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纪云:1988年访美印象

更新时间:2012-05-11 16:19:21
作者: 田纪云  

  

  1988年5月1日至22日,我率政府代表团对墨西哥、美国、加拿大三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代表团主要成员有外经贸部副部长吕学俭、国务院副秘书长袁木、国务院特区办主任何椿霖、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华秋等同志。在这里,我主要回顾一下访美的情况。

  我对美国的访问是在访问墨西哥之后、访加拿大之前即5月8日至17日进行的,共10天的时间。访问是应当时的副总统布什的邀请进行的。1988年正是中共“十三大”刚刚开过,改革开放掀起一个新的高潮的时候。“十三大”确认中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明确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肯定了“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方针,实际上已经明确了在经济上向市场经济转变的目标。在政治环境上更为宽松,文艺界,学术界,知识分子更为活跃。这时美国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寄予很高的希望,也存在相当大的幻想,认为中国有可能逐步向西方的自由经济、民主政治靠拢。这时的中美关系空前友好,有人称之为“蜜月时代。”美方对代表团的接待隆重、热情、友好。

  5月8日晚,美国国务卿舒尔茨在为代表团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说,“中国国内政治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政策,齐头并进。美国人十分赞赏你们的决心和勇气;并祝你们在完成现代化任务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过程中取得成功。”5月9日晚,布什副总统会见并宴请代表团,布什副总统说,“美国十分重视美中关系。不论美国今年大选的结果如何,对华友好都将是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一致政策。”5月10日上午,里根总统在白宫会见代表团,他先与我个别会见,然后大范围会谈。会谈时他说,“美国重视同中国的关系,并对美中关系的积极发展充满信心。美国对华政策的坚实基础是只有一个中国,这一政策得到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广泛一致的支持。”又说,“我们高兴地注视着去年以来,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以来台湾海峡局势的新发展,欢迎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进行交往。这有利于缓和海峡两岸的气氛。我们希望这一进程能够继续发展下去。美国将努力促进这种发展的环境。美国的这一政策是始终如一的,坚定不移的。”从他们的讲话,可以看出那时的中美关系是何等之密切友好。

  访问中卡卢奇国防部长、贝克财长、黑格将军、维里蒂商务部长、尤特贸易代表都分别与我会见,维蒂里商务部长还与我共同主持了美中商贸联委会开幕式。访问中还会见了美许多大企业家、朝野两党人士和各界华人领袖。12日中午美中贸易委员会举行午餐会,邀请200多名经济界知名人士参加。席间除我发表讲话之外,与会者纷纷提问,诸如沿海发展战略、对合资企业的政策、金融保险业是否对外开放、人民币可否成为可兑换货币等等问题,我都作了详尽回答。12日晚,美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会见并宴请代表团时也邀请了许多美政要和大企业家,我发表了即席演讲并回答了他们提出的许多问题,受到热烈欢迎。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5月10日下午,布什副总统与我一起乘车由下榻的宾馆前往白宫会见里根总统时(同车的除翻译外,还有中国驻美大使韩叙),行车途中布什突然问我:中国青年对美国什么看法?我回答说:多数中国青年人对美国印象都是好的,他们羡慕美国的繁荣和生活水平,但我认为他们对美国缺乏全面了解,他们对你们国家的阴暗面如吸毒问题、艾滋病问题、家庭解体问题,知之甚少,有点盲目地崇拜美国。不料,我讲完之后,布什伸出大拇指称赞我讲得好,讲得对。

  在访美期间,除了到了华盛顿、纽约外,还特意到美国北部靠近加拿大的明尼苏达州考察了美国的家庭农场。美国的家庭农场,一般有上万亩地的规模,夫妻两口经营,农忙时雇一两个工人帮忙。但机械化程度很高,拖拉机、收割机、脱粒机、大小汽车俱全,农机具价值一般在200万美元左右。社会服务齐全,种子、肥料、防疫、销售等都与专门公司订合同,上门服务。在我国,由于耕地资源和发展水平的限制是难以做到的,但在耕地较多的地区,搞几百亩、上千亩耕地的家庭农场还是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美国费城大学的校长、副校长来纽约与我共进早餐,他们决定授予我该校名誉经济学博士,要我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到该校举行一个仪式,但因日程安排太紧,未能前往。1989年上半年,美方曾与中国外交部商酌,准备在中国的清华大学举行授予仪式,不久发生了“六四”风波,此事就未再提起。

  5月18日在代表团即将离美赴加访问时,我向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记者发表了访美观感,现摘录如下:

  记者:应美国副总统布什邀请,您5月8日到17日对美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美方对这次访问相当重视,接待热情,安排周到。访问期间,您会见了美国政府领导人、大企业家、朝野两党人士和各界华人领袖,参观了高新技术和农业项目,宣传介绍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推动了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实现了出访的目标。请您谈谈这次访美的感想。

  田纪云:主要有四点:

  第一,美国号称世界上最发达国家,恐怕还是名副其实,并非夸张。要讲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美国跟中国不能相比。但美国在短短两百多年时间,创造了雄厚的物资财富,灿烂的文化,令人惊叹的基础设施,这是美国人民辛勤劳动、艰苦创业的结晶。

  我们国内有些青年人,来美以后只看到它现在多么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多么高,而往往没有思索美国发展到今天的水平是怎样来的。要使我国的人民群众看到美国的情况,不是垂涎三尺,而是励精图治,放眼未来,立足于干。要靠自己辛勤劳动,靠发展科学技术去创造未来。

  我看我们国家只要沿着现在的路线走下去,小平同志设想的本世纪的目标和下个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如果我们国家不争气,又内乱,那是另外一回事。

  关于现在的美国社会,理论界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在我看来,美国社会也没有完全停滞,它还在不断开拓前进的道路。当然经济的起伏和危机会是经常有的。

  第二,中美两国的友好关系和经济合作,现在是处于稳定上升的阶段。从我这次接触的政界、企业界,直到一般工作人员,要求同中国友好,要求同中国扩大合作、做买卖,好像是人心所向。这股潮流同那种要卡中国、要限制中国的潮流相比,占压倒优势。

  特别是在纽约举行的早餐、午餐、晚餐座谈会上,要求同中国扩大合作,要求同中国做生意的呼声,比较强烈。其中一部分人已经找到门路了,另一部分人苦于不知从何着手。

  另一个有利条件,就是美国的华人,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对养育他们的祖国怀有感情。其中既包括老一代,也包括近年来通过种种关系移居到美国的。他们有想办法为祖国办点事的愿望,他们也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在促进两国友好和经贸关系方面出点力。

  现在美国的政界也好,群众也好,要求同中国友好,扩大合作,这是主流。对中国持敌意的,不希望合作的,不能说没有。两者比较,何者为主?从几天接触中,好像友好的潮流是主要的。

  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就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不管谁上台,在对中国的政策上没有大的分歧。

  第三,中美之间合作的潜力很大。在一些高新技术产品领域,美国处于领先地位。在技术转让方面,美国政府如放宽政策,估计美企业界阻力不会很大,企业界可能还会是促进美政府落实放宽政策的一支力量,在飞机制造、石油勘探、计算机、电子产品等领域的技术合作,如果搞得好,都有可能在美国有所突破。

  中国要实现沿海地区发展战略,要实现现代化,贸易要更上一层楼,就必须打入美国市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当然中国也是美国的市场。中美两国如果把优势结合起来,不仅是双边的,而且是跨国的,发展潜力很大。但是得有耐心。因为几大角关系和政治上的因素,有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因此就失去信心,那是不行的,得有点耐心。而且看来得多渠道做工作,不要只面向政府。中国同美国的友谊真正要进一步加深,非从经济着手不行。如果我们真正抓住几家大公司,做好几笔大生意,而且做得很成功,这将对两国关系产生巨大影响,对推动整个经济合作产生巨大影响。

  美国人人比较直率,办事比较认真,有敢于冒险的精神。

  有的美国公司同中国做生意,并不是只看眼前,而且想到未来,有战略眼光,真正谈成以后,也真正敢干。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246.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