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美东:马克思主义学科建设的现状与前景

更新时间:2022-11-09 08:41:03
作者: 程美东 (进入专栏)  

   一、繁荣与困惑并存:马克思主义学科与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现实处境

  

   近年来,马克思主义学院以几乎几何级的速度蓬勃发展[①],马克思主义学科一夜之间成为中国可能是最庞大的学科[②] ,马克思主义学科建设会议层出不穷,马克思主义的科研项目日益增加[③],马克思主义研究队伍日益庞大,马克思主义学科发展可说是一片繁荣。但是,在这表面繁荣的背后每个生存在马克思主义学院或研究这个学科的人员都会感受到隐隐约约的茫然、困惑、甚至危机。这种茫然、困惑的感觉当然不是来自生存方面的因素,不是出于物质因素的考虑,反倒是这些方面的一定程度的满足、自由激发了他们进一步超越现实生存条件的冲动,从而加剧了他们的这种感觉;具体说来,最根本的困惑在于不明白学科研究的对象、不清楚学科研究的方向,不知道自己的发展前景。具体说来,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造成了我们目前某种程度上的困惑、茫然。

  

   1.研究对象不甚明确

  

   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最大特点是“先生孩子,后上户口”。

  

   就是在对这个学科的研究对象、学术传统、学术规范等还没有形成较为一致的认识之前,先把这个学科确定下来,然后再整合队伍、更深入研究问题。当然,不能说这个学科的设立没有一点基础,没有任何准备,只是相对其他成熟的学科而言准备做得还不够充分而已。应该说,这个学科的设立还是有一定的基础的,比如有一支比较稳定的队伍。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的高校普遍设立了马克思主义教研机构,人文社会科学的很多专业如哲学系、政教系、中共党史系等也都程度不同地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和研究,甚至其他专业如历史专业和国际政治专业等也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不同程度的研究,更不用说多如牛毛的各级各类党校、军校以及社科院系统里面从事马克思主义相关问题的教学和研究人员了。再比如,科研成果方面,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汗牛充栋了。

  

   但是,实实在在地说,这种准备与其他成熟的、有章可循的学科相比还是远远不够的,这就需要我们在其成立之后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关于这个学科的研究对象问题就是其中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目前共有6个二级学科(以后会不会增加还不一定,前几年曾有一些人强烈建议将中共党史划进去,政治学也希望该专业从它们这个学科分离出去),但这六个二级学科的研究对象问题至今还是不很清晰。关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虽然主流的专家们强调要从总体性上来把握,但是也有一些人不以为然,认为这样是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是脱离马克思主义各个组成部分,或凌驾其上的普遍原则。在马克思主义中不存在既不属于哲学,也不属于经济学,也不属于科学社会主义而只属于作为整体马克思主义的所谓最一般的基本原理。其实,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它之所以统称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④]。而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具体研究的人员来说,现实的困惑是:我们研究什么样的问题才是总体性问题?如果我们不研究枝节性的问题能不能把握整体性?如果我们研究枝节性的问题如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这是否与其他学科雷同?会不会出现思想政治教育界有些人抱怨的那样“误了自己的地,耕了别人的田”的现象?[⑤]如果总体性研究是指在对于具体问题有了精深把握的基础上的更高层次的宏观把握,那么这就意味着比一般的枝节研究更加艰难,那么在他(她)的研究还没有达到总体性把握之前的研究算什么呢?同样,那些从事具体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研究的人,他们有朝一日达到了总体性把握的程度,是不是就要转到马克思主义的研究队伍行列中来?我觉得,总体性研究可能是个方法问题,不是决定划分研究对象的关键要素。当然,我不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只是从方法论的角度谈点看法。看来,这个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研究对象问题还得继续研究下去。

  

   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这个二级学科的研究对象争议不是很大,但也同样存在一些难以把握的难题。

  

   官方关于该学科研究对象的解释如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经验、基本规律,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学科。”[⑥]根据这个解释,该学科主要是研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的基本经验和规律以及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党的重要理论成果。

  

   有学者认为,这个学科“一方面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应用和继承;另一方面作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来说,又处在基本原理的位置上”[⑦]。按照这个理解,该学科必须重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研究,不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无法了解哪些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哪些是非马克思主义、假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你就无法作出其是否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的判断。

  

   事实上,要真正搞好这个学科的研究,不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不行的,不了解中国近代史是不行的,不了解中共历史更是不行。这就使人感觉到这个学科的研究内容极其庞杂,不是一两个学科内容,而是涉及很多学科,自然就很不容易为人所把握。有人会觉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经验和基本规律不可能有那么多,需要那么多人来长此以往地研究吧?而且研究这些经验和规律离不开中国革命的历史事实的把握,这样一来就势必与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研究内容重叠。也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是实证史料为主的历史研究,也是务虚的理论研究。尤其是它与中共党史的关系分不清。在中共党史里面有一个思想史的研究方向,专门研究党的领导人思想的,这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应该说在一定的意义上是重复的。当一个学科没有自己的独特研究对象,这样的学科如何加以研究?

  

   思想政治教育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中设立的时间最长唯一具有本科专业的二级学科。但是在关于其研究对象上依然存在分歧,有人主张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规律,有人主张研究思想关系,有人主张研究思想教育现象。而在全国实际的研究者中,更多的人是各自为政,想研究什么就研究什么,想开设什么课程,就开设什么课程,其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与中央设立这个学科的初衷背道而驰。“现阶段,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边界不清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学科向外开拓研究领域迅猛,导致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疆域过宽,主干学科发展受到制约,严重影响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科学发展。其突出表现是毕业论文选题过于宽泛。……二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研究方向设置随意。……学科研究向多种多样,与其他学科重叠现象严重,有些方向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关系并不紧密,如“全球化与全治理研究”、“社会主义治国理论”等现象普遍存在。”没有较为明晰的研究边界、盲目的论域扩张,看似学科发展红红火火,实则存在着较大隐患。[⑧]

  

   中国近现代史基本问题研究这个学科的研究对象更是纠缠不清,它的研究内容与中共党史、中国近代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这几个学科纠结在一起,很难在实际研究过程中加以明显的区分,虽然在具体的授课中可以有所差异。按照国务院文件的规定,这个学科主要是让人们明白近代历史是如何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道路的,其重心在于史论,而不是史实。但是,任何史论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史料的基础之上的,没有这个史料为基础,任何史论都是苍白无力的。关于近代史可以有很多的研究、认识视角,大家所熟知的现代化视角、社会史的视角也是以具体的史料为基础的,只不过大家对于这段历史中丰富的资料具有不同的取舍和解读而已。对于中国近现代史基本问题所奉行的革命史范式当然有其客观的依据,但是在一些近代史研究者看来,光讲革命史(包括建设史)是不是不够全面?支撑革命史的那些史料当然需要学习,但在学习、研究近代史的过程中总不能按需所取地寻找史料,必须接触大量其他材料,而这些材料未必一定支撑革命史的范式,如果不注意这些材料,似乎与科学研究的“求真”精神相违背;如果充分地注意这些材料,势必违背本学科的宗旨。如果从广阔的视野来看,中国近现代历史基本问题研究只是历史系的中国近现代史专业里面的一个学术流派、一种研究范式、一种研究方法而已,就是说,中国近现代史可以包括中国近现代史基本问题研究而后者却不能包括前者。这样一来,使得从事后者研究的人员感觉到缩手缩脚,而在实际研究中可能会放开手脚回归近现代史研究的谱系。

  

   至于其他几个专业的研究对象问题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模糊不清的情况,这里不再作分析了。

  

   2.研究队伍的专业化、固定化不够

  

   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教研人员基本上都是过去高校、专业院校、研究机构里从事公共政治理论课教学的人员所组成,由于政治理论课的时效性很强,具体课程变动不定,使得其具体的教学内容和研究内容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因而长期没有稳定的教学内容和研究内容,从而使得这支队伍的研究方向缺乏相对的聚合性,研究人员的学术背景、专业基础、科研成果内容极其复杂,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同在一个二级学科,有搞经济学的、政治学的、历史学的、管理学的、法学的。如果从多学科交流、渗透、借鉴的角度来看,这种学科知识多元化对于一个学科的发展是有利的,现在的边缘学科研究在某种意义上看是实现创新的重要途径。但是,这种多学科协同研究主要是就一些成熟的学科而言,对于那些还不成熟的学科来说,这种庞杂的知识基础是不利于其自身的成熟和发展的。这种多学科背景使得大家很难对这个学科建设形成一个共识,很难找到大致集合的方向,自然无法开展有利于本学科深入的学术研究。如果一个相同学科的研究队伍缺乏知识、兴趣的共同性,那么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支队伍的稳定性就会受到损害。

  

   3.学术传统没有形成,学术规范的独立性不够清楚

  

   学术传统一般是指成熟的学科而言,比如研究方法、核心问题、表述方式、思维方式、研究资源、研究对象等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刚刚成立,虽然过去有不少相关的研究成果,但由于是分散在各个不同的学科,故而其学术研究的传统是各不相同的。现在既然要整合在一个新的学科下面,就需要对过去各自具有的学术传统进行扬弃,继承其有利于新学科的部分,抛弃其不适合新学科的内容,这是我们所面临的大问题。由于我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学术传统,我们的研究生一入门,不知道读什么书,他们无法从本专业的角度进行自学,而历史、哲学、文学这些学科的研究生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兴趣和悟性去自学。因为这些成熟的学科有自己的固有研究对象,有经典的必读书目,有研究的方式方法。可是,我们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学生和老师呢,却很难开出具有自己专业特色的经典书目出来,我们有许多经典,马、恩、列、斯、毛的著作多如牛毛,但这些很多是资料,不可能要求学生都去看这些资料;我们缺的是高水平的研究性的著作。我们的研究生论文选题可以五花八门、多种多样,但是如何保证让人一看就是属于我们这个专业的呢?否则,有可能变成一个大杂烩,失去了学科的严谨性、专业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8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