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国良:那个春天,党校出版社蹒跚起步

更新时间:2008-12-31 11:28:41
作者: 田国良  

  

  28年前的早春二月,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诞生。

  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时节。

  两年多前,一所党的最高学府在冬眠中复苏;

  一年多前,一场理论大讨论如春涛澎湃,理论界在重重疑雾中寻觅一个多年来若隐若现的常识:真理标准;

  依然是一年多前,一次中央全会突破初春的坚冰,逆转原定议题,凸显 “拨乱反正”和“重点转移”,成就了历史大转折;

  近一点,不到半年前,一个春雷般响亮的主旋律唱响中华大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再近一点,一个指点功过是非的历史决议正在酝酿,即将如春芽破土。

  此时此刻,复校不久的党的学府等待培训教材,饥渴多年的党政干部盼望精神食粮。于是,经过孕育,一所唯一在自己名称中以“中共中央”为前缀的出版社应运而生。

  新生儿是可爱的,而其娇小又往往令人怜惜。党校社成立的这年,仅出版3本书,都是“内部发行”,而且没有多余的设计和装饰。

  7月份,出版了两个16开白皮简装本,一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中央党校编),一是《学习文件》(中央党校教务办公室编),分别收编当时规定高、中级干部轮训班学员阅读的经典著作和中央文献。

  当时的党校教师,不久前还在河南干校“锻炼”,一下子难以拿出系统的学科教材。好在党校提倡“以学原著为主”,经典选读、文献选编正好与这种理念契合,成了人们心目中广义的“教材”。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选编马恩列斯毛著作,首篇是《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这些阅读篇目的确定,很经历了一番思量,还得到胡耀邦的重视。据老同志回忆,1977年6月4日上午中央党校的一次会议上,当时主持工作的副校长胡耀邦专门讲了经典选编问题。他说,还是分3个领域,把篇目列全一点,开个书单。可以找些人去请教,请教十几个人,开一个名单给他,必要时由他写介绍信。他特别提到要请教胡乔木。

  《学习文件》选编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等中央文件和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1978年以来的报告和讲话,另外特别收编八大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和陈云1957年的一个发言(《关于财政经济问题》)。

  10月份,党校社又出版了报告选辑《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问题》(中央党校出版社编辑部编)。这个小册子汇集4位“大家”当年在党校的4大讲稿(薄一波《关于经济工作的几个问题》;姚依林《关于制定长期计划的一些初步认识》;薛暮桥《经济结构和经济体制的改革》;杜润生《农业问题》),以配合干部“学习党中央对经济建设的方针政策与总结历史经验教训”。

  就是凭借这么3本外表看起来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内部读物”,撑起了当年党校教学的一片蓝天。当时的党校学员通过阅读这几个白皮简装本,增添了自信,提升了自我,其中不乏改革开放的中坚。

  以这3本书为起点,此后,党校社的图书逐年递增。到1988年,年出书量突破百本大关。近些年,每年有新书200多种问世。28年来,累计出书4400多种。

  “党校版图书”,这个沉甸甸的品牌,曾经多少作者和出版人用心打磨,曾令多少读者怦然心动!

  

  (于2008年11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8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