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宏:金融资本时代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从美国高盛财团“欺诈门”谈起

更新时间:2011-12-09 20:09:32
作者: 周宏  

  

  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其实是民众对贪得无厌的大金融资本的怨恨的总爆发。从近两年的一系列事件中,我们可以更深刻地认识金融资本时代西方国家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去年的高盛“欺诈门”事件更是一个典型的事例。2010年7月15日,美国华尔街金融巨头高盛财团同意支付5.5亿美元罚款,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民事欺诈指控达成和解。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由国家金融管理部门对金融机构开出的最大一笔罚单。对美国证交会而言,重罚高盛财团,在美国国内和世界面前重塑了自身强力执法和监管者的正义者形象。而在财大气粗的高盛看来,区区5.5亿美元仅仅是两个礼拜的纯收入而已,还不足2009年净收入的5%,用其迅速终结诉讼,消除旷日持久的官司中可能不断爆出丑闻的后患,是一笔十分划算的交易。所以,这场世界瞩目的金融官司一经了结,高盛的股票在当天美国股市即大涨。就这样,制造了次贷危机、引爆美国金融风暴、造成至今哀鸿遍野的华尔街金融巨头高盛财团,在一片指责和追讨声中,全身而出,继续干着老行当。在国际金融界焦虑的期待下,这场纷纷扰扰的官司历经三个月落下大幕,人们才发现,不是高盛,而是一大批追逐高盛这样的所谓投资银行,一心想在股市、债市、房市发财的所谓投资者,成了遭受巨额损失的真正受害者,真可谓一家欢乐百家愁。高盛“欺诈门”事件是美国也是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一桩非常典型的金融资本欺诈案。通过美国政府放水与高盛财团和解,可以清晰地透视出在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横行世界的时代,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及生活方式的清晰面目。

  

  一

  

  高盛公司为美国一家百年老店,成立于1869年,以证券经营为主,是面向全球提供投资、咨询和金融服务的投资银行和证券公司。用民间的老话讲,就是一家专门靠“剪息票”为营生的大钱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高盛财团在世界各国的金融资本市场和证券市场呼风唤雨,斩获巨丰,长期称霸美国乃至世界金融界。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前,高盛与贝尔斯登、美林、雷曼兄弟、摩根大通并称美国的五大投资银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号称美国第五大投资银行的贝尔斯登公司和第三大投资银行暨世界最大证券经纪商的美林公司,遭到次级抵押市场危机和信贷风暴的袭击,一蹶不振,先后被摩根大通公司和美国银行廉价收购。同一时期,拥有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也因涉足次贷而遭巨亏,破产倒闭。但高盛财团却在这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中顺水顺风,一路走来,利润连连。当世人对高盛的历久弥坚迷惑不解时,北京时间2010年4月16日晚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高盛集团及其一位副总裁欺骗投资者,在一项与次贷有关的金融产品的重要事实问题上,向投资者提供虚假陈述或加以隐瞒。由此,引爆美国和世界金融危机的次贷问题,终于露出了真相。

  实际上,高盛财团的骗术还是老一套,尽管由保尔森基金设计的所谓金融产品被层层包装,令人目眩,但万变不离其宗,仍是一手销售,一手做空,通过人为制造买方和卖方的矛盾,从双方的损失中坐收渔利。此事一被揭露,西方媒体纷纷诅咒高盛公司是“邪恶的金融帝国教主”、“世界经济的吸血大乌贼”、“最可怕的银行”。由于高盛的诈骗行为已渗透到世界各主要经济体,欧盟一些国家的金融机构也深受其害,由此引发了欧盟一系列国家的政府财政危机,更进一步导致民众罢工抗议,社会动荡。当时的英国首相布朗恼怒地斥责其“道德沦丧”,要求追查高盛,赔偿损失。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克鲁格曼也表示,危机造成的许多损害是华尔街蓄意欺诈的结果,高盛是在“从事打劫的勾当”,华尔街“金融界已成为诈骗集团,少数人坐享优厚待遇,却尽做一些误导甚至剥削消费者与投资人的勾当”。

  在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中,像高盛集团这样有欺诈行为并得到政府宽容的大银行、大财团、大金融公司不止一家。世界著名的老牌金融巨擘花旗银行,也因隐报次级抵押债券资产,误导投资者,遭到指控。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花旗财团达成7500万美元和解协议。根据协议,花旗银行既未承认也未否认美国证交会的指控,只是承诺今后不会违反证券法相关规定。此前,花旗是受此次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银行之一,接受了美国政府7000亿美元援助计划中450亿美元的资金。

  

  二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在股市制造了巨大的资产泡沫。2000年股市泡沫破裂之后,又把制造资产泡沫的重心转移到房地产市场,次贷问题由此而来。由于次贷危机持续蔓延,全球次贷相关损失预计高达1.2万亿美元。在这些损失中,住房贷款坏账损失约占50%,不良商业抵押贷款约占15%—20%,信用卡、汽车贷款、商业贷款以及非金融性公司债券的损失也占了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从这些亏损项目里不难看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以美国为代表的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及其生活方式显露出两个日渐鲜明的特点:一个是“借”,一个是“赌”。

  所谓借,就是在全社会铺天盖地的鼓吹消费和刺激消费的诱惑下,从国家到民众,在日常消费上攀比成风,为了维持高收入时期的光鲜亮丽生活,不惜寅吃卯粮,大借特借,从国内借到国外,负债经营和透支消费已成为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一种常态。美国政府在利用国家信誉大肆滥印钞票之时,通过向国内外大举发行和兜售各种债券,借外国的钱,用外国人的储蓄支撑政府及其雇员的高开支和高消费。美国相当大的一部分人群在消费攀比的刺激下,通过各类贷款机构,借钱购物、购车、旅游,直至购房,超前消费,满足各种欲望,过起了富足而体面的生活。美国国民由此养成了这样一种生活习性:不储蓄,花的钱比挣的钱多。从国家到相当大一部分民众因此积累了很大的债务,年深日久,习以为常,能借会花,成为社会提倡的一种品德和本事。近20年来,美国的储蓄率逐年下降,2005年之后一直是负储蓄状态。

  所谓赌,主要表现在以“赌”为生产方式及获利方式的各类股市、债市、房市,已经成为少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掠夺全世界财富的一种主要手段和主要方式。资本主义社会发明了股票交易所这样一种机构,经过四百年的发展,股票交易所最初集资建设的目的已沦为次要;通过买进卖出股票,快速实现发财致富成为其主要功能。人们在“投资”这一崇高名誉的掩护和伪装下,摇身一变成为受人尊敬的投资商、投资客,投身股市、债市、房市等,通过股票交易及债市、房市买进卖出、倒买倒卖各类资产,各种交易所实际上已成为不折不扣的超级大赌场。从上世纪下半叶以来,为股市、债市、房市的交易提供各种所谓金融服务的五花八门的证券、期货、房地产等交易所和市场,成了美国第三产业发展的亮点和重点。从国家到企业到个人,纷纷把自己的各种资产拿出来,投向交易所,使之证券化,买进卖出,买空卖空。美国相当大的一群人是股市、债市、房市等各类交易所的常客,甚至以此为营生,所谓第三产业的发展壮大,他们是其中最基本最主要的一支力量,甚至可以说第三产业就是靠他们支撑起来的。他们所从事的交易活动的主要方式和手段,就是通过股票等交易所,经过对资产的高估价,制造并强制股票溢价发行,人为制造资产的虚拟升值,虚假增值,吸引国内外投资者,从不断被吹大的资产升值中,套取差价,获得可观的收入。不仅如此,他们还运用互联网的科技手段,把其炒买炒卖活动从国内发展到国外,使之国际化、全球化,鼓动其他国家的机构和人员以投资的名义和他们一起赌,一起炒,把本国的资产价值炒得越来越高,从中套现,巧妙地把他国的财富转移到自己手里。在美国,靠资产的增值获取收入,已成为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但是,这种资产增值的方式,不是建立在物质劳动的基础上,而是通过种种非物质劳动的交易行为即对各种资产多次包装,反复进行买进卖出、倒买倒卖来获取的收益。

  近几十年来,以从事股票、债券、基金为主要业务的各类大大小小的投资银行,引领着金融业非正常的膨胀,成为第三产业的核心,并主导着第三产业的发展。在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刺激消费和提供各类服务的第三产业,吸纳的就业人口与提供的所谓国民收入已经大大地超过第一、第二产业。这样的第三产业已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国家行为和社会行为,不仅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获取收入的一种主要方式,也是部分阶层的谋生手段和生活方式。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就这样越来越像一个沸腾喧嚣的大赌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这种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靠股市、债市、房市获取国家收入的生产方式和人们谋生的生活方式,深刻印证了列宁所揭露和论证的垄断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性。

  

  三

  

  在2001年“9·11”事件以前,美国资产泡沫的破裂还仅限于股市。2007年和2008年,则是房市、债市、股市三个资产泡沫同时破裂,并引发金融危机,进而造成经济危机,从美国一路发展到全世界。五年前,十年前,当人们呼吁经济全球化,赞美和企盼它将带来的便利时,有多少人能够想到今天全世界都要遭受金融国际化和经济全球化造成的危机和带来的苦难!

  首先在美国。据美国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统计,仅2007年7月至2008年3月,在华尔街金融界这样的高端行业,因次贷危机的冲击就裁员3.4万人。更为严重的是,金融行业每减少1个岗位,将导致法律、娱乐等其他行业损失2—3个工作机会。金融领域的大裁员已经蔓延到其他行业。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2010年的贫困人口比例已攀升至15.1%,贫困人口总数高达4620万人,创半个世纪以来的历史新高,现今每6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处于贫困线以下。 美国媒体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发端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显然是导致美国贫困人口增加的主要原因,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则是抬高贫困人口比例的直接推手。2009年,美国的失业率一路飙升到10%,两年后的2011年9月仍高达9.1%。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使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人群沦落为贫困人口。弗吉尼亚州劳顿县慈善机构善牧会负责人薇奇·科斯说,2009年看到很多高学历人群来寻求食品和临时住所,这是以往不曾有过的。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克鲁格曼在《中产阶级美国的终结》一文中感叹,二三十年前,美国的中产阶级占据社会重心位置,可最近几年来,经济增长的收益却流向了中产阶级的上层和富豪阶层。金融危机后,美国中产阶级的分化和困顿更为明显,许多普通中产阶级家庭,夫妇双双出来工作也很难维持体面的生活。美国学者在金融危机前就提出,美国中产阶级内部贫富差距日益扩大,该阶级作为一个整体有“崩溃”的风险,金融危机又大大推动和助长了这一发展趋势。这表明,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整体上在下降,从而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日渐增大的冲击。当美国从中产阶级到产业工人再到底层民众因为不得不为金融危机买单而导致生活水平全面下降时,这批力量对华尔街的愤怒终于被全面激发起来。2011年9月17日,数百个失业的年轻人在纽约金融区发起了以反对经济不平等和1%的特权阶层为目的的“占领华尔街”示威活动,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席卷全美、且蔓延至他国,更是反映了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民众对华尔街金融巨头的非议和责难。

  金融危机发展为经济危机,从美国蔓延到与它联系密切的世界各大经济体,在欧盟反映得更为强烈。首先在希腊暴露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政府债务危机。2009年底,希腊政府不得不宣布,国家负债高达3000亿欧元,财政赤字占GDP的12.7%,政府负债占GDP的113%,双双远超过欧元区《稳定与增长公约》设定的3%和60%的上限。到2011年7月,希腊政府债务接近GDP的150%,成为欧盟负债最多的国家。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希腊全国辛劳一年不吃不喝也还不完国家所欠的债务。希腊财政状况严重恶化,全球权威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已经将该国主权信用评级由“B1”连降三档至“Caa1”,评级前景为负面。这将会使希腊今后的借贷更加困难,而且借贷成本将更高。希腊债务链全线崩溃,不仅影响本国,也对其他一些有类似情况的国家产生直接影响,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紧接着也暴露出了国家债务危机。爱尔兰和西班牙的赤字规模超过10%,与希腊一起站在欧元区赤字前三位。德国和法国的预算赤字规模出现增长的趋势。整个欧盟都受到债务危机的困扰,致使欧元大幅下跌,股市重挫,欧元区面临着成立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受财政赤字严重困扰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950.html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