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其仁: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是一样的

更新时间:2010-10-21 10:46:16
作者: 周其仁  

  

  创业成功的企业家老了之后,“交棒”问题提上日程。一些公司的老板,将亲手创立的公司交给儿子或其他亲戚管理。另外一些公司,管理大权落到市场上聘来的职业经理手里。还有一些公司,儿子与非亲非故的职业经理一起工作,其中有的是儿子领导职业经理,有的则是外聘经理当上了老板,领导创业者的儿子或亲属一起为公司工作。

  

  同时并存,自成自败

  

  效果如何呢?我国的民营公司,一时还看不出名堂。子承父业以浙江万向集团为代表,新一辈老总的分量究竟几何,市场还在拭目以待。没有家族色彩的联想集团,新一代接班的领军人物也还在接受竞争的检验。其他绝大多数民营企业,接班布局形形色色,但创业人仍然在位在岗,要论效果,为时过早。

  美国的自由企业历史比较长,是不是可以看出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的效率差别?福特汽车公司历来是家族公司,到了福特三世手里,对T型轿车决策上的刚愎自用,差一点导致全军覆没。另外一个类似的案例,就是曾在新兴的电脑业占有先机的王安公司后来走了下坡路,据说老板非要不那么优秀的儿子接班,是主要原因之一。这些应该都是家族经营败笔的证据了。但是,成功领导IBM完成从打孔机生产商向电脑蓝色巨人转型的,还不同样是子承父业的托马斯·沃森?GE的执行总裁韦尔奇在天下职业经理人群里笑傲江湖,创造了非家族经营的典范。但是,与创业人非亲非故,并不是把公司经营成功的必然保障。远的不说,最近一波美国公司CEO的大搬风,走人的还不都是职业经理人?

  所以,比较可靠的概括是:(1)企业的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同时并存;(2)家族接棒与非家族的职业经理人接棒,都有成有败。就是说,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可以断言,家族经营一定要被非家族经营的模式替代,并且一旦这种替代发生,效果就一定更好。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无论中外,公司的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长期并存。此外,成功的家族经营与失败的家族经营,正如成功的非家族经营与失败的非家族经营一样,也长期并存。

  

  一种“等价”的理论

  

  在自由市场企业制度下,为什么企业的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长期并存?我的解释是,竞争的市场环境,使得创业的企业家选择儿子还是选择外人管理企业,终究要从效率着眼,因此没有大的差别。既然效率等价,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就是一样的。至于儿子管理的公司在全部私人公司中的分布,我以为是随机决定的。这是因为,与其他可选的接棒人相比,更合格的儿子的分布,是随机的。

  让我分三层意思讲解一下我的解释。首先是创业企业家的产权。经验表明,无论公司是否完全一人独资,创业人通常拥有最后决策权。这是对创业人为公司创办付出过种种努力的回报。所以,创业人什么时候交班、选择由谁来接棒,是创业人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的,等到创业人考虑接班人问题时,他的企业家判断力可能已经下降,甚至已经过了气。如何防止公司创业人对公司的未来犯下晚年错误,或许是公司控制权代际转移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是,对创业人产权的任何限制,总会削弱创业动机。至于讲到效率,要当心的是,离开了评价主体,本无效率可言。比如在帕累托意义上,当不能增加一个人的边际收益而减少另外一个人的边际损失时,这里至少有两个评价受益或受损的主体,而评价主体是由产权来界定的。因此,在产权得到充分保护的场合,挑儿子还是挑外姓人来接掌公司大权的权利,是被包括在创业人的产权权利束之中,得到法律或习俗的保护的。

  第二层意思,创业人挑选企业接棒人时,可能有复杂的考虑,并不是单维取向。比如说,是任人唯亲,还是任人唯贤。真实世界里选企业接班人,最简化的模拟,也应该是在亲(可靠)与贤(能干)这两维之间,寻求尽可能好的组合。我们可以观察到的结果,无论家族继承还是职业经理人接班,其实都包括了创业人的组合性考量。选儿子不选外姓职业经理,是因为对创业人而言,儿子的可靠加能干,大于外姓经理的可靠加能干;正如选了外姓人,是因为其组合值大于选取自己的儿子。所以对于公司创业者而言,儿子接班与外姓职业经理接班是一样的。

  最后一层意思最重要。公司创业人挑选未来掌门人,可能谨慎小心、深谋远虑,也可能刚愎自用、一意孤行。他可能慧眼识英雄,也可能看人看走了眼。但是无论如何,创业人挑选接棒人的决策,终究要由市场竞争来检验。我原来讲过,企业家的权威不同于任何其他权威的地方,是企业家的决策要经受方方面面市场的检验。儿子也罢,外姓职业经理也罢,总要能把公司业务拿得起来才算数。因此,有幸被创业人选中的接棒人可能各形各色,但是,通得过市场检验的家伙到处都是一样的:无论血缘关系如何,他们可靠和能干的组合值具有竞争优势。是的,创业企业家有权挑接班人,但市场会校正企业家可能的出错。从能够通过市场竞争生存检验的角度来看,儿子接班与外姓经理接班在效率上等价。

  

  小结

  

  鉴于历史教训,我们要当心,不要未加仔细检验就得出家族经营要被非家族经营取代的“规律”,也不要编制家族经营意味着原始,非家族经营标志现代的标准。更不要以为,凭借我们臆造的规律和标准来改造家族经营,就一定有助于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在可以自由选择的市场里,家族经营和非家族经营可能长期并存,因为儿子接班与外姓职业经理接班效率等价。

  

  2001年4月3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766.html
文章来源:周其仁著作《真实世界的经济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