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剑华:实验哲学、语义学直觉与文化风格

更新时间:2012-05-02 09:58:55
作者: 梅剑华 (进入专栏)  

  

  一、导论

  

  文化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东方人和西方人在基本的认知过程如感知、注意、记忆等方面有着系统的差异(尼斯比特Nisbett 2001)。这方面的大量研究发现文化塑造了人的认知模式。受到这种研究思路的启发,温伯格(Weinberg 2001)对认识论中的哲学直觉进行了实验,发现认知直觉有着系统的跨文化差异。沿着这种思路爱德华•麦锡瑞等(Edouard Machery,Ron Mallon Shaun Nichols & Stephen P. Stich 2004,简写为MMNS)就语言哲学中指称理论中所依赖的语义学直觉进行了测试,得到了一些与主流指称理论家不同的结论。本文主要考察指称理论的实验进路所引起的关于语义学直觉的争论,首先介绍MMNS的实验和哲学结论,其次分析最近出现的一些反驳和回应,最后提出一个新的分析和评价。

  语言哲学中有两种典型的指称理论,第一种为弗雷格(1892《意义与指称》)—塞尔(1958《专名》)描述理论,具备以下两个特征:D1:说话者总是把描述与某个名字联系起来,这个描述表达了一系列性质。D2:一个对象是一个名字的指称当且仅当如果这个对象唯一或者最好满足与这个名字相关的描述。一个对象唯一满足一个描述当这个描述为真。如果没有对象完全满足这个描述,则专名指称满足大部分描述的唯一个体。如果描述没有满足描述的个体或者有很多个体满足描述,那么这个名字就不指称。第二种为因果历史论,它提供了完全不同的语言图像(克里普克《命名与必然性》1972/1980),具备以下两个特征:C1:为了指称一个个体,一个名字被引入语言共同体。在随后的使用中,名字通过因果链条指向这个个体。每一个使用者都是从另一个使用者那里获得了用法,一直回溯到最开始的命名仪式。C2:说话者可能把名字与某些描述联系在一起。但在名字被引入之后,相关的描述在确定

  指称的时候不再起任何作用。指称对象完全有可能不满足最初的描述。

  在1970年代以前,语言哲学家普遍接受描述理论,在1972年,克里普克提出反描述理论的论证以后,语言哲学家大多倾向接受因果历史理论。在克里普克的论证中,语义学直觉占据了核心的地位,似乎我们不能就直觉本身进行争论,而一旦接受克里普克的语义学直觉,则我们就不得不接受他的结论。

  

  二、指称实验MMNS (2004)

  

  MMNS(2004),从实验哲学方法出发对长达半个世纪的指称争论给出了新的方案:不再诉诸指称理论如何解决各种困难这一模式,而是考察论证所依赖的直觉。他们就哲学家无法讨论或潜在假定的直觉问题给予了严肃的关注,通过一些实验调查来考察论证中假设的语义学直觉。MMNS所做的研究发现在指称直觉上存在跨文化的系统差异。而这个差异可以解释为什么克里普克的反驳描述论证为大多数西方哲学家所接受。实验表明不同的文化群体具有不同的直觉,语义学直觉并非普遍。因此我们在挑选正确的指称理论需要考虑直觉不同这一个事实。

  在进行实验之前,MMNS利用最近的研究成果做了预测。洛伦萨扬 (Norenzayan 2002)和塔纳贝(Watanabe1998&1999)的研究表明关于范畴分类的实验研究与指称直觉高度相关:东方人对范畴的判断建立在相似的基础上,而西方人对范畴的分类建立在因果的基础上,这种差异可以让我们假设存在关于语义学直觉的系统文化差异。对于描述理论,指称满足描述,但是使用词项并不需要在词项和所指称对象之间建立一种因果联系.因果联系到词项的使用。相反,克里普克的因果历史理论,指称并不需要满足相关的描述,我们只需要找出说话者对当前语词使用的因果链条。东方人更喜欢做相似判断,西方人更倾向做因果判断。从此出发,我们可以推测:西方人对问卷的回应会与指称的因果解释一致,而东方人对问卷的回应会与指称的描述解释一致。

  在《命名与必然性》中克里普克构造了关于哥德尔的例子:克里普克假设,存在这样一种情况,一般认为哥德尔是算数不完全性定理的发明者,实际上是一个叫施密特的人发明了算数不完全性定理,但是哥德尔将其窃为己有,并公之于众。因此如果哥德尔的意义是不完全性定理的发明者(描述论者),那么按照描述直觉,则当我们用哥德尔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们实际谈论的是施密特,因为只有施密特符合这一描述,而按照因果历史直觉,则我们用哥德尔谈论的还是哥德尔。

  MMNS利用这个例子设计了调查问卷,在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和香港大学的本科生中进行调查。结果表明,西方人倾向用“哥德尔”这个名字指称哥德尔,而东方人倾向相信“哥德尔”这个名字指称施密特。东方人和西方人并没有共享的语义学直觉,克里普克语义学直觉并非普遍存在,因此克里普克所做的反驳描述主义的论证并不能被普遍接受。哲学家从不同的方面进行了讨论。有人提出语义学直觉在克里普克论证中只有很弱的作用,关键在于模态直觉,另一类哲学家则指出,克里普克论证中,其决定作用的并不是大众的语义学直觉,而是哲学家的直觉、反思性直觉;有人提出在哥德尔例子中,检测出的是元语言学直觉,而关键在于语言学直觉;有人提出并非直觉的差异导致了选择理论的不同,而认知角度的区分才实质的导致了哲学家选择不同的理论。在第三部分,我将仔细考察这三种种批评并给予简要回应。

  

  三、反驳与回应

  

  1、反驳论题:语义学直觉在克里普克论证中起着核心作用。亨利•杰克曼(Henry Jackman 2009)对MMNS的实验的反驳来自于他对语义直觉的不同理解。他认为,哲学家并不需要假设语义学直觉的普遍性,因为他们对“没有经过教育的、大众语义学直觉包括不同文化群体的不同直觉”(不感兴趣,只有哲学家的反思性直觉才能发现正确的关于名字的指称理论。

  而杰克曼则认为,我们不能忽视日常直觉这一点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支持哲学直觉。哲学家的直觉具有优越性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们可以使我们关于不同环境的直觉一致。哲学家的直觉不仅与大部分东方人不同也与大部分西方人不同。这个区别可以用“学科训练”来解释。大学生没有接受因果直觉,但是当他们进入研究生阶段接受了系统的学术训练就接受了因果直觉。不过这种解释太牵强了,只对45岁以下的学者或学生说的通。在1970年代以前哲学家似乎都具有描述直觉,而这也是学科训练的结果。如何解释哲学家从接受描述直觉转变为接受因果直觉?学科训练改变直觉显然不是一个好的解释。用哲学家的直觉(反思性直觉)来解释理论选择的差异是明显错误的,无法解释发生在学术共同体之内的两种理论之争,比如描述论和历史因果论。

  不仅如此,有些人还认为哥德尔例子不能成为克里普克反驳描述理论的决定性论据。戴维特(Devitt 2010)不再考察在哥德尔例子中,究竟是例子的直觉还是例子的真实性起决定作用,而是把哥德尔例子放在克里普克反对描述论证的大前提下考虑。他把克里普克的论证分成三种:“不需要的必然性”论证、“失去的严格性”论证、“无知和错误”论证。(戴维特2000 , P48-53)在这三个论证中存在着不同的直觉。哥德尔例子在“无知和错误”和“不需要的必然性”起着作用,但并不是决定性的作用。而在“不需要的必然性”论中,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假想情况的语义学直觉。这依赖与他做的如下两个区分:第一个区分是关于语义学直觉本身的区分,关于哥德尔例子这种的直觉和关于日常实际对象的区分,即关于假想情况语义学直觉和关于实际情况的语义学直觉。他认为关于实际情况的语义学直觉在“无知和错误”论证中起重要的作用,而假想情况的语义学直觉没有任何作用。为什么假想情况的语义学直觉不如实际情况上的语义学直觉有力呢?在戴维特看来实际情况比假想情况更普遍,斯蒂芬•斯蒂奇(Stephen P. Stich)也持有相同观点:“非哲学家是不可能有关于孪生地球的直觉的”。第二个区分是关于语义学直觉和形而上学直觉的区分,在论证中形而上学直觉比语义学直觉的作用更大。关键性的直觉不仅不是语义学直觉的一个子类——假想情况的语义学直觉,甚至不是语义学直觉,而是形而上学直觉。在“不需要的必然性”论证中,塞尔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事实,亚里士多德拥有所有关于所有归属给他的性质的逻辑的综合,完全的析取。”(1958 P72)。但是克里普克指出,这是不合理的,因为亚里士多德可能根本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因此这些事实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并非必然,克里普克的论点依赖于他的形而上学直觉。“亚历山大的老师”并不是亚里士多德本质具有的。再考虑“失去严格性”论证。一个词项是严格的当且仅当在所有可能世界指称同一个对象。名字是严格指示词,但描述短语不是。戴维特对这个论证给出了四个版本,前三个版本都完全依赖于形而上学直觉。而第四个版本论证和“失去严格性”论证一样的,依赖于假想情况的语义学直觉。

  关于戴维特(的反驳至少有两点可以回应:MMNS可以承认存在上述的两种区分,对于第一个区分,就如赫诺维瓦•马蒂(Genoveva Marti 2009)作出的元语言直觉和语言直觉的区分一样(见下文的讨论),回答戴维特的直接办法就是继续做实验,也许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假想的直觉和实际的直觉实际上是重合的,就如元语言直觉和语言直觉在经验上重合一样。对于第二个区分以及相关的结论,我们依然可以采用同样的策略,设计不同的实验,来检测参与者的形而上学直觉,而不管形而上学直觉是否和语义学直觉相同,但戴维特确实承认了直觉在哲学论证中的作用。因此我们只需要修改MMNS的结论就可以与戴维特的批评一致。MMNS的结论是:不同文化环境中的不同的语义学直觉对于选择一个正确的理论是重要的。修改后可以说:不同文化环境中的不同的语义学直觉、形而上学直觉对于选择一个正确的理论是重要的。我不认为戴维特对实验哲学的根本路向可以进行否定,他的批评只能让我们建立更细致、更全面的框架来解释直觉在哲学论证中的作用。

  2、反驳论题:语义学直觉可以通过实验检测出来。赫诺维瓦•马蒂认为MMNS在实验中所假定的直觉与选择一个正确的指称理论毫无关系,不同文化之间与指称相关的直觉变化并不能得到确立。“MMNS测试了大众关于指称理论的直觉,而不是名字使用的直觉。但是正确的指称理论应该是什么和我们使用名字谈论事物是两件不同的事情。”(马蒂2009 P44戴维特2011 P5)

  马蒂区别了两种类型的直觉:元语言学直觉和语言学直觉。元语言直觉是关于所提到语词语义学性质的判断,而语言学直觉是关于个体的判断。在克里普克的哥德尔例子中,“哥德尔”指称哥德尔而不是施密特,这是一个关于元语言直觉的判断。而哥德尔不应该偷窃手稿则是一个关于语言学直觉的判断。马蒂认为只有语言直觉才可以用于确定实际使用中名字的指称,但是MMNS却利用了元语言直觉。元语言直觉的变化并不能说明语言学直觉变化。文化的差异虽然导致了元语言直觉的变化,但并不能导致语言学直觉的变化。因此文化的差异导致语义学直觉的差异这一说法并不成立。爱德华•麦锡瑞,克里斯多夫•奥利沃拉,莫利•布朗克(Edouard Machery, Christopher Y. Olivola & Molly De Blanc 2009)(简写为MOB)通过新的实验表明马蒂的批评并不成立。MOB承认的确存在两种不同的直觉。但是马蒂的结论建立在两种直觉不一致这个前提上,而MOB则要通过实验证明元语言直觉和语言直接在大部分结果上是一致的。

  这个实验调查三个国家(印度、蒙古、法国)对两种不同问卷——元语言直觉的问卷和语言直觉的问卷——的回答。两种问卷的故事结构一样,只是在问法上有差异:元语言问法:在读完哥德尔故事并接受其为真之后,当约翰说“哥德尔是一个伟大的逻辑学家”,你认为他会接受那个为真A或者B;语言问法:在读完哥德尔故事并接受其为真之后,当约翰使用“哥德尔”这个名字,你认为那实际上在谈论谁?A或者B。

  MOB的调查结果是,在蒙古、印度和法国三个国家,元语言提问所得答案和语言提问所得答案的统计结果是近似等同。实际运用中很难区分元语言直觉和语言直觉。即使在三种不同的文化环境中我们已不能发现两种直觉类型的区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881.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2011年第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