全体系; 在亚太地区热点问题的解决上让世界听到 “俄罗斯的声音”。为此,在政治上,实施南北等距离外交政策,树立全面、平衡的俄罗斯大国形象; 经济上,通过与朝鲜半岛 “经济利益捆绑”,全面发展对朝、韩的关系,提高对朝鲜半岛及整个东北亚地区的影响力。朝、韩非常重视俄罗斯的作用。朝鲜将俄罗斯当做平衡中国、抗衡美国的有效工具,需要时就会对美、中打 “俄罗斯牌”; 韩国则希望借助俄罗斯督促朝鲜弃核,同时促进与俄罗斯的能源外交,满足本国能源进口需求。事实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安全利益与中国有较大相似性,但不如中国紧迫。面对美国在东亚地区对中俄的牵制和围堵,只要中国采取防御措施,俄罗斯就可以 “搭车”。虽然受自身财力限制,俄罗斯很少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可凭借能源优势增进与朝、韩的经济合作。因此,俄罗斯一直相对超脱地参与半岛事务,不仅与半岛南北双方保持着友好的国家关系,而且发挥着重要的 “中间人”的协调作用。随着世界重心转向亚太地区,俄罗斯制定并实施了促进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针对美国 “重返亚洲”的战略布局,俄罗斯也日益重视其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积极推进与朝韩经济合作的同时,决定与朝鲜举行海上联合演习,以平衡美、日、韩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力,抵御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威胁。

  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目标是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实现半岛无核化。当前,中国最重要的目标是抓住战略机遇期 ( 2001—2020) ,发展综合国力。朝鲜半岛对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影响甚大,直接关系到中国周边环境的安定,是中国维系 “战略机遇期”的重大挑战。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有利于中国在战略机遇期内全力提高以经济为核心的综合国力。每当朝鲜半岛形势紧张时,中国都会积极协调,努力说服相关各方在 “六方会谈”框架内和平解决问题。中国对朝鲜新政权的明确支持以及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的立场,对引导国际社会支持朝鲜 “平稳过渡”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历史和现实业已证明,武力无法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安全稳定问题,只有通过六方会谈进行和平对话才能找到问题的出路。

  美、中、俄、日等大国在朝鲜半岛各自不同的战略目标以及对朝鲜半岛统一的远期趋势的共同认识,导致各国努力发挥各自优势和影响,使半岛局势向有利于本国的方向发展。目前,朝鲜、韩国正处于战略调整的关键时期,也是东北亚大国关系进行调整的关键时期。随着世界政治经济重心转移到东北亚地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30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2.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