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晓西:坚定不移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

更新时间:2022-10-06 17:17:41
作者: 李晓西  

  


   当下讨论“人民经济”这个概念的适用性与时代意义,作为学术讨论甚至政策建议的理论探索,本来是正常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学术界期盼的气氛,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倡导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体现。“人民经济”是个高、大、上的概念,是人民共和国的天然内涵。但若用“社会主义人民经济”取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就有些令人担忧了。真若有此设想,我有7个疑问或说担心想请教学友与相关人士,仅供参考,愿闻指教。

   1、是否考虑过应对外贸中的反倾销和保护我国在国际贸易中的正当权益。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确定补贴和倾销时的价格可比性”中规定,中国加入WTO之后十五年后不能再使用“非市场经济”手段。中国在参与世界范围的贸易中,在国外对华反倾销中被视为“非市场经济”(Non-Market Economy,NME)国家。众所周知,是否是市场经济,是反倾销调查确定倾销幅度时一个常用的重要概念。反倾销案发起国的调查如果认定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将引用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大致相当的市场经济国家(替代国Surrogate Country)的成本等数据来计算所谓的正常价值(Normal Value)并进而确定倾销幅度,施以对应的征税措施。但有的国家利用某些贸易纠纷案件,把反倾销当作贸易保护的工具,人为地夸大对方国家倾销幅度,采用与该国经济毫无相干的第三国(替代国)相应产品的生产成本或销售价格来计算出口国产品的正常价值,而不从该出口国产品的实际成本和价格来计算。这种歧视性做法、不公正待遇,使该国出口产品本来没有倾销而被裁定为“倾销”,本来倾销幅度较小而被裁定为高度倾销,给该国的出口造成人为的壁垒,给国际贸易公平秩序造成过度的摩擦和动荡。

   反倾销是世贸组织允许采取的维护公平贸易和保护国内产业安全的合法手段,是各国所公认的。中国赞成和支持这一措施,并一贯反对以倾销方式扭曲公平贸易竞争的秩序,反对以倾销损害贸易伙伴国相关企业的利益。但是,中国坚决反对滥用反倾销,把反倾销变成进行贸易保护或歧视政策的手段。

   1995—2003 年,我国连续9 年成为世界遭受反倾销调查数量最多的国家。仅2003年一年,国际上针对中国的反倾销和保障措施立案就高达59 起,涉案金额约22 亿美元,这些企业或行业可能从此被挤出国际市场,企业员工就业也成了问题。比如,2004年我国虾产品在美国被初裁确定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受到影响的是我国100 多个虾产品出口企业的利益, 但这些企业后面则是我国数十万的虾农。事实上,中国遭受反倾销涉及的出口商品类别相当广泛,几乎从低附加值到高附加值的各类商品都有,其中机电设备、纺织品、化工产品、基本金属等受到的影响最为突出,而一个企业败诉可能会连带其进口商和上下游的一批关联企业。

   2016 年12 月,中国与美国、欧盟就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再次出现争议。美国、欧盟和个别成员国认为中国没有兑现其加入WTO时所作出的开放市场承诺,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2017年12 月1 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向新华社记者证实,美政府已向世贸组织正式提交书面文件,反对在反倾销调查中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待遇。2018 年4 月,美国以中国贸易环境不公平、不遵守贸易规则等为由,宣布对中国钢、铝等产品加征关税,率先挑起贸易战,并于2018 年7 月底,在WTO 总理事会上提交对中国经济模式的指责意见,认为中国构建了非市场导向型经济模式和非市场类的资源分配方法,仍是中央计划经济体制,拒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美国这种认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很大,据估算与经验,意味着中国制造商每年出口损失将在数十亿美元。就美国的认定,中国外交部与商务部均表示,世贸组织成员在对中国出口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时,必须按照世贸组织通行规则,以中国企业的价格和成本为基础确定倾销幅度,这是中国作为世贸组织成员应该享有的权利,也是其他所有世贸组织成员必须履行的义务。

   显然,在应对外贸中的反倾销和保护我国企业的正当权益,市场经济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不能不争取,更不能主动放弃。中国获取市场经济地位的贸易权利,必须要力争之、坚持之。

   以上所述,与“人民经济”概念的关系是什么呢?

   2、是否考虑过我国在坚持全球化上的领导力和号召力。

   一段时期,中国在国际上坚持全球化的立场与主张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地赞同,而公然挑战“全球化”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则与世界各国矛盾迭起,形势对中国有利。

   但“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这种认定,对我国坚持“全球化”的影响力逐步突现出来。特朗普政府开始以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为托辞,以“改革”WTO为突破口,拉拢日本、欧洲等一些国家组成市场经济国家联盟,拟改变全球化与反全球化争论中中方支持者众而美国已开始被孤立的境地。国际形势尤其是WTO 态度方面不容乐观,美国当局把市场经济地位从经贸领域引向国家制度领域的用心,我们不仅要防范,还应适度反击。

   我们如何真正实现让市场在经济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如何争取更多的国际组织与友好国家的支持,不仅关系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也关系中国经济政治的未来前景。2018 年11 月15 日我们曾应教育部关于为政府做好咨询参谋工作要求,就“要关注把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从经贸领域引入政治领域的动向”作为政策建议,提交并上报了相关领导方面。

   有学友与相关人士提出,中国搞什么经济制度别人无权干涉,确实如此。中国建设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是完全自主的选择,任何国家没权干预,这是不用争议的。但是在反倾销中存在交易双方甚至多方时,做事的规则就需要商量了。进行谈判,就是一种维护公平贸易原则的斗争。在国际贸易谈判中,需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们既不是全盘接受他们的规则,但也不是全盘否定他们的规则,而是应提出我们自己的具有包容性并可进行谈判的标准。事实上,欧盟也曾反复申明,他们支持中国的改革与开放,支持中国对经济制度的选择,无意对中国制度做总体改变,只是从反倾销调查角度提出疑问和担心。

   什么是市场经济?什么是标准的市场经济或什么是市场经济标准?在谈判中,我们可以接受国际贸易中因反倾销提出的一个命题,即市场经济标准是存在的,但同时也认为市场经济标准是相对的。

   现在之所以强调这方面的看法,是因为我曾主持课题组完成了商务部交办的《2003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50万字),中、英文版分别于2003年3月和8月由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出版社正式出版。“报告”作为中国进行市场经济地位磋商的基本资料,正式提交给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也发送给我国驻100多个国家的驻外使馆。根据我们《2003中国市场经济报告》中测算结论,2001年中国市场化程度已达到69%,中国是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国家,是新兴的市场经济国家。2003年3月3至3月15日,我应邀参加商务部代表团赴南非访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2004年2月12日至3月1日,又应邀参加商务部代表团赴欧盟,就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访谈7个国家和欧盟总部。改革开放形势推动下,我组织的课题组,还完成了2005 年、2008 年和2010 年三个年度的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我们要看到,全球已经有80 多个经济体陆续承认中国有市场经济地位,包括英国、俄罗斯、巴西、瑞士、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以及北欧国家。我们现在需要持续发声、理论争辩,才能使这些国家在国际贸易全球化方面向我们靠近或至少中立,而不能毫无顾忌地站到美方一边。简言之,我们不能轻易放弃在申请市场经济地位中已经取得的成果。要看到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坚持多边主义、团结多国的基础支撑,是中外经济交流中取得共同的语言和共守国际惯例办事的有利武器,也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助推器。

   3、是否考虑过对执行与落实十八大以来有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大决议的影响。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对10年来经济发展具有纲领性的意义。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

   2020 年5 月11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强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指出:“我国市场体系还不健全、市场发育还不充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没有完全理顺,还存在市场激励不足、要素流动不畅、资源配置效率不高、微观经济活力不强等问题,推动高质量发展仍存在不少体制机制障碍,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坚定不移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不断在经济体制关键性基础性重大改革上突破创新”;提出“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吸收借鉴国际成熟市场经济制度经验和人类文明有益成果,加快国内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深化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基本导向,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体系”。这些判断,太重要了。在新形势下,构建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了。

   时间过去才两年,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任务正在进行中,若真是近期就要用“社会主义人民经济”取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中央与国务院的这个重大决策还要不要继续执行?如何评断这种变化的合理性?

   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尊重中国企业的国际贸易权益,就是鼓励与保护民营经济和民间投资的稳定性与信心,也就是维护了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

   深一步讲,从中央多次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文件中,我们已明显看到:市场经济,从狭义上讲,是对经济运行的一种调节手段,是社会资源的一种配置方式,是经济运行的一种方式。从广义上讲,市场经济又不仅仅是一种方式或手段,也是一种经济制度,是使市场供求能自由调节产需的运行方式得以实现的经济制度。

   4、是否考虑过需要坚持宪法第15条规定 。

   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18年修订)共有143条,其中第15条是:“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韩大元教授,在《中国法学》2019年第2期发表了《中国宪法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范结构》一文,对市场经济体制的多样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入宪背景和入宪经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范内涵、以宪法为基础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方面做了清晰地阐述与分析,下面我摘引并略加概括的内容,均来自韩教授此文,深受启发,值得关注。

回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入宪的过程,对理解这个概念确实非常有意义。在1982年我国《宪法》中第15条是这样规定的:国家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实行计划经济。1988年对宪法进行了第一次部分修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029.html
收藏